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三集卷之三(总第13卷)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3-22 20: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三集卷之三(总第13卷)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三集卷之三(总第13卷)

书名:古板木廷仙碧玉鱼×集全歌(×集:初、二……十集)
内题:新造木廷仙双玉鱼/新造双玉鱼木廷仙
出版: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板(民国)
藏板:潮城府前街瑞文堂
册数:10 册(集)
卷数:49 卷
(本书由胖子160根据古本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手打,如有错漏,敬请指正)

新造双玉鱼木廷仙三集卷之三
潮城府前街瑞文堂藏板
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云  自古从军是木兰 不辞斧銊只身单
    当今有个翠英女 为访胞兄蹈石滩
再唱小姐李翠英 番后收伊为螟蛉 文武皆称为公主 富贵荣华福禄增
数十宫娥随身边 锦衣玉食过日时 且按这段个言语 再说番王闻知机
那时无限怒心情 想欲分辨又无赢 东宫娘娘好武艺 屡屡为国去持兵
惟有大骂气万般 尔既送美来求和 无端去见东宫后 正致被伊来阻拦
故意收为公主儿 明恐夺宠将伊欺 孤家专欲起兵马 征过南朝夺京畿
即命丞相呀哩哆 总统大军动干戈 又使二位皇太子 数十万兵离城隅
浩浩荡荡人惊疑 不分日夜在路移 逢水叠桥山开路 到处动地共惊天
匆匆出了雁门关 宋朝把守个官员 闻得探马来飞报 那时无限心惊惶
预先告急个文书 星夜赶紧在路衢 事情未到且按下 再唱中原个京师
有一扶国大忠良 一片忠心保帝疆 为欲谏阻朝政事 正致革职回故乡
说白
下官姓乔名铁字伯甯乃是辽东人氏官拜吏科给
事为恨权臣当道残害忠良连奏数本欲贬奸徒远
去而安社稷怎奈君王昧昏听信谗言以塞忠谏之
路道我在朝滋生事端贬我出京去做常州太守命
我今日就欲离朝前往赴任我又另辨一本谏他当
遵先王约束正法治国保守疆土坐享万里江山我
虽踞守常州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为臣不免为
国分忧蒙主准奏从今以后不敢昏昧明治天下以
正国政这亦不在话下今朝奉旨起程离了长安直
望常州进发
三声炮响即起程 自带数百名亲兵 轰轰烈烈上路去 匆匆离了帝王城
早有文书先通知 文武官员各惊骇 人人一闻乔铁面 无不害怕魂飞西
俱来殷勤接送行 一程行过又一程 饥餐渴饮非一日 看看将近常州城
地方官员闻知情 纷纷前来到长亭 听知铁面无情分 人人无不心战兢
上任日期先传言 明朝辰刻坐任中 吉期未到宿公馆 就在城隍个庙旁
整晚朦胧睡沉沉 梦见城隍圣驾临 乔公起身来迎接 施礼明白坐分宾
甘茶饮毕那时间 两相并未叙谈言 乔公举头来观看 面前跪着二个人
当时正欲问做年 二人早已变形仪 东边化朵白花蕊 西畔变做木一枝
乔公正在疑心中 忽闻霹雳如雷陈 花木一并被吹灭 又再复回二个人
城隍亦不说来情 三指比天即飞升 乔公疑虑高声问 转眼已不见其形
当时心内细研穷 不知是吉那是凶 二人变做花共木 必是被屈个英雄
三个指头指上天 三天之后必知机 梦醒起来天明亮 衙役伺候闹凄凄
来接府尊到衙门 乔公冠带上轿扛 匆匆直入头门首 接印之后坐大堂
拜客明白去行香 四处纷纷闹一场 直到三日方放告 收了呈词数百张
太爷一一查看清 并无花木个字形 城隍手指三天后 如何三日不分明
左右侍候列两旁 排了香案告上苍 祷祝明白遂登轿 欲到城隍个庙中
匆匆直来到城隍 道士迎接跪庙门 乔公落轿入门首 上殿焚香告知全
前日圣驾到敝庭 三指对天指示明 今日已是三朝后 不见花木个事情
神灵若不示知端 即将庙门来销封 正在殿前言未了 风雨大作人惊惶
不出一个时辰间 云收雨散日光红 乔公看了称奇异 吩咐打轿回衙中
狂风骤雨大作来 明是神灵示我知 左思右想事不改 来到私衙暗疑猜
正在疑虑自叹声 忽闻侍人告知情 长安一角文书到 说罢呈上大老爷
乔公拆开看分明 乃是京详欲提刑 毒死人命罪致重 立即处决不容情
犯人小字写一连 乃是常州木廷仙 当时看了心骇异 其中必定有弯愆
京详一刻不能容 即速法场去行凶 不准迟延再审问 我将旧卷细研穷
传命吩咐书吏知 木姓廷仙律拟刣 不知内中犯何罪 速将伊卷取出来
书吏领命去搜寻 抱了呈上告知音 此是廷仙个旧卷 太爷看了大疑心
既是毒死在花亭 凶手还不走回程 不是争名共夺利 廷仙何故起毒胸
县令又无审分明 凶手亦无亲口供 干证姓花名文玉 人命关天大案情
何无口供议罪名 国法岂可乱糊行 便将那夜梦中事 细细研穷在心情
想罢拍案叫可怜 此案明明是弯愆 凶手无供凭干证 廷仙受屈事显然
此案若不审到真 岂不屈杀好良民 我为百姓之父母 必欲代民之冤伸
势必欲学昔古人 仁慈审问于甘棠 尽忠报国不贪酷 一片丹心扶帝邦
吩咐摆道苏州城 去见都堂大老爷 事情紧急不可缓 水陆并进赶早行
顺风顺水好行船 来到苏州日黄昏 左右打紧入城去 直望都堂个衙门
衙门肃静并无人 亲身来到大堂中 把那堂鼓乱乱舞 内面小官来问言
有乜事情待明天 今晚暂且归返员 乔公说有紧急事 万望列位代传递
门人不肯代通传 乔公当时气万端 向前一把来扯住 小官那时大惊惶
闻说乔公到厅庭 知伊铁面是无情 无奈代他来传进 告上老爷说分明
说白
现有常州府伊道有紧要事情乘夜前来都堂道尔
就该回他且返明日再来叩见为是甚么放他闯进
小官道我亦尝回他怎奈伊人暴躁如雷不由迟缓
必欲通报卑职无奈只得前来告禀都堂亦知他是
铁面无情怕他三分遂即传伊进见乔公领命躬身
而入
乔公铁面无人情 闻着伊名俱着惊 吩咐掌灯来引进 大堂相见问一声
贵府为甚连黑夜 离境前来到敝衙 乔公躬身来行为 卑职欲来求详查
只为京详到此间 欲斩囚犯姓木人 内中看来事有屈 叩求保本往长安
求且迟缓有些些 候待卑职细详查 人命关天事非小 何无口供乱主差
主上仁政施良民 为官食禄着忠臣 扶国尽忠治天下 理当代民将冤伸
不闻圣谕个言辞 尔捧尔禄民膏脂 下民本来容易虐 岂知上天实难欺
明有王法难隐藏 暗有鬼神在上苍 皇眼昭昭不可昧 良民之财不可贪
为人不读圣贤书 亦难进身步天衢 当殿承命安天下 为民治政着三思
尽忠为国保安全 免使良民不明亡 卑职丹心扶社稷 势必代民来伸冤
都堂被他一席言 说得天覆共地翻 然后笑脸回言答 贵府尔实不知端
部文一到难容情 若是迟误有责承 尔身向在于部内 必知这段个情形
毒死文荣公子儿 蔡相代子报仇机 当殿照律议处决 皇令如山难改移
乔公一闻此来情 当时哈哈冷笑声 别人惧怕蔡宰相 惟我一人不惊营
卑职看此木犯人 原为挟嫌屈伊身 满盘案情皆虚假 全无一点事会真
我愿保状到台前 望尔细看事便知 大人若不照礼办 登时将印来交还
我为朝廷钦命官 依律办案无遮拦 上来尽忠扶社稷 下来欲保黎民安
大人奉旨离朝廷 巡按七省个案情 生死威权在尔手 由尔欲草共欲升
聪明正直又秉公 一片丹心扶朝宗 代民伸冤除奸佞 方是为国来尽忠
岂可畏势来徇私 把将良民乱主刣 上有皇天昭昭眼 一点一滴事俱知
巡按听了心惊惶 看到此案个根原 无真口供凭干证 此案明明是含冤
想欲共伊来奏销 怎奈蔡相位当朝 上挟天子令诸将 下压文武众官僚
若不如伊之出来 照律书办无偏私 将来一定结仇隙 这等不卜事可知
如若共伊来讲情 府尹铁石之心胸 铁面无情难移改 想欲隐避又不能
左思右想难安排 罢罢任尔去主裁 倘若朝廷来究办 万斤之罪是尔个
与我本院无相干 乔公闻说高声言 卑职照公来办事 不管二八共西东
此案明明是虚诬 屈害良民惨无辜 卑职若是会错断 台前愿献我头颅
说罢拱手来辞行 匆匆一直返回程 按院敬他心忠正 只得送伊出门庭
上轿直来到岸边 连时上船便起离 乘夜赶紧无迟缓 来到常州已明黎
上岸直来到衙门 叱命伺候坐大堂 侍人敲起升堂鼓 差役排班列两行
说白
乔公举头看时但见一众人犯皆跪在案有遂唤木
生上前问道尔这小小书生胆敢谋害蔡相公子文
荣因甚事情起衅从头一一招来本府自当开赦尔
的死罪若敢藏头露尾不肯实供尔的性命难保木
生道小人明明枉屈我乃黉门秀士岂敢无故害人
况在蔡府饮酒童仆纷纷出入不断安能下得毒药
亦非争妻夺田谋财害命安忍杀人性命结仇于后
世万望太爷明镜精细详察事若枉屈望代伸冤笔
下超生万世戴德若能逃脱蚁命来生当效犬马之
报乔公听了明白点首道尔且退下遂唤蔡府家丁
知数道那日饮的酒乃是谁家所来的同饮有几人
谁先谁后何人识破这个机关一一招来若敢半句
支吾管教尔性命死就在眼前问罢吩咐左右将夹
棍掷于案有知数道太爷在上听我告禀我家公子
那日同花相公往无锡陶太师府中考诗一同回来
木生自己归家而花相公同公子来到阮府中陪伴
小主一时无聊便去请木相公到来同饮吃到半酣
时际忽闻花相公大叫道木廷仙毒死小公子大家
向前看时只见公子七孔流血死于非命乔公听得
明白便叱道下去又唤花生上前问道尔是干证么
文玉道正是乔公道尔前日在蔡家饮酒尔在前他
在后必有缘故明是欲将木廷仙杀死谁知天理昭
彰反害自己这亦神鬼恶报岂容奸徒任意主裁事
已显然尔当一一招来免动刑具文玉道公祖大人
呵木廷仙自己杀死人欲干证的人招了起来岂不
笑杀了人也乔公道尔如今还欲抵赖不肯招认叱
令左右与我夹将起来
两畔差役如黄蜂 一齐答应似雷陈 便将文玉来拖倒 连时夹到不知人
可怜死去又还魂 声声叫屈泪纷纷 太爷叱令众左右 一齐敲打有一巡
打到几乎丧幽冥 文玉不能来受刑 叩求公祖且宽赦 然后逐一认口供
告大人 听说起 事实含冤 祸只因 陶家女 才貎双全
欲考诗 择佳婿 出示通传 蔡文荣 闻此事 十分喜欢
欲亲身 去对考 才貎不端 请木生 去代做 欲择姻缘
有谁知 陶小姐 见伊面颜 如潘安 试才艺 对诗一番
果有才 无虚假 交结凤鸾 公子儿 闻此语 怀恨心中
想计施 将他害 欲夺婚姻 请伊人 来到府 暗自条陈
美酒中 藏毒药 谋杀伊身 全不知 苍天上 竟有鬼神
抹撮他 来错饮 一命归阴 这事情 是自误 欲怨谁人
买嘱愚 做干证 欲害木生 到今朝 事难隐 告诉真情
与小人 无干碍 大人镜明 赦愚民 之罪过 笔下超升
待来生 效犬马 报答恩情
乔公听了笑唠唏 原来尔这畜生儿 专教人来行不善 诬赖好人食罪戾
不是苍天有眼睛 廷仙命着丧幽冥 如今事情已败露 尔命欲活亦不能
吩咐且带去收监 候秋处决伊一人 又共蔡相之童仆 高声大叱有一言
尔的公子想危心 为着陶府之婚姻 就设滔天之毒计 欲害廷仙命归阴
谁知苍天不肯依 反杀自己一命离 本该反坐滔天罪 怎奈人命已关天
且看太师之面颜 从旁之罪来赦宽 尔这无知畜生子 依了丞相之威权
屈害多少个良民 虽有官府难冤伸 今日遇我乔铁面 王侯将相难容情
叱令左右拖伊人 三十重板在堂中 军士应声如雷震 打得皮破血蚶红
然后放他返回程 不顾太师个面形 大家看到今日子 方知铁面实无情
乔公便共廷仙言 尔乃含冤受屈人 吩咐取银五十两 侍人领命入库房
取银直来到大堂 太爷共伊说知全 此银赏尔归家返 勤心协力入学门
朝夕用心去攻书 图望来日步天衢 廷仙再拜而后受 多蒙公祖施仁慈
救我活命免受刑 这段功恩有万重 当效犬马之努力 报答大人尔恩情
说罢作揖退落堂 匆匆走出府衙门 当头正遇那李倍 诉却前情喜十全
老奴闻得重审言 早早来到衙门旁 探听内面个消息 且喜脱罪返回还
公子今日命免离 着感陶家之恩谊 廷仙叩问为何故 望尔共我细详提
苍头一一告知情 碧莲过继为螟蛉 然后去求陶小姐 月英十分好才能
一闻此事亦可怜 写书去报伊父亲 太师在京闻此信 寻觅门路救尔身
府尊这遭再审提 必是陶公嘱托伊 公子听到这言语 正知遇着贵人提
多蒙神佛共上苍 保庇今日得平安 二人路上谈言说 举头已到自家中
苍头入门报知机 白氏夫人喜冲天 忧愁一旦飞天去 合手高台谢神祈
举家老少喜心松 遂排香案在厅中 一齐拜谢众神圣 廷仙拱手站在旁
叩谢神明共祖宗 回身拜还母恩功 孩儿不孝离膝下 犯罪一命险归终
自料此遭难回还 从今不能见亲颜 阴阳隔断无来往 欲会除非鬼门关
幸喜今日脱罪戾 母子在此相会期 正是古人一句话 花再重开月再圆
慈亲养子大功劳 失缺甘百罪滔滔 当时说到情惨切 两眼不住泪交流
夫人劝子且开衷 且喜今日重相逢 难得月英贤小姐 上门资助一段功
正能到监去用情 使到怒尔免受刑 这段功劳如天大 尔着谨记在心胸
此遭一命免用离 感蒙大人乔青天 将来若得成名日 须当报答伊恩谊
儿在监中受苦刑 难得碧莲好心胸 晨昏奉侍母甘旨 后正过继为螟蛉
亏她去到陶府中 叩求小姐一个人 寄书去乞伊父晓 恳他协力来相帮
万般皆是伊出身 正能去求陶大人 为母如今来嘱咐 着做兄妹来相称
自此认做至亲谊 莫计家人之女儿 不可将她来轻视 况且此女好心机
公子一一从命言 如今算是同胞葱 既已过继为兄妹 请来相见理当通
夫人便叫娇女儿 来见尔兄到厅边 碧莲从了母亲命 拜见哥哥行礼仪
木生一见忙起身 拱手作揖称妹亲 愚兄不幸遭横祸 不能侍母在家庭
多蒙贤妹恩义高 服侍慈亲受苦劳 虽是螟蛉来过继 俨然骨肉与同胞
母亲无恙身安康 皆仗尔的贤孝长 碧莲低头称不敢 这是高堂福无双
奴家乃是贱身躯 感蒙夫人相招呼 过继胜如亲生女 爱惜好似掌上珠
使我久挂在于心 承蒙夫人恩泽深 与君今日称兄妹 礼所不合被人陈
夫人闻说喜心松 我儿不用再多言 古道举家无常礼 如今算是同胞葱
碧莲排宴在厅边 庆贺哥哥脱罪戾 今日一家团圆满 感蒙神佛共上天
说罢各自入席临 母子三人同酌斟 一齐酩酊来大醉 数巡之后说言因
碧莲告禀母共兄 只因哥哥受罪名 我身前日到陶府 感蒙小姐思十情
临行再三嘱一番 兄若脱难返回还 速速着报伊知道 今日哥哥脱祸端
理当报乞伊知因 方免小姐挂在心 廷仙闻说言亦是 当令家人报知音
候待太师归返员 上门拜谢伊恩谊 蒙他一旁来打救 这段功劳大如天
倘若未尝回府堂 家中惟有小女郎 男女授受不亲事 我身不便上伊门
碧莲入来到房中 取出四宝共文房 用手就来磨浓墨 然后落笔告诉言
自府中 别小姐 临行叮咛 如我兄 脱灾难 速报知情
贱妾身 自领命 久挂心胸 蒙恩情 相款待 功恩万重
幸苍天 相怜悯 脱了罪刑 仗太师 之鼎力 京中用情
才得归 故梓里 拜见先灵 陈数言 告小姐 细看分明
书今写好来封眯 盖戳明白出厅边 亲交书童细叮嘱 带到陶府去投递
书童领命即登程 直望无锡一路行 未到之事且按下 再唱廷仙在大厅
尝闻相传个话言 陶府小姐貎无双 妹在她家日已久 必知伊人个形藏
前日当堂来考诗 乃是青衣侍婢儿 落笔就如龙戏水 对答如流免停迟
尔想侍婢有此才 必是小姐所教来 佳人才艺一定好 这事不问情可知
碧莲笑笑说言章 哥哥福分不非常 若得月英陶小姐 是尔前世烧好香
贤良性质又温柔 吟诗对答如水流 有此窈窕之淑女 君子如何不好逑
自生丽质在豪门 天姿国色不用妆 却嫌脂粉污颜色 淡扫峨眉美十全
西施比伊亦无赢 自从京师已著名 文才可胜于苏蕙 貎可倾国共倾城
身边二个小梅香 容貌生来亦非常 虽然诸事极贤会 不能吟诗做文章
明是小姐亲出身 只恐考输被人陈 故以假名做侍婢 这是哥哥认不真
廷仙听了心已明 考诗必是陶月英 性质温柔生乖巧 事到如今方知情
言来语去话知音 举头红轮已西沉 饮了晚膳各安睡 且按这段个言因
再唱书童奉命言 匆匆而来在路中 欲到陶府投书信 当时来到大街旁
直望前面一路行 转弯抹角走一程 欲知此来如何说 十四本中便知情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0-23 16:15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