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三集卷之四(总第14卷)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3-23 20: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三集卷之四(总第14卷)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三集卷之四(总第14卷)

书名:古板木廷仙碧玉鱼×集全歌(×集:初、二……十集)
内题:新造木廷仙双玉鱼/新造双玉鱼木廷仙
出版: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板(民国)
藏板:潮城府前街瑞文堂
册数:10 册(集)
卷数:49 卷
(本书由胖子160根据古本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手打,如有错漏,敬请指正)

新造双玉鱼木廷仙三集卷之四
潮城府前街瑞文堂藏板
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云  陶公扶国栋梁臣 冒谏殿前犯圣嗔
    致使市曹来诛截 忠魂归阁去为神
再唱书童在大街 不敢迟级拼争先 行了一弯转一曲 当时来到陶府前
只见府门已贴封 细看其字便知端 犯了天大之罪过 钦命封锁无放宽
当时看了疑心肠 为着何故致封门 不知为着乜罪犯 且等一人问知全
偶遇一位老迈人 策杖徐来到身旁 书童向前来作揖 然后叩问有一言
陶府为着何事机 致到府门被封眯 那人听了靠摇首 世态炎凉话难提
太师为国去谏君 反被那班贼奸瘟 圣上殿前去妄奏 害到一命丧孤魂
小姐又召去和番 去后府门又被封 一片丹心扶社稷 无辜受戮命归亡
人人闻知只事机 无不叹气可伤伊 为国尽忠有何益 说罢作别向前移
书童听了心惊惶 垂首讨气无话言 无奈亦着归回返 匆匆来到大厅中
见了小姐共夫人 提及陶家个事因 然后交还原书信 母子三人魂飞升
太师为国心尽忠 致到一命来归终 小姐又再和番去 万段功劳一旦空
夫人说罢泪涟涟 可惜一位美佳人 却被奸臣来陷害 无辜受屈千金身
一日无事一日春 日月如梭亿转轮 人有旦刻之祸福 天有不测之风云
廷仙一闻只言因 痛哭千娇百媚人 无辜一旦遭奸害 万里和番受艰辛
生居豪门宰相家 金枝玉叶断云霞 安能受得这苦楚 必在途中丧残生
又哭岳父遭陷冤 何日报仇除奸亡 说罢搥胸共顿足 两眼不住泪汪汪
一哭岳父二哭妻 哭到动地共惊天 夫人看到此情景 亦各酸心带泪啼
苍天何故无眼睛 放这奸徒乱朝廷 陶氏举家遭冤屈 令人闻之心不平
欲代报仇又无为 惟有仰天请五雷 神天若是有灵应 早早来将蔡贼追
又再劝子勿泪涟 如今徒哭亦枉然 人既已死难回返 万般事情皆由天
况尔是个君子儒 无辜受害来被拘 幸喜今日脱灾难 切莫哭损尔身躯
奴尔若是能进身 自有豪门结朱陈 又道天下无白玉 世上岂会无佳人
公子从来孝顺心 惟听慈母之言因 虽是当面不敢哭 暗静忆娇带泪淋
碧莲小姐听分明 回返兰房泪满胸 难得月英陶小姐 待我又如同胞情
只望晨昏同相亲 谁知飞祸来缠身 感她赠我诸般物 金镯一只礼非轻
可怜物在人分离 凤去台空实惨凄 堪笑我兄无义汉 亦无思想去救伊
看他出口个言因 全无挂念来在心 我身若做男子汉 势必番邦救此人
难得小姐恩义高 生死欲尔做对头 闻尔被累囚监内 千谋百计受苦劳
连夜使人去朝廷 又赠白金到家庭 这等功劳如天大 兄尔今日忘恩情
说罢顿足泪淋淋 这般恨似东海深 忽闻窗外人咳嗽 连问数声无回音
正在疑虑是谁人 只见梅香入房中 看着乃是小彩秀 手提一枝红灯笼
当时便问伊是非 早时窗外乃是谁 梅香闻问回言答 方才公子在篱围
侧耳细听尔话言 闻尔驳问心慌忙 匆匆走回书房去 小婢不敢问伊人
小姐闻说便知机 悄悄来到书房边 蹑足站在纱窗下 听他有甚言语提
只闻公子切言陈 搥胸顿足泪淋淋 佳人今已和番去 是我寒儒福分轻
狂风拆散阮凤鸾 今生不能同合欢 千里迢遥难闻问 欲会除非在梦中
愚夫非是敢忘情 实是力之所不能 一生誓不重婚配 从今立志来守贞
我身若能到丹墀 必欲代尔报仇机 君子有恩须当报 有仇不报枉男儿
说罢顿足共搥胸 哭声振动于天庭 碧莲小姐在门外 同头至尾听分明
只道哥哥忘恩谊 原来埋怨在心机 若不亲耳来听见 错怪伊人无义儿
说罢只恐兄闻知 悄悄独自返回来 公子为情心愁闷 独坐书房泪满腮
哭到窗门不知关 不觉身上来冒风 一时头眩共眼暗 乍寒乍热惨万端
倒在床上哼哼呛 一夜无睡到朥朗 书童看了心惶恐 来见夫人告禀言
公子回返到书窗 不知为着何事情 一睡牙床身不起 高声大叫不安宁
夫人闻报魂飞天 娇儿何故病来缠 随那书童到房内 揭起罗帐看做年
一见孩儿瘦容颜 两眼不住泪淋淋 奴尔为着何事故 致到身上不安痊
幼年尔父命归终 家无三尺小儿童 幸喜我儿长成大 皆仗神明老祖公
为母孀守在家庭 四目无亲苦伶仃 朝夕千辛共万苦 养到奴尔得长成
教尔入学去从师 意望成名步天衢 改换门闾耀先祖 然后来荫尔家慈
殊料今日病来侵 人事不省惟呻吟 形容瘦损无颜色 为母岂不痛在心
明为陶家这段亲 致到今日损精神 只愁天下无白玉 世上岂会无佳人
劝尔切莫泪淋淋 若得成名步琼林 代陶小姐报仇隙 方算男儿有义心
然后祭扫陶太师 超度灵魂上天衢 听母保重千金体 切勿为情病相思
廷仙见母泪淋淋 那时实是不过心 强起精神回答母 孩儿此遭病深沉
只因在监受苦刑 正致身上不安宁 到底无甚大事故 劝母不用挂心胸
夫人见子少精神 虽是这般个言因 不是为着陶小姐 亦就安慰子儿身
愿尔个心且放开 切莫为情珠泪垂 待母命童出门去 拜请名师来调医
说罢含泪出房门 难免为子挂心酸 碧莲小姐闻此语 亦来探病到牙床
甜言美语安慰兄 劝尔不用挂心情 陶家小姐心如铁 这遭虽是去辽城
断无从了蛮王亲 岂无妙计可脱身 尔来守贞她守节 自有相会之日辰
廷仙听了心头青 小姐去必丧残生 佳人已属唦哪唎 义士今无古法衙
说罢抖枕共搥床 两眼不住泪千行 兄妹正言书童进 叩禀先生到房门
小姐闻说忙退开 医生随仆入房来 来到床前细诊脉 看罢之时心便知
后共书童说知端 乃是兀抑之病原 先着安慰伊心改 然后服药得安全
若不开谕伊安心 此病一日一日深 说罢开了一方子 交与书童嘱言因
万一公子心放开 培养勿想是共非 若得腹内无忧虑 好时正可来调医
交代明白作别回 出门登轿去如飞 书童来到牙床里 坐落床边来相陪
传说先生之话机 多劝公子勿泪啼 从今个心且放下 切莫为情损腰肢
理当保重千金躯 为人身体共发肤 不可毁伤事要紧 况尔当世一丈夫
男儿志气与天宽 正可争帝共图王 若得一举成名日 光祖耀荣改门风
公子闻劝理亦明 且按这段个事情 再唱夫人在房内 想着子儿挂心胸
早时医生到书房 诊脉之后有何言 不若前去看一看 然后问他个形藏
按下夫人自打评 再唱书童去拆茶 拆了匆匆归回返 一直就来到书斋
连时和水去煎汤 然后服侍到牙床 正在床前问安可 忽闻夫人到房门
书童迎接入房中 当时来到卧床旁 揭起罗帐叫儿子 先生有甚交代言
廷仙恐母心担忧 只得从容诉缘由 孩儿不过冒着暑 乍寒乍热汗不流
吃些药饵可安全 望母不用心惊烦 夫人见他形容瘦 那时难免心担烦
惟有嘱咐小孩儿 切莫愁损尔腰肢 理当保重千金体 朝夕强饭共加衣
公子唯唯从母言 劝母不用心挂担 为人岂有千日好 奇花亦无百日红
说罢忽然睡昏昏 夫人起身出房门 吩咐书童着服侍 且按这段个话文
再唱碧莲小姐儿 为兄致病挂心机 原是为着陶小姐 拆散鸳鸯情惨凄
我看小姐志奋呼 乃是女中之丈夫 虽是一身和番去 必袂来失千金躯
见她出口志如天 非是忘恩负义儿 定袂忘我哥哥约 将来后会自有期
怎奈哥哥不放心 致到相思病来寻 求神无灵药无效 病情一日一日深
我闻有座华云观 神明显赫人知端 不若恳母去下原 求祷佛祖保安全
打算已定在心中 当时来到母卧房 提及这段个言语 夫人闻说理亦通
嘱咐家人到市场 备了蜡烛共馨香 然后换了鲜艳服 叮咛嘱咐女言章
为母求神往佛庵 尔当看视兄一人 说罢上轿起身去 小姐从母之话言
来到哥哥卧房边 掀开罗帐看做年 只见伊人形容瘦 甜言美语安慰伊
理当保重千金身 况尔兄弟无多人 木门香灯全靠尔 且放愁怀强精神
公子在床睡昏昏 耳边忽闻这话文 放开凤眼来观看 原是贤妹一钗裙
母亲为何无在旁 当时叩问有一言 高堂缘何无在此 望尔共我说形藏
碧莲闻问回答伊 母亲为尔病来缠 往华云观下神愿 时间亦就归返员
廷仙闻说讨气声 枉费慈母之心情 愚兄之病已沉重 不久一定丧阴行
说罢不住泪淋淋 多蒙贤妹常登临 朝夕伺候多劳力 使我愚兄不过心
今世不能报恩谊 牢牢谨记在心机 来生自当还恩德 尔我在此着别离
头说一头泪满胸 祸福一道命生成 我死一身何足惜 可怜高堂共先灵
无人奉侍断香烟 举头四目无相亲 孤苦伶仃真凄惨 说罢搥胸泪涟涟
小姐好言劝哥哥 尔今切莫想啰唆 陶家小姐甚贤会 断袂负却尔丝罗
她虽一身过蛮夷 我看伊人志如天 必寻妙计拼逃脱 将来后会自有期
廷仙闻说讨气声 从容呾乞贤妹听 愚兄倘若有差错 放丢母亲惨十成
甘旨二字托尔身 晨昏问安老母亲 我身虽死九泉下 感尔功恩有万重
说罢不住泪纷纷 壅痰一至人就昏 双目瞪瞪脚手直 小姐一见惊无魂
高声大叫我哥哥 任叫袂应泪呵呵 当时惊得魂魄散 一行一跋出东隅
匆匆哭来到大厅 恰好夫人已回程 一闻女儿个言语 惊到魂魄归天庭
一直走来到书房 揭开罗帕高叫言 儿着保重尔身体 当思为母共祖翁
皆仗我儿尔一身 亦无上下共亲邻 倘有三差共二错 一门香灯靠谁人
头说一头梭心肝 两眼不住泪如泉 有一时久才苏醒 母女一见心稍安
廷仙还魂讨气声 病情十已好九成 梦见观音大菩萨 八句签诗念我听
梦里不忘高声吟 醒来字字记在心 手招贤妹磨边去 代传佛祖之言音
夫人一闻儿话言 那时无限喜心松 遥望南海合手拜 感蒙佛祖到家中
来保我儿病离身 这段功恩不非轻 倘得复原平安可 重修庙宇捐厚金
大小神像来新妆 保儿得中状元郎 那时施舍良田地 养僧侍候在佛堂
碧莲小姐听兄言 当时就来到床旁 廷仙便将神示语 同头至尾细详传
小姐谨记在心情 出来念与母亲听 即把观音之签示 高声朗诵在大厅
观音大士灵签显示曰
         玉女仙童降世尘 流离颠沛后完亲
         名标金榜攀丹桂 又得仙桃续旧姻
其二云      芳菲桃李相争荣 野鹤高飞近凤鸣
         立秋荣显朝金阙 五六年间少太平
夫人闻得佛示言 当时无限喜心松 小姐亦自称心意 便共慈母诉形藏
签诗提及兄婚姻 临危不险遇贵人 将来自有团圆日 荣华富贵结成亲
廷仙暗喜在心机 贤妹尔莫先言提 如今分别他乡去 相传未卜在何时
一来陶氏遭奸臣 二来愚兄福分轻 三来已经和番去 千里路途无信音
生死二字事未知 举目一望隔天涯 今生不能重会合 欲结婚姻后世来
伊人为国去和番 若肯为我保安全 誓不另配别家女 报答小姐恩万端
碧莲劝兄安心机 仁义二字感动天 尔今守贞她守节 夫妻后会自有期
母子三人在房中 言来语去一时间 忽见李倍进房内 叩问公子有一言
如今身上岂如然 药还一剂未尝煎 未卜岂欲来动火 望尔共我说一篇
廷仙笑笑回答言 我身顿觉已轻松 病情十已九分好 腹中饥饿欲度餐
从今不劳尔费心 备些美味来酌斟 李倍一闻只言语 好似梦里得佳音
快去厨房取饭汤 珍馐美味备到全 来送公子开心吃 饮罢之时喜心肠
坐在床上笑哝哝 这遭一命免归终 皆仗皇天众神圣 又蒙家中老祖公
先谢天地众神祈 后谢先祖之礼仪 强起精神来妆束 换了一套绫罗衣
梳洗明白对菱花 遍身无肉存重皮 染病在床方半月 弄得形瘦共貎衰
只为陶家千金铆 一病几乎丧阴司 今日幸喜身安乐 不知陶氏何处栖
欲寻无处可访寻 使我再不痛在心 当时想到情凄惨 两眼不住泪淋淋
书童扶插出房门 一直来到家庙堂 先去点香共插烛 公子叩拜礼甚全
一十二拜在厅庭 拜罢祷告说分明 只遭疾病平安可 皆仗先祖之英灵
祝罢起身站一旁 来拜慈亲老高堂 然后又到妹前面 深深行礼揖双双
碧莲慌忙回礼仪 夫人叫子站一边 家无常礼从古语 切勿劳碌损腰肢
碧莲早已备席来 向前作揖笑唠咳 幸喜哥哥身康健 为妹庆贺礼当该
说罢三人入席临 欢欢喜喜同酌斟 一齐共饮三巡后 夫人共子说言因
尔母踏入木家门 少年不幸守孤孀 刻苦养尔长成大 那时才改我心肠
送尔入学读书诗 意望成名步丹墀 荣荫先祖共老母 谁知惹个祸滔天
一命几乎丧残生 使我忧愁日连夜 腹内无刀肠会断 目汁又如洋沟坑
感蒙神天恩万端 佛力暗中保安痊 又承先祖之灵圣 抹撮奴尔身复原
为母欢喜不尽提 感蒙神圣大恩谊 将来若得全愈可 建台清醮答谢天
从今个心且放开 勿想二八共东西 保重身体事要紧 万般喜事在后来
我儿一向孝顺心 当听尔母之言因 免使老身心忧虑 平安二字值千金
廷仙纳纳听母言 从今以后心放松 前累慈亲心愁闷 罪及孩儿一个人
母子三人说言因 不觉红日已西沉 夫人叫子去安睡 放开愁怀勿挂心
公子请母入房庭 恕儿失缺问安宁 有累贤妹代奉侍 不孝之罪有万重
夫人叫子免多言 唤仆扶插到房中 书童奉命扶回返 碧莲陪送兄一人
然后母女同相随 一直回来到深闺 双双上床同安寝 且按这段个是非
再唱李静一将军 避难半戴在外奔 寄居双龙个山寨 寨主大王是连云
用心殷勤奉敬伊 丰衣足食过日时 怎奈伊个心未稳 夜日又如坐针毡
念我身居一大臣 被奸所害来屈身 此处非我所居住 势必回返免人陈
况且我子在边廷 生死二字未知情 理当着去亲打探 便共连云细诉明
愚兄为国尽忠心 举家被害拆离衿 官拜将军职非小 不料今日入绿林
幸喜未有人知机 方免臭名被人提 今朝与弟渐作别 将来后会必有期
我欲边廷去访寻 控听我儿个信音 倘若有日回朝返 奏主招安别来临
愚兄别后改心机 弃邪归正礼当宜 勿扰良民共百姓 自耕自作度日时
连云一一听叮咛 从今以后改心胸 手捧黄金五百两 亲身陪送兄起程
李顺跟随在后旁 匆匆一齐下山岗 兄弟并辔而前进 马上欢娱笑言谈
行猛不怕路途长 出了双龙个山门 李公便共贤弟说 到此分别个地方
尔我算是好弟兄 劳尔送到此路程 恩情不过是如此 不敢劳尔再远行
再送兄亦不过心 不闻古人个言因 送君千里终须别 望弟暂且回山林
愚兄此遭割别离 铭心刻骨戴恩谊 尔我同心如手足 将来后会必有期
连云想到至切情 依依不舍泪满胸 李公叫弟且回返 倘若有日到边廷
自当前来报捷音 方算兄弟有真心 说罢作揖恳回马 连云无奈转山林
李公打马向前行 饥餐渴饮在路程 路今虽远行来近 不觉来到潼关城
此关奉命挂形图 欲擒李静上京都 关御主将名林缉 身为总兵职封侯
军士把守在门闾 一连缉访半月期 只日来到关前面 兵丁举头看见伊
知是李静一将军 形容与图无差分 官差追此十分急 我等日日受苦轮
将他拿了进内衙 去乞将官细详查 若是逃犯一李静 我等方可来销差
如果致到获错人 到底亦无甚相干 谁叫伊人无造化 容貌生来与图同
大家相议同心机 一齐向前去拎伊 不由李静来分诉 铁链缚颈锁起离
惊到李静面獠青 高声大叱小官差 我乃良民好百姓 掠人亦无细详查
平生不识动刀枪 勤耕苦作为口尝 鸡不掠来贼不做 亦袂负欠官钱粮
无故掠我来上刑 尔当与我细说明 军士叫伊勿喧嚷 去到案前便知情
劝尔不用分辨声 李公无奈随伊行 当时来到大堂上 林缉看了大着惊
说白
却说这把关主将姓林名缉字孝宾自幼善读诗书
为因屡试不第故弃文就武中了一名鼎甲武探花
官拜总戎之职执掌十万兵权奉旨镇守在此潼关
以御匈奴且喜自从莅任以来蛮兵不敢犯界处世
升平夫人刘氏胞兄与李静是个知心好友夫人幼
被余公子迫婚不从中他计策投江守节得遇贵人
打救幸喜保全性命后来归还原配嫁与林老爷为
妻叨蒙皇恩诰赠一品夫人这亦不在话下只因在
朝屡屡与蔡廷侯做对恐惹是非故此讨了一堂差
事以避奸佞之威当殿领兵前来镇守潼关主上昏
昧听信蔡相绘图欲掠李静上京问罪各处关隘着
令把守不可泄漏被他走脱指日京差带图来挂于
关门之外缉掠十分严紧期限三月如若越期拿无
便欲罚罪王法无宽这亦是蔡贼之计害人不浅
孝宾自接刑部文 欲擒李静一将军 那时大惊面失色 教我如何来处分
倘若果有到潼关 势必救伊命免亡 君子有恩须当报 有仇不报枉为人
忽闻军士报言因 擒得李静一犯人 欲知此来生共死 十五本中细详陈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2-18 01:32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