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五集卷之二(总第22卷)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4-4 21: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五集卷之二(总第22卷)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五集卷之二(总第22卷)

书名:古板木廷仙碧玉鱼×集全歌(×集:初、二……十集)
内题:新造木廷仙双玉鱼/新造双玉鱼木廷仙
出版: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板(民国)
藏板:潮城府前街瑞文堂
册数:10 册(集)
卷数:49 卷
(本书由胖子160根据古本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手打,如有错漏,敬请指正)

新造双玉鱼木廷仙五集卷之二
潮城府前街瑞文堂藏板
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云  红添枫叶日西沉 信处吹笳动客心
    抱憾他乡惊岁晚 帝都望断白云深
再唱小姐马天容 见侄容貌美无穷 他与小儿平年岁 可共孙女配雌雄
家门大变拆分离 未卜何日得团圆 满腹忧愁情凄惨 不合提及这话机
候待一家同回归 月再重圆花再开 正来提起这桩事 且按这段个是非
后来姑表结婚姻 亲上加亲古人陈 将鸾凤钗为古记 定下百年之姻亲
此是后话且未言 马氏夫人并儿男 且在马府来寄宿 丰衣足食过日间
打发差人去边廷 寻访刘氏大夫人 差役奉命去寻觅 正值夫人刘凤鸣
指日途中泪淋淋 惊动南海观世音 云中慧眼一看见 起了一片慈悲心
洒得甘露下天庭 打救夫人返回程 召了龙女来吩咐 清风送她到杭城
介福庵中去藏身 会她令姐李夫人 龙女连时领法旨 吹起清风来条陈
送到介福个庵中 附耳共伊细详言 此处会尔至亲后 安心且住一年间
一家老少得相逢 就如红日正当空 那时满堂朱紫贵 夫荣妻贵受皇封
言罢腾云上天庭 凤鸣如梦正回程 耳边闻得人叮嘱 醒来开眼细看明
只身睡在庵门旁 左右并无一个人 这里不是沙场上 地方与昔大不同
记得那时在路程 我身跋落在埃尘 如今孤单来在此 必是神仙救我身
贤妹不知何处藏 玉安小儿岂安康 朝廷数十万兵马 恐做南柯梦里人
伤心不敢高声啼 举头来看左右边 周围苍松共翠竹 看了心内自狐疑
不像俗户之家门 好似庙宇共庵堂 即忙移步向前看 一弯绿水通横塘
垂杨数株障路旁 小桥之下水潺潺 门楣上有三金字 介福堂内禅门空
又有规条告知情 闲人不许进门庭 夫人看了细思想 内中必是女尼僧
遂敲门儿高声陈 惊动修行念佛人 点香婆子开门首 一见高声叱言因
多年供奉观世音 今日方才来降临 尼僧一齐来观看 李氏夫人喜欢心
亦随众人来细观 不是菩萨下降凡 原来一位小女子 容貌生好有十全
至仙观主叩问伊 娘子何处只路移 为甚孤身无随伴 请入堂中坐片时
凤鸣闻说笑吧呅 举头向内看一巡 见李夫人堂从姐 但觉容貌老几分
分别七年各西东 容貌比昔大不同 看来是个老人样 头发一半已老苍
上前作揖笑言陈 尔身岂是李夫人 夫人闻问回言答 尔是林家小妹身
为甚事情到此间 莫非我是梦里人 凤鸣闻问目汁滴 只得从头告知端
小妹逃难到中途 遇逢强盗命须臾 幸得神天相打救 才得保全小贱躯
李氏闻说亦酸心 抱头大哭泪淋淋 二家逃难来到此 四目无亲靠谁怜
伤心人对伤心人 两泪汪汪惨难堪 贤妹乃是千金体 可怜一路受艰难
凤鸣闻说垂垂啼 生为侯门千金儿 一朝患难无亲眷 骨肉流连拆分离
至仙上前来劝伊 二位夫人勿悲啼 不意姐妹相会合 又如他乡遇故知
到来且暂入禅门 姐妹同入大厅堂 参拜佛祖明白后 分宾坐落在二行
一齐饮茶明白时 李氏夫人询问伊 贤妹为着何事故 致到只身只路移
凤鸣闻问目圈红 只得从头告禀言 一家老少遭奸害 老爷拿问上长安
满门被害走奔波 闻姐犯难避干戈 愁人莫对愁人说 说起愁来愁更多
姐妹逃走来避锋 不料匈奴来相逢 我妹儿子已奔散 可怜玉安小孩童
母子分别各东西 生死二字事未知 当时说到伤心处 两眼不住泪满腮
李氏夫人闻言因 赠她一段个酸心 姐妹哭到情惨切 铁石人闻亦泪淋
尼僧一齐劝伊人 二位夫人心放松 将来自有团圆日 吉人天相古人言
尔等为避刀剑锋 今日有缘来相逢 粗羹淡饭难留客 山村不比世情浓
姐妹闻说眉头松 不尽千感万谢言 将来若得回家返 自当重谢恁众人
说罢李氏老夫人 牵了林家贤妹身 双双同入禅房内 各诉离别个事因
平平一样是相思 且在介福来寄居 这段事情且按下 再唱状元带雄师
夜日赶紧在路移 又思高堂老迈年 不能在家奉甘旨 不孝之罪大如天
叩求苍天共神明 此去快把蛮夷平 旗开之时遂得胜 马到之日即功成
班师奏凯归返员 救出贤会陶氏妻 公私两事皆如愿 不枉下官为男儿
正在打算在厅中 忽闻中军叩禀言 现有二位英雄士 欲投麾下听用人
无命不敢上帐移 请令定夺早张递 元帅闻报传他进 二人如命入门闾
恭恭直到中军厅 参拜明白列两行 元帅举头来观看 然后询问伊姓名
尔等年纪有若干 有何本领当实言 二将闻问忙回答 元帅在上听形藏
姓赵连云是我身 乃是青州府内人 李爷奉旨征辽国 尝为先锋到边廷
年纪方才三十春 自从幼年来从军 征战一事颇知道 一身屡在战场奔
为因军中失口粮 正致杀败返回乡 今遇元帅提兵马 来与匈奴动刀枪
意欲麾下来投充 万望收下来相从 不惜身躯冒矢石 去代元帅建大功
这位王胜开封人 年纪方才十二双 今日来投于元帅 愿为帐前听令言
木爷闻说喜滔滔 二将身材七尺高 气宇轩昂威风凛 真乃当世大英豪
若得二将助战征 那怕胡兵不太平 打算明白召他进 从头与伊说知情
我虽奉旨来平蛮 非是提兵掌令人 本是新科一榜首 被奸所害出长安
十万雄军将千员 无一英雄掌大权 今见二位英雄士 意欲收恁保和全
怎奈陌路正相逢 未知心意岂相同 若欲本帅来探信 除非发誓对天公
二将回答笑唠唏 元帅不用心惊疑 若肯收阮在部下 万重刀斧我不辞
元帅如再不信言 阮当与尔对天中 撮土为香在檐下 二人祝告于天堂
我等二人 王赵心同 愿侍元帅 提兵平蛮
从忠恨奸 扶助朝纲 尽忠报国 丹心无双
如负誓言 身死阵中 碎尸粉骨 理当正通
元帅听了喜冲冲 向前扶起称二公 如肯真心来待人 点恁左右二先锋
二将闻说喜十分 上前叩谢有一巡 元帅宰猪共送酒 是日大赐于三军
然后访问有一声 到关几多里路程 二将告禀得知道 前面大山小路坪
过去便是雁门关 相离百里到关中 木爷一闻只言语 彼时大怒气万端
到此雁门个地方 但敢自高在大堂 并无差人来迎接 违我将令罪难当
遂命连云领令旗 带三百兵即起离 去问守关的将士 胆敢误公犯罪戾
连云领令到关前 但闻人喊马嚎嘶 战鼓呼呼如雷震 彼时一马来当先
抬头高叫有一声 元帅带领十万兵 文书已先到关隘 为何无人来出城
钦差大臣到关旁 尔敢昂然不出关 守城将士高声应 辽兵大乱近城垣
团团围住三日夜 几多军士丧阴坑 幸得百姓相保扶 不然我等定无生
前者接文已知机 因此不敢出城池 犯了元帅之将令 万望将军赦罪戾
连云闻说理亦明 难怪伊人无接迎 敌人临城拼争战 事在着急难容情
叱令快快来开关 我去杀尽南蛮番 军士闻说大欢喜 连时开城无放宽
连云匹马共单枪 匆匆直望于沙场 但见辽兵如蜂拥 南朝军士俱大伤
番兵掩杀如截葱 天兵败返走落忙 纷纷就如丧家狗 抱头鼠窜拼入关
连云远远看知情 一个王子带军兵 名唤哈唎大英勇 赶杀官军在马骑
连云看了气冲天 金枪挂在鞍鞒边 右手拖出弓一柄 搭起狼牙箭一枝
捞得满月一长弓 直望哈唎个前胸 弓弦响处箭飞去 哈唎一见面失形
闪避不及中肩窝 马上负痛拼走逃 番兵一见主将败 无心恋战动干戈
四散逃命入山林 几多被杀命归阴 王子带伤传将令 即速鸣锣且收钦
今日正欲夺关城 不料南朝有救兵 不知主将何人等 明日正来探知情
军士领令即鸣锣 路旁尸首无数多 哈唎入营治伤口 官军亦自息干戈
大小将士收入关 查点大半在阵亡 且喜关城袂被夺 亦是天子洪福宽
幸得将军到来临 不然将士尽归阴 叩请入关来拜谢 这段功恩似海深
连云一见笑欣欣 尔等何用礼殷勤 平平同朝个臣子 食君之禄报君恩
说乜敢谢个话言 元帅将欲到此间 尔我一齐去迎接 队伍纷纷出关中
连云飞马先通知 元帅匹马拼争先 守关将士分左右 恭恭跪接在两畔
姓冯必胜守关城 为因辽国起大兵 三日三夜迫城下 不能离阙犯罪名
万望元帅罪赦开 恕我小将礼不该 木爷闻说亦难怪 口说请起免惊骇
公务紧急免多言 头前引带入关中 将令一下如山倒 人喊马嘶如雷陈
纷纷入了关城池 各自择地去安栖 然后埋锅来造饭 带队将官领令旗
木爷元帅上中军 大小将士叩一巡 然后分列于左右 元帅帐上问话文
辽兵近来事如何 军兵将士有几多 同头至尾细禀上 本帅自能退干戈
必胜闻问军中情 只得从前细禀明 蛮兵此来十余万 俱是惯战共能征
小将奉旨镇关城 辖下不过三千兵 寡难敌众从古语 正致屡败返回程
士卒大半被杀亡 争在燃眉人惊惶 上京讨救兵未到 番兵纷纷来转关
正在紧急欲破城 幸喜赵爷到门庭 箭中番王之主帅 两家才得来罢兵
今日天兵到来临 锐气未挫人与心 理当发兵去追伐 马到功成可知因
元帅闻说喜盈余 遂即差人下战书 约他明日来会战 然后调将整雄师
是晚待到三更陈 各队造饭来饱餐 四更将士各装束 五更三点天朥朗
大小将官各驰驱 状元跨上白龙驹 身披战甲威风凛 手执长枪高声呼
头戴银盔盘双龙 好似灌口二郎形 掠阵大将冯必胜 左右先锋俱能征
十万雄兵高声喧 大小副将数百员 元帅跃马向前进 手指敌人南蛮番
天朝有甚将恁亏 胆敢无理乱所为 前日两国罢和息 今朝又来惹是非
这等岂是大丈夫 安可出乎来反乎 言而无信大不可 今日势必将尔诛
本帅统领十万军 欲讨和番女钗裙 若敢违犯不献出 入去玉石着俱焚
哈唎马上笑哝哝 乳臭未干小孩童 容貌生来如女子 胆敢来此展威风
状元一闻只言因 三昧火从心上升 叱令连云先锋将 去杀此贼丧幽冥
连云领令跃马飞 丈八长矛马上横 番营冲出金天豹 两马交加正一回
番队一骑气腾腾 二将夹磨大战征 冯胜看了大怒气 出马扶战挺才能
四将各执刀斧枪 两相混战在沙场 战鼓咚咚如雷震 大小将士列两廂
四匹良马高声鸣 又如元宵走马灯 一是南山之猛虎 一个北海之蛟龙
尔不怕来我不惊 数十余合无输赢 状元料难来取胜 只得鸣锣且收兵
连云闻锣来钦回 元帅来捧酒一杯 来赏左大先锋将 后送爵顶共金花
功劳簿上记他功 分列左右二先锋 又赐酒肉赏士卒 大小将官喜冲冲
且按南兵赏三军 再唱哈唎返回奔 当时坐在中军帐 怒气接案语纷纷
我奉辽王将令旗 欲夺雁门关城池 屡次斩兵共杀将 自恃破关在此时
谁料天朝来救兵 差遣大将有数名 致使反败难取胜 想着起来费心情
今日见那主将爷 一表非凡美貌佳 看来不是英雄士 举动温柔宽心情
明明是个君子儒 安能沙场拼驰驱 来朝惹他来出战 阵上一定将伊诛
主将若是丧南柯 兵一无主伴走逃 虽有十万之兵马 不出一时就可无
自己打算自打评 良计即从心上生 一宵晚景容易过 不觉城楼返五更
哈唎披挂坐中军 聚集众将两边分 一齐朝参明白后 丞相正欲问话文
左旁闪出一将官 上前打躬高喧哗 小将亲冒于矢石 昨夜去探南营盘
访得此来元帅爷 新科状元来持兵 文官安能掌武事 料他大事不能成
被奸所害来出征 待我小将去接迎 定掠来献主公尔 丞相闻说喜心胸
将军此遭上阵临 万般事情欲小心 引他亲自来接战 见机而作将伊擒
姜龙帐下领令旗 披挂上马出门闾 带领三千骁骑将 威风凛凛人惊疑
战鼓咚咚如雷陈 人喊马嘶闹苍苍 匆匆来到关城下 叱众高声大骂言
尔既奉旨来出兵 就着前来见输赢 何故贪生而怕死 赚食主帅之俸名
如此不算大丈夫 分明是个老乌龟 头骂头叱众军士 尔等与我高声呼
大家俱听将军言 一齐吼喊如雷陈 既敢领兵来出战 今日何必去店空
被阮众人来嚎游 面皮向厚不识羞 好似畏耻个大鳖 许一见人头就缩
城上军士一闻知 一句来句来奉还 怎奈城下人物多 高声大骂闹猜猜
忙将叫骂个事情 报与元帅状元爷 木爷闻报已知道 心内已自设计行
召上左右先锋来 各带千兵去隐埋 伏在东西岩谷内 密密切勿乞人知
必胜引了一千兵 前去惹战到前程 三人领令分头去 状元披挂上马骑
红袍玉带貎端清 黄金锁甲耀日明 金冠一连真珠宝 坐在马上气腾腾
左挂弓箭右悬刀 犹如赵云出长坡 丈二长枪手上执 勒马向前动干戈
阵上指骂高声言 今日天兵到此间 尔等亦是识时务 理当早早来投降
方知天时顺人情 免累万万众生灵 积此阴骘之善果 又免自己丧幽冥
姜龙听了笑呵呵 尔今亦免说啰唆 不战何知谁高低 尔当举头看我刀
说罢金刀劈面来 状元将枪来架开 两相大战大余合 妾龙大怒抡向前
三昧火从心头升 展尽平生之才能 状元不是他敌手 头战一头惊心胸
不若逃走过山边 引他前去中计施 打算已定在心内 虚愰一枪逃走离
妾龙随后赶来追 必欲杀他一命归 木爷亦不来惊恐 缓缓赚伊来追随
看看将欲追来临 转过山坡入树林 妾龙举头看不见 只得停马自疑心
不觉追来到此间 为何就来不见人 正在疑虑事未决 忽闻炮声如雷陈
妾龙情知中计施 才欲回马逃走离 忽闻连云高声叱 番狗尔欲哪里移
头叱一头抢向前 挺枪直剌伊心怀 姜龙举刀来架住 两相咬紧不能开
正在交战未输赢 伏兵四起人惊营 团团围住来争战 姜龙一见心大惊
正欲转马走回还 连云大叱声嚎喧 番狗尔欲哪里走 我当杀尔一命亡
姜龙本是大勇夫 岂肯当场来受输 即挺大刀来接战 一来一往拼驰驱
战有数十回合间 南朝兵马闹苍苍 漫山遍野俱军士 就如蝼蚁一般同
姜龙看到这时光 自己恐难保安全 亦难顾得众将士 杀条血路走回还
连云亦不去追伊 传令扎营在路边 把守匈奴个去路 然后打从小路移
来助王胜擒伊人 姜龙打出阵围中 只顾寻路拼逃走 不管二八共西东
但见前后个山坡 尸横遍野血成河 随身军士到数百 余者一概丧南柯
看了击目共伤心 马上不住泪淋淋 幸得神天相庇佑 方免沙场丧归阴
匆匆正走数里间 忽闻炮声如雷陈 树林冲出支人马 纷纷前来截路旁
王胜打马来当头 高声大叫声咆嚎 强盗尔欲哪里走 势必杀尔归阴曹
姜龙虽是气力刚 杀了一日肚亦空 大小军士皆逃走 寡难敌众古人言
一闻王胜来当头 三魂七魄飞天曹 正欲拼命来逃走 人困马乏难登高
明知此来中许施 如今收悔又太迟 进又不得退不得 忽闻弓弦响离离
想欲仰望来避身 箭中马足坠埃尘 王胜不知为何故 早有连云高声陈
将军且未夺我功 待我杀他一命终 跳落马下去拿住 姜龙气得火直冲
身居大将武艺深 不料今日来被擒 几乎气到欲咬舌 二只虎眼在熊熊
可怜数万骁骑兵 大半沙场丧阴行 杀不死者四散走 令人看了惨十成
状元马上喜十分 连时鸣锣来收军 南朝兵马无伤损 大获全胜返回奔
入了雁门个关城 元帅升上中军厅 连云上帐来叩禀 小将擒那将一名
真乃当世大英雄 万望元帅且宽容 收放帐下来听用 此人气力大无穷
现值天下闹苍苍 正是用人之时间 元帅从了他言语 自欲劝伊来投降
只见姜龙在前程 气到怒眼共巨睛 落帐亲来改其绑 然后拱手将伊迎
请他坐在客位中 三杯美酒敬伊人 姜龙受他的恩惠 自思自想自语言
元帅宽宏大量开 我身被擒到此来 不杀反来厚相待 他若被拿到番邦
必定杀伊归阴乡 古道阵上无饶枪 然后恭恭来上帐 向前叩问伊言章
小将被擒到此间 自恃一身必丧亡 元帅尔竟不杀我 必欲劝我来投降
状元闻说笑吟吟 本帅全无这段心 尔主起兵犯我界 正致争战到如今
害死万万之生灵 令人见之切心胸 尔乃当世英雄士 安忍杀尔丧幽冥
必欲送尔返回程 劝尔不用挂心情 吩咐军士备筵席 与姜将军来压惊
将军尔当且放心 开怀畅饮入席临 姜龙听了哈哈笑 感蒙元帅恩泽深
状元欲访伊娇妻 只顾用来款待伊 吩咐一众之将士 前来陪伴在二边
尔一杯来我一钟 姜龙席上大酩酊 一时饮到醺醺醉 感蒙元帅大人情
状元笑笑问伊人 去年一女到恁邦 尔主岂有来收纳 望尔共我从实言
姜龙闻问告知因 上年送来一佳人 只为容貌十分好 当头遇着王后身
那时一见心惊惶 恐她夺宠媚君王 留住不许他相见 契他来做小女颜
现今已做公主娘 丰衣足食在内廂 狼主闻知心大怒 另再起兵动刀枪
正致犯界到中原 连累许多将士亡 干戈未知几时息 荼毒万民惨难堪
尝闻古人个言因 天下无事各安心 宁做太平之闲狗 勿做当场乱世民
两国相争到此间 死尽几多英雄人 欲知状元如何答 第三本中便知端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0-18 19:21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