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原创] 心书网络的自出版模式
文学小飞
诗童
Rank: 2



UID 9221
精华 0
积分 370
帖子 54
积分 370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6-10-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7-10-12 18: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心书网络的自出版模式

2012年12月20日,世界末日前一天,毕业半年的王先锋回母校浙江大学参加创业大赛。此前,他开发了可以将微博、豆瓣、淘宝等网络上的数据抓取并导入成书的平台,在这次创业展览上,他信心满满,抱着一台服务器迎接他这个项目的首秀。
似乎还差点什么:没有实物。
“世界末日”的预言来源于著名的“德雷斯顿抄本”,这是玛雅人遗传下来的一本手卷。“我是不是也可以将这些数据信息打印出来,以书的形式查阅、流传?”王先锋不禁自问。
学校路口的一家小打印店成就了他的想法。几分钟后,王先锋用18块钱打印了他的第一本“微博书”。对比现在技术成熟、包装精美的作品,这本样板书尽管黑白、材质普通、排版粗糙,但他自己觉得非常珍贵,也引起了周围人不小的围观。
玛雅文明的“世界末日”仅仅止于预言,然而王先锋的“心书”计划正在实现。以浙大校友100万元的天使投资为启动资金,2014年3月,他创立杭州心书网络科技,同年8月上线“微信书”,2月初,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心书网(xinshu.me)也将上线。
看起来,心书网络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依托技术平台将微博、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平台的内容智能导出并且排版成书。
事实上,在竞争激烈的个性印品市场,心书网络错过了头几年群雄割据领地的契机,如今要在千军万马中异军突起并非易事。
对于技术出身的王先锋而言,他一直将“技术”视为核心竞争力,开辟以做微信书产品为主的技术化道路,让心书网络在头三个月便有了单月盈利,去掉员工工资、固定资产等,去年10月份正式盈利。
有技术,任性
相比一般情况,王先锋拿到天使投资的经过显得很轻松。他没有描述自己的互联网产品有多牛,而是用了100块钱,花了5分钟时间把投资人的微博做成了一本排版精美的书。而就在之前,这位投资人刚刚为父亲出版了一本诗集,印了500本,花了二三十万块钱。
尽管王先锋一开始由做微博书起家,但是从创业初期的市场看,微博书的领地已经被划分得所剩无几,而微信书市场却仍是一片蓝海。
在此之前的2012年6月,一家叫做涂书网的公司推出首个微博人工排版引擎,用户可以使用自己的微博账户在涂书网上将微博内容进行排版、印制;2012年8月,另一家叫做微印的公司推出首个微博智能排版引擎,用户可以使用自己的微博账户,登录微印实现微博书的制作。因此,在王先锋想切入这个市场的时候,发现为时已晚。吸取未抢占微博市场先机的教训,他决定将重心转向微信。
王先锋一直不愿描述团队如何通过技术手段成功获得微信朋友圈的授权,4人团队,两个月时间研发完成。这种暧昧的态度没有那么讨人厌,用他的话说:“我只是相信我的技术团队十分优秀,不想变成太励志的故事,也不想给人制造假象说开发这项技术很容易。”
心书网络并不是唯一一家能做微信书的公司,但从制作流程上来看,的确是最简易的:用户只需在三步内就能完成:第一步关注心书网络的官方微信公众号,第二步将文本分享至朋友圈,第三步加小编为好友,便能一键进行免费排版。
这是心书网络今年1月22日才更新的流程,较之以前增加了中间分享的步骤,王先锋这样解释这个小心机:“从技术的角度来讲是一箭双雕的,既避免出现因重复的昵称导致无法将微信书与用户对应起来,又通过分享的方式进行了社会化营销。这种类似于游戏的特征特别适合微信群体,能够增加用户的互动性,并且每个分享都是私人定制的。分享的内容不涉及微信书的内容,自然也规避了侵犯隐私的嫌疑。”
举个简单的例子,由于微信昵称不单一,如果昵称同为A的用户B、C、D等在同一天来做书,那么,在原来没有分享这一步的情况下,后台便无法分辨真实用户与A的关系,因此可能出现无法与微信号对应的情况,从而影响客户体验。但是通过分享这个看上去像营销的动作以后,便能很好地进行身份识别,使用户与昵称对应起来,实现真正的私人订制。
但对于心书网络这样获得朋友圈数据的做法,竞争对手们显然有不同看法,广州微印是一家微博书占比极大、微信书订单却不高的个性化印品公司。在目前微信平台不开放的前提下,微印暂时只能一步步将图片和文字发给小编之后才能制作,暂时没办法一键生成。其运营总监左勇江表示,对于心书网络的操作,更像是将自己伪装成的虚拟机器人的身份,让用户与之成为朋友,然后获取用户的数据。微信上不允许这样获取用户的隐私,因为用户不知道这样操作存在的潜在风险,而且心书网络也没有相关的风险提示。
无技术,不运营
在运营层面,心书网络与微印也各自发展了不同的道路。
产品经理出身的微印创始人很注重微博书的运营。在如今10人的创业团队中,就有三人负责运营。自微博书产品上线以来,微印一方面采取与各行各业的大V和明星进行合作的方式,希望通过粉丝经济带来快速增长;另一方面微印也跟微博大号、段子手合作,发起微博活动,活跃微博用户。
与不同的明星合作,微印也会制定不同的营销策略。比如以粉丝送礼的形式将微博书送给陈柏霖,符合他为人处世较为低调的特点;跟一般的女明星合作则都以晒单为主。左勇江告诉《天下网商·经理人》记者:“这些合作本身并不涉及资金,”由于很多明星喜欢拿微印当做礼物送给朋友,另一些明星则喜欢晒自己的微博书,觉得很新奇很有面子,所以长期以来微印与明星一直都有做资源互换。除此,微印还与《光影星播客》这类电视媒体形成合作,以媒体的名义为每期嘉宾送书,增加曝光机会。
在微印推出微博书两年之后,微博书市场已经被预热甚至接近饱和,而微博本身的衰落和微信的崛起则让这个市场呈现出新的趋势:调查显示,有80%的微博书用户表现出对微信书的诉求。心书网络趁势推出微信书,随后慢慢放弃了微博书市场。对于本不善于运营的心书网络来说,最初微信书的营销模式基本靠用户口碑和朋友圈分享,甚至有一天下来都没有一个人关注的窘境。近乎零运营的做法,会是心书网络的阿克琉斯之踵吗?
王先锋对此并不是不自知,只不过创始团队的基因以及对技术的重视另他不那么容易接受改变:“我们团队的运营还是走技术道路。”三步分享再下单的手法便是王先锋在技术与运营两个层面上的得意之举。此外,他也并未在其他媒体、APP等平台投放广告,对于依靠天使投资存活的创业团队来说,广告太烧钱了。
心书网络的另一产品——心书印象的运营也有异曲同工之妙。王先锋试图将之做成移动端的网易印象派,通过上传照片、根据设计师设计的模板创建就会生成作品。与微信书一样,很关键的一步也是让大家把做成的作品分享出去,吸引大家点赞,只要达到一定的点赞数就可以抵消制作的费用,最后又可能免费拿到作品。
如今看来,这些人—人的社会化营销手段也已初见成果,心书网络的粉丝大概5万多人,每天增加1000人左右,下单量为100-200,客单价平均为300元。
王先锋还向记者透露:“接下去在年底之前会为微信用户搞一个伪官方的微信年度报告,总结发了多少篇文字、图片,什么时候最活跃,在哪里待过等。今后会开发各种新的玩法,希望能改善现在靠口碑运营的尴尬局面。”
供应链全自动化
心书网络的盈利主要来自于印刷,同时,与印刷厂的深度合作也是供应链中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
目前,心书网络正与上海的一家印刷厂形成合作。我们可以将流程大致分解成以下几个动作:用户下完单后,心书网络通过网盘的形式,将用户微信书及收货信息传给对方印刷厂,印刷及其自动识别微信书进行印刷,最后由印刷厂工作人员质检并发货。可以说,从用户下单到印刷成书,整个过程实现全自动化。
“这是定制化的一个难点,否则量就会上不去。”王先锋告诉《天下网商·经理人》记者。心书网络自然承担了技术层面的工作,为印刷厂提供技术接口,通过对接使对方可以读取到微信书和发货地址,保证第二天发货并承担1%的返工风险。
但是,全自动化的要求使得心书网络并不十分容易能够寻找到合适的印刷厂。尽管创业初期就有7、8家印刷厂寻求合作,甚至在采访前一天还有一家印刷厂上门洽谈,但真正合作顺利的目前只有这家。“我们对于印刷厂的要求会很高,它本身在技术上要倾向于往自动化方面发展。”
事实上,对于转型期的传统印刷厂来说,与心书网络的合作能够带来新的生命力。每天200左右的订单能够保证企业的持续性,因为从机器层面出发,目前的订单量远远没有达到饱和,还能有更大的生产能力。
未来:信息图书馆
和一般的互联网创业模式不同,心书网络目前的三个产品——“微博书”、“微信书”和“微画册”并不是它的核心产品,王先锋真正想做的产品还未上线。
“前面这几款产品主要的目的是盈利,作为生意存在,因为要维持整个团队的运转。从理想和事业的角度,xinshu.me才是我真正想要做的。”在讲到这个新产品的时候,王先锋的语速明显加快不少。电子通信技术研究生毕业的王先锋没有互联网创业的浮夸气息,土黄色的风衣颜色似乎隐喻了他不善言辞、踏实沉稳的性格,事实上,“我是个内心向往文艺清新的工科男,喜欢静静地看书写东西。”
王先锋向记者介绍了该网站的功能。“打个比喻,xinshu.me类似于为用户开了一个银行,只是这个银行存的不是钱,而是过去互联网的轨迹。”王先锋说,“用户一方面可以在这个网站接着进行写作,另一方面可以根据不同需求,将数据导入并进行智能排版成书。数字化信息将以书的方式存在在书架中,供自己与感兴趣的读者查阅。当很多人有这个书架以后,网站会将优秀的书拿出来,可能开辟一个图书馆频道,在尊重作者著作权的基础上,让更多的读者看到优秀的作品。”说话几乎没有抑扬顿挫的他,这次甚至还时不时用丰富的肢体语言比划着银行、书架、写作的概念。
简单来说,xinshu.me的功能点,就是帮用户将社交信息搬家,模拟现实的写作环境并实现出版。唯一的门槛就是心书会方便用户把内容导入这个网站中,其后排版、格式或印刷根据个人意愿自动化生成。
说到网站的盈利模式,王先锋用一种比较理想化的互联网情怀打断了这个话题:“我们要做的不是淘宝,也不是微信,不能要求这个产品像其他所有的产品一样。本身互联网的盈利模式就是不存在的。”
在他看来,未来的xinshu.me可能产生两类用户,一类是一年、半年会印一本纪念过去轨迹的书,另外一类是单纯喜欢这个写作平台。据他估计,这两类用户的比例可能是2:8或者1:9,甚至在流量上也不会很大。“网站不是说只有活跃才是有价值的,他的价值就在于,给你最低的门槛,去出一本书。到时候你也会发现,你并不是不想把自己的东西进行出版,而是没有这种出版书的工具,而且大部分人也不相信可以出书。有价值的东西才有存在在市场上的理由。”
留住微信回忆,原来如此方便!微信书,朋友圈人手一本的潮品
还记得你的第一条微信吗?
还记得去年今日的故事吗?
朋友圈回忆一键变成书!
彼时点滴,此刻跃然纸上!
我的微信我的书
你无心的朋友圈记录 \ 抑或有意的图文印记 \ 在今天,\ 都是一本极具价值的微信书 \ 纸张最是包容 \ 用空白承担一切喜怒哀乐

微信时光书
微信书
微信书制作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19 05:27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