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小说转载] 有喜欢看黑客的书吗?下面我大家转载一部.
竹叶青
书酒国风贵宾
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Rank: 19


UID 218
精华 14
积分 8184
帖子 1324
积分 81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
注册 2005-10-19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05-10-26 11: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有喜欢看黑客的书吗?下面我大家转载一部.

我用电脑黑了全世界

[ 内容简介 ]


  一段关于黑客称霸世界的传奇。
  一段不能没有美女的爱情传奇。
  一段是黑客就应该看的传奇。
  一段不是黑客也可以看的传奇。
  一段是不是黑客都可以看的传奇。
  大神州国的安全局,星星国的情报局,巨阳国的检察局,都把他列进了黑名单。意国的黑手党,伐国的激进团,樱间国的太阳队都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世界上几大有名的恐怖组织也是欲杀他而后快。他是这怎样周旋在国家,民族,政党,帮会中的?他是怎样左右逢源成为能黑了全世界的霸主的?
  在他充满传奇的经历里,他在复活节岛上读懂了巨人石像的秘密,在爱情海里找到了爱情的真正含义,在埃及金字塔里历尽艰险破解了木乃伊的古术,在玛雅神庙里解除了印地安咒语
  放荡不羁的浪子,以身博钱的**女,冰冷无情的杀手,权侵天下的总统。不可一世的黑帮组织,神秘莫测的情报机构,财大气粗的跨国集团都将和主人公共同来编织一段世人难以预料也不可预料的传奇。
  精彩尽在本书中!

作者:十三郎

第一部 亡命天涯 第一章(修改)


  望着铁窗外深蓝色毫无半点星光的天空,我回忆着过去的种种,泪水止不住滑落眼眶。我是一个囚犯,被判处无期徒刑,一生都将在这暗无天日的监狱里度过!

  我是一个骇客,曾经在网络上驰骋风云,好不潇洒!一段段荣誉使我冲昏了头,竟想挑战极限!目标是大神州国家信息部的主机!经过四天多的苦战,我终于神不知鬼不觉的侵入到主机里。正当我酣畅淋漓的看着一段段机密信息时,却发现,我已经被他们的红客盯上了


  我连忙紧急退出主机,但是由于我很慌张居然忘了擦掉我留下的登陆纪录。


  七天后,国家安全部的特工终于找到了我。


  在庄严的法院里,法官宣读了我的罪状:


  “犯人王刚,因为信息罪犯,窃取我国高度机密,按照大神州国家信息法第一百零五条规定,判处其无期徒刑,即刻执行!”


  听着法官的宣判,我无力的垂下头,泪水早已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十年了,已经十年了!我已经在这所地域一般的监狱里呆了十年了。甚至都已经麻木了!


  我现在28岁了,正值青春年华,可是这又算什么呢?既使我38岁,48岁了又又算什么呢?我的一生将永远在这里度过。我的生命将不会再有明天!


  在这里,我失去了我的所有。


  我昏昏沉沉的在睡梦中听到一声巨响,我被这一声巨大的响声惊醒了。我揉揉眼睛,努力地抬起眼皮,猛然发现我左面的围墙竟然倒了!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是怎么了?我连忙跑下床,走过去,监狱的墙的确倒塌了,这的确是真的。我翻过倒塌的墙,来到了牢房的外面。


  牢房外面一片狼籍,到处是倒塌的房子,这是怎么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警笛赫然响了起来“一级警备!一级警备!请各位守好犯人,防止犯人逃跑!把守住各个关口!”


  我明白了,原来这里发生了地震!


  “快守住各个关卡!”在我前面不远处,一个狱警指挥着其他的狱警们.我壮着胆子捡起一快砖头,悄悄走到他身后对准脑门敲了下去,他倒下了!


  我心跳急剧加速,心里害怕的要死,但是情势已经不允许我这么做了!我朝着倒塌的高墙跑去!


  跑!我疯狂的跑了起来!脑海里只剩下这个念头了!跑,我要离开这鬼地方!


  我也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总之这时天已经亮了。望着从东方慢慢升起的太阳,我激动的泪流满面,这是我十年来第一次看到旭日东升,这是我十年来第一次可以站在田野上放目远望;这是我十年来第一次呼吸到这么新鲜空气。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荒无人烟的田野上,心里面激动的要死!


  突然,我听到了一个甜美的声音在唱山歌。寻声望去,原来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在一个山坡上边砍柴边唱着山歌。


  这是我十年来第一次看到监狱外面的人。监狱里面的人,除了表情冷漠的狱警外,就是那些神情黯然的囚犯。我不顾一身的疲惫,欣喜若狂地跑上山坡,来到了小姑娘的身后。


  “小姑娘!你好呀!”我拍了拍她的肩,轻声问。


  她被我吓了一跳,啊的一声叫了起来,同时我被她的尖叫也吓了一跳。


  “你是谁?”她怯生生地问我。 “我是外乡的,走迷了路,你能告诉我怎么走,可以走出这里吗?”我露出自以为和蔼的笑容。


  “我也不知道!我从小就没出去过呀!这里是的大山只有我爷爷一个人出去过!”


  “啊!”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我从来没出过这座大山。不过我爷爷知道,他年轻的时候走出过这里,要不你到我家问问我爷爷吧!”


  “好吧!”我一口应承了下来。边走边琢磨着,现在那些狱警们一定在找我,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否则的话我又会回到那种暗无天日的牢房。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来到了她家,她的妈妈正在做饭,我闻到那香喷喷的香味后,口水忍不住流了出来,肚子也不听话地叫了起来。

这个家很小,一进门便是一盘炕,没有别的家具,唯一的装饰就是挂在墙上的一面大镜子。在镜子里我看见了自己的囚服,我一下子慌乱起来。他们看到我穿着囚服,他们一定知道我是一个逃犯了。这时,我想夺门而跑,可是从门外面走进两个人,一个大约有四十多岁,一个大约有七十多岁。完了,我一个人打不赢二人,他们一定会把我押送回监狱的!


  中年人看见我后憨厚地笑了起来。老年人也很热情地问我:“是哪的人啊?”


  “天京人。”


  他们两个人的眼睛里同时发出了向往的目光。


  “哦!那可是个好地方啊!”老人殷情地问。


  恰在这时,那个小姑娘在屋外喊了起来:“爷爷、爸爸,吃饭了!”


  老人憨厚的邀请我一起出去吃饭,我高兴的差点跳了起来,可是嘴里面却说:“我不饿,你们吃吧!”


  经过再三邀请,我才跟着走了出去。他们虽然没有因为我的囚服而认定我是囚犯,但是我的心里依然忐忑不安。


  我一个人吃了五大碗米饭,这是我十年来第一次吃饱肚子。


  吃完饭又聊了一会儿,在聊天的过程中我才知道,原来他们这里是个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小山村,这里的人们过着自给自足的悠然生活!后来,老人告诉了我出山的路。按照他的说法我要走两天两夜才能走出这座大山,到一个比较大一点的村落。再走三天才能进一个小城。


  临走时,考虑到我身上的囚服,我厚着脸皮请求和他们换一下衣服,他们竟然答应了。而且还给我拿了许多吃的。


  站在拐角的山坡上,望着他们一家四口,我哭了,我想起了我的爸爸和妈妈。十年了,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的好吗?在这十年里,就因为我是一个特别的犯人,所以不允许任何人探望我,还把我关在一个单间里,即使是望风,也不允许我和任何人交谈。这种精神折磨弄的我差点神经错乱。在监狱里面,我为了忍受煎熬,赶走寂寞,驱逐空虚,给自己找一个可以解脱精神的事情,便开始研究电脑的跨时间,跨空间,跨地域,跨领域,甚至跨自然研究。可惜我只取得了理论的成果,因为这里没有电脑,我不能实践。


  走在县城的大街上,人们都用十分好奇的目光看着我,我知道,他们见我穿的像个乡巴佬才会这样的!唉!我长长地叹了口气,低着头,顶着火热的太阳走在繁华的大街上。


  钱包!我惊喜地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人,马上捡起它,快速地塞进怀里,找到一个没有人的小巷里。


  583块,一张农业银行卡,一个身份证,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面是个面目清秀的女孩,我又看了看身份证,发现她们是一个人。根据身份证号码推断,她今年应该也是28岁了。

第一部 亡命天涯 第二章


  漂亮MM对不起了,我现在真的很需要钱啊,我先借一下你的钱,以后一定还你,还娶你做老婆哦!想到这,我对着她的照片深情的波了一个,然后将空钱包扔进了垃圾箱。

  现在先买一身衣服,否则目标太土了,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啊,然后再饱饱的吃一顿。


  进了一家服装店,花了100多块买了一身运动装,然后在一家小饭店里叫了两个菜一糖,一边吃着饭,我一边计划着下一步的行动。


  我这么重要的罪犯跑了,他们一定会下通缉令的。为了更好地掌握他们的动向,了解他们的计划,我必须有一台电脑,而且必须是手提电脑。可是手提电脑这么贵,钱从哪里来?我突然想了起来,她的银行卡,卡里面一定还有钱。可是密码我不知道呀?嘿嘿,我是黑客我怕谁?大不了侵入到农行主机玩玩,嘿嘿!


  想到这,我扔下筷子,结了帐后跑进了附近的一家网吧!我迫不及待地来到电脑前,摸着久违的键盘和鼠标,心里面感慨万千。兄弟啊!我又回来了,你们还想我吗?我们十年没见了呀!看我和你再创传说!


  当电脑桌面打开的时候,我有点傻眼了。怎么都变了,怎么和以前的不一样了?


  我转过头看了看旁边的那个人,看了一会儿后我笑了,原来是换汤不换药,还是以前的那些东西。只是多了许多游戏和应用的软件而已!切,我还以为现在的电脑已经发展到我什么也不懂的地步了!


  我搜索到农业银行的网址后,下载了一个查找IP的软件,不过这个网吧禁止下载东西,这种小玩意能难的到我吗?我立刻将禁止解除,下载到了软件,找出它的IP,然后又给他发了一个数据包,但是被拒绝了!我用了各种办法,甚至直接强行登录。可恨的是我根本找不到一个漏洞,根本无法进入!看来国家这几年在信息上下了狠功夫啊!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的脑海里慢慢地搜索着怎么样可以登录到它后台的方法。一次,两次,三次,都失败了!唉,十年了,没想到计算机技术会进步的这么快,那些方法都失效了。看来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嗨,本来还想多弄点的,现在只有取这个帐号上的钱了。


  我立即下载了个解码器,然后把程序做了改动,使它突破银行三次登陆错误就退出,然后调到6位数,把卡号打到网上银行的登陆后,按下了解码器。


  看着捕捉器上高速运转的数字,我的心跳也在加速。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半个小时过去了。我开始焦躁不安起来,额头上冒出了许多冷汗。我时不时地转动一下身体,往紧握一握拳头,再看一眼屏幕。幸亏旁边的人在玩游戏,没注意到我,否则我……


  “滴滴滴!”耳机里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十年以来一直没有听过的声音。


  登陆成功!那一刻,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我还行!我还是好样的!


  我立即记录下密码,刚想关掉,一个对话框弹了出来:“非法登陆!你的IP被锁定!”


  靠!有没有搞错!被管理员发现了?我必须马上下线,否则被他查出来就死定了。


  当我要关机逃跑的时候突然才想起来,我在进入后台的时候并没有擦去自己的脚印,就像一个人并没有销毁自己住房的记录一样,他一定可以查到我的!只要他立即报警封锁附近,我这个通缉犯不就又要进监狱了吗?


  看来只有一拼了。如果他的技术好,他不但可以查到我,还能抓到我!如果我的技术好,那么兄弟对不起了,你会死的很惨。


  我一边下套,一边编着一个病毒程序,由于他的技术的确很棒,所以我下的套总是很容易就被他破解了。


  当我编完病毒程序后,他已经把我所有的陷阱都添平了,还直接攻到了我的机器上,遗憾的是他晚了一步。我淡淡的笑了一下,轻轻地点击了一下回车键,病毒被我植入了他的数据库里。如果他非要现在找我,那么病毒一发作数据库就会遭到严重的破坏。我相信他是一个很负责任的超级管理员,他不会为了找我而让数据库变成一堆废墟的。毕竟,那是国家的财产,虽然没损失什么钱,但是客户的信息消失了,嘿嘿……大神州,我也为你有这样的黑客和程序员而骄傲!


  一切都办完后,我仿佛又回到了我18岁那年,那年的我是何等的目空一切,何等的不可一世。我又找回了十年前的自信,找回了十年前的我,意气分发,飒爽英姿。


  我点开了一个新闻网,想看看有没有关于我的报道,没想到还真有我。监狱倒塌是因为地震的原因,真是天助我也,要不是那次地震,我现在还趴在铁窗上望夕阳呢!


  新闻上说,这次地震,监狱里跑了23个犯人,现在已经抓回了15个,我心里面暗骂那15个家伙一定是笨蛋。


  不能再等了,我必须得下了,那个病毒最多也只能克制住他两个小时,毕竟,那只是我的即兴发挥,威力并不强大,只是拖下时间!何况那家伙也的确挺牛的。


  我在附近一家农业银行里把钱取出来后,想先找个旅店休息一下,便在街上寻觅起来。


  走着走着我突然想了起来!不好,银行里面有监视器,我取钱的全过程一定都被录了下来。如果那个管理员查到了我的IP,再根据IP就可以找到这个县城,通过调查会知道我是从哪家银行里取走钱的,最后重播一下录像带,我不是就暴光了吗?到那时候我不被警察逮住才见鬼了

第一部 亡命天涯 第三章

  必须离开这里,而且越快越好。我可不想再回那暗无天日的地方!

  我拦住一位老大爷,问清了长途汽车站的方向,立刻打的过去。听到有人喊着叫卖本县城的地图,我心中一动,买了张地图,我仔细地研究了一下县城周围的地理环境,发现昌平市离这里最近,心中马上下了个决定,去昌平。


  没想到我的运气会这么好,现在正好有一辆去昌平的客车,我迫不及待地付了钱后就上了车,坐在舒服的椅子上,我心里面暗自高兴着,幸亏我买了地图,要不然的话就会像没头的苍蝇到处乱飞。


  车以极快的速度飞驰在公路上,但是我还觉得太慢,恨不得给它装上对翅膀,叫它变成飞车,飞到昌平市。


  而时间却正好与车速相反,以极慢的速度滴答着。我时不时地看一眼表,心里面很紧张。


  漂亮的女售票员见我焦急的样子还以为我有什么急事,安慰我说:“先生,别着急,我们一定会准时把你送到昌平的。”

她哪里知道我现在的心情!现在离我坐上车已经一小时二十多分了,再算上我从网吧出来到取钱,到车站的那十分钟,最少一个半小时了。也就是说,现在那个超级管理员有可能把病毒杀死了还查到了我的地址,说不定公安局的警察现在正坐在会警备厅里播放我的录像,而且已经给各个路口的警察打了电话,叫他们拦截我,我要是现在不着急,不紧张,那就代表我不是人。


  果然被我猜中了,在交通岗前有两名交警和四名武警战士。他们拦下了近二十多辆客车,正在仔细的搜查着。


  我的心开始疯狂的跳动,手心冒着冷汗,腿有点打颤。


  “先生,你是不是病了,脸为什么这么白!”售票员好心地问我。


  “没事,没事!”我假装镇静地说,却掩饰不住我心中的恐慌。


  我努力地使自己安静下来,将颤抖的双手压在屁股下,并拢双腿。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四个搜查车辆的武警。


  看着那四个武警,我仿佛回到了监狱里。我使劲闯上眼睛,不敢再看他们。不敢再回忆那可怕的经历,但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过了一会儿,我慢慢地睁开眼睛。这时那四个武警已经搜查完十二辆车了,那些车已经都开走了。看着武警们一步一步地向我坐的车搜查过来,我的心沉到了海底,所有的希望在这一刻全都破灭了。


  不行,我必须逃出去,我不能被他们抓住。想到这我猛地站了起来,一步跨到车门前,想打开车门冲出去。


  “先生,你干什么去?”售票员问我。


  我灵机一动说:“我肚子大概是吃坏了,实在是……那个……我想方便一下。”


  售票员见我刚才那痛苦的样子,相信了我,便把车门打开了。


  就在我要下车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乘客指着前面的客车说:“那是干什么?”


  我也好奇的转过头看了一眼,看见那两个武警正在和一辆大客车里的人搏斗。我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发现他们把注意力都投向了那个人。我心中大喊,真是天赐良机,此时不走等待何时?


  我轻轻地跳下车,想往公路边上的田野里跑,可是当我看到车轮的时候,心中突发奇想,为什么不藏到车底下呢?那绝对保险。我又看了一眼车上面的人,他们正在津津有味地欣赏着武警抓人的壮观场面,哪有时间来注意我。我的心中窃喜,赶快钻进了车下面,抓住车架,把身子吊了起来。危险,总比回去的好……


  刚才我要是头脑热冲出去,说不定现在我已经戴上了银光闪闪的****了,又过上了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住着不用花钱的房子,吃着不花钱的饭,而且还有保镖给站岗,想到这我有点忍不住想笑。


  “啊!”突然有人大声吼叫起来,吓得我差点摔下来。然后,我又听见了武警战士的叫骂声,以及军靴急速蹬地的踢踏声。


  “喷”的一声,有一个人倒在了我所在车辆的旁边,然后是两个武警用脚踩住他的背,从后面给他铐上了****,我正好看见了他惊恐的眼睛,他也看见了我。


  当他被从地上揪起来的时候,我的心抽了一下。他会不会告发我,他看见了我。他一定会告发我的。不,不会的,他不会这么做的。这次的搜查说不定只要搜捕他,而不是我。那个笨蛋管理员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我的,他是个大笨蛋。我的内心痛苦地挣扎着,胡思乱想。


  “喂,我是012特别分队的,有什么话请讲。”


  “……”


  “什么,还有一个向我们这个方向逃跑的,噢,现在就差他一个人了。”


  “什么事?”另一个武警问接对讲机的武警。


  拿对讲机的说:“公安局传话下来,那个越狱的黑客高手就在两个小时前攻进了农业银行,修改了帐号,盗走了两万现金,现在正往我们这个方向逃来。”


  “这家伙还真有两下子。”


  “废话,没两下子能叫黑客吗?”


  “听说他以前用电脑进入过国家信息部!”


  “别废话了,赶快干活!现在所有的逃犯基本上都被抓住了,就差他一个了。要是能把他逮住,我们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他们是在说我。那个被抓住的一定也是从监狱里跑出来的。他看见了我,他一定会告发我的。完了,一切都完了,我心中的不安马上变成了恐慌。我用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抓住铁架。


  武警的脚步声走了过来,我闯上了双眼,心里面想着,罢了,如果他真的告发了我,那是天要亡我,我无话可说。我现在甚至想像的到,那两个武警会在车的两边一边蹲一个,并且笑嘻嘻地对我说:“小样,快出来吧!你能逃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吗?”

第一部 亡命天涯 第四章


  脚步声没有停下来,而是直接上了车。我心中的石头落了下来,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但是当那沉重的脚步声从车底传到我耳朵里的时候,就像踏在了我心上。我不敢大声地呼吸,我甚至害怕我的心跳会惊动了他们。

  “有没有?”


  “没有,再继续搜查别的车。”


  当我听到他们俩的对话时,惊慌失措的心慢慢地安静了下来。全身上下像虚脱了一样,没有一丝力气。在这时,我才发觉我的双手和双腿毫无力气了,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从底盘上掉下来。


  脚步声离我远去了,去搜查后面的客车了。我终于可以长长地吐一口气了。


  车上响起了谈话声。


  “咦!那位乘客怎么还不回来。”这是售票员的声音。


  “是吗!他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


  “真是的!我还有急事,非被他耽误了不可,怎么遇到这种人了。”


  “他去哪了,怎么看不见了?”


  “嘟嘟!嘟嘟!”后面的车按喇叭了,催促这辆车快走。


  “师傅,再等一下,我们还有个人没有回来,他去方便了,马上就好。”


  过了一会儿,后面的车开始不耐烦地按喇叭催促着。这时,我从车底下看见交警也过来了。他站在驾驶窗前问:“怎么不开车。”


  “交警同志,我们有一个人下车方便去了,马上就回来,马上就回来。”


  “噢!”我看见他的腿走开了。


  突然,他的腿又快步地走过来了,我心里面开始不安起来,我觉得将会有事情发生了,而且是关于我的。因为这种预感来的太强烈了,我这时的心跳开始慌乱起来,全身的肌肉和骨骼都紧张起来。


  “是这个人吗?”我想他一定是拿着我的照片在问。


  “是的”!司机的声音有点颤抖。


  “小吴,你过来,有情况!”


  我开始觉得无法呼吸。我听到了很有节奏的跑步声正在向我逼近,“蹬噔蹬”的声音就像敲击在我的胸口上,让我呼吸不畅!


  “他刚才就在这辆车上。”


  “跑了多长时间了?”武警的声音很凝重。


  “大概十几分钟吧!他说他要方便。”司机的话有点条理不清。


  “朝哪个方向跑了?”


  “那边!”司机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声音很有力。


  “张征,你先把这个抓到的犯人押送回去。我想他不会跑的太远,我们三个追。”武警对张征说完后,马上下命令。


  终于又逃过了一劫!我暗自庆幸着。


  车开了,车底的风很大,扑面而来直往我肚子里灌,冷的很。可是我不得不忍受着。当车开进昌平市长途汽车站后,我等车上所有的人都走光了,才敢从车底下爬出来。


  乘人不备,我赶快钻出来,站起来,将漆黑的双手插进裤兜里,以防引起别人的注意。


  我漫无目的在街上转了一圈,随便找了一家小旅店住下了。洗了洗手,吃了点饭后便直接走进了一家网吧!打开电脑,首先浏览了一下动态新闻,又是关于监狱逃犯的报道。新闻上说,23个越狱逃跑的犯人中已经有22个抓捕归案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逃,新闻网站也真看得起我,把我的头像挂在网页上,下边还有我的个人简介,看来我不想出名也不行了。


  看完动态新闻后,我打开了一个卖电脑的专门网站,看了看各种品牌电脑,又看了看它们的配置,令我吃惊的是十年之间,不管电脑硬件还是软件都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技术含量,而且价格还超低。


  决定买什么样的电脑后,我来到了一家电脑专卖店,花了一万五千元买了一款净重只有0.8千克的手提电脑,这款电脑新奇别致,小巧玲珑,我特别的喜欢。


  回到旅店里,我什么也没干,而是在附近的书店买了两本********的书来研究,我想看看当今的********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原来********并没有我想像的那样已经发展到了一个不可超越的高度,只是在某些方面有所突破而已。不过关于黑客的工具倒是新填了不少,比如说,什么阿拉丁神灯了啦,什么**********啦。


  看了近三个小时后,觉得也就那么回事,便打开了自己的新电脑玩了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结了帐后,跑到火车站买了张去北京的火车票。我想他们公安局昨天没有抓到我,一定会把搜捕范围扩大的,我还是上天京吧!他们一定不会想到我不去人烟稀少的荒野山村,而是去了人潮汹涌的大都市。


  坐在火车上,我觉得我有点太冒险,应该先布置几个疑阵,引开他们的注意力,然后我再回天京,这样比较保险,于是在石城火车站我下了车,买了张全国地图,然后找了家旅店住了下来。


  进了旅店,我就迫不及待地摊开地图,开始测量昌平周围各个城市离昌平的距离,最后发现郑城与昌平的距离,正好和石城到昌平的距离差不多,锁定目标后,我决定将我隐身在郑城,让他们去找,我便乘机到天京。


  来到网吧,我扫描到一家郑城网吧的IP地址,便根据我在监狱里面自己研究的跨地域的技术,希望利用网络上的Internet选项把我所在电脑的IP换成了他的IP。当然我知道,每个地域都有自己的IP,就好像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邮编一样是无法更改的,但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一计的瞒天过海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别人可以瞒天过海,我为什么不可以!


  连着三次的更迭都失败了,我特别的失望,开始怀疑我的理论是不是不合理,我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突然才想到每个网吧的IP都是一定的,想瞒天过海只有时空换位。于是我立即虚拟了一个网络空间,将现在这个网吧的IP转换到那个空间上,而把郑城的网吧的IP转换到我所在的空间上。


  太棒了,我居然成功了,我真想大喊一声。


  IP转换结束后,我再次入侵到农业银行的后台。这次不像上次了,很容易便进去了,我想这一定是他们给我下的套,好根据我留下的记录找到我的IP,查到我的地址,通知当地警方一举将我抓捕,嘿嘿!我也真的希望你能把我锁定在郑城呢!


  进入后台,我还装模作样地再次将另外一个客户的钱转到了刘可儿的帐户下,转帐完毕后,我发现有人跟踪我了,但是我装作不知道,还很有条理地开始消除我留下的记录。一切工作做完后,我知道他也查出我的地址了,我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下了线后,我为自己大声叫好,为自己的出色表现感到自豪。心里面大骂那个上了我当的笨蛋:“小样,跟我斗,你还差一点."

第一部 亡命天涯 第五章


  回到旅店我借口说我的朋友来接我便退了房,打的直奔火车站。

  坐在通往天京的火车上,我一边喝着可乐一边在想,那些没脑子的笨蛋警察们,现在一定都蹲守在郑城市的各个农业银行里等着我的出现。哈哈!让他们等吧!还有那个查出我IP的大笨蛋,在他们领导发现我给了一个错误地点后,一定会大骂他无能,骂他是猪。


  呵呵!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这是我十年以来睡的最香的一觉。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凭着我十年来隔窗夜观天象的能力,我断定现在大概晚上8点多了。


  没过十分钟,天京西站已经到了,我兴高采烈的跳了下来。望着阔别了十年之久的天京城,心潮澎湃。我真想对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大喊一声,天京城啊天京城,我又回来了。十年前,我不得已离开了你,十年后,我却又回来了。你还记得我吗?你还想我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已经滑出了我的眼眶。要不是有微风吹过我的脸,我还真的感觉不到!


  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望着风驰电掣的车辆,望着五光十色的广告牌,我真想冲到大街上大喊大叫,大吵大闹一番。但是我的冲动被我的理智压了下来,我不可以这样做。


  一个人走在繁华的街上,突然觉得自己很寂寞,需要有人来安慰。这时,我想起了我的爸爸和妈妈,我的家就住在小海区的金沟河,我真想回去看一眼他们,不知道他们这十年来过得怎么样!


  唉!警察一定把守在我家的周围,一定监听着我家的电话,我回去不是等于自投罗网吗?我才没那么笨呢!还是再跟他们开个玩笑,玩个帽子戏法吧!反正现在也无聊的很。


  我进了一家网吧!这次把自己隐身到了西城。因为郑城到西城的路程和石城到天京的路程差不多。


  一切还是原来那个样,只不过为了让他们相信我上次在郑城,我这次表现的更好了一点,在上面用了一点小手段,我一边观看着关于我的爆炸性新闻,一边在想着西城的警方现在一定忙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出了网吧!我想我应该给自己的手提电脑上无线网了,总是用别人的有时候太不方便了。


  第二天,我给自己的手提电脑办了无线网,还办了个假******。晚上,我跑进了一家KTV放松筋骨去了。


  95年的时候,我记得这一片都是迪厅,现在都变成了KTV了,反正都是一个样,换汤不换药,只不过这里的服务比以前更好了。


  吧台上有一个小姐频频向我暗送秋波,电的我浑身热血沸腾,十年的禁欲生活把我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而今天终于可以发泄一下了。我迈着小方步向她走去,她笑意绵绵地看着我,直拿眼神勾引我,要不是我控**力好,差一点就晕倒。


  嗅着她身上的芬芳,头脑一阵眩晕。干净的脸蛋吹弹可破,真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可是我知道,心急吃不上热豆腐,总要先问个价,要不然会被狠宰一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