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刘明珠全歌·卷二十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2-15 21: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刘明珠全歌·卷二十

[本书由胖子160根据古本《古板刘明珠全歌》(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版)PDF文件手打]

新造刘明珠卷之二十
潮城府前街吴瑞文堂藏板
再唱江西县府官 详文达部不放宽 各衙皆命千里马 一一写明不敢瞒
按察差官先出行 日夜赶紧在路程 身带金印共文表 一月已来到京城
问到明珠个府中 家丁入内去通传 梅香接了上楼阁 明珠拆开亲眼观
见许书中个因端 端谋打死江西王 今将印绶交还我 使妾半喜半忧烦
喜的得报儿夫仇 忧的恐畏剿潮州 君王闻知岂肯愿 臣问君罪命必休
自思自想闷如糟 事是我起着出头 试探君王乜发落 那时正来想计效
第一眠起日半斜 江西表章到京城 六部请主登帝位 黉门将情奏主听
嘉靖天子看本章 看罢又如虎着枪 怒恨端谋胆知大 寡人亲弟尔敢伤
不顾朕的手足情 无端私下恶毒刑 玉涛虽然而乱做 亦皆念着我寡人
小小书生敢障年 虽然身死罪难辞 待朕倒旨潮州去 九族诛夷不容伊
自己思想泪汪汪 只见明珠奏君王 朝中出有忠臣子 来共万民代伸冤
端谋忠义死不辞 打死道王丧阴司 万民百姓免受苦 从今天下太平年
君王应答明珠娘 奸侥端谋巧主张 不念孤家亲兄弟 敢设重刑将伊伤
自古手足同胞葱 打伊又如打君王 书生如此胆智大 虽然忠良目无光
明珠一句应君王 我主为国民含冤 王孙有罪同百姓 代尔除害亦无妨
玉涛乱国在江西 万民百姓遭祸灾 恐畏民变一下反 叛为匹夫从古来
今日端谋来除伊 为主江山保民黎 代主退了支兵马 不可将恩报仇机
伊人都是怕罪名 正去吞金丧阴行 古道知过事后改 不可干碍父母兄
(一行不清)
君王来应明珠儿 玉涛有罪皆凌迟 但是太后亲生子 诚恐太后加罪戾
明珠应主免耽烦 都是我主一家人 君王若肯赦伊罪 太后之事无相干
君臣论理未定期 忽报太后○○○ 君王下殿接母后 明珠闪避下丹墀
太后上殿泪轰轰 奴尔岂○○○○ ○○○○○○法 斗打尔弟命归终
畜生大胆屈杀人 不顾皇儿○○○ (一句不清)  着夷九族礼正通
君王应母皱双眉 端谋不是○○○ ○○○○乱国政 致到外方丧身骸
伊今怕罪吞金亡 死去无可加○○ ○○○命该如此 现今无人可报冤
太后闻说泪纷纷 伊家亦有父共君 掠伊父母偿子命 以改尔母眉头伸
嘉靖未尝应母亲 只见殿下众大臣 严嵩琼山共海瑞 平良居正二人身
俊英蟾龙刘光辰 明珠同上到殿庭 尽将纱帽捧在手 把将红袍脱离身
个个走上金銮厅 朝见太后万岁爷 那朱玉涛应该死 伊有十恶大罪名
太后我主听言因 第一来沉玉燕身 为弟占兄之美女 不顾兄弟同胞亲
二瞒在后共朝廷 欲到江西无奏明 第三身为王侯职 强占民妻受苦刑
第四强夺江西城 民间田地金银加 伊本奸谗个十恶 提起怀恨在心情
犯法之罪如海深 端谋尽忠保朝廷 为国除害安民望 正是国家栋梁臣
忠心亦胆英雄人 为国不惜千金身 抛离父母无所罪 令人闻之实可怜
我主本当封赠伊 不可连累伊亲谊 陛下如若加伊罪 我等辞官归返员
免得世界乱纷纷 还尔交己掌乾坤 留阮众臣亦无益 回家来去抱儿孙
太后目汁泪汪汪 众官同奏主知端 别人怒气亦不畏 明珠出头人惊惶
(一行不清)
在后无奈入宫中 临行叮咛子儿言 是尔同胞亲兄弟 切切为弟报仇冤
说罢含泪下殿来 嘉靖天子有安排 端谋已死仇无报 百官纷纷在殿前
寡人若欲逆众臣 恐畏江山不太平 欲服人心又不得 强起精神封伊身
御笔亲批下殿中 黄榜诏谕到广东 太监就将圣旨读 文武百官列两旁
其圣旨曰
御诏勅曰朕为九五之尊岂不爱哉足下不良寡人胞弟
职为王侯权当朝贵不安本分淫恶多年非朕不究只
因手足为重因此贬往江西为王只望教民诲军岂知
恶习不改致被忠良剪除今因翰林萧端谋有治国安
邦之法腾云跨雨之志救国为民之心朕命为江西按
察之职岂知不正负了朕望致被毒死奸侥已极代民
除害寡人喜之不腾本当厚赠只因怕罪身亡不能食
禄其情可痛今封萧端谋为太学士翰林父封光禄寺
正卿母封教谕夫人江西一省设立萧端谋牌位四时
享祭以表其功朕非宗启行政不敢轻待众卿俱在旨
意到下卿等遵哉
圣旨倒下金銮来 文武百官喜满腮 人人呵颂有道王 从此天下无祸灾
君王封罢退回宫 朝事已毕无事情 圣旨即到潮州府 萧家父母出门庭
接旨谢恩喜心机 误叫合家食罪戾 谁知今日有封赠 拜谢青天做大○
(一行不清)
话分两头且未言 再表前科一状元 从宝俊英亲郎舅 暗自烦恼在心中
从宝本是玉涛孙 想着公祖见阎君 原为俊英之事故 心内怒恨有几分
回到刘府不敢提 恐畏明珠责骂伊 朱家面前正敢呾 子恨俊英畜生儿
为着伊妻陈氏娘 金銮殿下奏本章 正致端谋行凶事 想着起来如火烧
公祖虽然不正端 为人子孙当报冤 俊英搬到我义母 致使祖父一命亡
待子明日奏朝廷 定将一本参俊英 刘氏听着答一顿 就骂子儿勿侥心
公祖横做乱所为 苍天正有将伊追 十恶做尽当诛灭 我子切勿惹是非
昔日是尔心不明 引起俊英见母亲 向畔义母正做主 算来只罪碍尔身
尔爹为着好公公 正致外头一命终 妈妈侥幸欲勿尔 正拜明珠来相从
当初事情一一提 子尔年细不知机 若无倚靠明珠母 亦难今日来团圆
今若上本奏朝廷 只恐大罪碍尔身 太后言语无所用 切勿记恨海俊英
从宝闻说不敢言 听母言语记心中 是非只为多开口 不敢半句怨他人
刘氏又共子儿提 向畔义母看日时 张家外公五十一 文武百官庆寿期
一来看伊明珠身 二来是尔主考亲 亦着向畔去拜寿 尔母亦欲随后临
从宝一言应高堂 拜寿之事礼该当 行过母前是公祖 为人在世礼着全
夏景交过是秋天 平良大庆寿诞期 文武百官来拜寿 门上结彩共铺毡
蟾龙安排象牙床 花红柳绿满厅堂 合家男童共女婢 俱是绣服共艳妆
明珠收拾拜生辰 珠冠金髻气色新 玉氏一见心欢喜 就共媳妇来接迎
金钱王奶亦到来 姑姨舅妗闹猜猜 千金小姐成群阵 男女桌席分东西
(一行不清)
(一句不清)  上司下属成大群 状元从宝接人客 探花俊英列二分
二位官员做厝人 迎接众官入府中 一年一次做寿诞 大戏几班闹苍苍
白 张平良府中生辰无不威风明珠闲步观看四边景致妆
  得十分热闹正是 天下人间一般乐 惟有明珠心内忧
画堂中 灯对对 满堂花红 彩绿绣 红毡条 铺设两旁
对联字 四边悬 摆设两廊 女婢子 与男童 上下闹苍
东桌上 安四相 九卿一班 西席内 列将军 南筵之中
六部官 共翰林 北床位安 武将军 一个个 饮酒言谈
众朝臣 讲诗文 谈西说东 大门外 演唱戏 引动俗人
二堂内 安钗裙 位列两旁 抹红粉 涂胭脂 诰命中人
绿绣裙 红蟒袍 俱在西廊 八音响 琴瑟鸣 闹闹苍苍
这都是 天开道 太平日间 高饮畅 一个个 柳绿花红
亏杀我 孤孀妇 愁挂心田 
正是大开东阁人欢乐 恰似牛郎织女会天孙
明珠移步进前厅 半含朱唇不开声 从宝状元敬寿酒 满堂陪伴众老爷
俊英执茶做厝人 明是初夏炎暑间 探花脱落红袍服 献出一个玉芝兰
凑遇明珠到帘边 看见芝兰魂飞天 俊英做乜有此物 妾隔芝兰十外年
芝兰去向我不知 我君一去无回来 此物今在俊英手 是伊害死情可知
心内难忍气奔奔 暗流目汁泪纷纷 一十六年无消息 一声传令叫中军
(一行不清)
○○惊到魂魄无 明珠无故起风波 好意来此贺寿诞 做乜一旦动干戈
两两相观伊看伊 个个不知是做年 一时连酒亦袂饮 各各站起心惊疑
四相惊到放丢钟 九卿惊到身抛屏 早知今日有如此 不该来贺伊生成
惊惊惶惶皱双眉 此遭实是不该来 食做饱鬼不敢饮 人人魂儿飞天台
听见内面堂鼓声 走出左右四十名 手执皮鞭共铁索 文武一见大着惊
不知为着何事端 男妇老幼心惊惶 无敢向前去叩问 惟有面面来相观
杀首持刀立二旁 百官来问张大人 阮是好意来拜寿 尔女何故展威权
张爷探花说一声 列位大人心免惊 不知明珠乜心意 料无干碍恁罪名
明珠堂上实威风 两旁堂鼓响咚咚 手执一支青锋剑 惊到文武心错愩
开口呾乞杀首知 俊英共我捆上来 与了百官无干碍 千罪万罪是伊个
杀首领命围磨边 俊英一见魂飞天 念我一生无罪过 年母捆我是做年
当时捆缚到堂中 纷纷迷迷不知人 从定面前跪禀母 慈亲为何起祸端
俊英犯母乜罪戾 望母共子呾知机 明珠两眼珠泪滴 尔母想着惨滔天
尔爹当日离家中 身边带个玉芝兰 一去十六个年号 不知生死共存亡
见只物件气冲天 定是海生谋死伊 别人亦无只宝贝 所以将伊加罪戾
一头呾话泪纷纷 文武百官诉话文 原来探花敢妄法 谋害春兰丧孤魂
从宝听了正知因 俊英啼哭泪淋淋 探花就礼依律问 未必屈断害良民
春兰共我无仇冤 无故害伊一命亡 下官读书知礼义 年母不必话多端
明珠一句骂奴才 是尔谋死丧孤骸 别家亦无此宝贝 口说莲花亦是闲
(一行不清)
俊英声声说不知 我识翰林是谁个 芝兰是伊身上物 还敢出破持出来
明珠怒气面变红 倚尔父亲在朝中 欺我明珠身孤寡 将物献出亦无妨
吩咐军士用重刑 百下大板打伊身 从宝状元来求保 明珠怒气无容情
玉氏平良劝子儿 缓缓议论勿障年 我看俊英个模样 不是杀人个形仪
听阮劝解心放松 奴尔不可冤屈人 明珠听了心大怒 就骂父母是奸谗
俊英是尔个门生 共伊同谋行此刑 昔日席中迫我嫁 已知我夫丧幽冥
今日又来保伊人 都是恁班老奸谗 待我先奏圣上了 除恁奸党死空空
先刣俊英丧黄泉 后除恁班侥心肝 恁今同心害我婿 死落猪拖共狗磨
昔日犯罪去三关 妾亦上殿拼君王 有尔之心无我意 再得奸党快快亡
平良听了气冲天 只个恶鬼皆凌迟 连我老父都敢骂 不孝之罪都难辞
明珠怒气语猜猜 尔个体面若大个 尔身虽然为学士 亦是明珠举荐来
本不多言碍尔身 尔欲做主海俊英 同心欺负我寡妇 共尔明君到朝廷
平良被骂袂开声 玉氏劝君且回程 只个死精不好货 尔共伊办亦无赢
明珠气到面横横 就骂人熊老剥皮 敢来骂我做恶妇 鬼掠拍喉衰不衰
妾身是尔亲生来 自幼好怯尔亦知 家人有罪碍家长 女儿做恶累父嫒
说罢啼哭骂人熊 为人父母不良心 通同别人害人婿 还来骂我不是人
玉氏气到袂开声 执伊恶意障生行 是非都是多开口 做伊行开返回程
辛氏老人手执槌 在许听到口开开 闻着明珠不敢呾 做伊抽脚入闺闱
一家劝解俱不听 欲将俊英重刑行 从宝本欲来保救 见伊威仪大惊营
红杏缓缓行磨边 暗禀阿姑得知机 尔今听嫂勿○迫 (一句不清)
陈○○○十六春 俊英还是少年君 好时方才正出世 安能知得此话文
明珠听说礼亦明 又共阿嫂说知情 既然不是伊害死 做有芝兰在伊身
俊英啼切泪哀哀 当初事情我不知 自从少年学堂去 身边带有只物来
父母送乞我得桃 不知到底是如何 明珠听了心明白 必是海家起风波
查着海瑞又无来 就叫军士四十个 叫他速速海家去 合爱大小掠来刣
不论家丁共梅香 不论阿奶夫人娘 大大小小尽掠到 不许私放在当场
军士领命海家来 海瑞在家事不知 忽见官兵入府内 大小掠到无半个
海瑞夫人心惊惶 平白无故起祸端 阮家所犯是乜罪 将阮一家掠到完
差役共伊说一声 谋死春兰翰林爷 明珠夫人要尔去 速速同到张府庭
海瑞听了笑呵呵 平白无故起风波 老夫为人民忠正 无端屈我说啰唆
夫人共君说条陈 只事是假那是真 平生不做亏心事 不怕刀斧来临身
去见明珠不怕伊 事到今日难盖眯 海瑞听着了不得 着共差役同起离
合家十三个女男 一齐尽到张府中 海瑞近前便行礼 不知夫人为何端
老夫义胆共忠心 掠我到此为何因 明珠一言应海瑞 我君共尔乜仇人
无故害伊丧阴司 尔就打死灭君尸 一向瞒昧无我晓 屈指于今十余年
海瑞听了皱双眉 不知只话从何来 人生不可而乱做 横呾屈人礼不该
老夫正道心无偏 春兰共我话投机 安忍将他来害死 尔今做事着看天
明珠回答语苍苍 既无谋害我官人 令郎俊英年纪少 身边做有玉芝兰
此物乃是妾身个 送君读书吊胸前 芝兰无回君不见 年长月久无人来
(一行不清)
明珠怒气骂奴才 子是尔个物不知 欺我寡妇害我婿 重打四十礼当该
四名差人来打伊 海瑞想着真惨凄 当时受打二十板 打到两腿血淋漓
疼痛无奈亦着提 此子非我亲生儿 当初巡夜西街去 差人路头收着伊
是个乳母饲伊人 自小裙衫伊收藏 芝兰是伊取乞子 夫人问伊就知端
明珠听了心疑猜 就将林氏掠出来 芝兰持乞海瑞子 问尔只物的人个
今日一一着实供 免用妾身用重刑 若有半句花言语 那时一定无容情
林氏告诉说因依 当初抚养只子儿 罗裙一腰包子体 只个芝兰在子边
内有封书写白绫 不知到底为何因 小妇一生不识字 故将此书藏在身
只因子儿泪呵呵 持只芝兰伊得桃 内中事情我不晓 今日实话不敢波
明珠闻说泪满胸 听伊说来事分明 命伊回家取书信 有书正知内中情
林氏梅香去时间 房内取出书一封 一直回到张府去 明珠接过亲拆观
同头至毛看知情 正知当初进内宫 男女交欢私会合 贪情太过丧幽冥
目汁流落泪满身 使妾孤单靠谁人 昔日不知君去向 十六年来方知因
正知俊英我亲儿 一一看明哭啼啼 就将海家一齐放 是妾错过只一时
就将书信放床中 列位文武来同观 众人近前来细看 方知明珠只场冤
俊英看了泪哀哀 正知桂红亲生嫒 海家养育之父母 今归陈家礼当该
叩头啼哭叫母亲 子儿不孝罪重重 自幼不只母亲面 今见只书正知因
今求母亲收子儿 孩儿须当奉祖支 母子阻隔十六载 不料今日相会期
明珠听了泪淋淋 看只书信方回心 俊英正是亲骨肉 虽○○家亦至亲
(一行不清)
当日见子似父颜 使母目汁泪汪汪 今日果是亲血脉 教母做不眉头弯
啼哭起来惹人忧 玉容带泪满面油 母子今日团圆满 着掠桂红来报仇
吩咐张刘二府中 大大小小随后旁 跟随小姐朱家去 团团围住掠桂红
二府童仆不敢宽 男女大小尽行磨 明珠步行引路去 八幅罗裙路上拖
花红柳绿闹凄凄 每人刀剑执一支 袂得快见桂红面 将伊掠来重凌迟
一直赶来到宫中 宫内大小心惊惶 明珠带支人马到 不知为着何事端
宫主一见魂魄离 贱婢又来相交缠 不知到只为何事 一齐走来问因依
明珠便对宫主言 专专欲来掠桂红 冤家不头债有主 与恁列位无相干
宫主听着心愈惊 宫婢报乞公主听 明珠带人来掠尔 不知娘犯何罪名
话说未完人入宫 声声欲掠公主身 公主尔今快逃避 掠去一定受重刑
桂红听着心内知 定是为君只路来 妾身今日难逃避 近前迎接礼当该
是妾当初错所行 是生是死都着听 明珠若是知我苦 妾身纵死亦香名
打扮素衣揽股裙 目汁流落泪纷纷 负剑前来请重罪 跪接明珠诉苦轮
明珠忙步来到边 只见一妇穿素衣 将剑呈在头发上 无非桂红这女儿
说声尔是朱桂红 尔敢囚禁我官人 贪情无度绝君命 害我一世守空房
败害门风逆五伦 泼贱照律着碎分 今日誓必杀尔命 可慰泉下我夫魂
骂罢持剑就欲刣 桂红叫娘罪且开 妾身衷情无可诉 叩禀明白丧身骸
不敢兜留少年君 非敢来屈娘青春 都是前生冤孽债 正能与君结同群
贱妾若是贪花人 亦无守制了终身 就皆另择一快婿 鸳鸯枕上同欢情
(一行不清)
正月十五遇郎君 只因一刻无思存 动起风情一时乐 致误贱妾百年○
○○○说事对同 那时个手就放松 两眼珠泪纷纷滴 大骂贱婢朱桂红
郎君如何遇尔身 从头至尾说分明 若敢半方相瞒骗 一定杀尔丧幽冥
桂红闻她个言因 亦有从容一片心 顿首三拜请娘坐 听妾从头细详陈
说白
只因元宵贱妾花宁玩赏不意三鼓响后郎君独自一人
信步闲游于外此时月朗星稀见君玉影翩翩似有潘安
之容六郎莲花之貎弄起魂魄只因一遇就变不美之情
事到如今痛不了之心
花园深幽之中 男女情意相贪 舍丢千金贵体 抛却玉润丹妆
同到鸳鸯枕旁 作成交颈合欢 岂知欢情未饱 百年孽债已完
命在须臾自亡 切得喉咙破倾 惹我心内如碎 将君藏灭园中
遗下玉石芝兰 君为风月伤人 致到一命已丧 妾亦死守孤单
说白
岂知一刻之欢致有十月怀胎妾愿为君守制不愿重夫再
适况又娘尔非你青春丧却夫婿料无异心改嫁若是生女赘婿
托靠终身若是产男继其大族宗支因此苦守此地岂知皇
天不绝人嗣此子是男妾虽至愚到亦欢天喜地自恃陈门
香灯有靠若得此子成人继得祖宗那时妾身方才快意
(一行不清)
○娘在家等信音 恨袂做鸟腾飞临 故将孩儿交还姐 那时方知君○○
自从子儿一别离 至今渺渺音信稀 前日老婢抱交尔 一命又已归阴司
我藏深闺倚门闾 慈母迫嫁日如年 惰向窗帘弄针线 终日闷闷愁心机
无处访问此话言 惟有望子得成人 母亲迫嫁情凄惨 使我夜日挂心耽
玉容不改病相思 无时无刻忆子嗣 为君节义愿孀守 瞬息之间十年余
今日子儿步丹墀 娘尔有靠安心机 妾身纵死幽冥鬼 亦得清心目会眯
求赐一刀把我刣 愿受诛灭罪万千 娘念妾身十月苦 才能产此小婴孩
将妾身尸归土中 与娘同立一碑旁 每年一次祭奠我 妾在泉下心亦甘
就完我身十月胎 阴司感尔恩大个 说得明珠心怜悯 万种凄凉珠泪哀
听伊言语实惨凄 此是我命皆障年 桂红既是淫奔女 亦不闺房守孤栖
此罪皆当杀丧身 乃是妾身有好心 念产儿子守苦制 如今论礼着容情
暗哭夫君陈春兰 妾共郎君报仇冤 看到桂红心贞节 岂可无情杀伊人
白 明珠说道诊尔说来其情可痛但尔身不肯改适是个节
妇妾看子儿面分意欲共尔同守青年节操以为姐妹相
亲未知尔意下如何
冤家身死袂返员 尔既同心不改移 妾欲共尔同相守 平平来做亡人妻
问尔自己乜心肠 姐妹一齐来守孀 欲知桂红如何答 廿一本中便知存
新造刘明珠卷之二十终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5 21:53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