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一世报全歌·卷之四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3-1 21: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一世报全歌·卷之四

书名:古板一世报全歌
出版: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板(民国)
册数:1 册
卷数:5 卷
(本书由胖子160根据古本潮州歌册《古板一世报全歌》手打,如有错字或疑似错字,敬请指正)

新造本朝一世报全歌卷之四
潮城府前街铁巷口李万利老铺藏板
上卷洪氏在门旁 寻儿不见急忙忙 迫得心惊共胆战 望来望去一时间
望得眼昏儿无来 站在门旁泪哀哀 无奈亦着到厅上 来禀公公婆婆知
员外闻报魂飞天 命人四处寻孙儿 安人假做来惊恐 心内免呾自知机
暗静来对魏氏陈 婆媳二人喜满心 且说洪氏在厅上 思想子儿泪淋淋
刚刚待到欲黄昏 子儿还无返家门 如猴柏树一般样 踏上踏落泪纷纷
暗思忠厚未回程 不知岂有带他行 正在思想忠厚至 快快开言问一声
忠厚尔正归回员 岂知英雄小孩儿 自早走往何方去 忠厚见问大惊疑
说道老奴今日辰 前去收租各乡临 不知阿舍何方去 洪氏听了愈伤心
如今日暗无回来 定是不见免疑猜 说罢放声来大哭 忠厚魂已飞天台
暗想大郎欲出门 叮咛吾身有十分 叫吾保护他儿子 今天我正往外奔
就走不见无返员 我身难免有罪戾 后日大郎归回返 教我如何对得伊
无奈含泪说一声 大娘且未忧心情 待我老奴去寻觅 定欲阿舍返回程
说罢取出支灯笼 慌忙一溜出家中 寻至二更正回返 全无影形大惊忙
无奈亦着归回临 步进门来泪淋淋 洪氏看见如此样 已知寻无子儿身
不觉放声大哭哀 忠厚亦是泪满腮 只得上前来相劝 说道大娘且宽怀
阿舍如今未回归 日暗已是难施为 料他去亦是不远 待我明日再寻追
洪氏听了话袂言 无奈亦着暂回房 进入房中灯前坐 心酸眼泪落不干
思想孩儿人一个 自幼不识来离嫒 今日为何出门去 日晚不见归回来
无非他正出门中 就去遇着猛虎狼 被他唆去无回返 不然遇着歹心人
被伊拐骗去卖钱 思来想去泪如丝 丈夫又是去出外 存此一脉继宗支
如今不见影共形 定然一房绝香灯 又想继妈共魏氏 二人俱是恶心胸
无非被她用计施 害了子儿丧阴司 丈夫后日归回返 教奴如何对得伊
暂且忍耐明日辰 命了老仆忠厚身 叫他打锣去寻觅 如若此遭无信音
定然就是丧幽冥 奴身断不来容情 一定○○二路死 不欲为我惨重重
思来想去更已深 势得忍泪暂安眠 上床翻覆不能睡 天明一早就起身
出房走进厅上来 吩咐忠厚人一个 如今阿舍身不见 他人不管东共西
惟尔一人有忠心 我今实言对尔陈 去借铜锣有一面 各处去寻子儿临
忠厚听了大娘言 前去调理无放松 借了一面铜锣到 辞别大娘出家中
一路留心宽宽行 一下铜罗叫一声 寻来寻去无踪迹 又去卜卦问老爷
刚刚扰过又一天 日暗无奈归返员 到了大门来走进 洪氏一见问因依
忠厚尔今归回家 阿舍事情是怎生 忠厚说声不好了 寻无踪迹有些些
洪氏闻得忠厚陈 三魂七魄已离身 扬拔地下险丧世 有一时久正知因
醒返不觉大悲哀 忠厚慌忙走磨来 就将大娘来扶起 含泪相劝说伊知
大娘尔且勿悲啼 保重身体理当宜 万事皆是有定数 待我缓缓想计施
去探阿舍一个人 或是被害归阴间 或是被人拐逃去 或是错走路途中
必欲探得有分明 然后方敢回家庭 不然负了大郎托 老奴心内怎安宁
近处若觅无信音 远处定欲去追寻 不论天涯共海角 不论渡口共关津
愿舍老命去寻伊 定欲阿舍归返员 大娘休得过啼哭 损了身体惨滔天
正在相劝员外来 就问忠厚人一个 孙儿岂尝有下落 忠厚说乞员外知
阿舍已寻无影形 员外听了愁满胸 又见媳妇大啼哭 只得相劝说分明
叫声媳妇勿忧心 孙儿既然无信音 待我来写一赏格 粘挂四门人知因
如若知得赧孙儿 知机报信银四员 如若有人收留者 谢了五十大花边
孙儿若袂丧身骸 那怕未必无人知 自有一日归回返 媳妇且忠勿悲哀
说罢就来叫家丁 快取文房勿迟停 家丁领命就取到 员外起笔欲写明
忽见安人走出厅 大骂老狗有几声 做用尔身来假会 写乜死绝呾我听
尔若觅了英雄临 欲来气死尔归阴 如此全家死绝了 百代无孙勿伊身
况尔一嘴五十银 倘若有人共上门 看尔银两那里出 欲出公银家着分
家业若不来分明 欲出此银定不能 勿怪我无头先说 员外听了气塞胸
想欲不听安人言 做我写了贴街中 日后取银定艰苦 到时冤家愈羞惭
欲来从了她话机 难办媳妇无子儿 想长想短无可奈 只得住笔不写伊
洪氏见了这情形 愈竟悲伤泪不停 说道公公不必写 媳妇愿来绝香灯
为婆不欲有儿孙 为妇岂欲香灯存 欲绝一同来尽绝 只亏养育一段恩
吾身有他十月娠 八年抚养功化尘 权当不尝来生子 婆婆不用来怒嗔
安人闻言气冲天 贱人尔呾大话儿 自己儿子走不见 非是老身来害伊
说乜欲绝尽绝来 我还存子有二个 欲绝待尔交己绝 无故咒吾真不该
看尔出口毒如蛇 堪诶如此来拖磨 畜生不见天报尔 我心真真大喜欢
说罢又再气不停 叱骂员外怒雷廷 我今实话对尔说 老狗尔若来尽情
我定与尔见高低 烦恼人家不见儿 骂得员外袂开口 做伊怒气出外移
安人见他出外奔 又见洪氏泪纷纷 叱骂贱人快开去 勿来辱衰我家门
骂罢做伊入内厅 洪氏哭到已失声 子儿不见真凄惨 还来遭此老妖精
辱骂欺凌有一场 回归房中大悲伤 不说洪氏房中去 再说安人起祸殃
那日骂罢进房中 叫进魏氏来到房 开口就对媳妇叫 畜生英雄一个人
做赧设下一计施 害他今朝无身尸 真是消我心中恨 说罢大笑喜冲天
说白
话说魏氏听了妈亲之言又来搬唆道这贱人每日在家中不肯绣织又欲过
家欲食欲穿与忠厚二人将赧埋怨不休后必生祸何不再设一计将她害死
一刀二断岂不是好
安人听说喜冲天 媳妇此言有理宜 为婆年老甚无用 尔速想来勿延迟
魏氏应声待我来 眉头一触计在怀 叫句婆婆说道有 我想忠厚人一个
不论日间与夜间 同行同坐她房中 二人今已成心腹 必定私下有通奸
不如唤齐众家丁 乘夜掠奸勿容情 又命家丁外头去 买了二个大猪筐
捆缚她身人二个 掠放筐底勿人知 静静扛到江边去 活活打她丧身骸
尸首随后拢落江 有谁知赧这形藏 后日她夫若回返 闻知贱人去通奸
他必无面见亲邻 不敢讨命觅赧身 此计岂不是大妙 安人闻言喜满心
呵恼媳妇真贤能 此计想来十分精 唤出家中来吩咐 如此如此去条陈
家丁听了大惊疑 就对安人说知机 尔命别事阮从命 若欲害人丧阴司
阮身断断不敢为 安人闻说怒如雷 恁身若是不敢做 定欲掠恁来受亏
劝恁不必来拖辞 我有十个大花边 乞恁持去好食酒 然后行事勿延迟
家丁见她有银来 人人俱各清心怀 说道阮身愿从命 安人见到喜满腮
立即取银与众人 家丁接银心头松 辞别安人去料理 且说阿蜂站在旁
见母与嫂毒心胸 欲害大嫂丧幽冥 暗暗叫天共叫地 如此侥恶天知情
有日天理昭彰时 雷叩火烧碎恁尸 大兄若亦归回返 定当出破这事机
未唱阿蜂大怒嗔 雷表孤苦洪氏身 自从孩儿不见后 形单影只惨难陈
每日行坐不能安 茶饭不思愁心肝 思想胚胎他十月 乳哺三年劳千般
殷勤抚养有八年 留心循视寒与饥 意望青灯勤苦读 荣耀进身改门闾
谁料半途拆离群 香灯无靠惨十分 后日夫君回家返 闻得此事定消魂
父欲见儿梦魂中 儿欲见父亦渺茫 夫妻父子今拆散 想欲相会亦是难
又想自古的红颜 怯命莫如我怯全 上遇继妈恶毒幸 下遭婶婶心肠弯
丈夫又是受奔驰 过洋音信无到边 不知何日归回返 至今又来失孩儿
思思想想泪满衿 不如舍命来归阴 忠厚在旁开声劝 叫声大娘听原因
劝尔切勿过悲哀 万事苍天先安排 自古成人多劳苦 苦尽自然甘就来
况尔想欲归阴司 万一果真丧少年 阿舍若亦归回返 许时如何来主施
儿欲家中见母亲 母亲已是丧了身 母欲阴司去寻子 谁知儿反阳世临
不如听我相劝言 暂且忍耐数时间 待吾出去再访问 若得阿舍回家中
许时母能见得儿 儿亦见母得团圆 母子骨肉来相会 排炉清香答谢天
洪氏听劝略安宁 二人谈说到上灯 不明魏氏就来到 二人言语尽听明
火速来到婆婆房 就对妈亲说一言 叫道婆婆欲知道 贱人忠厚二个人
还在房中谈话机 调调笑笑无理宜 真是廉耻来丧尽 安人听了怒冲天
如此辱羞吾家门 吾亦难饶她一分 吩咐家丁人一众 与吾捉掠勿留存
家丁领命将她听 安人带众就起行 已到洪氏房中去 进房大怒叱一声
贱人在此乜所为 定是奸情必被非 辱吾家声丧了幸 定欲尔身来受亏
留尔在世何益人 不如丧尔去阴间 骂罢就将家丁叫 与吾捆缚勿放松
缚好将伊扛落筐 切勿将她来容情 洪氏忠厚听此语 不觉大惊心战兢
二人上前将言陈 一叫妈亲一安人 问道掠阮为何事 亦着说乞阮知因
安人听问气昂昂 言怒大叱伊二人 贱奴淫妇做丑事 辱吾家门名不香
还来问吾掠做年 难道屈恁这事机 好好扭缚来受死 万事全休不必提
若亦逆我欲逃奔 时间定打碎纷纷 打了还再着受死 由恁打算去思存
二人听了这言来 气得两眼泪满腮 事到如今打做死 洪氏忍泪来止哀
大声骂道老奇婆 尔今起得这心肝 别事诬阮还又可 损人名节上刀山
自从尔身入门时 朝夕苦迫阮夫妻 丈夫被尔来迫走 早日还害我子儿
夫妻父子三个人 被尔净得散西东 只存奴身在家内 还诬私情与通奸
欲来送我去归阴 我不怕死对尔陈 但我一死不足惜 可怜忠厚一人身
被我连累丧阴间 实是惨情乃难堪 我生不能食尔肉 死到阎君个殿中
定告奇婆无容情 掠尔阴司去受刑 洪氏骂声还未了 魏氏已经气塞胸
骂声淫妇胆包天 敢骂婆婆该凌迟 不想自己做错事 还怨人来将尔期
死在目前还未知 赶人来只摆糖狮 忠厚忍了一腹气 亦骂婆媳人二个
恁今如此来举行 老奴一死有何惊 但是大郎若回返 岂肯干休此事情
劝恁可容相容伊 免致临时收悔迟 安人魏氏俱听得 大骂忠厚狗拖尸
枉尔食到发苍苍 还做此事袂羞惭 阮身不与尔斗口 大叱家丁一众人
快快来缚人二个 家丁领命就磨来 二人掠一就缚好 掠落猪筐来安排
二人扛一就起离 洪氏忠厚好惨凄 口咬柴鹅不能嚷 安人婆媳随在边
一直扛到江边临 安人就对家丁陈 将他二人速拢下 家丁不敢逆伊身
连忙将他二个人 一齐拢落在江中 安人见他沉落去 不觉一时心头松
就同媳妇返回程 家丁随后归家行 尽瞒员外不知道 婆媳真是狼心情
洪氏忠厚人二个 被她拢落江中来 初时激得真凄惨 想他定着丧身骸
落后激得心昏迷 只存微微一气丝 人事全然已不晓 料定二人丧阴司
幸得来有一救星 此人姓蔡名阿茶 夫妻二人成百岁 江中网鱼来度生
身边并无女共男 夜日讨食在江中 今天看见风波静 夫妻船中来落帆
取出鱼网拖鱼来 从东就来拖到西 恰好将网丢落去 拖着忠厚人二个
阿茶拖网在船墘 拖来沉重喜冲天 缓缓拖磨船墘看 看了欢喜对妻提
说白
阿茶对妻说道今天日子好拖着一尾大鱼再来看定夭是一只大猪林氏听了
夫所说亦来观看看了不觉大惊道个晚是二个人吓
阿茶听妻说是人 快快救起在船中 原来一男共一女 还有气丝免惊忙
林氏做人会张递 夫妻相帮来救伊 洪氏忠厚反魂返 心中思想如痴迷
举目观看大惊骇 莫非已到阴府来 洪氏就对忠厚说 尔我主仆人二个
记得被那毒心胸 捆缚丢江丧幽冥 莫非此间是阴府 尔可前去看分明
阿茶夫妻听此言 说道此乃是阳间 在阮夫妻个船上 阮看恁身沉在江
故此将恁救起身 二人闻言正知因 跪下将他来拜谢 感蒙救阮功恩深
夫妻二人扶起伊 叫他舱底去换衣 然后对他问一句 看恁二人事亦奇
为何捆缚来投江 为着何事说知藏 洪氏见问双流泪 叫声恩人听我言
洪氏来细说 恩人听因依 妾身洪氏女 配夫柳阿枝
不幸我妈亲 一命早丧世 继娶文氏女 产下二子儿
长子娶魏氏 婆媳毒心机 将我夫苦逐 朝夕无时离
被迫番邦去 至今已一年 可怜身去后 音信已少稀
仅存儿八岁 日日在奴边 不料飞天祸 那日就不见
不知被人拐 还是丧阴司 真难赫明白 想得妾惨凄
朝朝命人觅 夜夜空悲啼 天寒不知冷 腹饿不知饥
幸得这老仆 忠心有仁义 处处暗查访 形影无半厘
可恨恶婆媳 又将奴凌迟 斩草欲除根 日日想计施
诬阮二主仆 私通一处栖 命了众家丁 到妾房中移
将妾与老仆 二人来捆起 拖落猪筐底 就扛出门闾
婆媳亲身抻 扛来到溪墘 不分皂与白 不论高与低
将阮沉江底 料定难见天 多蒙恁答救 不敢忘恩宜
阿茶夫妻人二个 听得她言代悲哀 说道如此障恶毒 雷着叩伊丧身骸
骂罢就对娘仔言 阮今夫妻二个人 半百并无男和女 日日住居在船中
粗衣淡饭过光阴 尔若不弃且栖身 一边寻尔子回返 一边待尔夫来临
缓缓正去报仇机 不知尔意岂相依 洪氏答道既如此 伯姆功恩大如天
但是此恩难报还 情愿契恁为父嫒 不知岂肯收留我 二人闻言喜满腮
说道娘仔有此心 阮只二个老头身 今日就已有靠了 洪氏见允就条陈
走上前来跪船中 深深拜了有四双 口叫爹娘说纳福 二老喜得骨头松
亦就扶起叫女儿 一齐在船同住栖 话分两头且未说 单表阿枝人知机
自从别妻出了门 一路行来闷纷纷 受尽饥寒千船苦 欲往番邦路途长
闻得阿叶弟一人 去在石叻个坡中 不如到他去寻觅 看有头路可相帮
想定拾船就起行 一程过了又一程 不觉已有一礼拜 到了石叻喜十情
上坡人面甚生稀 何到十八个溪墘 阿叶在作甘仔密 直往行中去问伊
来到行前叫一声 阿叶内面就知情 不知何来来寻觅 出行看见是阿兄
快快叫兄入行来 阿枝见弟人一个 不觉心中大欢喜 快快入行无延挨
兄弟进厅坐定身 阿叶问兄将言陈 兄尔为何来到此 家中妻嫂并双亲
一应纳福岂轻松 阿枝就对贤弟言 家中人人俱纳福 但是母亲一个人
时常与了弟妇伊 串同将尔兄嫂欺 为兄立脚亦不住 故此舍丢妻共儿
来寻贤弟到坡中 弟尔到此几年间 岂有甚密好利路 阿叶见问对兄言
几年利路可粗安 但还未可做塘山 兄尔到此正着约 为弟今日事多般
正恨无人可扶持 前日行主丧阴司 此行付我来代作 不过月间取利钱
兄尔今日到只来 须当协力同心怀 赚多十年共八载 就能发得有大财
然后就可回家中 那时富足心头松 阿枝听了大欢喜 就道兄弟岂别人
自然相帮来用心 皇天倘若佑赧身 得了大财回家返 许时可以○双亲
从此阿枝往行边 日夜共弟相扶持 兄弟和睦相敬爱 勤俭刻苦来赚钱
兄弟行中且未言 歌文再表张家中 欲知表出乜缘故 第五卷中正来谈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3 12:10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