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初集卷之二(总第2卷)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3-7 21:0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初集卷之二(总第2卷)

书名:古板木廷仙碧玉鱼×集全歌(×集:初、二……十集)
内题:新造木廷仙双玉鱼/新造双玉鱼木廷仙
出版: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板(民国)
册数:10 册(集)
卷数:49 卷
(本书由胖子160根据古本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手打,如有错漏,敬请指正)

新造木廷仙双玉鱼初集卷之二
潮城府前街瑞文堂藏板
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云  木爷受主功恩深 欲保江山剖腹心
    岂料反为君王辱 回归触怒命归阴
再唱木爷闻妻言 说来句句理亦通 明日上殿去辞主 恳求告老回乡邦
当时回答笑说声 下官亦有这心情 候待上殿去辞主 但愿君王肯相听
夫妻告量平同心 举头红轮已西沉 御史怀恨贼奸党 虽有美酒不能○
坐在醉翁个椅中 搥胸顿足高声言 念我为官心忠正 誓死不入奸臣班
今日为保李参军 却被蔡相这奸瘟 金銮殿前来妄奏 无道天子又昧昏
将我押出午门旁 斩首示众归阴间 好得陶公来保本 才得性命回家中
圣上无道听奸臣 到此忠良难容身 虽受先王托孤语 事到如今无条陈
想欲为国来主分 当今圣上迷乱昏 若是不理朝政事 死落何颜见先君
自思自想自语言 今晚无食腹又空 年近古稀已衰老 不比强壮英雄人
尝闻古人个言因 时运一败鬼缠身 忽然致一郁闷病 乍寒乍热高声陈
头眩目暗身艰难 不能安睡嗳嗳呛 一时已过一时重 惊杀夫人一众人
书房去叫小郎君 提及这段个话文 昨日尔爹去见主 却被那个贼奸瘟
妄奏圣上押提刑 一命险险丧幽冥 无道昏君听奸佞 助纵蔡贼乱朝廷
好得陶公保奏言 方才赦罪回府中 忧烦致成一疾病 发寒发热身艰难
廷仙闻说挂心胸 一旁命人请医生 慌忙来到闺房内 床前叫爹细问明
明日好好上殿中 主上无故屈杀人 忠心扶国亦无益 不如告老回乡邦
御史病重睡昏昏 任凭廷仙问几巡 并无半言来回答 公子看了惊无魂
放声大哭泪汪汪 惊觉南柯梦里人 木爷方才正知道 举头就来看形藏
只见子儿在床前 哭得就如马嚎嘶 搤手叫他磨边去 廷仙慌忙来争先
向前就把父亲牵 哭到半句不能言 木爷开口叫声子 为父昨日上殿中
受了谗臣之欺凌 昏君作事不分明 弹奖奸佞将父压 迫得尔父气塞胸
忽然致了一沉疴 十分沉重无奈何 看到这段个情景 不久性命一定无
尔父念着赧家人 并无叔伯共亲堂 孤苦伶仃无依倚 所以挂虚在心中
不然岁已五十多 今日纵死袂臭腥 只为我儿年纪小 未尝娶妻结丝罗
头说一头带泪来 奴尔谨记在心怀 人之将死言亦善 鸟之将亡鸣亦哀
说罢不住泪淋淋 公子叫父且放心 为人岂无小灾阻 只欲请到好医生
诊脉之后服君臣 对药其病就可轻 木爷听了惟摇首 双眼不住泪淋淋
夫人见君面失形 求神问医无迟停 神无灵来药无效 惊得母子泪满胸
公子不离父眠床 夫人熬药共煎汤 时刻不敢离左右 终日都是泪千行
请了几多个医生 各处去求显神明 怎奈寿元皆已满 仙丹亦难救回程
不觉之间一月余 费了许多个厚资 并无有些会见效 白氏想到心昏茹
母子拼到此时间 计穷力尽事艰难 惟有一夜共一日 啼啼哭哭在床旁
夫人来顾丈夫身 廷仙殷勤侍父亲 母子夜日忙不住 一夜都是和衣眠
子今叫父妻叫夫 搥胸顿足泪如珠 倘有三差共二错 叫阮母子是何如
天命何故折我君 五十七岁阿公豚 太公八十遇明主 数十余年掌乾坤
子儿十八虽长成 家中世事还未尝 尔个裙裾夭未直 何不留命在家庭
虽无余积来在家 数亩良田自作耕 纵无珍馐共百味 亦有淡饭共粗羹
候待子儿会成人 娶一窈窕个妻房 将来若得男儿子 可积木门之祖翁
那时尔我才安心 百年之后命归阴 虽到泉下亦瞑目 我亦免守白头吟
任了夫人千般言 老爷惟有在床中 长吁短叹而后矣 并无半句来应人
说话之间车马临 人声吼喊闹淫淫 俱是朝中同僚友 前来控病问言因
人人看到这时光 一齐尉劝有一番 老爷保重千金体 事到如今勿担烦
劝罢辞别各回程 车马响处马铃鸣 纷纷一齐归回返 又闻家人告知情
圣上委了内侍官 来问老爷贵体安 夫人公子闻此语 门前跪接泪如泉
内侍当殿承主恩 向前叩问礼殷勤 木爷到此昏迷乱 不省人事目渠渠
钦差见他不晓阳 亦无再三问细详 辞别夫人去复旨 木氏举家泪涟涟
光阴迅速猛如弦 自病以来三月天 一日老爷心方定 搤了夫人共子儿
母子一齐到床前 两眼不住泪满腮 妻来问夫子问父 有何言语指示知
老爷闻问硬喉咽 强起精神说言因 丈夫病情已沉重 后事赶早着条陈
古道为官着离家 今日在此丧残生 阴魂不忘旧乡井 尔等母子着打评
完七之后扶我棺 回返故里去上山 夫人一闻只言语 两眼不住泪如泉
尔向为官忠心情 遗存一个甘棠外 钱银一道无积蓄 再得灵枢返回程
老爷若是丧南柯 囊羞盘空怎奈何 穷家无如穷路苦 欲回故里路途多
但愿神天做主张 轮祸就来降祯祥 抹撮老爷病早好 带领举家回故乡
木爷听了靠摇头 自知性命难久留 忙中无计难主宰 左思右想有一遭
想出李倍老家人 三代为仆在家庭 此人忠肝共义胆 就如同胞骨肉亲
足可寄子共托妻 扶枢带众童婢儿 若得满门回乡井 我死泉下目亦眯
夫人从夫之言因 唤了李倍老家人 当时忙来到床下 开口问安老爷身
望尔保重千金躯 方免举家惨无辜 自从贵体欠安可 老奴无日不叹呼
叹想公子年还轻 未尝择娶美佳人 再者又无兄共嫂 举头四目无相亲
倘若老爷有差迟 欲回家乡隔远离 囊橐之内无余积 安得轻易上路移
老爷听了这话言 两眼睁睁叫亏人 我病如此障沉重 料定欲活亦是难
倘会归亡之日时 放丢小子共娇妻 并无亲堂共叔伯 惟有苍头在身边
尔向三代在我家 朴实勤劳来当差 随我左右亦已久 我亦知尔心再生
便可托子共寄妻 全仗尔身相扶持 我子当如尔之子 抚养成长大恩谊
李倍闻说喜心胸 当时十在来担承 老奴三代受恩德 朝夕不忘报恩情
老爷一闻只言因 那时方才来放心 又再叮嘱小儿子 倘若尔父会归阴
切切心肝抱一畔 服侍你母之跟前 不可哭害尔身体 孝顺二字着当先
尔父年近六十边 今日纵死亦袂迟 好怯一道天注定 岂容人力自主施
尔父并无亲弟兄 举头四目无亲情 幸有苍头二夫妇 尔父死后当尔爹
伊若教示着听从 不可忤逆做朦胧 廷仙唯唯从父命 木爷嘱罢命归终
三魂七魄升天庭 幢幡宝盖来相迎 从今阴阳相阻隔 一去不能再回程
夫人见夫归阴曹 床前撞额共撞头 叫声老爷且待我 说罢顿足大咆哮
人死魂魄飞上天 纵尔啼哭亦枉然 哭到惊天共动地 令人闻之尽可伤
合家老少俱哭哀 死了亦都袂返来 李倍慌忙来调理 持银市上买棺材
袍服殓好来收关 站在大堂泪汪汪 大厅门上来挂白 同僚朋友闻知端
待到首七之日期 纷纷上门来吊伊 李静听着木爷死 实是不过伊心机
为保我身丧孤骸 这段罪孽是我个 累及他身来致死 看将起来实不该
伊人为官皆尽忠 廉明秉正扶朝宗 不贪黎民之财宝 家贫如洗囊橐空
本当着去赠盘缠 报他一段大恩谊 怎奈家中无余积 手不应心难主施
内外囊橐尽搂寻 扫来凑成一百金 后备纸钱共祭礼 此去表我一段心
收拾明白欲起程 唤出随从二家丁 备马安排已停当 一齐起身出门庭
匆匆直来到木门 只见门楣已吊丧 举家老少皆挂白 看了不住泪千行
恩人为我丧身骸 万斤罪孽是我个 这等功劳如天大 粉身碎骨难报还
虽是世交个好朋 又如骨肉同胞情 今日一旦来分散 使我痛切在心胸
说罢直入府门来 来到木公个灵前 冥金祭礼排床上 点香祷祝泪哀哀
一吊君 心秉正 惟有一腹忠心胸 赴任来 治民政 忠肝赤胆扶朝廷
二吊君 不贪酷 神明之宰又廉清 有遗存 甘棠木 万民讽颂天下明
三吊君 护宋王 金銮殿前为不平 参奸臣 之妄奏 触怒圣上之雷霆
押午门 去处斩 几乎一命丧幽冥 幸陶公 来讨保 才得正安返回程
有信知 致病死 教我岂不叹切情 受尔恩 难图报 惟持纸钱献尔灵
祷祝明白泪悲伤 不见兄台来告量 愚弟备办些薄礼 并那三钟清水浆
头杯酒来泪双垂 叩求亡灵出帐帷 将我清泉来餐受 勿嫌我的礼物微
须念尔我是同僚 平平为官在当朝 肝胆相照好朋友 阴阳阻隔万里遥
二杯酒来心殷勤 敬还前日一段恩 尔弟思兄大惨切 梦寐常把左右跟
望兄泉下着显灵 来拿廷侯到幽冥 阎王殿前去碎割 那时才过赧心胸
三杯献罢床上安 珍馐百味有千般 人生有酒须当醉 一滴何尝到九泉
祭献明白实惨凄 倒身下拜泪如丝 为着朋友之情分 哭到动地共惊天
侍人向前来劝言 老爷已死在阴间 如今啼哭亦难返 望尔个心且放松
大家言语夭未完 夫人内面闻知端 询问男童共女婢 厅中痛哭何官员
苍头闻问禀一巡 乃是李静一参军 老爷相交个好友 前来哭祭主灵魂
白金一百做纸仪 案上祭礼列齐齐 夫人一闻只言语 唤出廷仙小童儿
拜还父执之功劳 如此厚礼恩义高 旧交胜于新亲眷 父今已死子来交
说罢倒身下拜来 李爷一见喜满腮 向前将他来扶起 见伊生得好貎才
眉清眼秀貎端庄 性格魁梧甚轩昂 龙行虎步非俗品 将来不是等闲人
老夫有女名翠英 年纪及笄已长成 若能配得此佳婿 那时才快我心胸
怎奈此子亡令尊 丧中不能来论婚 且待百日丧事满 正好提及此话文
李倍设席待众官 文武依次将位安 然后一齐来入席 尔杯我盏语喧哗
纷纷饮到日西斜 杯盘狼籍各回程 夫人不便来相送 全仗苍头去举行
李倍家人牵廷仙 门前叩送泪涟涟 待到众人出门了 灵前叩诉有一篇
严父既经乘鹤归 母子立志守灵帏 晨昏侍候进香火 子又哭来母又悲
夫人夜日痛官人 一旦无辜归阴间 搥胸顿足叫凄惨 哭到废枕共忘餐
廷仙为父丧南柯 哭到双目如苦桃 举家男童共女婢 痛着老爷泪呵呵
且按木家来吊丧 再唱李静回府门 自见木爷身弃世 终日愁闷费心肠
听天安命勿担忧 凡事由天难强求 三寸气在千般用 一旦无常万事休
看到世态如戏场 争名夺利动刀枪 转眼已做南柯梦 令人闻之亦悲伤
此时世态俱炎凉 圣上信奸来忌贤 助纵廷侯在朝内 害了几多大忠良
我看这段个时光 为官在朝难提防 天子又再昏迷乱 奸臣当道在弄权
不如辞官回故乡 自耕自作为口粮 夜日安乐无忧虑 来比做官夭竟强
打算已定在心情 恳求太尉代施行 太尉念着好朋友 只得叩奏到殿庭
启奏李静一参军 年纪高迈诸事钝 武士许一年貎到 难以扶主执乾坤
望主开赦回故乡 若肯允纳功非常 天子殿上来准奏 念他久战在沙场
遂令一将赴任来 李爷将印来交还 带领夫人共儿女 举家老少在头前
匆匆回来到自家 数亩良田自作耕 虽无富年有富月 安安乐乐慰平生
闲时养鹤放它飞 园内遍栽四时花 观山玩水逍遥乐 不去图名夺高魁
女子翠英亦长成 桃花刺绣百事能 连生男子年纪大 别号叫做李文卿
奉父从师在学堂 不敢闲游出外方 男妇老幼无灾难 四季欢乐在家门
且按李家个事机 再将木府话来提 母子在帏守丧孝 不觉百日已完期
李倍苍头开通书 择了吉日来改除 选个二月廿六日 扶送灵枢上路衢
夫人一身披麻衣 公子执杖随后移 大小童仆伏左右 行李物件同起离
看到此段个形藏 世态炎凉古人言 任尔相识满天下 知己算来有几人
老爷昔为御史官 何等富贵共荣华 一有大小个事务 府前车马如堆山
今日一人命归亡 人情世事一概完 一门运枢回乡井 从无朋友共官员
夫人轿底泪如尔 并无一人来行磨 匆匆来到长亭上 惟有责成一驿官
照依律例来送迎 夫人公子谢伊情 来时风光去时寂 触想起来泪满胸
灵枢冲冲在路移 日日赶紧不敢迟 逢水搭渡山越岭 非止一日个事机
看看将近到府城 李倍头先向前行 收拾府堂多停当 匆匆来到半路程
灵枢且运去寄栖 然后举家入门闾 苍头择吉葬灵枢 忙得内外四亲谊
俱来送枢赠冥金 远近纷纷到来临 葬罢回灵祀龛上 众亲叩拜礼深深
李倍做事会条陈 是日开席谢四亲 闹了三日正完满 惟有公子共夫人
一齐守孝在家中 居丧无去交往人 光阴迅速如旋转 不觉都已数月间
男童女婢闹凄凄 怎奈囊橐无余钱 难得苍头一李倍 四亲六眷去挪移
尝闻古人个话言 无事坐食山亦崩 亲情虽多借会透 衣服典了亦会空
一家老少成大球 并无园田好来收 日食如虫难安稳 可怜苍头四处求
纵有求借不甚多 食了数日亦就无 有个借到三四次 后来去借伊亦拖
四处路门一塞眯 那时亦都无计施 夫人看着亦凄惨 便叫廷仙我子儿
前日尔父大荣华 男童女婢积如山 直到如今已穷困 母子之口难相安
不若乞他各回家 去觅事业好度生 免用在只兑赧饿 奴尔如何来打评
廷仙闻说目圈红 事到如今实艰难 母亲主意儿从命 到此不顾人传言
老少乞伊去回归 仅留李倍在家闱 伊人三代为奴仆 刻苦随赧来安为
母子告量同心机 唤老苍头入房移 李倍闻召忙进入 告问夫人公子儿
呼唤老奴为何因 望尔共我从头陈 夫人闻问珠泪答 尔是三代老家人
无妨共尔从实言 自从老爷归阴间 千山万水扶灵枢 钱银使到一旦空
才得回来到家乡 四壁萧条无米粮 感蒙尔等多义气 甘愿同守吃粥浆
蒙尔各处去挪移 事到如今难主施 老身意欲将人众 且来打发归返员
劳尔去共大家言 不忍留住受苦寒 事到如今不得已 与恁暂且拆西东
苍头听了硬喉咽 想到当初之日辰 何等荣华共富贵 至今难顾自己身
夫人有命我当听 事到如今不得行 说罢作别出厅上 来共众人告知情
夫人欲乞恁大家 各去寻业好度生 大小生理好去做 亦好挑菜共卖羹
众人听了泪如丝 俱是不忍来分离 看到这段个情景 饥寒交迫难主施
不得不以着散开 各人各自去安排 收拾明白欲回返 来告夫人公子知
人人作别各泪啼 夫人送众出门闾 男童女婢一齐去 存老苍头二夫妻
与那文进小家童 年纪九岁百事通 跟随公子个左右 余者一概俱走空
夫人公子侍灵帏 夜日都是泪双垂 守孝不知红日下 思亲惟望白云飞
家中事情仗苍头 理到一点袂漏交 难得夫妇同心腹 一并为主受苦劳
幸得男女二娇儿 贤孝侍母在身边 人物稀少容易过 亦免受寒共受饥
直到此时稍安心 粗羹淡饭度光阴 时日如梭催人老 不觉三载将来临
在只举家欲除麻 公子读书受苦磨 一心只望欲寸进 长了先人之荣华
直到三年服一完 遇逢科期考生员 廷仙备卷去赴试 三场终后取案元
彼时名进于学堂 同窗朋友闻知全 俱来共伊称贺喜 纷纷来上木府门
老奴代主来迎宾 堂上叙谢一众人 夫人此时十分喜 今日子儿来进身
从此华屋俱增光 重整先祖个门风 正在欢喜言未毕 忽闻外面锣声喧
头前一对大彩旗 铜钦鼓乐闹凄凄 廷仙公子身荣耀 跨下白马挂锦衣
入门几多之威风 开龛焚香拜祖公 拜罢拜还母恩德 夫人看了喜冲冲
待到学台一出城 公子送了返回程 不觉过了数日后 弹唱演戏谢老爷
四亲六眷来贺伊 远近纷纷入门闾 堂上铺毡共结彩 设席款待众亲谊
大家依次入席中 开怀畅饮笑言谈 饮到下午席方散 各各谢情返回还
秀才陪送众亲朋 一齐纷纷出门庭 然后方才入府内 老太夫人喜心胸
子儿容貌生超群 年当十六正青春 理该择个花娇女 来共小儿结合婚
着寻相对个门风 又欲女子美貎全 自古佳人配才子 方才袂误儿身中
常州有一王家庄 荣华富贵有十全 员外单生一女子 欲择一位乘龙郎
闻那女子貎娇娇 三楚精神赛六朝 知我子儿生聪俊 才名通于四海谣
几次遣媒来说亲 我亦访问伊门庭 已知女子有才貎 可做子儿对头人
况且门户又相当 美妇自着对才郎 男才女貎年相仿 方可匹配来同床
当时打算在心机 欲许只段个亲谊 百年姻亲非小可 亦着通知我子儿
就这头亲共伊言 到底着合伊心中 说罢叫了一侍婢 去请公子到闺房
梅香领命不敢迟 来请公子同起离 廷仙公子闻母唤 慌忙来到后房边
向前作揖请母安 恕儿不孝罪万般 夫人叫儿且坐下 家无常礼古人言
公子从命坐一边 夫人笑笑叫子儿 奴尔年纪长成大 当择佳妇结罗丝
为母遍访无如心 亦尝托媒再谨寻 昨日媒人来通报 王公有女如观音
欲与我儿结合婚 伊又少年尔青春 问着门风又相对 为母听了喜十分
男女配合做夫妻 百年终身之事机 一世相倚非小可 尔母未敢轻易依
着问奴尔合心中 方才正敢许伊人 欲知公子如何答 第三本中便知端
新造木廷仙双玉鱼初集卷之二终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5 21:51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