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二集卷之二(总第7卷)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3-13 21: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二集卷之二(总第7卷)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二集卷之二(总第7卷)

书名:古板木廷仙碧玉鱼×集全歌(×集:初、二……十集)
内题:新造木廷仙双玉鱼/新造双玉鱼木廷仙
出版: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板(民国)
藏板:潮城府前街瑞文堂
册数:10 册(集)
卷数:49 卷
(本书由胖子160根据古本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手打,如有错漏,敬请指正)

新造木廷仙双玉鱼二集卷之二
潮城吴家瑞文堂藏板
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云  奸臣无故起狼心 奏请君王发御林
    欲获李公天不肯 忠良指示脱离襟
再唱翠英小姐儿 闻得父亲泪如丝 上前叩问有一句 为甚事情来悲啼
李公闻得女问言 只得从头诉形藏 蔡相殿前妄奏赧 圣上无道听奸谗
遂命校尉带御林 欲来将赧全家擒 圣旨出京日已久 看看将近到来临
好得宿公遣人来 头先前来通赧知 今与我儿来斟酌 有何计策来安排
小姐一闻只话机 三魂七魄飞上天 慌忙便共爹爹说 即速逃走勿延迟
如今着来且避开 莫待官军许一来 一家尽做刀头鬼 为人不可无主裁
童仆各发返回程 方免在此受斩刑 儿与母亲欲何往 惟有母舅一门庭
白日逃走恐人知 那时难免有祸胎 爹爹尔自先逃走 叫船相待在村前
候待今夜三更时 我带母亲相会期 李公闻说言有理 儿尔收拾勿延迟
小姐从父之话言 来到后堂见高堂 不敢共母分明说 只恐惊害老迈人
便将伪言骗母亲 哥哥被陷难回程 爹爹欲到京中去 求主发兵救兄身
为着母亲未安痊 此去不知几时还 且喜今日病略好 明朝爹欲上金銮
母女在家无所依 且往南京住几时 停待父兄荣耀返 那时一家来团圆
夫人闻说理亦明 候待择个好日晨 小姐着惊共母说 事急不可再迟停
朝内奸臣恶毒心 只恐飞祸来相寻 爹爹做事十分急 已经叫船到来临
母亲不心挂心胸 即速收拾莫迟停 夫人闻说无了奈 入房准备欲起程
余银首饰绫罗衣 并那细软的东西 一齐收拾已停当 看看红日坠西天
按下夫人个话言 再唱李公在厅中 入内抱出银数百 分给男女一众人
尔等暂且返回家 各寻事业去度生 候待老爷归回返 尔等另再来当差
一众家丁不知端 只得领赏各回还 前去见父共见母 另寻事业度三餐
李公见了众家丁 一齐已经出门庭 带领李顺一义仆 唤只快船在江停
待到是晚日黄昏 主仆悄悄去落船 只等夫人女儿到 就欲扬帆向前奔
且按李公个话言 再唱母女在房中 一并饮了晚膳后 四边什静更已兰
母女相牵出后门 转弯抹角和花园 一阵花香来仆鼻 一轮明月如日光
万籁无声静寂寥 绿竹迎风对面摇 树林森森冲霄汉 月照园林徹云霄
寒蛩嚼嚼叫初更 胆惊脉战心头青 玉簪抓住荼蘼架 金莲蹴殒牡丹牙
小姐扶住老母亲 行过莲池左旁邻 只见金鱼相比目 水上鸳鸯交颈眠
夫人看了园中花 依依不舍久徘徊 自思今朝来抛却 不知的时才归回
说罢不住泪如丝 小姐劝母且住啼 今晚虽是去寄托 重整家园自有时
如今去到母舅家 略可安闲过平生 正言之间炮声响 军兵围住李府衙
翠英小姐闻知情 三魂七魄飞天廷 惊到脚慌共手薛 两眼不住泪满胸
夫人当时事不知 惊问炮声为何来 小姐料难来隐匿 只得从头告老嫒
奸臣设计害哥哥 瞒奏主上起干戈 大军纷纷来围府 擒拿全家去过刀
夫人闻说魂飞西 抱住娇儿哭哀哀 我死一身何足惜 可怜奴尔告谁来
既是父已先知机 何不随父同走离 延迟致此误大事 如今乜计来主施
头说一头泪呵呵 小姐羞悔于当初 既然闻知此事故 就着赶早来走逃
致到官兵来迫门 还未走出后花园 母子抱倒假山下 哭破咽喉切断肠
又闻人声将近来 左思右想无主裁 宁可交己自尽死 不去受刑过刀刣
母女拼到莲池边 自料今晚是死期 阎王注定三更死 必无留人到明天
二人头哭手相牵 一跃去到池镇中 天抺贵人来相救 未到之事且未言
校尉带领御林兵 冲入李府大门庭 但见四边静悄悄 并无一人在堂厅
前厅搜寻到后房 男女走到一旦空 内外一齐俱搜到 军士寻至花园中
凉亭水阁共楼台 同东就去搜到西 搜透并无一人在 校尉大怒气万千
此领锁拿有司官 李家犯罪大如山 满门闻知欲逃走 尔亦不去相阻拦
致到被他逃走离 罪犯及在尔有司 将尔解上长安去 任凭圣上去主施
邑宰明明事不知 亦无接着文书来 正致被伊私逃走 连累县令真不该
惟有怒气在心情 欲与伊辨亦无赢 校尉传令众军士 即日收军回京城
遂将府门来锁封 着令武营来守观 大军冲冲上路去 回京复旨到金銮
且按校尉回京畿 再唱母子投莲池 园中土地来相扶 水府河神大惊疑
闻得王儿有祸灾 四大神将俱到来 救扶母女二贵体 引到池边东涯畔
莲池水源通大江 隐隐流到大溪旁 神明抺撮贵人到 有一鱼翁老迈人
出身原来个疍家 夫妇撑船来度生 二老一世多行善 晨昏念佛食长斋
平平年纪近古稀 身边并无男女儿 衣食之外存多少 周济贫民去充饥
那晚沈睡在船中 天神就来托梦言 提及贵人身有难 前去打救伊一人
将来荣华之日晨 尔们就可靠终身 嘱罢腾云回天去 夫妻惊醒诉言因
二人梦里事皆同 不敢忘却梦中言 欲救贵人脱灾难 即便起来船头中
举头明月正当天 向前一望到天边 绿水滔滔流声湧 夜深江上行人稀
夫妻观望实小心 但闻流水之声音 观前望后一时久 远远望见一物临
记得昨夜梦里中 神仙前来对我言 看到如今果应验 夫妻站在左右旁
见他经已自前来 二人一齐跳落涘 平平俱是熟水性 不怕风湧汆向前
两手把她只一抖 扶了挺上到船头 轻轻放在船波面 满身冷水四垂流
遍体俱是绫罗丝 生来一表好形仪 看她打扮个模样 必是官宦之女儿
婆婆看到这时间 摇头只叫可伤言 这般金枝玉叶女 为着何来来投江
口中虽袂说言章 面袂变色如笔描 摸着鼻空有气丝 心肝还会些须烧
脱去锦绣个大衣 换了布衫一霎时 遂取姜汤来灌下 冷水吐出有气丝
夫人看了喜心松 连叫佳人有数言 尔身为着何事故 致到舍命来投江
小姐身上渐渐温 肚内不冷就还魂 有一时久才苏醒 两眼不住泪纷纷
自思今晚回阳间 疑是南柯梦里人 记得母子同赴水 不料又来拆西东
又见一身来在船 心内独自暗思存 必是船家来救我 方免一命丧孤魂
我今有救在船家 不知母亲死共生 未卜爹爹如何样 想着起来心头青
双亲亦是归阴司 留我在世好做年 举头四目无亲眷 不如一死更清奇
头说一头泪淋淋 待我舍身赴遥津 叩求水官共水母 引我泉下见双亲
说罢两眼泪如泉 感蒙公公共婆婆 救我贱命回阳返 这段功劳大如山
理当谨记在心机 结草衔环报恩宜 奴家虽然活在世 四目无亲无所依
不如一身赴黄泉 免来累恁老公婆 来生正来报恩德 说罢挺身到船○
又再欲去跳落江 船婆一见魂飞空 向前将她来抱住 叫了娘子听我言
公婆一并劝言章 尔乃金枝玉叶娘 看尔生来是贵相 安肯就来归阴乡
虽是一家拆分离 人生住散有定期 吉人自有天相佑 必有一日庆团圆
富贵荣华在后来 岂可就来丧身骸 分了严父之血脉 受了慈母十月胎
三年乳哺恩难忘 昊天妄极未报还 身体发肤受父母 不敢毁伤岂知端
安忍一身赴水流 不闻古人个缘由 三寸气在千般用 一旦无常万事休
阴魂渺渺丧幽冥 冲冲去到枉死宫 许时欲返不能返 羞悔太迟就惨情
翠英听到这语言 揭醒南柯梦里人 我今一死何足惜 可怜双亲二高堂
想返不成丧黄泉 叩问公公共婆婆 尔我向来不相识 做知救我上高山
这段事情望说知 天大功恩当报还 船家夫妇闻她问 便将梦里个形骸
神人托梦我知机 有一贵宦千金儿 身遭横祸在江上 即速前去打救伊
二人就可靠终身 此女日后大贵人 一时惊觉南柯梦 向前一望果然真
天赐尔身到此间 今日无妨来真言 尔身贵名共贵姓 居住就在何乡邦
尔乃金枝玉叶娘 为着何事离故乡 情愿一身来投水 望尔共阮说言章
小姐闻他问缘由 目汁就在目底汆 一时哭到袂返句 两眼不住泪交流
二老劝伊勿泪涟 好怯一道皆由天 为某事情缓缓说 如今徒哭亦枉然
翠英见他问切情 只得拭目细说明 未尝开口先流泪 想着起来惨重重
念妾身 家住在 杭州城中 李家门 自遗祖 为官相传
皆尽忠 扶社稷 性癖奸谗 父将军 母诰命 蒙主恩覃
产奴家 二兄妹 余无他人 兄蒙天 相保佑 得中状元
祸只因 西辽国 兵犯中原 兄带兵 去平伏 举家回还
闻胞兄 身被困 表回长安 讨救兵 去解围 怒怅贼奸
妄奏兄 惜贱命 背主投降 圣君王 不明察 怒气万端
传令旗 命校尉 领大兵权 到杭州 来围府 父闻此言
时大惊 欲逃走 事在仓惶 命妾身 与老母 逃往他邦
有谁知 到外面 欲上路中 御林兵 到门首 母女惊忙
恐遭奸 来受辱 情愿投江 遇恩公 相打救 一命回还
但不知 老慈母 身岂安康 愿苍天 相保庇 一身平安
有一朝 同住会 功德难忘 待来生 与今世 结草衔环
倘双亲 有差错 救我一人 无所依 无所倚 不如归亡
一头言 一头哭 珠泪汪汪 铁石人 闻此语 随仙忧烦
二老听到伊话门 赠她心肝一段酸 愁人莫对愁人说 难免随她泪千行
然后来劝小姐娘 从今不用泪悲伤 母女虽是拆分散 自有一日回故乡
后天不负良善人 举头三尺有上苍 吉人自有天相佑 劝尔不用心惊惶
尔看我等二夫妻 并无产得男女儿 收尔来做螟蛉女 在此船中度日时
粗羹淡饭度光阴 从今可以来放心 得安乐处且安乐 一旁打探母佳音
我今收尔为螟蛉 生养二字皆同情 尝闻古人一句话 天下父母十二重
翠英返口叫母亲 感蒙打救我一身 又再收我为义女 亲上加亲古人陈
从今且侍双亲边 口腹相累望扶持 有日一家团圆满 自当报答尔恩仪
二老听了笑哝哝 蒙望小姐肯相从 客至莫嫌茶味淡 山村不比世情隆
好怯一道由上苍 推抺早早遇贵人 小姐闻说心欢喜 从此寄托在船中
后来小姐受王封 报答二老之恩功 这是后话且按下 再唱公婆喜冲冲
老公陪伴说平生 阿婆后舱去调羹 不出一个时辰久 内面先冲一壶茶
捧出中舱叫我儿 待到如今肚亦饥 大家先吃杯茶后 正来食饭理当宜
小姐是个大人家 做事温柔亦袂青 举止行藏端方正 全袂轻狂有些些
满门共总三个人 围磨席地来度餐 一席老少皆欢喜 二老喜得一女颜
小姐幸得有依栖 丰衣足食且待时 从今母女相呼唤 俨然就如亲生儿
且按船中个言因 再唱刘氏老夫人 心知跳落莲池内 一身情愿来归阴
岂料池水通大河 高低如天水临波 身被大湧拖出港 见者料她命着无
死生一道本由天 不容人力自主持 吉人自有天相佑 漂漂泊泊在水移
却被水湧许一拖 拖去挂在一沙滩 年纪亦老人亦甚 幸喜还袂归黄泉
水浸一夜肚又饥 看看存到些气丝 被湧一跃上沙灞 脚直手直袂起离
时值天光日头红 无遮无栅照身中 睡在沙上去日曝 日影当晒一时间
衣服一干身就温 身上一温就还魂 三魂七魄归身体 连时向醒泪纷纷
有一时久才龙精 坐起前后细看明 并无人家共客店 一时长江水澄澄
忆昔母女同跳池 如今有母不见儿 必是沉死在江内 教我老峰做再年
说罢大哭泪涟涟 一句地来一句天 老身仅生男女子 爱惜又如掌上珍
千怨万怨怨奸臣 无故就来起烟尘 害阮一家拆分散 男陷番邦女丧身
老爷逃难往他邦 不知生死共存亡 留我贱命有何益 搥胸顿足泪汪汪
叫声天来天不知 叫到地来无人来 进退思量无门路 愈想起来愈惊骇
荒郊之外断人烟 又恐遇着不善人 那里叫救无人救 教我如何来条陈
头说一头泪如丝 左思右想无计施 正在想到事大急 忽然来了三女尼
界福庵内修善人 一名至仙貎端庄 年纪约到四十岁 修真念佛度三餐
指日带领二徒儿 落乡抄化归返员 冲冲来到大江口 忽然听见有人啼
自思此处无人家 举头就来细详查 史见沙上一老妇 啼啼哭哭愿无生
近前就来看形藏 见她打扮非俗人 开口询问有一句 尔为何事到此间
夫人闻问住了啼 强起精神来应伊 老身犯难来到此 举头四目无亲宜
道姑见她泪淋淋 赠伊一段个酸心 称了一声大奶奶 有甚事情说知因
尔身高姓共大名 仙乡居住何州城 为着何故致如此 望尔共阮说知情
夫人闻问泪纷纷 大略共伊说一巡 家乡住在杭州府 一门无辜遭奸瘟
一时星散拆西东 骨肉流离道路中 母女欲走走不得 无奈一齐来投江
预备一命归阴司 生死二字注定期 命中明是未该死 风湧打来到岸边
将身挂在沙灞中 那时冻得身艰难 幸喜天公出红日 来晒我的衣服干
老爷受封大将军 告老回乡岁六旬 儿子得中为榜首 奉旨领兵平贼瘟
道姑闻说叫可怜 原来诰命一夫人 遭奸不惜千金体 一身就愿丧归阴
贫道看尔个五行 寿高福厚自生成 庇荫夫子显官爵 一生食禄享千钟
念阮是个出家人 第一慈悲救人间 夫人不嫌空门静 无妨暂去寄庵藏
草庵此去路无几 敢请车驾同起离 后探老爷个消息 未卜尔心岂肯依
夫人正念无投奔 今日听着只话文 连时起身来拜谢 千感万谢老师尊
救我老身命免离 有日一门相会期 铭心刻骨怀五内 不敢忘尔之恩宜
三人听了笑吟吟 夫人不用太劳心 今日有缘来相会 同阮一齐到禅林
夫人听了收泪痕 又如搭着好渡船 只得随她一同往 头行民内暗思存
正在着急无主施 不意遇此三女儿 无非天地相推抹 不然岂有障稀奇
四人一齐向前程 转弯抹角过山坪 举头已到一庵院 正是界福个门庭
小尼引进入门中 夫人跟随在后旁 一并来到大堂上 夫人向前祷祝言
叩求菩萨大如来 保佑一家无祸灾 前来酬谢恩功德 祷罢起身步向前
十八罗汉列二边 一并参拜明白时 然后来到客堂上 众尼上前行礼仪
礼毕坐落在两旁 小尼捧茶敬伊人 一齐饮茶明白后 夫人千感万谢言
感蒙观主恩义高 萍水相逢小心留 有日荣耀归故里 万段功恩在心头
粉身碎骨不敢忘 心内打算有一番 为欲逃走心仓促 花银并无带一元
头上拔下一金钗 双手捧到观主前 穷途之人难尽礼 将此来做薪水还
万望师父勿嫌轻 聊表此心别无因 说罢献上尼僧面 映目晶明世难寻
老尼看了笑呵呵 拖了又再尽力拖 贫道丹心敬佛祖 瞒天昧地一概无
安敢受了厚礼仪 这个事情不敢依 夫人便对老师父 老身患难情惨凄
正在无处可投生 不意来遇老东家 亦是注定有缘遇 天地推抹有救星
尼僧见她大切情 料欲拖却事不能 只得笑脸来收起 千感万谢在厅庭
我今将尔厚礼收 来做佛前点香油 斗胆收尔丰盛礼 候待来日将恩酬
如今不用心惊疑 暂且在我草庵栖 粗羹淡饭且糊口 黄河自有澄清时
夫人见她礼肯收 放开心头免担忧 从今暂且寺中住 且按这段个缘由
再唱天使回朝廷 复旨殿前启奏陈 李静一家俱逃走 将门封锁返回程
捉得该管一有司 送还我主去凌迟 圣上闻奏龙颜怒 亲批御旨下丹墀
将那县令囚天牢 获得李静到朝歌 方才将尔来开赦 不捉钦犯难脱逃
然后又再传文书 命差带了上路衢 各州府县去投下 圣上亲批之言词
遍处关隘画形图 欲捉李静上京都 倘敢私放与同罪 能捉官封万户侯
远近文武之官员 一见文书无放宽 关津渡口细详缉 欲掠李静上金銮
天下一体去颁行 文武百官用心情 欲拿李静一钦犯 李静乃是大要名
此事且来抹一旁 再将李静话来言 那夜亲去叫船只 安排停当回家中
相约夫人共女儿 岸边等候已多时 不见夫人女子到 正欲回家看做年
忽闻火炮如陈雷 数百御林将府围 李公惊得魂魄散 正在着急无施为
早有李顺一义童 上前告知老主公 朝廷天兵来围府 幸喜一家脱牢笼
即速逃走往他乡 切莫愚昧无主张 三十六计走为大 迟缓只恐有祸殃
李公闻说理亦宜 想欲急切逃走离 不知夫人共女子 至今还未出门闾
叫我安能舍得她 站住不肯移步脚 李顺上前来推促 老爷切莫拘巴巴
天兵围住府门闾 难救夫人小姐儿 若再迟缓不逃走 差之厘毫命归天
李爷看到这时间 欲救夫人亦是难 还是呆呆未肯走 忽闻火炮如雷陈
义童想着挂心肝 听见人声渐渐磨 一时惊到魂魄散 将那李公乱乱拖
不顾什么路岖崎 拖拖扯扯向前移 幸喜天公相怜悯 走出杭州个城池
只见有路哩哩行 不知逃往何州城 一连走了三夜日 肚中饥饿惨十情
想欲寻店来充饥 身中并无半文钱 同坐荒郊无计策 举头四目无亲宜
主仆二人眼相观 惟有仰天长叹言 欲知李公生共死 第三本中便知端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0-22 09:43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