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二集卷之三(总第8卷)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3-14 21: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二集卷之三(总第8卷)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二集卷之三(总第8卷)

书名:古板木廷仙碧玉鱼×集全歌(×集:初、二……十集)
内题:新造木廷仙双玉鱼/新造双玉鱼木廷仙
出版: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板(民国)
藏板:潮城府前街瑞文堂
册数:10 册(集)
卷数:49 卷
(本书由胖子160根据古本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手打,如有错漏,敬请指正)

新造双玉鱼木廷仙二集卷之三
潮城府前街瑞文堂藏板
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云  花生无故起风波 欲累廷仙入网罗
    人欲害人天不肯 反谋公子丧南柯
再唱李公共家丁 二人呆坐在路程 头眩目暗难前进 一齐不住泪满胸
思量无计可度餐 到此进退事两难 纵然这里有饭店 身边又无半文铜
李顺饿到面青黄 便共老爷说知全 小人登高去遥望 只见远远有乡村
待我去到有人家 求乞余饭共冷羹 那时若是化得有 主仆就可来度生
不然饿死在此间 竟无一人知形藏 事到如今不得已 为人岂不惜面颜
李公闻说硬喉咽 念交封疆一大臣 今日致到来如此 死落何颜见先人
说罢叫声义仆奴 尔我如虱跋落土 无食又兼来勒路 真乃愁上来添愁
我为当世大丈夫 饿死断不做糊涂 况我又是个要犯 事若泄漏着被诛
宁可一命受饿亡 不去受辱败门风 主仆正在相斟酌 忽闻前面锣声喧
二人听了大着惊 不知这里何地名 欲问无人可借问 惟有登高站在呆
此处有座双龙山 山上有一大营盘 寨主连云身姓赵 学得武艺有万般
据镇在只大高岑 四处劫富来济贫 带领喽啰有数百 打劫附近个乡民
旌旗一展人声喧 男女看见大惊惶 连云跨下高头马 手执长枪好威权
抬头只见大松林 二人站立绿杨阴 一个年纪不甚大 一位年约五十深
打扮起来甚端庄 五柳长须飘胸膛 气象轩昂非凡品 必是名宦大贵人
说罢当时跳落骑 向前作揖笑问声 仁兄尊名共贵姓 仙乡居住何州城
为着何事到此间 荒郊独立待何人 我是这里小寨主 与我实说免惊惶
李公见他礼遵循 无妨共伊说一巡 我本是个忠良士 被奸所害惨十分
连云一闻只事情 三昧火从心头升 奸臣如此无道理 陷害忠良受苦刑
吩咐喽啰得知因 速速备马到来临 奉请仁兄上山寨 备杯薄酒同酌斟
李公此时肚亦饥 一闻此言喜心机 说话之间马已到 跑上马身同起离
二人并驾而进行 匆匆来到演武厅 只见争安多清洁 门上吹笙奏乐章
先排华筵在殿庭 大小三军来接迎 一对美人来进酒 玉盏金杯映日明
李公位安在正东 大王陪伴在左旁 一门吹笙共奏乐 佳人弹唱在堂中
美酒一连饮数巡 言来语去诉寒温 尔在南中我在此 萍水相逢结同群
大王闻说笑哝哝 今日不意来相从 有缘千里能相会 无缘对面不相逢
宋王无道信奸瘟 江山一定无久存 愚弟意欲起兵马 入朝杀却这昏君
并诛那班奸贼臣 报了仇隙将冤伸 那时方才快我意 警戒后人得知因
李公一闻只话言 那时无限喜心松 老夫与兄有缘遇 见面又如同胞葱
尔个义气壮山河 如能兴兵动干戈 入朝擒拿众奸佞 报仇一齐来过刀
只说此话虽然佳 但是未可乱举行 若是兴兵入朝内 叛反二字事已成
念我三代为公卿 俱是忠心扶朝廷 我儿奉旨平蛮服 生死二字未知情
屡代为官在金銮 主上无道将我冤 父欲子死子着死 君欲臣亡臣着亡
大王听了称赞言 兄乃当世英雄人 一片丹心扶社稷 万代流芳传世间
说罢暗想在心头 此人是个大英豪 运虽落魄心慷慨 出口贤良义气高
我有结交豪杰心 怎奈无处去访寻 天赐奇缘在山寨 今日不意遇知音
当时手捧一金杯 李爷面前笑脸陪 仁兄勿嫌山村陋 吃我此酒开心花
我身虽是居山峦 亦是宦门之后传 原籍就在青州府 屡代簪缨人知端
先父为官名赵贤 职授总戎镇边疆 为因败军城被夺 君王发怒降灾殃
先君恦罪逃回还 家中吞酖一命亡 当时我身年尚幼 随母逃走保安全
倏忽之间十余年 学得百般武艺奇 又恐君王再加罪 落草为寇来开旗
我身虽然居山林 劫富济贫良善心 晨昏不忘旧梓里 说罢垂首暗呻吟
李公见他个话言 乃是屈从在山中 思量无人可指引 一心不忘旧乡邦
大王既有思归心 何不想计出山林 弃邪归正扶社稷 自有一日受皇钦
待到有功于朝廷 君王将尔来高升 一家老少授封赠 华屋增光耀门庭
另整旧园振门风 洗却先君一段冤 声名播弄于天下 不愧忠良之后传
我身亦是遭奸臣 一家避祸拆离襟 夫人娇女遭横祸 生死二字未知音
老夫意欲到边关 打探消息返回还 感蒙大王相敬爱 铭心刻骨不敢忘
说罢起身欲拜辞 路上相逢话投机 从今暂且来割别 将来后会自有期
连云闻说笑吟吟 萍水相逢结同心 来学汉朝个事故 青梅煮酒话知音
若不丕嫌荒郊山 朝夕相依同相安 虽无珍馐共百味 粗羹淡饭可同欢
仁兄不嫌小山营 情愿结为义弟兄 一同图个回朝日 叩求主上发天兵
辽邦去救尔令郎 杀却匈奴见阎隍 班师回朝授封赠 重振家声整旧园
李公闻说喜心胸 感蒙不弃来拜盟 老夫岂敢来拖却 一齐同心祝天庭
吩咐喽啰一众人 速排香案在天中 二人一同诉年纪 李公年岁加四双
排行居大为义兄 今为兄弟相呼声 歃血为盟来结拜 愿学先古个事情
李公点馨香 当天祝言章 老夫身遭难 一家离旧乡
逃出西城廂 欲来辟祸殃 遇逢赵贤弟 结拜在山场
愿学刘关张 同心勤刀枪 平复西辽国 奏凯回帝乡
受主之皇奖 领赏喜非常 举家承封赠 享食千钟粮
连云闻他祷祝完 那时无限喜心欢 兄台有此大义气 将来大事一定全
说罢亦来跪天庭 今日与兄同心胸 愿学古人个事故 焚香歃血来拜盟
只欲扶主平蛮番 不去争帝共图王 叩求神天相怜悯 打救状元返回还
受主封赠在丹墀 一门荣耀庆团圆 那时方才快我意 但愿如赧之心机
祝罢起身笑吟吟 重再入席同酌斟 尔我前生有缘分 萍水相逢结同心
尔杯我盏话投机 开怀畅饮有一时 一齐酩酊皆大醉 杯盘狼籍各起离
李公即欲来辞行 连云那里肯相听 千般言语苦留住 李公难却伊人情
只得暂住山寨中 且按这段个话言 再唱那个花文玉 自从无锡返回还
便与文荣细参详 若欲月英结鸳鸯 欲依小弟之愚见 (一句不清)
走遍海角共天涯 未见此女之奇才 若得伊人同床枕 是尔前世有○○
文荣听了喜十成 舞掌大笑叫仁兄 姻亲若是能成就 自当知尔个人情
全仗兄台代张递 小生再不来吝钱 应使当使任尔主 千金万两我不辞
花生闻说喜满腮 古道无恶难主裁 案上弹鬓想一想 连时计从心上来
打算已定在心中 附耳便共公子言 须当如此共如此 请他赏花到园间
园中梨花大盛开 大设华筵在楼台 鸳鸯瓶内藏药酒 暗来毒他丧身骸
然后将伊个身尸 悄悄拖丢放莲池 伊母孤守一寡妇 料她亦难报仇机
公子听着只事情 那时无限喜心胸 仁兄果真好妙计 这段主意胜良平
二人告量同心藏 花生暗共公子言 若能骗得木生到 佳人一定入尔房
说罢作别欲起程 带领二十名家丁 欲请廷仙来用计 未到之事且暂停
再唱公子用心机 吩咐家丁众婢儿 打扫凉亭共水阁 摆设华筵在厅边
毒药暗落在酒中 安排二个鸳鸯瓶 悄悄暗设狼毒计 欲害木生一个人
谁知皇天有眼睁 举头三尺有神明 人欲害人天不肯 天欲害人当不尝
殊料错认鸳鸯瓶 伪心只欲杀他人 正是天地有报应 反杀自己丧阴间
无端罪来及木生 害到伊人惨重重 多劝世人勿乱做 举头三尺有神明
且按这段个话言 再唱园内一众人 奉了公子之严命 打扫园亭共书房
华筵摆设在花厅 珍馐百味各齐成 鸳鸯瓶内酒已暖 忽闻二位到门庭
公子闻报喜欢心 慌忙入内整衣衿 向前迎接呵呵笑 难得车驾到园林
说罢携手笑吧呅 入亭坐落诉寒温 两相饮茶明白后 公子笑笑说一巡
园中梨花已盛开 所以请兄到此来 同吃一杯清淡酒 况兄尔身又多才
承此良辰赏梨花 敲诗来助酒一杯 愚弟碌碌庸才辈 惟有殷勤来相陪
廷仙回答说言因 何劳公子尔费心 萍水相逢成知己 这等事情世难寻
公子闻说笑唠咳 我身一向敬贤才 自从船中分别后 朝夕久挂在心怀
今日请尔驾光临 一同赏花共酌斟 安排一杯清净酒 可表愚弟一段心
二人同坐在亭中 他说西来伊说东 正在说到天花坠 忽闻家丁叩禀言
厅中筵席已来临 公子闻报喜欢心 起身拱手来相请 敢烦仁兄同酌斟
说罢携手一同行 但闻百鸟奏好声 满园春色花如锦 一阵清香过路程
粉蝶翩翩出墙围 紫燕呢喃语春晕 桃因向暖迎风笑 柳亦含烟着落垂
一天清景断霞云 爽气不寒又不温 万卉峥嵘皆盛放 四时花木四时春
木生看了暗赞声 难得这般景致佳 又道天上神仙府 果然地下宰相家
闻那文荣之父亲 乃是当朝大奸臣 克剥天下之银两 害尽多少之良民
势挟天子令诸侯 权压文武在帝都 百官任凭他升草 不愧南面来称孤
陷害忠良无数多 文武受屈丧南柯 满朝虽有埋怨语 恨主不能奈他何
惟有暗暗请天雷 早早来将奸贼追 神天若是无灵圣 人间安得有能为
母亲常时叮咛言 不可去入奸臣班 贤者避世从古语 切切谨记在心藏
尝闻古人个话机 为人不可乱主施 奸臣必生奸贼子 不肖定生不肖儿
看到这段个形骸 理当与他勿往来 怎奈难却花兄面 不得不已到亭台
头行打算在心情 谨记切着避奸邪 看他如何相款待 见机而作来举行
公子有意欲害他 笑脸殷勤问再三 伊人肚内藏刀剑 假得好意笑哈哈
木生看了暗沉吟 如此行径实有心 但是有心还未稳 难免腹内细思寻
见他情理十分多 到底又是不好拖 惟有谨记在心内 防犯之心不可无
公子请他坐正东 过门是客古人言 木生谦逊而后坐 公子陪伴在一旁
安童执瓶将酒洒 花生暗自来安排 杯杯来敬木生饮 尔杯我盏笑唠咳
文玉在旁来相陪 见了木生三中花 当席就丢个眼色 公子会意起身回
花生欲用毒计施 将药就来落酒卮 吉人自有天相佑 举头三尺有神明
本处土地闻知情 三魂七魄飞天庭 厅中司命大惊恐 去通城隍大老爷
监察神将在天巡 当时一见惊无魂 奸徒贼子用毒计 欲害文曲一星君
一众神圣来救伊 太白星君亦落天 俱在暗中相庇佑 且按这段个话机
再唱公子恶心藏 暗自换过鸳鸯瓶 遂将瓶内那药酒 洒在一个大杯中
捧到木生个面前 我闻仁兄尔高才 满饮此杯薄水酒 亦算朋友之相知
大家无论地一人 俱是一齐来饮干 木生只道他好意 安知伊人恶心藏
笑笑接了说言因 多蒙公子厚爱心 恭敬不如来从命 接了欢然亲口斟
木生降世宦后家 原是天上文曲星 天地神圣相扶救 岂能轻易丧阴坑
将那木生的酒杯 与了公子找换回 一齐拱手饮干净 亦是公子运气衰
药气一发肚如雷 一跳就在半天高 大叫一声不好了 倒落地下从从挥
七孔流血人惊骇 呜呼一命已哀哉 花生一见魂魄散 做乜反杀自己来
今日如何来打评 忽然计从心上生 到此着用反奸计 高声说与大众家
廷仙恶毒之心机 好意请伊上门闾 何等殷勤相款待 恩将仇报世罕稀
古道人命是关天 杀人偿命理当然 木生闻说魂魄散 指天画地叫可怜
尔身不可茹乱言 举头三尺有上苍 含血喷天来赖我 尔说毒药谁人藏
花生自欲脱祸灾 人命落土事大个 若不横做难了结 不管二八共东西
连时大叱众家丁 公子被杀丧幽冥 原是廷仙用毒计 事到如今难容情
尔等向前将他擒 快报夫人得知因 拿到府衙去审问 铁干证就是我身
童仆只误是真情 向前擒拿那木生 廷仙直到此时际 事不由己泪满胸
已落圈套在此间 想欲逃脱亦是难 不意惹这天大祸 有口亦难分辨言
惟有叫地共叫天 可怜母亲不知机 孩儿被人相陷害 无人飞报到母边
头说一头泪满胸 且按这段个事情 家丁捉获廷仙后 去见夫人细禀明
夫人闻子归阴间 扬跋在地不知人 男童女婢相救扶 才得还魂哭声言
我子一命归阴司 甲我如今做再年 自从无锡归回返 一心忆着美娇姬
夜日坐食心不安 欲娶佳人享荣华 谁知谋为难到手 反致一命丧黄泉
含泪吩咐众家丁 去报姑爷得知情 公子却被廷仙贼 毒药谋杀丧幽冥
叫伊连夜审问言 杀人偿命理当通 铁干证是花文玉 然后亲写书一封
上京去报老相爷 孩儿受屈丧阴行 却被廷仙相陷害 为争陶家之亲情
凶手就是木廷仙 现今捉拿去问详 将他万刀来碎割 方消我恨心正凉
且按夫人个话言 再唱家丁一众人 将那木生来拿住 如狼似虎一般同
拖扯来到梁府庭 连时敲鼓共擂钟 梁爷正在书房坐 仕女上前告知情
蔡府舅爷身归阴 太太差人到来临 夫人闻报魂魄散 痛哭亲兄泪淋淋
好好一个少年人 就来被害丧阴间 凶手既经已拿到 即速审问口供言
梁爷怒气冲天门 连时擂鼓就升堂 马皂快班高声叱 如狼似虎列两旁
兵房刑房到厅庭 前来回话共记供 叱带凶手共干证 廷仙闻吊魂飞升
军士带领木廷仙 来到案前高声扬 凶手犯人已带到 老爷当堂问细详
木生跪在正镇中 干证伴跪在一旁 梁爷拍案高声叱 杀人偿命从古言
廷仙本是读书家 从未犯法入官衙 今日看到这情景 惊到枝面獠獠青
说白
梁爷案上叱向道木廷仙尔何为胆大将毒药杀死蔡公子可将情由
一一招来免我动刑如敢半句虚言叫尔死就在台前说罢左右将夹
棍规槌投于地上叱咜之声就如天雷一般任尔英雄豪杰直到此时
亦先吓破三分胆怯无说木廷仙是一个书生那有不惊之理
左右答应如雷同 好似狼虎一般同 木生跪在案床上 叫声公相听我言
生员与他无冤仇 无故杀他一命休 他是请我来同饮 还有花园同赏游
伏望大人详察明 笔下留命恩万重 梁爷拍案高声叱 不刑料尔不言明
人命关天事大个 传令左右刑法来 两旁皂卒如狼虎 纷纷一直到眼前
剥去木生上下衣 将伊夹起无延迟 可怜一位读书士 安能受得只罪戾
一夹连时心就昏 几番死去又还魂 醒来声声叫冤屈 生员读书晓人伦
岂有杀人个事机 着问文玉事正知 梁爷闻得此言语 叱带文玉到案边
梁爷看了暗自言 见他生来恶形藏 眼若铜铃眉如扫 到底不是良善人
跪上前来对质明 便骂廷仙恶心胸 尔用毒药杀公子 此事是我正知情
杀人偿命理当然 何必还来想弯愆 欲攀何人来代尔 举头之上有青天
木生闻得只缘由 两眼不住泪交流 大叫一声花文玉 我并与尔无冤仇
苦苦攀我为何因 诬良受屈受艰辛 纵到泉下心不死 阎王殿前告尔身
自己下毒杀死人 万斤之罪着自担 何必拖累良善士 尔敢如此恶心藏
花生听了高声提 老爷明镜如青天 小人戴了太爷德 铭心刻骨在心机
朝夕相随伊身旁 待我就如同胞葱 指日三人同饮酒 杀死公子是何人
梁爷一来为至亲 怜他死了无冤伸 文玉再无行此事 到底还是木生身
我今若是不动刑 料尔不肯来认供 叱令左右快刑法 军士领令无迟停
欲打木生来认招 将他剥到赤条条 后来拖落在地下 四十大板将伊敲
可怜一位读书儒 软软汁汁之身躯 今日来受此刑法 打到遍身血珠珠
无事凄惨受苦伦 几番死去又还魂 敲得皮破共肉裂 到此自知命难存
文玉又来做证凭 他是蔡贼之乘龙 上是竹笞下是石 不由尔来不认供
认供亦死不认亡 认了求他刑放宽 叫声罢罢来招认 告禀公相得知端
早认早了见阎隍 是我自己用药汤 染爷将他的供语 同头一一写齐全
然后发伊去收监 人人看了实不堪 此时满城之百姓 尽皆敢怨不敢言
又叫一众童仆儿 去收公子的死尸 木家童仆来寻主 当时一见魂飞天
蔡家公子归阴乡 掠了主人去抵偿 此时欲救救不得 两泪汪汪滴衣裳
惊到手薛共脚慌 左思右想无计端 理当回家去通报 事在着急不可宽
说罢连时就起程 头走一头泪满胸 匆匆直来到门首 凑遇夫人在厅庭
看见安童入府门 两眼何事泪千行 开口惊问为何故 安童哭倒在大堂
夫人又问公子儿 同去何无同返员 到底为着何事故 从头逐一我知机
小家童 闻主问 哭诉一番 早小奴 与公子 去蔡府中
同文荣 花园内 饮酒言谈 有谁知 蔡公子 中毒身亡
那花生 诬公子 落药一装 送府堂 去食罪 冤惨万端
奴回归 来报信 不知堂中 判何言 议何罪 告诉形藏
夫人一闻只话言 三魂七魄飞天堂 一时哭到袂返句 扬跋在地不知人
李倍苍头二夫妻 亦随主人哭啼啼 叫人来救夫人醒 忙得一门童仆儿
救得夫人活回还 那时还是泪汪汪 哭骂文玉小强盗 前世与尔何仇冤
设计飞祸害我儿 害到我儿情惨凄 欲知公子议何罪 第四本中便知机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0-22 09:43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