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四集卷之一(总第16卷)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3-27 21:0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四集卷之一(总第16卷)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四集卷之一(总第16卷)

书名:古板木廷仙碧玉鱼×集全歌(×集:初、二……十集)
内题:新造木廷仙双玉鱼/新造双玉鱼木廷仙
出版: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板(民国)
藏板:潮城府前街瑞文堂
册数:10 册(集)
卷数:49 卷
(本书由胖子160根据古本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手打,如有错漏,敬请指正)

新造双玉鱼木廷仙四集卷之一
潮城府前街瑞文堂藏板
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云  李静临危遇贵人 沙场才免丧其身
    苍天不负忠良士 抹撮连云知事因
再唱连云抢李公 法场之上拼交锋 官军败战死无数 杀却君正一命终
然后落船归返员 已到双龙个岸边 山上喽啰在巡哨 举头已见号头旗
时知大王已回程 慌忙向前来接迎 旗帜鲜明招摇展 炮声响亮达天庭
喽啰先备二辆车 拜请大王上船行 连云来牵李公手 一齐上跳同登程
大王先让李将军 上了岸边之车轮 李公一旁来谦逊 怎奈大王礼十分
无奈只得先上车 大王随后亦登程 匆匆入了山营寨 当时来到演武厅
李公请兄坐正端 来乞愚弟拜恩还 这遭若无尔鼎力 十命亦着法场亡
说罢倒身跪床边 拜谢救命之恩谊 连云一见忙抛起 向前就来扶起伊
叫声仁兄大恩人 何必如此心太忙 恕弟打救来不及 致使恩公惨难堪
这段罪孽是我个 呾到拜谢就不该 又道举家无常礼 兄尔何必来挂怀
今日平安返回程 感蒙暗中众神明 原是忠义动天地 亦是先祖有显灵
说罢传令有一声 速排筵席到大厅 大家无虞回山寨 来与恩公且压惊
兄弟饮茶言东西 不出一时筵席来 双双拱手同入席 分宾坐落泪满腮
李公言及到潼关 当时被捉心惊惶 岂知因祸来得福 守将林爷代周全
不杀放我返回程 代辨一本去上京 马氏夫人写一信 嘱我去投马老爷
恳他一同保奏言 求主赦罪除奸谗 岂知南昌遇君正 致到一命险归亡
迟缓一刻已归阴 幸得恩兄救星临 但是杀却杨知府 不久祸患来相侵
南昌该管个有司 一定详文上丹墀 主上闻知必大怒 天下何处无兵机
法场抢犯高声扬 杀却府尹命归天 我今不死存性命 叛反二字已显然
照律九族着诛夷 不如一命归阴司 免累一家犯大罪 自此不能归返员
说罢垂首叹连声 叛逆之罪今已成 面前虽有长江水 难洗乱国之臭名
连云见他眉头弯 甜言美语劝一番 兄台不必心愁闷 缓缓正来设计端
不若待我离山营 打探朝廷个事情 尔可在此掌兵马 不久我便返回程
李公闻说喜心机 倒身下拜谢恩谊 愚弟犯罪当自受 连累兄台走奔驰
连云听了大笑声 说乜连累个事情 尔的事情又如我 说到连累不好听
兄弟结拜心相同 肝胆相照如金兰 患难理当着相救 岂可袖手来旁观
说罢捧印共令旗 当堂亲手交乞伊 李公向前来拜受 然后传令人知机
李公堂上笑言陈 尔我又如同胞亲 彼时言来共语去 不觉筵席到来临
双双拱手入席中 喽啰把盏站一旁 真乃情深如东海 欢欢喜喜杯杯干
尔一杯来我一杯 一齐饮到大醉颓 连云作别上鞍钉 马上加鞭去如飞
李公远送有一程 然后回返到山营 摄了令旗共符印 管约山上喽啰兵
连云在路未唱言 按下李公在山中 回文再唱常州府 提起高才姓木人
自从病愈身安康 夜日窗下苦用工 时日如梭容易过 春景已过夏景残
学子落省赴秋闱 廷仙闻知只是非 堂上拜别老慈母 蛟龙发作在春雷
孩儿择吉欲登程 去考乡试求功名 夫人闻说心欢喜 我儿此次理当行
十年寒窗苦用工 只望成名到金銮 开科三年正一次 愿尔此去中高攀
光阴迅速如转轮 不觉已是七月旬 公子拜别高堂后 带了书童上路奔
饥餐渴饮赶紧行 非止一日个路程 路今虽远行来近 看看已来到省城
赶紧闯入到城池 租间小馆来按栖 八月十五开科考 瞬息应试已临期
各处秀士去入场 总裁出题做文章 廷仙才高于班马 一见题目喜非常
自生一腹好奇才 心花开处笔花开 落纸就如龙戏水 八股完成不用裁
完篇做好喜非常 是伊上先投文章 正副总裁收齐看 廷仙文才盖通场
同头至尾看完全 再阅两次共三番 还是木姓文章好 高高取伊为解元
秀士纷纷望高攀 一日望过一日间 待到龙日来出榜 三声炮响如雷陈
榜文挂在照壁墙 人人拥在两壁廂 不中一见心兀兀 廷仙看了喜非常
幸得中了一解元 回家报乞母知端 夫人闻说大欢喜 府门车马列团团
文武官员来贺伊 光祖耀宗改门闾 府中大闹开筵席 做棚大戏谢皇天
解元已中未娶亲 常州一府个缙绅 尽皆托媒求婚配 来来往往不尽陈
怎奈伊人志如天 富贵豪门不肯依 立心不负陶家女 若无此人不娶妻
几多求亲上门庭 愿逆母命不依情 夫人亦都无了奈 任凭娇儿个心胸
碧莲看到这形藏 不住嚼舌叹赞言 哥哥愿守坚贞志 不忘月英一个人
正是弹琴遇知音 我兄如此情意深 陶家小姐闻此语 纵死泉下亦甘心
且按木府个事情 再唱清官乔伯宁 来到常州已半截 民将青天处处称
一片忠心扶帝邦 代民伸冤除恶人 上任不满数个月 四海升平民安康
物阜民安无事机 夫妻同享太平年 并未产育男儿子 单生一女貎清奇
取名若仙十八春 未有才郎结合婚 乔公为女生乖巧 必欲择一美郎君
看尽几多读书儿 并无一个合心机 一年延过又一载 延到女子年及笄
恨我择婿心太高 又念女大不可留 择到今年十八岁 还未择一好对头
忆得前日在厅庭 审问廷仙一书生 此人容貌生出众 看来合我之心胸
意欲与女结良缘 未尝托媒去通传 闻他只遭去赴试 高高中了一解元
托周文俊代出身 伊乃新科一举人 他奉公祖之钧命 直到木府来说亲
解元推辞不肯遵 说昔尝聘陶家婚 小姐虽是和番去 生死二字事未分
她被奸害去和番 我愿守贞保安全 元俊见他不肯许 将伊言语来通传
乔公听了惟摇头 世间有此义气高 古道贵来易妻妾 富者几多来易交
立志不忘结始终 将来为官必尽忠 有此英雄之志气 不愧东汉一宋弘
我闻伊人贤孝心 不若去求老夫人 倘若伊母肯依允 料他必无逆母亲
遂召周婆一媒人 提及求亲个话言 周婆领了府尊命 一直来到木府中
门上告知老门公 门公入内去相通 夫人闻说请她进 门公引伊来相从
当时来到大堂中 媒婆向前揖双双 夫人叫伊免行礼 到来暂且坐一旁
侍婢捧茶来敬伊 两相饮罢明白时 夫人便问周婆子 为着何事只路移
周婆拱手告知情 我奉府尊乔老爷 欲与令郎说亲事 故敢冲撞贵府庭
府尊有女美貌清 年方十八正妙龄 解元老爷才貎好 意欲择伊为乘龙
伊父身居一黄堂 看来高门对高门 正是一对鸳鸯鸟 紫薇花对紫薇郎
叩求夫人允纳依 世间难寻只亲谊 前日他尝托人到 提及已被恁推辞
今日另再使我来 必欲恳到恁和谐 夫人听到这言语 那时呆立嘴开开
然后回答叫媒姨 多蒙公祖救我儿 老身铭心共刻骨 这段功劳大如天
承蒙厚爱结丝罗 怎敢逆命来相拖 我子若无伊打救 几乎一命丧南柯
只为尝在昔日晨 先与陶家结姻亲 小姐已经和番去 料定不能返回程
望尔代传我话机 承命许了只亲谊 候待来年中金榜 正来择吉合佳期
一来报答救命恩 二来感蒙伊殷勤 三来门风又相对 正是八两对半斤
周婆见允喜十分 便欲作别返回奔 夫人见是乔公使 所以留她饮杯巡
不出一时筵席临 夫人作伴同酌斟 饮到杯盘皆狼籍 媒婆起身礼深深
叩谢夫人大恩谊 然后周围玩一时 来到一个纱窗下 只见一位小姐儿
坐在绣闺用针工 颜容就如桃花红 打扮起来甚乖巧 好似嫦娥下广寒
遍身所穿是绫罗 三寸金莲绣海鹅 举止端方娇姿色 花容月貎世间无
看得明白喜滔滔 嚼舌称赞又摇头 性质温柔端方正 将来一定福禄高
看罢回返到堂中 便问太太有一言 老身窗下见一女 未知贵府何等人
看来年纪已及笄 尝与何家结亲谊 夫人闻问回言答 乃是老身亲生儿
周婆笑笑说一声 闻尔单生解元爷 未闻贵府有令爱 想着亦都奇事情
夫人回答笑唠唏 阿婆尔实不知机 只因外婆厚爱惜 留食不肯伊返员
寄伊抚养到长成 近来外婆丧幽冥 家中又无阿舅妗 所以接她返回程
今年岁已十五春 未尝共人结合婚 周婆听了哈哈笑 原来千金女钗裙
公子才貎又双全 今科中了一解元 小姐颜容世间少 好似仙女下降凡
木门积德倍阴骘 福星降临贵府庭 为善天地有报应 生男生女好才能
夫人听了喜扬扬 多蒙婆婆尔夸张 周婆应说那里话 善良之家出善良
说罢拜别归返员 来回乔府得知机 多蒙木家老太太 为着报恩情相依
乔公闻说喜心松 一诰千金古人言 入内取出锭银子 送与周婆返回还
周婆目看碧莲来 便将伊人个形骸 做年乖巧做年雅 传到一郡人人知
豪门富贵共缙绅 当时许一闻知因 纷纷俱是托媒妁 求门如市来说亲
任凭媒妁说西东 夫人未肯允纳言 推说女儿还夭稚 执意不肯许良缘
必欲待到男子儿 娶了嫂嫂入门闾 那时方才正肯许 不然誓不肯相依
廷仙仁义志如天 欲学古人个事机 宋弘不弃糟糠妇 百里不忘扊扅妻
只因陶氏出边廷 誓必为伊来守贞 任尔豪门官宦女 不能动他之心胸
偶有求亲到门庭 屡逆母命不应承 夫人若是欲强许 搥胸顿足心不清
甚至不吃茶饭汤 情愿饿到面青黄 夫人看了心惊恐 不敢逆了他心肠
却辞媒人勿往来 那时方才改愁眉 每念陶家贤小姐 出塞生死事未知
忆得昔日对吟诗 恩情夹洽话投机 好好一对鸳鸯鸟 却被狂风拆分离
凤去台空惨万端 蓝桥路阻难往还 一对玉鱼分开去 未卜何日会面颜
头思一头到花园 意欲玩乐改心酸 正值暮春个时候 百花开得甚齐全
花中富贵是牡丹 青黄赤白绿间红 从来正是花中主 自立为王在园中
正在假山前面栖 只见一对小燕儿 双双比翼腾飞去 回来同宿在花枝
触景伤情泪淋淋 为人难比小珍禽 燕鸟尚且知喜乐 人生谁不想欢心
青春不能重返员 人无两世再少年 红鱼水上相比目 黄槐之下雀过枝
想到陶氏小姐娘 前日与我结鸳鸯 今日不意和番去 姻缘何时正落场
知心情人隔远遥 且来敲诗慰寂寥 坐落披开花笺纸 玉指来将香墨调
持起玉管亲手书 口如悬河免停思 落笔就如龙戏水 已成一律之诗词
诗云
惆怅朱颜不复归 残冬白雪满天飞
迎风黄苑传香馥 隔水云霞着绿衣
其二
红满枝头绿满枝 人人天气正斯时
寻花无奈香街远 望柳多嫌烟径迷
密意难凭莺燕诉 幽情谁作蝶蜂知
何人为我传消息 朱赠黄金先赠诗
其三
万点泪痕纸半张 薄言难尽觉心伤
分明一把离情剑 剌碎心肝割断肠
其四
相思相望泪频倾 欲化云根恨未能
帘外厌闻无喜鹊 窗前愁伴有心灯
千般娇媚颜何在 一种风流病又增
可惜佳期成阻隔 愁愁闷闷几层层
廷仙题罢泪淋淋 三翻两次自高吟 几多鸳鸯不成梦 欲会佳人何处寻
正在顿足叹连声 忽闻外面有人行 慌忙走出花亭望 原来彩秀到前程
一见拱手传言因 夫人欲请老爷身 我为听着吟诗句 未敢进前乱糊陈
公子一闻只话机 连时起身来整衣 出堂来见老慈母 口称万福行礼仪
夫人便叫我子儿 尔身去在何处栖 二日不尝到堂上 致使尔母挂心机
廷仙见母驳问言 只得从容告知端 今因科场日将近 不敢闲暇过日间
昨日周家命仆儿 请我上门去对诗 因此正无问安可 望母赦我之罪戾
夫人听了笑说言 勤读诗书理当通 这遭若能中金榜 必须完娶一妻房
乔公救尔恩如天 尚未报答他恩谊 他爱我儿才貎好 托媒欲来结罗丝
忆昔救儿在难中 这段功劳如山岗 君子有恩须当报 有仇不报枉为人
尔母虽居在厅堂 风前之烛草上霜 近来又更加老弱 恐难食到向久长
人生七十古来稀 年纪将近到靶边 廷仙一闻只言语 两眼不住珠泪啼
夫人看到这情形 心内兀意眼睁睁 不孝有三无后大 尔既读书必知情
还敢如此执意坚 为人亦不顾纲常 可怜木门伶仃苦 三代单丁一脉连
十月怀胎受苦刑 出世饲到尔长成 为母方才正欢喜 意望尔来继香灯
理当着娶一妻房 早得男孙继祖翁 从古相传皆如此 人生尔来尔生人
尔就执意不改移 必欲陶家小姐儿 伊人已经和番去 安能容易归返员
小姐若是不回归 情愿鳏居在书帏 木门一脉从此断 说罢不住泪双垂
廷仙此时在厅堂 见母气到泪千行 慌忙跪落在地下 甜言慰母改心酸
望母开赦我罪戾 倘若小姐会误期 乞儿待到三年后 任凭母亲去主施
乔公恩德儿亦知 与他结亲报恩还 且待孩儿成名日 正来与他结和谐
况儿年纪还夭轻 完娶一事且未陈 古道三十而后立 陶氏若是会丧身
孩儿感她之恩谊 必欲守孝三年期 伊人虽死在泉下 亦无怨及我话机
夫人见他话头长 当时气到面方方 公子看了心惊恐 拜辞之后退下堂
夫人怒眼叱骂声 万事着梗到尔赢 不闻古人个话语 婚姻二字由妈爹
又道无爹着从娘 老身自己来主张 吩咐外头备六礼 珍珠彩缎尽囊箱
金瓶银爵一概新 欲定乔府之姻亲 解元在房闻知觉 搥胸顿足泪淋淋
一身情愿丧孤魂 气到茶饭不沾唇 昏昏卧在牙床上 预备一命不留存
碧莲一闻只事情 来劝母亲且候停 若聘乔家个亲事 哥哥闻知命愿烹
不若如他之心机 暂且候加三二年 然后正来另斟酌 那时亦还未为迟
托媒去见乔府尊 提及这段个话文 夫人闻说言有理 回复乔家再主分
媒姨奉了夫人言 去共乔公告知端 乔公闻说多称赞 如此正是仁义人
做亲不在只一时 不如候加三二年 媒人再来回肯纳 夫人无限喜心机
解元闻报亦喜欢 感戴乔公恩万般 自此起身寻饮食 勤读诗书望做官
光阴迅速猛如弦 腊尽家家迎新禧 堂中准备华筵席 母子三人度团圆
兄妹祝母寿南山 身受厚福享荣华 一齐酩酊来大醉 饮到酒阑各寻安
且按这段个事情 再唱清官乔伯宁 心思解元才貎好 意欲赘他为乘龙
木府使人传说声 提及六礼且未行 不知到底为何故 如今看看是新正
明朝上元佳节期 各处大闹不夜天 金吾不禁官民乐 正是人间喜乐时
使人持贴出门庭 去请元俊表外甥 代邀解元来赴宴 一旁饮酒看花灯
席中面订这婚姻 外甥可来做冰人 看他如何来对答 然后打算来条陈
雀屏开处画堂旁 华筵排在大厅中 内院夫人共侍婢 高垂珠帘来看人
外亲内眷列团团 俱是欲看木解元 见他容貌生聪俊 真乃高名不虚传
看他生来美貌清 堪为我家之乘龙 但见乔公亲接客 人物纷纷在厅庭
元俊解元坐两旁 侍人捧茶敬伊人 一齐饮茶明白罢 解元起身叙谢言
多蒙公祖恩如天 还未报答尔恩谊 今日又蒙相招饮 使我不能过心机
乔公听了喜心松 解元不用说多言 说罢亲自来把盏 两旁笙歌如雷陈
再唱若仙小姐身 容貌生好如观音 琴棋书画般般巧 挑花刺绣件件真
父母见她美又贤 爱惜就如掌上珍 一对侍婢娇姿态 貎与小姐生俨然
一个彩燕个新鸾 服侍小姐个身旁 彩燕便共小姐说 今晚佳节是上元
官民同乐闹花灯 男女如云喜乐情 一年一会相争闹 尔我来去后堂庭
拜请夫人去同观 小姐闻说心喜欢 抱镜梳妆娇打扮 换了衣服明白完
带领二婢出房门 来见慈母到后堂 入内不见亲娘面 便问梅香说短长
侍婢闻问告禀言 夫人前往后堂中 今晚老爷请佳客 垂帘在内坐看人
内眷新科周举人 乃是夫人表外甥 一位解元身姓木 余者什客满厅庭
小姐闻得木解元 心内暗自诉一番 爹爹每每称赞美 世间难寻才貎全
母亲垂帘在内头 不若前去看一遭 打算已定在心内 头行一头喜滔滔
来到后堂见母亲 夫人一见笑言陈 尔母正欲命小婢 请尔前来看贵人
不料尔已亲自来 可往前面小楼台 静静开窗去观看 许处谅必无人知
说罢手牵小女儿 欢欢喜喜上楼移 坐落唤了一侍婢 开窗垂帘勿人知
母女依靠在窗中 但见佳客闹苍苍 两旁笙歌悦人耳 堂上灯烛如日红
爹爹陪客坐厅庭 一个解元个外甥 不枉爹爹每称羡 果然一位美书生
夫人共子说知因 那位新科个举人 是尔表兄周元俊 姨无姨母已丧身
伊人今岁廿四春 娶妻同庚结合婚 入门到今已五载 未尝产得男女孙
今晚尔爹请举人 方才认得是外甥 若仙闻说微微笑 原来有这一门亲
夫人便叫小女儿 尔父将尔许配伊 他尝先对陶小姐 为因守义不肯依
月英一家遭奸谗 骨肉流离分北南 欲知伊人生共死 第二本中细言谈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2-11 15:28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