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原创] 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英雄气质是民族精神的钙质
箭气箫心
诗儒
Rank: 5Rank: 5


UID 8865
精华 103
积分 7848
帖子 331
积分 7848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3-12-1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3-29 22: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英雄气质是民族精神的钙质

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英雄气质是民族精神的钙质

(一)
    英雄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对其英雄共同的历史认同、价值认同、情感认同,是孕育英雄、激发英雄主义与爱国主义精神,凝聚民族感情与国家意志不可或缺的历史文化土壤与内生力量。没有英雄的国家和民族是没有希望的,缺少英雄文化的国度和民族是诞生不了英雄的。从一定意义上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英雄文化的强弱兴衰,对人民信仰、精神面貌以至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都有重要影响。英雄文化的衰微绝不是好事情。正如郁达夫所说:一个没有英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一群可怜的生物群体;而有了英雄人物却不知道崇拜和爱戴的民族,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林徽因也说:对包括佛教在内的宗教信仰的神圣性、宗教圣贤、以及对于其他涉及民族英雄、文化伟人的作品,无论是小说、散文、还是诗歌、流行歌曲、影视作品,必须杜绝出于纯粹商业目的,为市场盈利而作的恶俗操作。因为,一切宗教的信仰具有神圣性,所有的圣贤英灵具有典范性,对其随意的褒贬,轻浮的戏谑,肆意的调侃,不仅会销蚀民众精神诉求的品位,更会抽去民族精神境界的基石,于个体、民族乃至社会而言,绝非福音。
    2014年春晚播出后,沈阳音乐学院青年声乐教师、中国民族唱法青年女歌唱家王芳演唱的《英雄赞歌》赢得了广大观众的喜爱并获好评无数,但同时也引起一些人对《英雄赞歌》演唱者王芳的人身攻击,其中不乏恶语相向的恐吓者。人民网为此发出质疑:远的不说,单是今年春节晚会上演唱了一曲《英雄赞歌》,竟然引来一些无耻之徒的“吐槽”、污蔑辱骂,好像我们这个时代、这个社会“赞”一下英雄就错了。
    英雄、英雄主义、英雄文化是互为依托、相伴相生的,没有英雄就谈不上英雄主义,谈不上英雄文化,而英雄文化又会源源不断地孕育、滋养英雄与英雄主义。崇尚英雄才会诞生英雄,淡忘英雄必然失去英雄,而英雄文化的重要功能就是教化引导人们崇尚英雄、敬仰英雄、立志当英雄。缺少英雄文化的滋养,缺少英雄主义的熏陶,必然缺少精神钙质;缺少英雄之气,必然导致民族精神的矮化。我们这个时代需要歌舞升平,需要浪漫生活,但绝对不能没有英雄情结、英雄情怀。英雄文化不仅是英雄之气、英雄情结的文化源头,还是艰苦奋斗、自强不息、见义勇为、舍生取义、先人后己、扶贫济弱等美德的基因,须臾不可缺少。如今社会上那些见利忘义、不敢担当、乘人之危、贪图享受等恶习,都不难从英雄文化缺失上找到根源。
    综观历史,横看中外,传世英雄多是在重要历史关头站在民族前列,或肇始文明,或创业开基,或扶危救亡,或砥柱中流,或叱咤风云,发挥引领时代、扭转乾坤的巨大历史作用。唯有他们,才能得到全民族的高度认可,才有巨大的感召力。中华民族历史上灾难深重,命运多舛,在举世罕有的生死存亡抗争中砥砺了不屈不挠的民族意志,造就了伟光四射的英雄群体,形成了以爱国主义、英雄主义为内核的英雄文化。尤其近百年来,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中华民族前赴后继,英勇奋斗,英雄灿若星辰,加之长期对英雄模范的褒奖与传扬,革命英雄主义大张,英雄文化大振,造就了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

(二)
    近一二十年来,道德滑坡和价值失范现象引发普遍担忧,拜金主义和物欲横流败坏了社会风气。尤其是近年来出现了一些令人忧虑的趋向,英雄文化遇到了严峻挑战。不尊重历史的本来面貌,不能理性地、公正地分析和认识历史,不能客观地描述和表现历史,任意践踏历史,随意评说历史,肆意消费历史,这在近年来的文艺创作、文艺批评以及历史的品评中,均有表现。凡此种种,不但对文艺的健康发展产生了影响,而且给巩固主流社会意识形态带来诸多负面效应,不能不引起高度重视。
    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戏说”历史在文艺界悄然生发,并逐渐蔓延流行,及至90年代以后甚至发展为“胡说”与“恶搞”,譬如将历史事件剥离特殊的历史语境肆意发挥,或无视历史人物在特定历史进程中的社会功过与是非,无根据地冠以纯粹的想象,甚至玄想;又譬如拿“元历史”加“元文学”等概念虚化历史,将历史叙事推向“关于叙述的叙述”等虚无主义极限。于是,孔夫子成了修侠情圣,杜甫被“再创作”为杂耍混混,唐三藏成了花花公子……诸如此类,不一而足。相关文艺作品在嘻哈和狂欢中沦落为纯消遣和纯消费的对象;作家、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和崇高使命被束之高阁,乃至荡然无存。
    中国的历史是中华民族的选择,历史过程中充满了代表人民意志和历史发展要求的英雄人物及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然而,文艺界和学术界不乏有意阉割历史者,这些人或通过历史的碎片化否定历史发展规律和中华民族的基本诉求;或以偏概全,即抓住片面和细节否定全面和整体,丑化、抹黑历史人物;甚至有意张冠李戴、以讹传讹,以达到歪曲历史之目的。于是,辛亥革命被认为纯属错误,理由是它阻断了封建王朝创造“明主”、“盛世”的可能性;新民主主义革命被斥为农民起义的赓续,破坏文明进程的倒行逆施和反人性、反人道暴行;社会主义建设被描画成穷极无聊的尔虞我诈、你死我活。更有甚者,有所谓的作家、艺术家、学者甘愿沦为亡国奴,认为倘使中国被八国联军或日本帝国主义占领至今,那么摆在我们面前的将是一个和列强一样“富裕”、“文明”的国家。
    历史虚无主义在某些文艺作品和所谓学术作品中径直表现为对中华民族历史人物的嬉笑怒骂、颠倒黑白,主要是针对一系列革命领袖、民族脊梁。正所谓灭人之国,必先毁其历史,坏其崇尚。譬如它们无视中国共产党人在民族危亡之际力挽狂澜的丰功伟绩,蓄意解构革命领袖的人格、放大伟人的小节,甚至捏造事实、混淆视听,竭尽诋毁诽谤之能事。再譬如它们将孙中山描写成窃国大盗,反之则片面夸大蒋介石的孝道,乃至将其描绘成真君子。在一些作品中,精忠报国的岳飞成了千古罪人,而遭人唾弃的秦桧倒成了“旷世良臣”。
  多年来,历史虚无主义阴风四起,国内外一些所谓史学家打着历史研究的幌子,以所谓的新史证为历史“正名”,肆无忌惮地歪曲、颠倒从“五四”运动到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原貌,否定中国革命道路的历史必然性。与此同时,极力夸大我党和毛泽东同志所犯的错误,借以否定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历史虚无主义并不虚无,既然革命错了,革命道路错了,一切革命英雄都无来路。历史虚无主义恣意掏空革命历史根基,阻滞了英雄文化的传承与弘扬,其害甚烈。“解构英雄”由隐避而公开,进而越发放肆地揭“底”、爆“料”,把许许多多的革命英雄人物、英雄群体说成是“吹出来”的“假英雄”,企图抹黑、诋毁、扳倒英雄,导致人们尤其是年轻人对英雄的怀疑、误解、疏离,导致英雄形象在一部分人的心目中轰然崩塌。英雄人物是英雄文化的本体依托,“解构英雄”使英雄文化日渐失去这个依托,长此以往,英雄文化自然无以存续。

(三)
    前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集文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学家、哲学家、社会学家等多种角色功能于一身,被俄罗斯人民誉为“民族的良心”和“文化的主教”。索尔仁尼琴成名于苏联赫鲁晓夫时期,197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索尔仁尼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前后,他在全世界声誉卓著,如日中天,那时候,索尔仁尼琴是右派自由主义分子的旗帜和标杆。索尔仁尼琴的劳改营文学,为自己树立了反抗暴政、追求自由的形象,被誉为“显示了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和良知”。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给予索尔仁尼琴很高的荣誉。1973年12月,他用“艺术研究”方法写的《古拉格群岛》第一卷在巴黎出版,披露了从1918年到1956年间苏联监狱与劳改营的内幕。此书的暴露性极强。作者把苏联描绘成劳改营遍布全国,数以千万计的无辜者遭到逮捕、关押和杀戮的黑暗帝国。同年他又在《民族生活范畴的懊悔与自我克制》、《不要撒谎活着》、《给苏联领导人的信》三篇文章中“预言”社会主义必然垮台,攻击社会主义的道德风尚和经济贫穷,坚持其古典的宗教民族自由思想,这些文题都恰好迎合现代西方社会反苏、反社会主义的形势和心理。由于其作品独特的内容,在特殊的政治氛围下被人为地夸大化,在最高领导人那里变成了政治斗争的工具和筹码。作品在东西方都产生了强烈的反响,被国外敌对势力用来作为反苏维埃的宣传品,产生了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为西方制定反苏计划提供了非常可靠的依据,为制造大厦的倒塌提供了间接帮助,他的文学创作从某种程度上讲充当了捣毁苏联大厦的“帮凶”。1974年10月,美国参议院授予他“美国荣誉公民”称号,随后他移居美国。
    但是,当索尔仁尼琴离开美国回到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1994年,索尔仁尼琴以一个流亡者的身份,怀着复杂而又矛盾的心情,拖着76岁老人疲惫的身躯,回到他阔别整整20年的俄罗斯故土,看到物是人非、满目疮痍、人民极度贫困的祖国悲剧般现状,令他的政治雄心折损大半,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对苏联时代的看法。对于当年他曾经深深加以指责和批判的、早已不复存在的苏联及斯大林的态度,又来了一次重大转变。当他看到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一切,他在临去世前一年说了这样的话:也可能我是错的。苏联剧变后,一直在诋毁前苏联的索尔仁尼琴发出深深的忏悔。在他心中对曾经一度强大的祖国充满着无尽的惋惜:“是我害了俄罗斯祖国。”在1996年发表的小说《在转折关头》中,他肯定斯大林是伟大人物,赞扬斯大林发动了“伟大的向未来的奔跑”。2005年6月媒体采访时,他公开指责俄罗斯政治现状,同时,强烈批评美国社会虚伪的民主,打着民主旗号,推行强权的做法。在《倾塌的俄罗斯》一书中,索尔仁尼琴几乎是仰天长叹。索尔仁尼琴以反斯大林主义的小说《古拉格群岛》而著称,是反苏维埃制度最著名的斗士,但他在苏联解体后认识到自己反对斯大林和苏共是绝大错误。面对俄罗斯正沦为西方附庸的现实(即使在普京时代,俄罗斯的所谓经济复苏也是靠出卖石油和天然气等资源,与沙皇时代的俄国和当今世界的绝大多数落后国家没有什么两样),他痛苦悲哀地说:“今日的俄罗斯已经彻底丧失了斯大林曾经赋予这个国家的冲劲与斗志!”
    苏联解体这一根本事件,正是索尔仁尼琴关于俄国命运的思想的核心。他在持不同政见者当中反苏维埃最为坚决,曾被称为“苏维埃政权的头号敌人”。过去他连篇累牍地写书和发表文章攻击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在为搞垮苏联制造舆论方面出的力气最大,所以,他忏悔的心也最强烈。1989年苏联这座大厦倒塌了,历史就这样让强大的苏联与另一个超级大国擦肩而过,当“预言家”的“预言”、“先知”实现了的时候,久在异国他乡的作家面对四分五裂的祖国,他的心或许也无法平静,尽管曾因极权统治遭受迫害一度非常地痛视它,诅咒它,但当看到受苦受难的无辜老百姓,他的“俄罗斯民族良心”发现了!回国前就开始着手写“政论三部曲”。纵览这“三部曲”,不难揣摩出索尔仁尼琴关于俄国命运、民族意识的思考和对俄罗斯民族性格深刻的剖析,同时,作者认为西方蓄谋已久的反俄计划及其成功实施,也是俄罗斯步入当前困境的主要原因之一。虽然他没有公开对自己的行为道歉,实际上他内心的忏悔比他公开道歉还深刻、还残酷。他的“三部曲”完全能够解读他那颗忏悔的心。
    索尔仁尼琴之所以忏悔,就是因为他还有对民族文化难以割舍的依恋和强烈的民族自尊心。虽然西方社会对他个人有“恩”,但他始终是一个西方现代文化和西方意识形态的坚定反对者。2005年6月媒体采访时,他公开指责俄罗斯政治现状,同时,强烈批评了美国社会虚伪的民主,打着民主旗号,推行强权的做法。在《倾塌的俄罗斯》一书中,索尔仁尼琴阐释了民族精神和文化对于国家与民族的意义:“人民的精神生活比疆土的广阔更重要,甚至比经济繁荣的程度更重要。民族的伟大在于其内部发展的高度,而不在于其外在发展的高度。” 他认为,如今能给俄罗斯人以力量、保证俄罗斯民族永远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也许只有俄罗斯的文化。正是因为在《倾塌的俄罗斯》一书所折射的这些品质,索尔仁尼琴才被人们视为“民族的良心”和“文化的主教”。

(四)
    今日中国的某些知识分子们正在扮演索尔仁尼琴的角色。无论他们出于何种目的,实际上他们的所作所为,只能将中华民族重新拖向深渊。最近二十多年来,某些受西方影响的知识分子们(他们并不代表中国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恶毒攻击毛泽东,企图将中国重新拉回半殖民地的老路,使中国脱离向世界现代化强国冲刺的道路,沦为西方帝国主义的低级加工厂。他们涣散了中国的人心,削弱了中国人的斗志。与索尔仁尼琴不同的是,他们既不具备索尔仁尼琴著文章的“妙手”,又缺乏一颗知识分子本应当有的独立思考之心,也缺乏索尔仁尼琴担道义的“铁肩”,更缺乏索尔仁尼琴的“民族的良心”!
    鲁迅曾经说过:中国人现在是在发展着“自欺力”。 “自欺”也并非现在的新东西,现在只不过日见其明显,笼罩了一切罢了。然而,在这笼罩之下,我们有并不失掉自信力的中国人在。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要论中国人,必须不被搽在表面的自欺欺人的脂粉所诓骗,却看看他的筋骨和脊梁。
    英雄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中的地位,决定英雄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英雄往往是偶像化的,是神圣的,正因为如此,英雄才是不朽的,才最具榜样的力量。英雄是形象化的,英雄精神也是形象化的,英雄精神寄寓于英雄形象,英雄形象承载着英雄精神,英雄文化的传扬依托英雄形象的传扬而实现,英雄文化的影响力以英雄形象的影响力而实现。遗憾的是,当下的艺术家们写英雄的不多了,歌颂英雄的影视精品力作不多,戏说英雄以至俗化、矮化英雄的平庸或者粗制滥造的影视作品却充斥坊间令人眼花缭乱。
    事实上,恰恰是由于这些民族脊梁们的不断牺牲和奋斗,才换来了今天中国人的来之不易普遍安全和富足的生活。然而那些坐在他们劳动成果之上的张嘴吃现成的所谓艺术家、学者,不仅不去宣传这些英雄,不仅不去传播他们的故事,而且还鄙视他们咒骂他们。
    中国历史从来不缺英雄,当代中国缺乏的是对英雄人物的尊崇。在历史的长河中三千年来的英雄人物灿若星辰,这绝不是历史短暂的西方国家所能媲美的。有那个国家的英雄情结会像中国这样延续了三千年生命力绵绵不绝呢?远的不说,即便是开始于最艰苦时代的中国当代英雄,也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毫不逊色。然而,这种沉淀在人们心中的英雄情结却被各种莫名的误导、解构、诬蔑、谩骂消解了。我们不得不说,当代中国有浓重的文化自卑、甚至人格自卑,自我贬抑到了变态程度。一个人自贱惯了,提升高贵情感很难;一个民族自卑惯了,提升自信谈何容易。
  虽然一个国家就好像人体一样,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既然有屹立于人群中的脊梁,那么也会有一部分残渣败类,这不足为奇。但试想如果这个国家永远都是所谓的民主女神、八股文痞、自由斗士、异见领袖、鸡汤导师、民粹大亨们在舞台上活跃的话,是到死也培养不出一个爱国者的。幸好这个国家还有无数民族脊梁的存在,因此才有了民族精神的存在。当前苏联把自己的文化和理念用最好的木浆纸,最无可挑剔的印刷机和最昂贵的烫金的封面印刷成书并配送到全党一人一本却被束之高阁的时候,美国人栽培的苏联公知们却把自己毫无道理的信息毒药印在了低廉的地摊读物中,消解着苏联底层民众的人心。但凡英雄,都有感人肺腑的故事,都是绘声绘色的传奇,人们都是通过小说、绘画、雕塑、电影、电视、故事、曲艺等文学艺术形式认识英雄的。国家应在实施文化发展战略中重视培育英雄文化,配置力量重点打造一批具有标志性意义和传世价值的英雄题材文化项目,尤其着力推出一批高水准的电影电视作品,讲英雄故事,说英雄故事,唱英雄故事。无论远虑还是近忧,中华民族都必须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精神,必须具备坚定的国家意志和坚贞的民族气节,必须英雄辈出,而这都依赖于厚重的英雄文化的长期滋养。从一定意义上讲,培育、弘扬英雄文化既是文化战略,也是安全战略;英雄、英雄主义、英雄文化也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内容。尊崇英雄,维护英雄,传颂英雄,应该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应该成为全民族的道义担当。对民族英雄、国家英雄的任何污蔑和攻击实质上是对中国人民人文理念的销蚀,是对中华民的民族精神的销铄,是对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刳剥!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7
积分 99459
帖子 11706
积分 99459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2
发表于 2014-3-31 11: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一个国家的灵魂,始终在于民族信仰和民族英雄身上。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8-17 00:43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