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六集卷之二(总第27卷)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4-11 20: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六集卷之二(总第27卷)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六集卷之二(总第27卷)

书名:古板木廷仙碧玉鱼×集全歌(×集:初、二……十集)
内题:新造木廷仙双玉鱼/新造双玉鱼木廷仙
出版: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板(民国)
藏板:潮城府前街瑞文堂
册数:10 册(集)
卷数:49 卷
(本书由胖子160根据古本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手打,如有错漏,敬请指正)

新造双玉鱼木廷仙六集卷之二
潮城府前街瑞文堂藏板
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云  征夫才略动雄风 手执冰花玉垒中
    不是将军闲好事 为渠止渴有成功
再唱龙德姜将军 前受状元恩十分 阵上饶枪放伊走 杀一番官丧孤魂
后来番帅知形藏 欲杀伊身归阴间 带领本部之人马 一齐入关来投降
番兵簇拥闹轰轰 围到水泄俱不通 好得姜王二大将 死守关城建大功
星夜驰表去上京 主上面前讨救兵 古道救兵如救火 迟缓只恐着破城
连云领表上路程 不分日夜赶紧行 路今虽远行来近 看看将近到京城
拼到长安日函山 将表去交黉门官 黉门接表不敢缓 即传入来到银安
就将边廷大败兵 奏与圣上得知情 君王闻着只消息 当时殿上吃一惊
传宣来使上殿廷 询问军中个事情 连云领旨到殿下 拱手跪落万岁称
小臣先锋在军营 奉命前来讨救兵 古道救兵如救火 迟缓只恐难保城
不是状元智略深 亦难拒守到如今 初交锋时皆大胜 杀得番奴命归阴
擒来一将身姓姜 名唤龙德大豪强 元帅开了宽洪量 放他回返到西凉
临行叮咛嘱咐言 劝那番帅来投降 丞相疑他反奸计 欲杀伊人归阴间
再三访他无异心 方肯许伊入门临 排一黄河九曲阵 枪刀剑戟列林林
杀气冲冲接云霄 内中门路数十条 一门一名英雄将 只等敌人去上招
生路惟有一个门 踏错就着见净隍 内藏数万英雄士 个个骁勇不可当
杀气冲上遍天乌 惊得神哭共鬼愁 令人一见心惊恐 不知名叫何阵图
难得状元百事精 许一看了便知情 十万雄兵方可取 不然欲破事不能
赧仅数万在关城 大半老弱不能行 元帅自料难取胜 几番驰表讨救兵
不见我主遣雄师 番帅屡次下战书 受激不得去破敌 入阵走错路门衢
大军被陷在阵中 当阵死者数千人 状元又中无情箭 几乎一命归阴间
好得小将到身边 打救伊人归返员 番兵之箭如雨料 令人一见心惊疑
自恃走脱命免危 谁知转身又被围 好得降将姜龙德 叱令军士且向开
放出一条生路门 二命方免见净隍 亦是我等未该死 仗主洪福有十全
一齐逃走返回程 入城查点败残兵 大半被杀在阵上 元帅大哭惨十成
匈奴簇拥声嚎喧 团团围住来迫关 好得姜王二大将 保守雁门个城垣
小将带表返回京 欲来求主发救兵 又道救兵如救火 迟缓只恐难保城
奏罢府伏在金阶 望主龙腹自主裁 天子闻言心大怒 拍案大骂语猜猜
自从领兵上战场 几见尔来讨兵粮 尔敢如此乱糊说 寡人何尝见本章
谁人敢将孤家瞒 必是献国卖城官 阻隔讨救之文表 分明欲夺朕江山
查看的个奸贼儿 敢来姤贤乱帝基 寡人若是查得出 照律九族着诛夷
宋王怒气发冲冠 两班文武大惊惶 面面相观无言语 惟有蔡相老奸谗
胶仓挞屎欲洗清 出班启奏在殿廷 老臣想着亦奇异 分明欲害小书生
枉尔一心想奸雄 人欲害人天不容 今日更有表童到 此事实在是难穷
奏罢暗算在心胸 不如再害一公卿 孝宾囚禁在牢内 屡欲持出来行刑
奈伊岳父一马瑶 殿前将伊罪奏销 若欲陷害林家子 马瑶不死难开跷
想罢心内有主担 当殿来将伊人谗 欲知本章谁人匿 望主龙腹细详参
着问吏部必知情 伊婿孝宾犯罪刑 天官恳主来开赦 欲掠李静来证明
屡屡使人到边关 探听其中个根原 关中交战之事故 伊人必定尽知端
望主召他来问明 若不实说即动刑 上是竹板下是石 那怕伊人勿认供
主上听了心带疑 丞相何必诬谤伊 若说马卿老臣子 一片忠心扶帝基
亲选状元是伊身 座师岂可害门生 说得奸相无言答 含羞忍耻下殿廷
文武百官立两旁 皆是敢怒不敢言 连云殿下再启奏 望主倒旨下殿中
速遣大将带军兵 赶早就着来起行 古道救兵如救火 迟缓只恐事难成
微臣愿来领先锋 直到边廷去建功 夫子闻奏言亦是 眼观两旁文武公
现值番奴来攻城 急在燃眉讨救兵 谁肯上殿领兵马 去保边廷无事情
连问数声在殿中 文武无个敢应言 天子殿上细观看 一个向西个向东
当时看了火直升 指袖起身退入宫 文臣武将千千万 无敢领兵去出征
且按圣上发龙威 再唱西宫木贵妃 指日独坐深宫里 忽闻宫娥报是非
边廷前来讨救兵 文武百官在殿廷 主上连问三四句 无敢领旨去保城
当时大怒返回程 闷闷不乐在内宫 娘娘闻得此言语 三魂七魄飞天庭
惊罢又再问一番 元帅阵上岂安全 宫娥回答身中箭 不知生死共存亡
娘娘一闻只话机 扬跋在地话袂提 有一时久才开口 教我如今做再年
我等兄妹正二人 差之厘毫惨难堪 木门香灯靠谁是 头说一头啼泪喃
妾自过继入门庭 虽是异姓来螟蛉 多蒙母亲共兄长 爱惜就如同胞情
自从进入到宫闱 蒙主封我为贵妃 承了君王之宠爱 所奏之事无不遂
枉我品职如此高 不能庇荫外家头 哥哥重伤在阵上 生离死别在此遭
若不打救兄一人 决不为人在世间 吩咐一众宫娥女 切莫泄漏这形藏
恐我母亲闻知机 性命就着无半厘 大家俱以遵懿旨 一齐秘密不敢提
木妃愁闷在心情 将何计策去救兄 忽然想起陶小姐 再三求我赦罪名
乘此机会来救伊 欲将何言奏主知 东宫有个张氏女 与她姑表至亲谊
待我与她来相量 看伊有乜好主张 说罢连时上御辇 东宫共伊细参详
当时离了西宫中 来到东宫个门旁 早有宫娥去通报 张妃出门接伊人
双双携手入宫门 各各施礼有一巡 分宾坐落饮茶罢 言来语去叙寒温
木妃附耳告禀言 望尔屏退左右人 张氏如命来叱退 木妃牵伊到内房
就将月英个事情 同头至尾细说明 我本向前去打救 怎奈独力事难成
尝闻古来个话言 外至姑表内亲党 望尔念着至亲眷 同来设法救伊人
张妃闻说喜心胸 原来我妹在冷宫 既然一身有武艺 明日启奏主知情
假说梦寐好惊人 如此如此个话言 尔今先去我随后 二人启奏话相同
主上必然就着听 承机荐伊去带兵 若能扫平番贼寇 救得令兄返回程
木妃听了喜滔滔 称赞张姐计智高 说罢起身来作别 张妃备酒来恳留
两相携手入席临 尔杯我盏同酌斟 二人俱是同心腹 言来语去话知音
饮到红轮将西残 方才作别回宫中 各各预备天光早 一齐上殿启奏言
且按二妃用计施 再唱天子昨日天 连问无人领兵马 怒气退入内宫移
闷闷不乐心不开 驾到西宫会木妃 娘娘一闻圣上到 执笏迎接入宫闱
当时见主眉头弯 向前请安问一番 闻得边廷来讨救 臣妾心中暗惊惶
昨夜一梦大不祥 皇城之内欲遭殃 忽然天乌共地暗 金鼓齐鸣高声扬
狂风大作披披飞 冷宫冲出一枝花 托住金殿个正栋 即速天时就复回
后闻空中个话言 此花不是等闲人 文武全才有妙法 能保宋朝个家邦
彼时臣妾大着惊 向醒城楼三更声 原来夭是南柯梦 物来启奏主知情
天子闻得只话言 暗自思想在心中 莫非囚禁兆家女 是个安邦定国人
正在思想自疑猜 忽闻东宫銮驾来 亲身进入文华殿 执笏朝见万岁前
君王开口赐平身 西宫迎接礼深深 分宾坐落在左右 宫娥捧茶敬伊人
饮茶明白喜心欢 叩问圣上龙体安 然后提及梦中事 与木贵妃皆一般
天子便共张后言 尔等梦寐俱相同 只为昔日招贤士 姑苏来一美红颜
花容月貎赛西施 就如仙女下瑶池 说她熟练征战法 情愿领兵平蛮夷
朕见伊人正青春 恐难执掌大乾坤 欲纳在宫为妃子 怎奈此女不肯遵
誓死不愿来受封 怒了寡人之龙衷 将她囚在冷宫内 禁止不准人相通
卿等所梦个事因 必然应在此女身 恁今一齐回宫去 寡人登殿召此人
张木二妃喜冲天 果然应赧之计施 一齐辞别归回返 徽宗自去坐丹墀
敲起龙钟凤鼓鸣 文武百官闻知情 俱来侍候在殿下 只见天子金殿登
连时传下圣旨音 冷宫召出兆美人 太监当殿来领旨 召了女将到殿廷
跪落殿下眉头舒 草莽之臣蒙照呼 我主若是有使唤 万般事情无不如
君王闻奏悦龙胸 赐坐绣墩在殿廷 传旨吩咐内侍监 赐她御茶一大钟
月英接了谢皇恩 一十二拜甚殷勤 天子开口平身赐 然后又再诉言因
自怨寡人听奸谗 囚禁冷宫数月间 闻卿忠孝世间少 冤屈宫内无怨言
朕今封尔大将军 执掌兵权振乾坤 若能平伏西辽国 荣华富贵与尔分
月英慌忙谢恩谊 昔日违逆罪滔天 感蒙不杀之恩德 赴汤蹈火不敢辞
仗主洪福去平番 旗开得胜奏凯还 天子闻奏大欢喜 殿上遂把旨来传
重加再来封伊身 愿卿来做栋梁臣 封为天下大元帅 上管军来下管民
上方宝剑有一枝 先斩后奏任主施 赐尔凤冠共玉带 红缎绊甲好威仪
黄金锁甲绣盘龙 亲赐御酒有三钟 愿尔忠心扶社稷 大宋江山托赖卿
付尔三十万军兵 不可迟缓赶紧行 古道救兵如救火 早到一日安心情
月英领旨谢恩谊 然后拜别下丹墀 午朝门外来上马 黄缎凉伞有一枝
威风凛凛惊杀人 五百女将随后旁 王令一下如山倒 三声炮响似雷陈
蔡公宿公奉旨音 断后掠阵一齐临 轰轰来到校场上 坐在中军传言因
将台起鼓过三通 鸣锣响处鼓声咚 大小军士分左右 人喊马嘶闹轰轰
是时各队个将军 俱提禀贴来请安 中军一并收明白 将令一下如倒山
我等为国尽忠心 不许抢劫共奸淫 不许交头共接耳 亲批珠笔传示章
内计禁规条款一十二条悬牌于辕门之外
第一条无论大小将士有敢畏俱昨阵退缩者斩
第二条我军到处秋毫无犯敢取民间一草一木者斩
第三条市肆买卖公平交易倘敢倚势强蛮抢夺者斩
第四条不遵约束有况军令无论亲疏违慢者斩
第五条大小三军各执牌号以备稽查有不遵伏者斩
第六条三五成群交头接耳摇动军心如敢违令者斩
第七条兹扰良民奸淫妇女抢夺财物敢犯军威者斩
第八条各队将官约束士卒不准混杂往来违令者斩
第九条按队分派兵丁日夜巡缉以防奸细有失公务者斩
第十条大小三军各遵约束依次调遣争先乱应者斩
第十一条鼓声响处则进锣声鸣时即退有敢不遵令者斩
第十二条军威整肃将令森严王法无亲各宜谨慎违犯者斩
规条悬于辕门旁 令人一见心胆寒 虽然是个小女子 将令威严惊杀人
后召连云上帐庭 问及军中个事情 连云一一忙告上 说到状元受苦刑
身中毒箭人昏迷 生死二字未知机 箭疮久流乌血水 令人一见心惊疑
月英闻说大惊惶 仙师亦尝共我言 中箭若是流血水 四十九日命着亡
算来到今若多天 若是过期命着离 连云便说三十日 月英方才安心机
当时别师欲回来 说我丈夫有祸灾 叫我前去相答救 付我锦囊有三个
现今在只将台中 不便拆开看形藏 候待今晚到驿馆 拆开一看便知端
说罢传下将令旗 大小三军且返员 军士领令各散队 元帅回馆去依栖
驿官排席来接风 月英无心饮到全 拆开锦囊来观看 内有仙丹救安痊
遂问连云赵将军 状元中箭命难存 我有仙丹可调治 尔身若肯上路奔
赏尔一匹白龙驹 日行三千里路途 若能救活功非小 夜日赶紧勿踌躇
连云领令愿起程 我承元帅恩十成 今日欲去相答救 赴汤蹈火我愿行
月英听了笑唠唏 不错果有忠义儿 即速赶到边廷去 路上须欲小心机
连云领命去主张 身上藏了些干粮 登时上了高头马 如飞似跑离帝乡
一路赶紧无歇夜 有令在身无人查 龙驹宝马行得快 举头已到关城衙
关中一众大惊惶 自料元帅命着亡 当时一见连云到 向前就来问因端
连云不及来回言 来到元帅个卧房 床前任问全袂应 原来伊身不知人
个嘴开开目眯眯 恹恹惟存一气丝 幸得方才四十日 许一过期命着离
连云取出那仙丹 开水灌落伊口中 方才正到一时久 元帅翻身大叫言
痛杀我身惨万重 叫后血水就暂停 不过一时共三刻 箭疮痊愈身安宁
站起身来问众人 谁人答救我平安 连云闻问回言答 女将付我带仙丹
来救尔身得安宁 这段功恩有万重 不知女将何人等 文武全才百事能
小小一个美红颜 遇逢仙师妙法传 教到枪棒般般晓 觉得武艺件件全
亦能散豆来成兵 书符使鬼去打城 练得百步穿扬箭 百发百中人惊营
主上付伊领兵权 不久已到雁门关 当殿封伊为元帅 威风凛凛人惊惶
赐伊宝剑有一枝 不论王侯至亲谊 准伊先斩而后奏 大小事情任主施
虽是一位美娇娘 能晓剑戟共刀枪 威严不次男子汉 不可掠伊做寻常
状元听了喜心胸 望空拜谢于天庭 不知何洞神仙女 降下凡间救生灵
回身再拜赵将军 感尔救我返回魂 不辞辛苦赶到此 这段功劳有十全
尔说救兵将欲来 尔我谨记在心怀 密密勿共军士呾 切莫张扬乞人知
且按边廷个话言 再唱月英令兵权 总统雄兵三十万 大小将官数千员
拜辞天子返回程 择了良晨便起行 校场祭旗明白后 轰轰烈烈出京城
文武百官一众人 纷纷来到长亭中 安排筵席来送饯 但见人马如黄蜂
月英马上气腾腾 五百女将随后程 一枝三层黄凉伞 枪刀剑戟映日明
人喊马嘶声咆哮 大小三军挺英豪 风吹鼍鼓山河动 电闪旌旗日月高
刀如南山映日红 枪似北海浪千层 马若龙驹人如虎 威风凛凛惊杀人
众人一见元帅来 一齐迎接到亭前 月英落马来回礼 口中只是说不该
何劳诸位众公卿 车驾来到只长亭 本帅安敢来当受 叩蒙大驾即回程
大老亲捧酒三杯 来到面前笑脸陪 但愿旗开而得胜 即日班师奏凯回
月英听了笑呵呵 全仗大家洪福多 扫平匈奴班师返 一种来唱太平歌
说罢辞别来起行 连时落亭上了骑 文武百官众人等 奉旨难免送一程
然后方才返回归 人马纷纷声如雷 前有先锋督队伍 逢水叠桥山路开
所过之处个皇城 文武官员接送行 时值小春天气爽 正是国家好行兵
只为关中被番围 本章讨救返回归 古道救兵如救火 迟缓只恐城着危
自离长安赶紧行 饥餐渴饮在路程 路今虽远行来近 看看将近到关城
月英暗命一小兵 密密去报元帅爷 约他勿来远迎接 瞒了匈奴不知情
小军暗领元帅言 悄悄前来到关中 将情告与状元晓 木爷闻报疑心藏
女将奉旨统大兵 欲来保扶雁门城 岂有不接之道理 不知女将何心情
若欲不去迎接伊 犯了军中之威仪 倘若主上闻知觉 目无朝廷罪难辞
左思右想难处分 屏退军士问连云 女将吩咐勿迎接 尔身如何来思存
不接又恐犯规仪 欲接伊人又来辞 想着亦都难主意 尔今有甚妙计施
连云暗共元帅言 尔我装做平常人 勿乞三军得知道 静静去到半路中
神不测来鬼不知 状元闻说喜满腮 尔这主意实是好 将军真乃大奇才
状元入内换素衣 赵王二将同张递 一齐跨马向前去 且按这段个事机
再唱月英带大兵 先命小军报知情 时值仲冬十一月 逆风凛凛得人惊
元帅看到这时间 天冷地冻十分寒 传令暂且安营寨 冬打火炕去安藏
追思玄女个言因 霜雪之中会良人 我想木郎在关内 这等天时有出身
前日伊尝到我家 爹爹将我许年庚 只知富贵同偕老 岂料风波冒面生
痛着父亲见阎隍 天大之祸来灭门 使我一个小女子 一年漂流在外方
男女一旦拆分离 伊在东来我在西 如今若是来相见 我身假做不知机
况我改姓共换名 料他必然不知情 彼时正在暗打算 忽闻旗门报说声
关中来了三马骑 并无带领小军兵 现时已在营门首 请令定夺单施行
月英闻报有思存 连时披挂坐中军 吩咐把守众军士 传他三人进营门
军士领令通伊知 状元三人进入来 但见两旁众军士 威风凛凛人惊骇
月英头戴黄金盔 二枝雉尾披披飞 坐在帐上威风凛 好似唐朝樊梨花
左右军士执刀枪 将官侍立两壁廂 箭上弦来刀出鞘 俨若交锋在战场
三人方才向前行 举头一见大着惊 我等虽是英雄士 到此难免退一程
三人停住一时间 不得不已上帐中 头行一头心惊恐 不敢举首看伊人
来到中军个案边 低头恭恭行礼仪 月英坐在中军帐 早已亲目看见伊
中央站的非别人 正是木郎到此间 为甚素身无打扮 看了打算在心中
假意帐上问言因 来将尔是何等人 为甚事情到帐下 望恁共我从实陈
状元闻问将言章 告与元帅得知详 一个姓王个姓赵 卑职姓木名廷仙
元帅銮驾统大兵 欲来保护雁门城 依礼着来远迎接 为遵尔的军令行
正自素身来接迎 感尔功恩有万重 亲赐仙丹来救我 未知何日报恩情
今日单身甚殷勤 特来拜谢尔功恩 欲知月英如何答 第三本中正知因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2-12 08:51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