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六集卷之四(总第29卷)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4-17 21: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六集卷之四(总第29卷)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六集卷之四(总第29卷)

书名:古板木廷仙碧玉鱼×集全歌(×集:初、二……十集)
内题:新造木廷仙双玉鱼/新造双玉鱼木廷仙
出版: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板(民国)
藏板:潮城府前街瑞文堂
册数:10 册(集)
卷数:49 卷
(本书由胖子160根据古本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手打,如有错漏,敬请指正)

新造双玉鱼木廷仙六集卷之四
潮城府前街瑞文堂藏板
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云  北辽无故动干戈 幸得宋王洪福多
    才保江山免祸患 蛮兵弃甲拖枪逃
再唱太子身重伤 一命几乎归阴乡 幸得一众番军士 向前扶救脱祸殃
回营落床人昏迷 左右用心来调治 好得营中有药饵 调医数日暂起离
数万雄兵丧幽冥 到此亦难复战征 只得逃命归回返 那日扶伤上殿廷
跪落案前奏缘由 为欲后兄之冤仇 不料遇着一妖妇 致到丞相一命休
十万雄兵被杀亡 臣儿之罪有万端 左肩中了一毒箭 几乎一命难安全
全仗父王洪福高 才保贱命返回头 番王闻奏亦怜悯 大骂贱妇气滔滔
失了太子又折兵 一时惊到坐在讶 左思右想无计策 文武朝臣挂心情
纷纷俱在相议言 现今国朝无贤人 惟有方元老丞相 位居极品在左班
奈他职居是文臣 难以持兵来出身 纷纷相议无下落 闹到皇后闻知因
太子丞相沙场亡 搥胸顿足泪汪汪 看到南兵障利害 只恐辽邦难保全
数十万兵化为尘 几多将士俱丧身 百万粮草已费尽 国中又无栋梁臣
现特女将勇有名 令人闻之皆大惊 辖下数百英雄士 乌合之众将临城
事在燃眉不可迟 教我如今做再得 说罢放声来大哭 三宫六院俱惊疑
翠英亦已闻知情 慌忙来到昭阳宫 一见母后大啼哭 那时亦随泪满胸
劝解母后勿泪涟 王兄被杀命归天 事都已往勿啼切 亦是命里所生然
自然出世红奇奇 千辛万苦抚养伊 分了严父之血脉 吃了慈母之膏脂
幸喜今日正长成 教到一肚好才情 亦能文来亦能武 保扶父王坐朝廷
双亲才得喜心欢 自恃帝室有后传 正欲高枕无忧虚 不料今日来归亡
亦是国朝之倾颓 如今纵哭不能回 从此且保千金体 哭久无奈亦着灰
孩儿虽是南朝人 蒙母收养在宫中 一门和乐无异念 相亲又如同胞葱
难得王兄亦相安 俨然亲生都一般 今日就来拆分散 好似利刀割心肝
王兄归亡无至亲 惟靠母后尔一身 倘有三差共二错 教我将来靠谁人
闻母知兄归阴间 痛到二日无度餐 如今来听孩儿劝 心肝且来抱一旁
说罢不住泪满腮 自己举案来齐眉 望母来受女儿敬 头说一头跪上来
皇后看到这情形 难却女儿面上情 勉强接了放桌上 然后来扶女起程
将袖拭她之泪淋 奴尔如此孝顺心 尔母虽是痛男子 好好就来丧归阴
哭了欲见亦是难 如今有尔在身旁 朝夕问安行孝道 略改为娘眉头松
但是如今国难安 南兵欲来夺江山 丞相太子皆被杀 失了许多个将官
南朝来一女将军 年纪虽小有乾坤 出阵亦能使妖法 亦能驾雾共腾云
亦能散豆来成兵 书符前去使鬼行 飞剑来取人首级 令人一见大着惊
明明不是凡间人 必是妖邪可知端 果然有此个人等 我军欲胜亦是难
翠英劝母勿担忧 孩儿感蒙母收留 全仗平生之本领 愿与王兄报冤仇
明日我去上殿廷 叩见父王来领兵 全凭母后之洪福 斩杀妖妇丧阴行
娘娘听了语喧哗 奴尔不可言太夸 古道王法无亲眷 差之厘毫命着灰
况且妖妇箭有名 百发百中人惊营 练就飞刀其利害 劝尔不可乱举行
自怨我主无打评 听信谗言毒计生 小邦着认小邦礼 保受疆土自作耕
无端起兵犯潼关 致到王儿来归亡 失了数十万兵马 惹了天大个祸端
如今欲罢罢不能 不日敌兵犯朝廷 欲使谁人去抵敌 国朝自此难安宁
翠英听到这形藏 不敢开口再多言 只恐母后心愁闷 服侍娘娘个身旁
待到伊一悲泪啼 就可从旁劝解伊 自此暂在宫内住 且按这段个话机
再唱银安个殿中 文武朝臣一众人 闻得边关事危急 人人无不大惊惶
呀哩有个亲生儿 名唤呀蜜武艺奇 为欲报父之仇隙 上殿前来启奏提
辽王闻他领兵权 犹豫未决问方元 卿家尔为三朝老 国政事情必知端
请尔○○○○○ 欲战欲和来商量 呀蜜上殿领兵权 欲代伊父报仇○
方元闻问心大惊 上殿启奏主知情 如今不可起兵马 南朝女将使妖邪
呀蜜虽是气力刚 不是伊个对敌人 况且仓库无粮草 依臣愚见来奏言
我主若欲保江山 写书遣使去求和 选一能言个臣子 去到敌人个营盘
叩求两国来合盟 伊人若是肯依情 如约罢兵归回返 那时方才得太平
辽王闻奏悦龙颜 依卿所奏朕喜欢 孤家来写一书信 未卜欲使何官员
方元闻问启奏陈 吏部尚书一王仁 此人一生善游说 望主可差伊出身
辽王亲写书一封 即召王仁到银銮 便将求和个言语 一一使伊去通传
王仁当殿领降书 辞了狼主上路衢 匆匆来到关门口 恳人代去传言词
守城军士到中军 欲报番人进表文 匆匆直来到帐下 方欲向前禀一巡
月英指日坐帐中 相议征战个话言 忽闻兵丁来禀上 蛮夷遣来一官员
欲求元帅做人情 两国和好来罢兵 现在辕门且等候 请令定夺早施行
月英闻报笑唠唏 心内自然有把持 待我来展雄威势 帐上遂即传令旗
高插旌旗随风飞 将士贯甲共明盔 枪刀剑戟分排列 摆设钺斧共金瓜
刀出鞘来弓上弦 大小将士好威仪 三声炮响如雷震 三通鼓罢传令旗
带领番使上帐中 一声领令如雷陈 王仁虽是好胆量 到此难免心着惊
强起精神抱表文 恭恭直来到中军 只见两旁众军士 个个侍立气奔奔
唱班之声如雷霆 令人一听魂飞升 王仁膝行而前进 殷勤直来到厅庭
说白
手抱降书高声言曰北狄使臣吏部尚书王仁奉俺狼主之
命特来献书求和闻得元帅宽宏大量统领大军领了仁义
之师先取地利后得人和战无不伏取无不胜军令森严到
处秋毫无犯爱民如子上扶社稷以顺天心下保疆土而从
人愿我主呈书前来恳和望祈元帅施了仁慈爱心允纳使
两国从今以后永远相安免动干戈黎民乐耕同享太平之
福后戴元帅天大之恩说罢即将和书呈上左右接了传与
宫婢捧上案前拆开披上月英举目一看内云
孤家北狄辽王 至书元帅妆颜 放开凤眼细看 内中一一根原
恨孤错听人言 起兵侵犯边关 致使屡战屡败 大臣太子阵亡
今日悔却前番 写书前来求降 遣使递投麾下 望尔海量放宽
允我求和纳言 即日罢兵回还 年年称臣进贡 岁岁问安金銮
○○○○○○ 断无再生祸端 免累黎民涂炭 万丈之功难忘
月英看了拍案大怒将书扯碎掷于帐下叱骂道尔主昧心不
死胆敢师出无名欺侮天朝屡犯疆界扰乱良民出乎反乎种
种不法人心狗行今日着急恐遭诛杀就将花言巧语特来求
和以赚安逸我若被尔所瞒罢兵退去尔必另加反复再侵祸
患如今看破尔主之心即时兴师必欲踏沉尔国方消我恨王
仁听了大惊失色再不敢上前恳告月英叱令左右将来人拿
下绑去辕门斩首示众不得有违
左右领了军令言 一齐向前捆伊人 王仁亦不来求救 冷笑一声下帐中
古道败国是美人 今日见之果然真 女子若可安社稷 朝中何用文武臣
月英闻他冷笑声 叱叫军士且未行 带那来使另上帐 武士领令押回程
元帅帐上展雄威 尔主无道屡逆违 此遭罪犯皆及尔 今日斩尔有何亏
王仁侍立志气昂 全无惊惧个形藏 跨了大步进上去 跪落从容告禀言
卑人笑者无别端 笑那世人名虚传 今日见之方明白 知我此死实含冤
闻尔豪门人出身 尔父又是忠良臣 为国捐躯遭惨死 令人闻之皆泪怜
遣尔一位千金儿 上殿前来领兵机 必顾先君之名望 人情世事无奖偏
第一一路着施仁 第二代民将冤伸 第三贤人当敬重 方算英雄豪杰人
我奉王命来投书 恳尔罢兵施仁慈 欲许不许由在尔 何必将我来斩除
不闻古来个话言 利刀不来杀来人 今日无故将我杀 笑者笑尔理不通
月英闻说理亦明 回嗔息怒改笑形 从来两国相争斗 不杀来使古来情
我是试尔胆若高 不错果然大英豪 如今且饶尔活命 教尔即速走回头
与尔狼主细说明 即速起兵接战征 王仁不敢再开口 抱头鼠窜走回程
来到殿下告知机 辽王闻说魂飞天 思想朝中无良将 想到一时心昏迷
侍臣扶入昭阳宫 娘娘公主问来情 方知南朝女元帅 不肯和息欲争兢
三宫六院俱大惊 只恐南兵来迫城 翠英闻说自思想 乘机来做这事情
不若去奏北辽王 去探其中个因端 那时正来另打算 主意已定上银銮
拜奏父王得知机 南兵前来迫城池 现特朝中无良将 臣儿闻说亦惊疑
愿来领兵出城隅 或许臣儿洪福多 此去能得退兵马 那时方保国无虞
自从母后收我来 未有半点功恩还 今日持兵去出战 尽忠报国理亦该
蛮王一闻这言词 好○我去下战书 王儿若肯领兵马 孤家岂不喜盈余
愿尔此去退敌兵 保得国朝共王城 孤家自当来封赠 断不忘尔功十成
付尔三万骁骑军 封为元帅动乾坤 公主谢恩方欲去 娘娘闻说启奏君
上前来阻女娃娃 做敢王前言自夸 尔身有甚好武艺 差之厘毫命着灰
又再不敢阻拦伊 又恐狼主情不依 只得暗静来打算 看她如何做主施
翠英领旨出朝宗 挑选呀蜜为先锋 校场祭旗共点将 驻集人马闹轰轰
调抹明白择吉期 然后入宫来拜辞 辽王无限心欢喜 从今暂且安心机
太后见子去持兵 惊到一时无心情 忽见公主入宫内 安慰母后不用惊
孩儿虽是年纪轻 百般武艺袂输人 万望母后勿忧虑 古道福禄自天申
娘娘流泪来相陪 饯行敬酒有一杯 愿儿此去功成就 早早班师奏凯回
翠英手捧一佳浆 殷勤转敬母后娘 王后见子行孝道 那时无限喜非常
小姐拜辞欲起行 又到银安个殿廷 叩奏辽王得知道 臣儿奉旨欲持兵
欲选一位副参谋 前去助战建大功 原是为着公事务 未知父王岂听从
辽王闻奏喜冲天 王儿为国领兵机 欲选何人任凭尔 遂赐令箭有三枝
翠英当殿谢王恩 拜辞父王喜心欣 密唤文云来吩咐 一枝令箭付尔身
去到丞相方府中 召方公子一个人 来做参谋同扶助 静静附耳共伊言
暗带我兄一同行 假做辖下个军兵 默默勿乞他人晓 前来投入我大营
文云会意出门庭 方府去见老夫人 便将小姐个言语 从头一一告知情
夫人听了挂心肝 欲带李生到营盘 倘若狼主闻知道 那时罪孽大如山
又恐兄妹同胞亲 许一相会相近邻 一齐暗约私逃走 万丈罪孽及我身
又再耽误小女儿 姻亲一事无结缔 满门亦着被伊累 教我如何来主施
左思右想眉袂伸 来到书房见景春 提及这段个言语 恐他逃走返回奔
景春回答说一声 断断不可告爹爹 只可密密带伊去 若禀父亲事不成
我试李生个心中 不是忘恩负义人 况有孩儿同伴往 晨昏暗察伊形藏
料他一定袂不仁 必袂误了妹终身 说罢拜别老慈母 来与李生笑言陈
万望兄台罪赦宽 乞弟错作来改装 假做兵丁一同往 混入令妹个营中
兄妹若能来同居 朝夕亦可谈言词 李生一闻只消息 那时无限喜盈余
若能出了府门庭 正是犯人脱罪刑 打破王笼飞彩凤 顿开金锁走蛟龙
连时入内就改装 扮做从人个容颜 公子看了吧呅笑 尔乃堂堂一状元
非是愚弟掠尔轻 为欲兄妹去相亲 欲瞒众人个耳目 官员来扮做俗人
惠卿回答笑唠唏 此去若得成事机 兄妹同往用计策 皆仗尔的鼎力施
二人告量同心怀 此事并无一人知 公子入到后堂上 向前拜别亲生嫒
又拜姐姐来辞行 母女临别嘱咐声 此去若是到关隘 见机而作记心情
景春闻说喜心松 从了姐姐共母言 劝解慈亲共胞姐 放开愁怀勿挂担
说罢遂同那文云 一齐出了方府门 文云飞马先回返 上堂告知有一巡
公主闻报喜心松 连时升帐待伊人 不出一个时辰久 景春已来到帐中
拱手参见行礼仪 公主偷眼暗观伊 看了暗自来称赞 真乃一位美少年
姐弟一样之身躯 亦袂参差有需需 柳叶眉儿秋波眼 面如白玉唇如朱
尝闻俗传说来情 胡人容貌生野形 岂料方门丞相府 出了美妇共书生
又见家兄随后来 装做兵丁个形骸 彼时未可来相认 只得看了假不知
假问景春有一言 后面来者是何人 大胆无命敢闯进 犯我将令命着亡
公子闻问告知机 万望公主赦罪戾 是我得力个家将 往来不离我身边
况他武艺件件通 欲来助我建大功 说罢唤他来拜见 李生听了喜冲冲
向前参见到厅庭 喜杀小姐一翠英 慌忙叫他免厚礼 欲认又恐泄事情
说白
翠英见兄行礼心甚不安遂站起身来拱手回礼然后再对
公子道闻尔才学胜于孙吴故敢请尔到营来做参谋倘
能立功自有升赏尔称家将武艺高强我营中少一扶翼
此人可当此任否公子答道不但能晓枪棒竟兼胸藏韬
略善能用兵承此职才情有余公主听了点首道公子
亲随深知技艺可承此额免用再试遂令他挂了参军之
印候在随营听用传令左右取出盔甲二付良马二匹赏
与二将穿戴军士领令取出交与二人一齐接了上前叩
谢公主帐上问道人马可尝齐备未中军答道已经整齐
公主道既然完全就此放炮起程军士领了一声令炮声
响处一齐起行轰轰烈烈直望雁门关进发
翠英总统十万兵 威风凛凛在路程 路今虽远行来近 看看将欲到南营
早有呀蜜一先锋 欲报父仇建大功 一马当先来讨战 人声吼喊鼓咚咚
探马上帐禀知情 番狗先锋讨战征 小姐连时传将令 谁敢领兵出门庭
言夭未毕个时间 闪出一人高声言 小将愿来领兵马 去杀这个小贼蛮
众人视之赵先锋 欲打头仗建大功 月英闻说大欢喜 将军为国心尽忠
付尔三千骁骑兵 愿尔此去得胜赢 连云帐下领将令 匆匆出了雁门城
当头正遇呀蜜来 高声大叱语猜猜 前面来者是何将 速速同头告禀知
呀蜜闻问气冲冲 我乃辽王大先锋 欲报杀父之仇隙 势必杀尔一命终
连云听了高声言 欲见尔父有何难 待我一刀将尔杀 三魂七魄归阴间
去见尔的老父亲 有话缓缓细详陈 阎王殿前去告诉 自然与尔代冤伸
呀蜜一听只是非 一跳就在半天高 大叱南朝小贼种 势必杀尔一命归
说罢跃马挺才能 两相接住大战征 一冲一撞无相饶 好似元宵走马灯
伊来一刀伊一枪 一来一往拼输强 各为其主相争斗 平平咬紧在战场
乐不怕来我不惊 战百余合无输赢 月英看了暗称赞 难得二将武艺佳
两刀相对一刀伤 且在此时无输强 待我鸣锣收钦返 明日正来做主张
呀蜜与那赵连云 一闻收钦各回奔 直到次日天光早 翠英帐上自主分
今日着我亲出征 打探其中个事情 正在自语言未毕 忽见呀蜜上厅庭
叩见公主发军兵 前恨未雪挂心情 天大之仇不能报 枉我为人世间行
翠英开口劝先锋 尔今不必气冲冲 待我亲自出一阵 去杀强徒命归终
代尔父亲报冤仇 这个事情免担忧 说罢带领众女将 一马冲冲去如彪
文素二婢随身旁 向前高声大叱言 月英站在门旗下 看那女将个形藏
打扮起来貎清奇 坐在马上好威仪 年纪不过十七八 好似仙女下瑶池
头戴着 珠凤冠 金色艳鲜 额挂着 宫妃屏 双龙相依
身穿着 紫锦衣 层层稀奇 腰系着 绣罗裙 巧彩花枝
手执着 梅花枪 何等威仪 跨一匹 白龙驹 往来奔驰
后随着 二佳人 貎如仙姬 身缚着 苏蜀绫 紧身小衣
二雉尾 插两旁 任风飘移 黄金甲 绣盘龙 腰束红丝
两肩上 白莲花 瓣瓣相披 脚踏着 红小靴 外捆绿边
七星剑 悬在腰 令人惊疑 手执着 双飞刀 怒气冲天
跃骏马 上前来 欲见高低 又想着 昔日间 何等情谊
贤小姐 一见她 想当初时 岂料到 别后来 各分东西
恩情义 一旦抛 不能会期 到今日 才相逢 疑虑心机
素打扮 戎狄衣 任风飘驰 跨宝马 匆匆来 并无话提
自小艇 隔别来 不觉二年 她代我 去和番 凶吉未知
幸皇后 来收留 契为女儿 在宫内 享厚福 足食丰衣
必思想 欲回归 奈无计施 她若肯 为内应 打破城池
况兼有 许二云 扶助身边 两婢子 能战征 岂无计施
暗自打算在心胸 阵前不能来说明 临别玉鱼两分散 相约认鱼来为凭
待我献出玉鱼儿 来乞伊人看知机 欲知玉鱼如何认 第五本中便知机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0-21 10:55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