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七集卷之一(总第31卷)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4-20 21:0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七集卷之一(总第31卷)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七集卷之一(总第31卷)

书名:古板木廷仙碧玉鱼×集全歌(×集:初、二……十集)
内题:新造木廷仙双玉鱼/新造双玉鱼木廷仙
出版: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板(民国)
藏板:潮城府前街瑞文堂
册数:10 册(集)
卷数:49 卷
(本书由胖子160根据古本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手打,如有错漏,敬请指正)

新造双玉鱼木廷仙七集卷之一
潮城府前街瑞文堂藏板
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云  月英妙计胜良平 以李代桃来换更
    接木移花从古有 难得男女同持兵
再唱月英到边关 只恐廷仙识面颜 岂料状元认不出 那时无限喜心欢
夫妻反意相近邻 且喜不能认妾身 方免军前来回避 正袂被人说言因
古道王法无人情 不严亦难掌军兵 军令森严非儿戏 一朝犯法有罪名
文云听了喜扬扬 原来小姐亦遇仙 一来太师是积德 二来亦是命生然
三来贤孝感动天 神仙不负忠良儿 姑爷一身又高中 尔又受封领兵机
将来班师回朝宗 金銮殿上去表功 一门荣耀朱紫贵 受了皇恩之加封
月英听了心着惊 睟目叫伊勿高声 伊人现令已相近 恐他闻知这事情
皇令不肯来相遵 我就难以来调军 况他亦是个元帅 我来为娘伊为君
我已改姓共换名 幸喜伊人不知情 尔今不可来泄漏 回朝正来呾伊听
未知李妹乜心胸 岂有想欲返回程 何故持兵来接战 去诉同胞兄妹情
文云一一告知端 方府相约事一椿 如今计策已停当 使妾前来暗通传
三日之后三更时 番兵偷营只路移 这里埋伏枝人马 炮声一响杀起离
败兵若是欲回还 我当杀将共斩关 内外夹攻城必破 功成同回到金銮
月英闻说喜滔滔 李妹恩情如山高 若能破得关城廓 算伊第一个功劳
暗共文云说知因 我有一计来条陈 状元错认李小姐 ○○○○○○○
如今以李来代桃 望尔共伊来执柯 移花接木来遮盖 ○○男女○○○
但他身居一状元 胞妹进宫伴君王 堂堂一位皇○○ ○○○○○○○
将来班师回朝宗 那时建了天大功 为国尽忠保社稷 ○○○○○○○
堂堂一位栋梁臣 配之亦袂辱伊身 那时夫荣共妻贵 ○○○○○○○
尔今代我去和番 若能回返到金銮 原是我○○名字 ○○必定不知端
主上封我职高升 ○○○伊去领承 怜她受了这般苦 前去○○○○○
算来亦袂将伊亏 任伊夫唱共妇随 ○○○老○好○ ○○○○○○○
蒙恁姐妹二个人 一向跟随我身旁 不惜身躯踏○○ 愿○李妹到○○
将来若得返回程 尔的功劳亦非轻 代○选一风○○ 共○○○○○○
完恁三人之亲谊 我去修道念阿弥 别○○○○○○ ○○○○○○○
我今假写一封书 内中藏尾白玉鱼 候待明天尔带去 交与状元诉言词
只说番邦公主儿 写了付尔亲手递 内中一件传家宝 拆开一看便知机
切切说是陶佳人 不可说李泄事因 若是泄漏亲难就 万万不可对人陈
文云领诺记在心 举头红轮将西沉 侍人入房进晚膳 娘囝一齐同酌斟
尔杯我盏喜心胸 开怀畅饮大酩酊 各诉离别之苦楚 不料今日会回程
亦是天地做主张 好怯一道命生然 娘囝聚散皆有定 不由人力自挺强
文云笑笑说是非 娘欲侍佛我愿随 生死都是为着尔 今日岂可来拆开
月英回答笑唠咳 这个事情正了来 尔乃青春共年少 兑我修道就不该
文云笑笑说言章 尔是金枝玉叶娘 都愿舍心去侍佛 何况我是小梅香
娘今说假囝说虚 同坐一夜谈言词 说到天花皆乱坠 主婢二人喜盈余
尔今一唱我一歌 言来语去笑呵呵 酒逢知己千杯少 话不投机半句多
诉到前情共后情 一夜何尝合眼睛 欢时五更容易过 不觉红日已东升
娘囝一齐同起床 各去抱镜来梳妆 一边命人到帅府 欲请状元出大堂
说有紧急个军情 差人领命到门庭 提及女帅欲相请 状元收拾便起程
来到中军个帐中 参见明白站一旁 月英拱手相回礼 分宾坐落来言谈
月英茶罢贺喜伊 明日状元会娇妻 廷仙听着无头尾 不知话从哪里提
说我喜从何处来 望尔说明乞我知 月英便叫文云女 文云会意来进前
参见状元称姑爷 拜罢笑笑告知情 小婢奉了小姐命 带书前来到南营
说罢捧书笑言提 姑爷一看便知机 状元接书来询问 尔是谁家侍婢儿
文云笑笑答一言 状元目大不识人 我是陶家小婢子 不念考诗那时间
堂上会面来传诗 于今隔别已二年 小姐被害和番去 我等姐妹随身边
昨日闻得君佳音 故以差我到来临 多蒙元帅宽容我 这段功劳世难寻
留我一宵谈言词 现有小姐亲手书 望君细看知详细 说罢呈上喜盈余
状元闻说喜扬扬 接着就如获宝珍 捧来供在沉香案 焚香再拜祝言章
说罢将书来拆开 一见玉鱼珠泪垂 感蒙神天相庇佑 且喜娇妻有所归
忆得当日拆散群 个人一处各离分 自料今世难会合 欲会除非地狱门
谁知今日有相逢 一半人力半天公 转身拜谢女元帅 多蒙撮合一段功
月英假做不知机 笑笑反来倒问伊 夫人书内有何语 望尔共我细详提
或是相约几时来 或有计谋来通知 廷仙闻问从实说 书中亦无说乜个
约定三更欲破城 独力难成挂心情 且喜结义李家子 他为妹来伊为兄
同心协力来谋为 若是相逢在阵围 切勿提及真名姓 余者别无乜是非
君尔若是有疑心 当在边廷再访寻 可共李妹订婚配 勿提陶家个言因
是只言语无别因 叩求元帅施慈仁 撮阮夫妻重相会 结草衔环报尔恩
月英听了笑哝哝 尔今不用想到愩 若欲成这婚姻事 我愿来做月老翁
廷仙闻说喜冲天 纳头便拜谢恩谊 拜罢退出中军帐 月英暗自取笑伊
枉尔盖世之才能 为何这般无眼睛 前日亦尝会过面 至今不认我月英
但是事情有所因 昔日考诗那日辰 她恐考输败名节 故意假做女婢身
及至考赢喜扬扬 彼时惊杀木廷仙 侍婢有此好才艺 小姐一定才更强
念我文学盖通场 今日考输一梅香 又惊又气归回返 只恐被人说言章
访闻小姐如嫦娥 不知生来貎若何 未卜是真那是假 今日见面忘当初
所以对面不识人 实是这段个形藏 按下此事且未表 再唱月英传令言
召二先锋到帐边 附耳共伊细详提 恁各带领本部将 前去埋伏放营墘
闻我号炮杀出来 牢牢谨记在心怀 不可抗我个军令 二将领令下帐前
各领本部出营中 暗暗一边去隐藏 候待匈奴来到寨 一齐杀出阻路旁
调抹两将出门闾 自带二云同起离 悄悄埋伏在营后 专待胡兵见高低
且按月英暗调军 再唱番营方景春 承了公主之所托 不敢违逆来主分
暗暗说与呀嘧听 停到城楼三更声 前到南营去劫寨 我做接应随后行
若能成事获大功 呀嘧闻说喜冲冲 苍天教我报仇隙 看看红日坠西峰
预先结束欲偷营 马摘含铃无扬声 五色旌旗一概卷 三军默默上路程
悄悄来到南营旁 四边什静无人言 灯光不灭人影少 不闻更鼓之声陈
匈奴向前看知情 惟有几个老弱兵 当时见了心疑虑 不敢放胆向前行
呀嘧看了大惊疑 残灯散乱人迹稀 只恐孔明空城计 正欲领兵退返员
忽闻连珠炮三声 伏兵四起人惊营 王赵二员先锋将 冲出阵前阻路程
无限南兵动干戈 叱令不可放贼逃 早有一员副番将 吃了王云只一刀
一命已经见将君 四围风卷扫残云 呀嘧虽是大英勇 此时亦都难处分
只得转身见输赢 大战一场在前程 番兵大战拼逃走 不见救应个救兵
呀嘧自料命着危 杀条血路欲回归 来到自己个营寨 营门闭紧不肯开
正在疑虑无主施 未知到底是做年 赵王二将已赶到 呀嘧无奈见高低
两相大战一时间 并无胜负事两难 正在咬紧难舍脱 忽闻番兵高声言
前面来的是救兵 呀嘧闻说喜心情 自恃救兵人已到 奋勇争战不用惊
两相大战在阵中 忽见后面来一人 跨下一匹高头马 气宇轩昂貎堂堂
持枪独马小书生 不是北番个面形 原来中原一李爷 二载被困难回程
今日承计逃回关 欲杀匈奴一概亡 此时直来到阵上 挺枪向前高声喧
冲杀胡兵如截葱 呀嘧尚未知形藏 只道城中救兵到 及至回头魂飞空
救兵何故杀己军 杀到死尸如山堆 方知中了敌人计 正欲抹马来逃奔
早有连云带大兵 马上大叱有一声 强盗尔欲哪里走 说罢挺枪见输赢
东西南北南兵临 将他围住在核心 围到坚固如铁桶 兵马纷纷来相钦
呀嘧虽是气力刚 寡难敌众古人言 左冲右突难逃脱 战到此时胆亦寒
况且早故二先锋 战到此时肚亦空 南兵层层来围困 自料到此难成功
想欲抹马来逃归 怎奈李爷紧紧随 不接不离难迩脱 暗想命着在此危
正欲挺身走回头 李爷马上大咆哮 跃了一马向前去 一枪刺来对咽喉
坠落马下丧孤魂 可怜一员大将军 今日阵上死非命 令人赞他叹一巡
连云带众动干戈 压杀胡兵丧南柯 杀得神号共鬼哭 尸横遍野血成河
可怜数千北辽兵 尽在沙场归阴行 惊恐只做不知道 惟在内面来探听
且按赵王得胜赢 不言李爷返回程 单唱月英带兵马 承势杀进北辽城
守城虽有些兵丁 欲来挡住亦不能 纵有胆量来接战 尽在刀头丧幽冥
杀不死者尽逃生 冒命投入百姓家 文云女将为前队 各家门户去搜查
查有番兵便斩刣 黎民百姓哭哀哀 况今不能顾得弟 子今不能寻得嫒
哭声振上于天堂 男女逃命走西东 可怜良民好百姓 骨肉流离道路中
母又哭来儿又愁 一路老少珠泪垂 人喊马嘶纷纷乱 鸣锣击鼓声如雷
月英来到中军厅 坐上传下将令行 查点仓库明白后 出榜安民乞人听
无论大小众三军 理当着将王令遵 我向秋毫俱无犯 犯我将令命无存
军令一下如倒山 三军领令语喧哗 自此不敢茹乱做 黎民百姓从今安
万民感戴元帅恩 尽颂伊功心殷勤 满家门户皆结彩 月英看了笑欣欣
我本是个仁慈心 安忍扰害众良民 说罢又再传将令 去召大军入城临
令箭夜日细详查 不可残害百姓家 文云帐下领将令 上马飞去如流星
木爷闻得城已倾 彼时无限喜心欢 又见文云执令箭 欲召大军入城垣
状元一闻吩咐言 传与辖下知形藏 尔等各自去收拾 陆续一齐进城中
当时将令只一行 大小散骑共骁骑 领令授寨如所约 各各带领本部兵
匆匆入了北辽关 浩浩荡荡人惊惶 文云来到中军帐 参见元帅缴令还
状元大小众三军 参拜明白问一巡 元帅有甚叮咛嘱 大坠入城何处分
月英传令吩咐言 营安南北共西东 大家领了皇将令 各自依次去安藏
连云叩禀元帅知 小将收一将军来 少年英雄甚骁勇 无令不敢引进前
月英闻报喜心松 遂即传令召伊人 连云当帐领将令 引他前来到厅中
李爷参见明白完 月英帐上问一番 尔身乃是何人等 从头至尾告知端
李爷听问言 向前告知端 惠卿身姓李 带兵来平番
讨粮上长安 屡次被奸谗 军中无粮草 一刻不能安
欲战事艰难 被擒入北蛮 自料命必死 幸我妹一人
打救身平安 投宿方府中 元帅起兵到 承势脱罪还
望尔保安全 回朝去辨冤 说罢咽喉硬 两眼泪汪汪
连云见他泪淋淋 赠伊一段个酸心 月英彼时在帐上 闻他说出只言因
连时帐上站起来 口称失敬礼不皆 将军这般忠义孝 声名可记青史牌
李爷闻说喜扬扬 多蒙元帅来夸张 一片忠心扶社稷 不惜贱躯保帝疆
月英传令说一巡 尔等一齐上帐奔 有功之人当敬服 前来参见李将军
大家遵了军令言 一齐相见在厅中 各依主帅之礼数 参罢分宾坐两旁
月英又再吩咐声 快排华筵到大厅 状元尔等相陪伴 与李将军来压惊
不出一时筵席临 依次入位同酌斟 满堂皆颂太平调 木李二人话知音
言来语去笑唠唏 又如他乡遇故知 谈文论武夸能干 对答如流实稀奇
惠卿暗看廷仙形 貎赛潘安画不成 真乃当世大豪杰 天生扶国栋梁臣
我妹年纪亦已深 未有佳儿结同衿 若能配得此人等 足称高堂择婿心
且按这段个事情 再唱月英暗批评 今日若不来早说 只恐泄漏事难成
打算已定在心中 便共李兄细详言 看尔与那木国舅 相爱就如同胞葱
待我共恁做媒姨 来结这头好亲谊 状元容貌赛潘岳 令妹艳色如西施
正是美玉对珍珠 世间难得障合符 分明半斤共八两 全袂轻重有需需
一个英雄胆量高 一个娇姿百事贤 一个文章之魁首 一个士女之班头
国舅当朝个王亲 兰房少一美佳人 令妹女中之豪杰 又是金枝玉叶身
如今年纪亦及笄 未有才子结亲谊 郎才女貎年相仿 正是一对好夫妻
本帅代恁来执柯 未卜李兄意若何 这段姻亲不成就 日后难寻些丝罗
说白
廷仙在旁闻得这段言语暗暗欢喜道世间有如此凑合正
是天假良缘成人之美元帅知心为我执柯这场好事若得
成就其功非少想罢暗喜遂即起身谢道多蒙元帅美举下
官敢不从命若得李兄依允真乃三生有幸李爷亦起身拱
手曰承蒙元帅金言作伐学生安敢违慢怎奈舍妹三从未
晓四德有亏不堪对配况木兄身居榜首又是王亲何等富
贵荣华俺家被奸所害骨肉流离漂泊天涯未知何日才得
完聚古来婚姻皆由父母学生故未敢自主万望元帅宽容
恕我之罪
月英听了笑呵呵 李兄尔今不必拖 令尊日后欲择婿 欲择何人结丝罗
今日许结鸾凤鸣 回朝奏主订前盟 世间难寻这凑巧 切莫推辞当允成
惠卿还是未敢依 叩求元帅且停迟 候待回朝奏主上 正来交结这亲谊
元帅帐上未开言 连云在边喜心松 叫声李爷勿惊恐 当今元帅做媒人
倘若令尊不肯依 去求圣上做主施 小将来做副媒妁 全盘保尔无事机
两旁众位将官爷 一齐赞言叱彩声 将军如今勿拖却 当结这段好亲情
李生看到此形藏 想欲推辞亦是难 况闻连云之言语 必知父亲一个人
向前叩求赵将军 家父一身何处奔 尔身必定是知道 望尔共我说一巡
若得父子相会期 尔个功劳大如天 连云听了呵呵笑 尔当允纳此亲谊
我遂送还尔父亲 如无令尊还尔身 天涯海角去寻觅 这个事情且放心
李生见伊话生脚 必然知伊老阿爸 如今不得着依允 想罢起身笑哈哈
承蒙列位厚爱情 撮合只段鸾凤鸣 晚生安敢相违逆 理当从命来依成
怎奈阀阅不相当 他乃金马共玉堂 何等荣华共富贵 我是俗家小寒门
月英见他言依参 排案对天发誓盟 李木二人两旁立 一齐拈香祝天庭
感蒙元帅赵将军 全凭天地做主分 月老推排无差镆 正来结合这段婚
二人祝罢站起来 同拜元帅之妆前 感蒙元帅尔鼎力 说合男女结和谐
月英笑笑把礼还 今日两姓结合欢 原是三生皆有幸 夫荣妻贵福禄全
状元闻说喜盈余 随身取出白玉鱼 艳光夺眼真至宝 持与李生说言词
万望李兄勿嫌轻 聊为信物表寸心 李爷接过来观看 看了疑虑暗沉吟
前日我在方府中 见妹一尾在身旁 罗帕包了如珍宝 鱼样色泽一般同
正是一对成娌连 良工琢就平平然 今日同归我妹子 姻缘二字本由天
看了摇头叫出奇 不意雌雄相会期 人物并皆有缘分 全凭月老做主施
彼时叹惜个话言 状元听了问伊人 兄台所说何奇异 望尔说乞我知端
惠卿闻问答言词 舍妹亦有尾玉鱼 终日垂挂在身上 原是一对比雄雌
爱惜就如至宝珍 不意合璧成娌连 廷仙听了微微笑 玉鱼内中事万千
尔今不必问形藏 将来班师回朝中 那时自然有分晓 不便共尔细详言
李生听了心疑猜 不知此事从何来 见他如此个情獘 不便再问伊形骸
只得隐忍在心中 看他将来如何言 状元斟满一杯酒 恭恭捧来谢媒人
宫娥接过到中军 呈上元帅诉一巡 状元前来谢月老 蒙尔撮合这段婚
月英暗喜在心情 不便开口再问声 廷仙又再捧杯酒 前来叩谢先锋令
蒙尔撮合这头亲 此段功劳不非轻 来饮这盏净泊酒 答谢来做月老人
三杯来敬舅兄台 惠卿慌忙站起来 向前恭恭来回礼 中称如此实不该
满营大小众三军 各各犒赏有一巡 门上吹箫共奏乐 一齐大闹到黄昏
愈想起来愈疑猜 欲去探问此形骸 但见月色明如画 承此良宵步向前
来到先锋个营旁 巡军叱问是何人 惠卿便共军士说 欲见尔主诉言谈
守门听着有礼仪 入内告禀先锋知 连云闻报便知道 必为伊父一事机
世间难得兄妹亲 各为严父不惜身 一齐来到北辽国 且喜今日遇贵人
男女忠孝俱两全 亲恩昊天不敢忘 说罢亲身来迎接 元帅到此为何端
李爷吩咐随兵丁 尔等暂且退回程 从人领命各回返 赵李一齐入内庭
放礼明白话未陈 李爷慌忙跪埃尘 叩求将军施恩德 尔身必知我严亲
望尔共我指示言 说罢不住泪难干 连云看到这情景 亦都随伊目圈红
看他如此个形藏 真乃忠心孝义人 欲知连云如何答 第二本中便知端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2-11 19:32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