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俗]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七集卷之五(总第35卷)
胖子160
诗童
Rank: 2



UID 8894
精华 77
积分 3084
帖子 100
积分 3084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4-1-2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4-26 20: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七集卷之五(总第35卷)

[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七集卷之五(总第35卷)

书名:古板木廷仙碧玉鱼×集全歌(×集:初、二……十集)
内题:新造木廷仙双玉鱼/新造双玉鱼木廷仙
出版:潮州义安路李万利出板(民国)
藏板:潮城府前街瑞文堂
册数:10 册(集)
卷数:49 卷
(本书由胖子160根据古本潮州歌册《木廷仙碧玉鱼全歌》手打,如有错漏,敬请指正)

新造双玉鱼木廷仙七集卷之五
潮城府前街瑞文堂藏板
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云  廷仙有福得双娇 容貌端庄赛六朝
    夫妇建功于宋祚 受封食禄享逍遥
再唱天子闻知因 赠她一段个酸心 陶卿三朝个元老 致到刀下命归阴
皆为蔡贼一奸徒 殿前妄奏将伊诬 欺君瞒上乱朝政 罪恶贯盈理皆诛
候待将来云祭坟 斩头取血献先君 报了受害之仇隙 碎尸万段慰忠魂
说罢传旨落殿廷 擒拿蔡贼来重刑 误国害民罪难免 八十大棍不容情
武士一声领旨音 向前将那蔡贼擒 扯落殿下敲乱棍 打得遍体血淋淋
只因自己罪孽多 打死不敢叫嗳呵 打到双脚袂行走 一身跋在地下梭
看到今日受惨刑 皇天果然有眼睛 做恶自当着恶报 一点一滴无容情
打了且去囚天牢 候待来日正开刀 一门男妇共老幼 俱被拿下不能逃
林缉昔日遭奸臣 害到一场险丧身 现在囚禁天牢内 传旨赦他脱罪刑
蔡贼瞒上做朦胧 卖官鬻爵私建功 得了金银无数多 家中巨富盖石崇
即令刑部去搜家 后将宅第来烧平 钱银充公追入库 不准走漏有些些
一家男女百余人 押云囚禁天牢监 欲斩欲绞欲碎割 任从爱卿尔心中
功大不可乱主施 举头三尺有神祈 自古奸谗无结局 看来良善有团圆
皇天岂会无眼睛 今日报应有分明 月英看到这情景 那时方才喜心胸
上前就来谢主恩 一十二拜甚殷勤 天子殿上龙颜悦 亲执御笔封功臣
追赠陶卿职复原 又再加封平辽王 张氏夫人身先丧 封为贵妃在金銮
女子月英一娇娇 奉旨带兵去平辽 扫平匈奴保社稷 班师奏凯返回朝
建有许多个奇功 朕当将尔来加封 赠为郡主金安职 回家光祖共耀宗
钦赐龙袍共凤冠 珠子朝履足下穿 八幅罗裙连环佩 无数奇珍耀眼观
红缎绊甲共金花 身披绫罗披披飞 随伴宫娥三十六 服侍左右不用回
京城建座银安宫 与朕一同享太平 一月花粉三百两 八百御林把门庭
文云素云二婢儿 有功于朝勿屈伊 一个封做金花职 一封银花随身边
各赐宫娥四个人 朝夕服侍在身旁 加赠凤冠共霞佩 每月胭粉一百元
二云当殿谢恩谊 拜罢辞主下丹墀 月英启奏仁德主 臣妾多承厚赠仪
一来年纪还夭轻 难为国中栋梁臣 二来扶主功劳小 只恐文武怨言陈
三来父母丧黄泉 未能扶枢去上山 安敢在此图富贵 教我个心再得安
望主赐妾回故乡 送了灵枢上山场 完了人子之职分 入庵修行烧佛香
别了红尘去食斋 敲钟擂鼓了平生 人生数十年光景 何必处世来相争
圣上听了笑微微 怨朕封尔职太卑 加赠一枝青锋剑 先斩后奏任尔为
上殿不用万岁呼 出朝免辞任驰驱 刚卿自择乘龙客 来做东床一丈夫
月英见主厚爱情 料欲拖却事不能 只得殿前谢恩德 然后辞主下殿廷
又召李静来加封 封为当朝安乐公 清闲不用来朝朕 禄享千钟在朝宗
夫人未知死共生 饬差各处云详查 倘若有福还在世 朕当封赠到尔家
惠卿尽忠来扶孤 扫平北辽除匈奴 这段功劳亦非少 理当加封太平侯
大红蟒袍色非常 羊脂玉带来横腰 父子皆为当朝贵 一齐禄享千钟粮
赐恁京城建府堂 方氏虽是未过门 诰讨一品夫人职 一家荣耀喜十全
公子当殿谢恩谊 又召翠英上丹墀 爱卿为国平蛮伏 忠孝两全世间稀
封为胡邦公主娘 白玉角带来缠腰 又赐凤冠共霞背 廿四宫娥扶两廂
加赠彩缎五百端 黄金千镒做一团 又再加赠胭花粉 每月给银三百元
父女当殿谢皇恩 二十四拜甚殷勤 拜罢辞主落金殿 那时无限喜心欣
又再传旨召方元 方公领旨上金銮 君王殿上加封赠 当朝宰相把兵权
陈氏诰命一夫人 夫荣妻贵古人陈 还有景春一公子 当时亦来到殿廷
口称万岁跪丹墀 圣上看了喜心机 小小孩童晓礼义 容貌生好又少年
朕欲封尔为朝臣 奈尔年纪还夭轻 候待将来长成大 当赐龙袍加尔身
公子闻说喜欢心 多蒙我主恩泽深 无功安敢来受禄 断断未敢承皇钦
等待来年开科期 臣子虽是一小儿 略知些需之文字 好向堂前考文诗
说文取士无相瞒 或者堪做朝廷官 才敢受主之封赠 无功受禄心不安
圣上听了笑唠唏 小小孩童志如天 将来若得长成大 一定为官在丹墀
朕有御妹在宫门 与卿年纪正相当 郎才女貎年相仿 来日赘尔为东床
加封尔为驸马爷 享福食禄在宫廷 一门老少朱紫贵 威风凛凛好名声
公子听了喜心机 慌忙向前谢恩谊 从今尽忠保社稷 惟愿江山万万年
君王又召木状元 木爷领旨上金銮 天子殿上开金口 卿为国舅好风光
自从盘古到今时 连中三元世罕稀 如今贵上来加贵 封为三王在丹墀
尔父一命已归终 朕当将伊来追封 封为护国藩王职 春秋二祭传祖宗
勅建一座享乐宫 祀伊神位在厅庭 与国同休分富贵 代代食禄享千钟
三王听了喜冲天 今为王侯在丹墀 高堂老母封太君 御赐凤冠共锦衣
自从令妹进皇宫 朕尝封伊为爱卿 执掌西宫之印绶 坐享厚福在宫廷
如今妹贵兄又荣 满朝文武俱敬恭 昔日受屈运未到 今朝方算大英雄
一门老少皆受封 国舅上前谢恩功 然后辞主落金殿 何等杀气共威风
又召连云一先锋 带兵平辽建大功 朕当将尔来加赠 封为将军扶朝宗
王胜骁勇破关城 平伏北辽回帝京 为国勤劳受辛苦 堪封一品做总兵
姜龙封为一参军 慰尔当日受苦轮 有功当赏罪必罚 后人不敢茹乱纷
连云王胜谢恩谊 然后侍立在丹墀 姜龙亦来叩谢主 又召林揖到殿边
朕怜卿尔囚天牢 一命几乎丧南柯 幸得苍天开皇眼 水清见石离兵戈
封尔兵部一侍郎 尽忠扶国在朝堂 林爷当殿谢恩罢 与众功臣出午门
君王传旨下金銮 速摆御宴在殿中 待了平辽之将士 侍臣领旨不敢宽
不出一时筵席临 文武百官承皇钦 一齐入席依次坐 各自拱手同酌斟
头吃一头笑呵呵 满座俱唱太平歌 酒逢知己千杯少 话无投机半句多
一向国祚多事因 只为朝内出奸臣 今日善恶已现报 方知天上有鬼神
蔡贼伪心害忠良 反招自己来受殃 一身囚禁天牢内 从今不用受惨伤
大家说罢喜心欢 吹箫奏乐声闹喧 宫娥对对来敬酒 大小美女列团团
文武百官成大群 尔杯我盏笑吧呅 一齐酩酊来大醉 满座欣然尽倾樽
张公席上喜扬扬 执杯起身敬廷仙 敢问贵庚岁多少 身为国家大栋梁
瑶琴何故还自停 少欠一人来和鸣 今做三王位极品 兰房岂可虚度情
老夫有一美丝罗 情愿为尔代执柯 正是一对好佳偶 万望王爷勿诿拖
赫赫威名振乾坤 满朝文武俱钦遵 乃是老夫小甥女 父母双亡未主婚
王亲若是合心胸 奏主许结銮凤鸣 廷仙起身忙拱手 感蒙丞相厚爱情
一言而就安敢拖 怎奈内中委曲多 正欲奏主来分辨 今蒙太师献丝罗
不得不以来直言 万望宰相来海涵 三年之前相匹配 就是陶相之女颜
玉鱼为聘定婚姻 不料一门遭奸臣 只道和番是此女 谁知回来变他人
边廷错对李家妻 今日收悔又太迟 本欲将情来奏上 又恐君王加罪戾
多蒙国丈来说亲 莫非就是姓陶人 张公闻问哈哈笑 便是老夫的女甥
既然错结此朱陈 当奏君王退姻亲 国舅闻说心欢喜 起身拱手说言因
岳父不期命归终 完婚全仗老舅公 况且尔是三朝老 主意谁敢不听从
张公叫他心放开 这个事情我自为 月英是我外甥女 我不出头欲靠谁
说罢上殿奏明君 细说错认个话文 太平侯已连婚配 如今乜计来处分
望主使他另招亲 来与陶氏结朱陈 若能退得此亲事 知主功恩有万重
圣上闻奏礼亦宜 传宣李静上丹墀 现有皇亲如此说 卿尔心中乜主施
李公闻主个话言 进退二字事两难 未敢一决来主意 惠卿听了气昂昂
上前俯伏在殿廷 启奏我主得知情 若说只段婚姻事 原是伊人自主成
明婚正聘结和谐 军中谁人会不知 玉鱼当席为聘定 亦非无媒自主裁
况他本是大丈夫 何故出乎来反乎 人而无信大不可 岂可做事乱糊涂
既然主亲可退亲 金安郡主亦该另 都是一样之女子 谁人重来谁人轻
望主龙腹细思存 使了陶氏另主婚 圣上未及开金口 张公怒气叱一巡
李信何出此言因 金安与伊结同衿 陶公在日无结定 状元苦守到如今
只为连廷错条陈 又聘平胡公主身 今日退婚原不是 不该又聘李家亲
金安功劳盖国邦 谅她安肯做偏房 李公怒怒高声叫 令甥当做次室人
若是不肯退此亲 算来无法可条陈 平侯大怒高声叱 木兄尔何太薄情
尝闻古人个话机 人心不测事转移 富来易交世间有 尔贵果然来易妻
枉尔为王在朝中 出乎反乎枉为人 无主无裁茹乱做 不顾五常共三纲
尔怕伊人势如天 掠我女儿做偏妻 说罢俯伏启奏上 次室二字切勿提
谁是后来谁是先 那个主婚在当前 望主代臣来议定 方免争闹在御阶
君王闻奏气冲天 偏房次室谁肯依 宣召木卿上金銮 任凭尔身自主施
这是尔身错主亲 退婚二字万不能 廷仙一见君王怒 忙跪金阶启奏陈
非是微臣来背盟 现有文字为证凭 我主若是不相信 叩求龙眼看知情
奏罢将书呈龙床 君王看了喜十全 恁今不用相争闹 云召二女到朝堂
对看此书何人题 就知谁后与谁先 遂传娇娥入宫去 请二娘娘到殿前
文武侍立在殿廷 只等二女来证明 且按殿前个言语 再唱四女入内宫
此来四位小女童 俱在阵前建奇功 今日班师同回返 皆受朝廷之加封
钱后在内闻知因 卷帘亲自来接迎 乃是扶国个女子 不比寻常世俗人
四女朝见行礼仪 娘娘恭请上厅移 一并饮了香茶后 各赐锦墩坐二边
娘娘举目看形藏 三个美女貎无双 上面一位更出色 谅她必是姓陶人
前闻伊人禁冷宫 后云平辽返回程 莫怪我主心宠爱 令人一见亦动情
宫女美女如黄蜂 从无一个及此人 当时看了心欢喜 向前携手细问言
平辽元帅金安身 莫非此位美佳人 郡主拱手称不敢 愧承重职赖洪恩
娘娘又再将她称 元帅神机胜良平 今日太平天下乐 碧霞宫内尔安身
鞍马劳顿怜尔身 为保江山受艰辛 此位老年居何职 二位如花似玉人
月英拱手启奏陈 欲见东西娘娘身 娘娘即便传旨意 去召东西二佳人
少停宫娥报言章 张后御车到外廂 珠帘卷起车已进 落车朝见正宫娘
娘娘金口赐平身 四美朝接跪埃尘 张妃扶起金安主 又携平胡公主身
再传宫娥来代牵 请起方家二女颜 礼毕一齐俱坐下 宫娥捧茶敬伊人
张妃细看陶妹儿 花容月貎胜西施 胭脂不抹桃花色 丽质天然如仙姬
记得幼时同嬉游 倐忽之间已数秋 姑娘不幸登仙界 亲情疏失礼不周
忆得姑娘貎精神 她今又胜母亲身 饮茶明白方启口 君臣礼毕叙表亲
姑夫卸任归返员 远隔关山音信稀 后闻府中遭横祸 我身实不安心机
吉人福相自天申 妹为争疆夺土人 不枉姑娘修积德 今日方得耀门庭
月英闻说目圈红 腮边不住泪难干 起身拱手称多谢 表姐娘娘听妹言
薄命母早归阴间 多蒙爹爹养成人 谁知又被奸臣害 死落泉下三年零
虽然报仇恨还深 痛徹心肝到如今 蒙主追赠加恩典 满眼荣华略清心
说罢不住泪涟涟 娘娘从旁劝一篇 姑丈虽是身遭屈 到底亦是命生然
太后传旨去放松 一命先已归阴间 年已六十零三岁 不是少年夭寿人
妹今如此承皇钦 他在泉下亦清心 一门荣耀仇已报 劝尔不用泪淋淋
郡主闻说理亦明 秋波眼上泪暂停 忽闻宫娥来禀报 西宫木后到宫廷
说罢之间已入门 朝见正宫礼甚全 然后朝见张妃子 又见列位少女郎
礼毕坐落饮香茶 饮罢一齐诉平生 不出一时筵席到 钱后拱手请大家
列位到来无可陪 哀家略备酒一杯 众人闻言双手拱 各各殷勤把礼回
满座老少喜非常 吹箫奏乐两壁廂 席上排列好佳馔 宫娥对对进酒浆
金炉之内龙脑红 满座异香扑鼻馨 两旁一众之美女 皆是如花似玉人
娘娘席上细看明 倾城还是陶月英 李氏虽是娇姿色 欲比伊人事不能
乔氏举动京风流 杏脸桃腮性温柔 果有这般之窈窕 君子如何不好逑
又道木妃貎清奇 今日一见地对天 且按娘娘个言语 再唱木妃捧酒巵
来敬陶氏礼深深 低声含笑说言因 如今冤仇亦已报 整便芳容待佳音
家兄择吉来成双 鸳鸯交颈会情人 碧莲说罢吧呅笑 月英听了面贡红
拱手启奏娘娘听 父母生我无弟兄 养育功恩未尝报 晨昏久挂在心情
荣华富贵我不贪 情愿修行云投庵 烧香侍佛求清净 粗羹淡饭度三餐
自念人生似蜉蝣 欢乐一事无心求 今日负了令兄约 到底亦是不自由
况且状元已联姻 平胡公主一贵人 与我结契为姐妹 容貌生来亦精神
二人颜色无高低 令兄正会错认伊 今既代我成婚配 亦足清我之心机
若做他家之女颜 生来入耻貎不端 不合皇亲之心意 事情亦是不能全
木妃一闻只话机 颜容变色高声提 我兄为尔受尽苦 意望今日来团圆
公主此说意自如 盟约之事是虚诬 尔本是个贞烈女 岂可出乎来反乎
头说一头手拍床 一时气到面方方 大家看了亦不乐 忽报圣旨到宫门
陶氏接旨心惊惶 不知到底为何端 只得与众来告别 与那李氏二个人
出了宫门上香车 匆匆直来到殿廷 朝见明白同侍立 候主降旨问来情
君王殿上传旨宣 细问花笺事一椿 翠英启奏臣不晓 月英闻问心惊惶
目尾偷来看床中 一幅花笺御手捧 只道找抽事袂露 移花接木实艰难
如今黑白已分明 想欲隐匿亦不能 偷眼来看众文武 俱在殿前眼睁睁
彼时心内暗思存 欲将何言启奏君 只为爹爹遭奸死 故意欲绝此段婚
今见君王问花笺 自料不能再弯愆 含羞伏在金銮下 杏脸变色不如然
圣上看了事已明 遂开金口问贤卿 花笺既是尔亲写 从头启奏朕知情
月英承恩跪上来 衷情一一奏主知 万望我主开宏量 赐臣回家葬父骸
前日亦尝有奏言 为守父灵不嫁人 蒙主赐我厚俸禄 愿交李氏去收藏
守了父亲三年丧 前去修行入庵门 敲了晨钟共晚鼓 吃点清净佛饭汤
奏罢跪落目汗流 圣上听了惟摇头 据尔如此之所说 木卿恩情一旦抛
呾出只话不就绪 胆敢出乎来反乎 回头便共木卿说 尔今听着意何如
木爷伏地求君王 望主撮合这良缘 若能成就此亲事 万段功劳不敢忘
玉鱼聘定在当初 岳父席上亲许愚 事情非是在今日 叩求我主代执柯
圣上闻奏礼亦宜 传宣佳人上丹墀 爱卿不必来推托 当在殿前允纳依
人生百岁终须亡 那有父死不配人 李氏既然已聘定 朕赐国舅同合欢
另再代恁来执柯 三家和好结丝罗 木卿今做三王位 一夫二妇亦袂多
快去择吉来迎亲 准备妆奁到门庭 王爷听了来叩谢 多蒙我主代条陈
月英闻说泪如珠 父亲无帮遭奸徒 况为三朝个元老 致到一身来被诛
今日完亲理不该 功恩罔极未报还 望主赦了微臣罪 迟缓另做别主裁
况有公主结鸳鸯 臣欲守制回故乡 还了父母之恩德 奏罢不住泪悲伤
翠英又再奏言因 臣妾虽然结朱陈 感蒙郡主相打救 就为偏房亦甘心
只为伊身做我身 两相不能辨假真 未有伊人先有我 错认才结这段亲
她欲修行烧佛香 妾亦愿不结鸳鸯 随了郡主同一处 晨钟暮鼓在佛场
便那王爷另娶亲 愿主海量准微臣 从前盟约付流水 千般言语不用陈
圣上闻奏事两难 当时打算在心中 万般皆为陶氏起 好怯全在伊一人
只得传她上丹墀 遂将好言开谕伊 尔父虽然含冤死 并无过刀受罪戾
朕已知错将伊宽 放捆之时命先亡 寿享六十零三岁 虽死亦算福禄全
当时一命归黄泉 金棺银椁送上山 朕刚御葬共御祭 纵死泉下心亦安
孤为一国之人君 不过这段个礼伦 人生有此亦可矣 卿尔何不细思存
月英听到这言因 起身再拜谢皇恩 臣为父冤来逆命 难得君王爱臣心
千般言语欲周全 这段功劳有万端 微臣何功于宋祚 致劳我主心担烦
蒙主这般爱臣心 再开宏量准微臣 父母功恩之罔极 生我不孝女流身
不能荫亲享荣华 反累老父归黄泉 杀死冤仇不能报 难过微臣之心肝
望主准臣奏言章 扶了父枢回故乡 灵前守了三年孝 召僧超度开道场
使父泉下心亦安 为人子才过心肝 焚了冥资填库后 那时送枢去上山
调理丧事明白完 世情大略可安全 亦算人子之尽职 时已将本来还原
然后正来做主张 姻亲一事再商量 李氏代我功劳大 受主加封职非常
愿准伊为正室妻 报答伊人个恩谊 臣妾情愿来做次 乞她先去结罗丝
候我守孝三年完 正来洞房结合欢 望主准了微臣奏 臣知功劳有万端
天子闻奏喜心松 满口不住称赞言 忠孝两全世间少 朕当如尔之心中
依尔所奏个话机 任从爱卿去主施 欲知后来如何说 歌文到此暂团圆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0-17 17:47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