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原创] 道界传奇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7
积分 99458
帖子 11705
积分 99458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37
发表于 2016-7-12 14: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三十三章 淘汰赛(三)

第一轮淘汰赛,是分组抽签,然后进行一对一的淘汰。第一轮过后,还剩余五十四人,要决出最后的十八名胜者。规矩如下:

先再次进行一轮抽签淘汰,由一号对阵五十四号,二号对阵五十三号,依次类推,决出二十七名胜者。这二十七人再进行一轮淘汰赛,决出十三名胜者。轮空的一人和其余十三人,一共十四名修士,再进行抽签决胜,得出七名胜者。然后这七人将进行抽签,拿到前五个号的成为胜者,六号和七号就只能倒霉地退出最后的十八名单。

要成为最后的十八名获胜者,需要闯这么多关,能取胜者自然都是出类拔萃者,要和多个不同宗派势力的人斗法,还要应付各种不同的情况,对于参赛者的锻炼确实也相当大。以前有很多实力很强的修士,都是因为应付不了这么长的赛制,由于灵力过快消耗,而最后失败。胜出者,不仅能得到丰厚的奖品,而且也在各种比试中,得到了全方位的提高。

隔天一场比试,打到淘汰赛的第二轮,这里的选手基本上都参加了三场比试,除了极个别运气特佳、或者实力极强者,大部分的人灵力消耗都是不轻,还有一些人,因为前三轮略有不慎,已经受了轻创。

沈林自然就属于例外的那一些人,两轮轮空,一轮团队赛也因为过快获胜,而没有多少的损失,不但灵力消耗很少,就连功法如何,大伙也都基本没看出来。只有当时参与团队赛的那帮人,才知道这个年纪轻轻的天涯谷修士,有一件稀罕的护身法宝,另外还能施用一些威力不俗的符箓。

比试到了这个阶段,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被对手了解了底细,可以有的放矢。毕竟大部分人都不是独自来参赛的,多半都有同门或者亲友之类的,可以在比赛之余帮助搜集一些他人的情报。

此次求丹会,加上沈林在内,天涯谷一共派出了十二人参赛,除了带队的两名筑基期修士,其余人大部分已在前三个阶段被淘汰,虽然对天涯谷来说,这多少有些遗憾,但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淘汰的人,也不能提前回去,就留下来,替获胜者沈林、祝竹文、施以然打探其他人的情报。

沈林的第二轮淘汰赛的对手,是来自玉兰门的一名女修士——詹子楚。这位修士,也是十一级的修为,起的名字略有点男性化,却是一个很清秀、而且略带一点腼腆的女子。据观看她前一轮比试的修士汇报,此女是玉兰门的嫡传,自幼便在门中长大,在此次求丹会前,基本是没出过门,天天在门中修炼,可以说是苦修之士。

此女修炼的功法也是相当不俗,否则也不可能连过三关了,但此女毕竟少在外界行走,战斗经验多少有些欠缺,这对沈林来说,应该是件好事。虽然沈林自己战斗经验也不算丰富,但好歹比詹子楚早出道了半年,前段时间可也没少打架,还和筑基后期的修士大斗了一场。

十一级的练气期修士,自然要比沈林强了不少,这趟沈林可是很难再靠运气了,不得不正面与强过自己不少的修士正面对抗。

沈林仔细盘算,虽然出战过一场,但那次却是在十二人的群战之中,人多本来就很难让旁观者看清具体战况,而且那仗自己这方又胜的太快,估计台下的观众也没几人能看清自己的真正实力。他所倚仗的那个法宝蕴灵软玉罩,如果贾童几人不对外人所说的话,应该不会有其他人知道,可以成为自己对付詹子楚的杀手锏。

记得当时自己和那个戈为对战时,此人展露出来的功力要比詹子楚更高,是炼气巅峰的修为,但是就是因为被自己的蕴灵软玉罩给挡住了他的攻势,才让其措手不及,败在了自己的撒手锏——天火符之下。

这招自己倒是可以如法炮制一回,相信戈为如果抵挡不住天火符的巨大威力,这个修为还不如他的詹子楚多半也招架不住。但是如果这么做的话,却有两个大问题。一是自己灵力不够,天火符只能勉力施为,一旦施出之后,必然又如同上回一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如今可不是性命相拼,自己和詹子楚也是无仇无怨,用不着这么狠的招式;另外,大会规矩也说得明明白白,可不能故意下死手,伤害对手的性命,这个天火符的威力实在太大,自己可驾驭不了,一着不慎,要了詹子楚的小命也是很有可能的。

这样一来,天火符自然是不能再用了。光凭功法,自己多半斗不过那高过自己两级修为的詹子楚,必然要借助其他符箓的威力。现在自己手头倚仗的,除了碎石符,还有一些从戈为那里得来的道符门的符箓。这三种符箓不能一齐施用,如果一齐用上的话,会因为五行不全产生互克而降低威力,但是一齐使用不行,不表示不可以分开使用。自己不妨先用一连串碎石符进攻,让对手产生错觉,以为他只有这种土系的三品符箓可以使用,但当她产生松懈情绪后,就突然使出其他属性的符箓,相信一定可以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到时,自己就有大把获胜的希望了。

当然,道符门得来的符箓,因为自己暂时还不会炼制,消耗一件便少了一件,至于符箓用光之后,后边还会有其他比试,那么就再说吧,反正自己也没打算真要得到筑基丹,只是走一步看一步罢了。再盘算一会,把次日的比试场景,在心里预演数次,心中大定。

打定主意,沈林便放下了心事,高枕无忧起来。

这一觉倒是睡得极是安心,次日一早起来,只觉得心畅神怡,很是开心,一点也不像就要去和高出自己许多的强敌对战的样子。金猴看到沈林又要独个出门,却是相当不爽,拉着沈林好一阵指手画脚,沈林笑着安慰了它许久,最后同意让金猴自个出去嬉玩,金猴这才罢休,放沈林去了。

耽搁了这么一阵,沈林急忙往擂台处跑去。那詹子楚早已在台上等候,此女长得姿色不俗,模样儿在二十五六上下,一股飒爽的英气,从她盘起的秀发、略为斜长的眉梢眼角处流露出来,杏目环顾四周一圈,让台下众人都不由得在心中暗赞了一个“好”字。

沈林来得略有些迟了,见人家姑娘家早已等候在台上,自然颇有些不好意思,急匆匆跳上台去,先向评判行了一礼,然后才向詹子楚告了声罪。

那飒爽英姿的女子,虽然因为等得有些久略带不快,但自也不会与这个孩子多作计较,微微一笑,也回了个礼。

如今比试已经进行到相当后边的程度了,随着参赛的人数越来越少,台下的观众倒是越来越多起来,毕竟原先过多的擂台,自然难免要分流许多观众,如今则渐渐集中起来。天涯谷的十余名修士,好几名都围在了沈林的台旁。至于其他几人,自然都去给另两名同门施以然和祝竹文捧场去了。

待得评判一声开始,两人便斗至一处。

两人同时发起攻击,但詹子楚毕竟功力高出了两级,攻势要比沈林更为快捷,沈林的法器刚一腾空,她的灵力已然攻到了沈林身边,只听嗤嗤数响,沈林已然中招。但是沈林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法器继续攻击而来。

詹子楚见一击全然无效,自是微微有些讶异,先挡住对方法器的急袭,再定睛看去,却见得对方身上隐隐泛起一股淡淡白光,自己的灵力根本透不过去。眼前这个少年,才区区九级的功力,多半是挡不住自己这一招的,但结果显然出乎了她的意料。

詹子楚惊噫了一声,心中急忙忖道,此子身上泛起的白光,似是有型之物,以他的修为来看,应该练不出如此强大的护身灵力,难道是什么特殊的护身法器?心中惊异,立刻加大了攻击力度。

这一加力施为,沈林便觉压力倍增,自然也知道护身法宝再厉害,也不能光挨打不还手。见先前的法器使出后,被詹子楚轻描淡写地便化解了,知道以自己方才使出的寻常功法,对敌人一点用处都没有。心中电转,神念蕴起,三界无尘和至道清心功法已然运出,同时刚学来不久的分剑诀也已施展开来,一股灵力加持到了刚得到的惊云剑上。

这惊云剑可是花了沈林一千二百枚灵石才买来的贵重物事,自然非比寻常,分剑诀一施展开来,一柄青锋剑立时分作两股青光,从上下两路攻向詹子楚。这柄剑本来就非凡品,分剑诀也是一门极其罕见的奇异神通,再加上三界无尘功法的护持,威力更是惊人。只见两道青光,快如电闪,疾胜惊风,带着一股尖锐的哨声,猛攻詹子楚而去。

“好小子,居然还有这么一手。”已经在上一轮被淘汰的田通也在这个台下观战,见到沈林出了此招,不由得惊叹了一下,以前他也和那贾童一样,对这个才九级修为的沈林有些瞧不起,但自从上趟他们携手晋级后,他已然不敢小觑这个有蕴灵软玉罩外加众多符箓在身的沈林;如今见到他忽然使出了一招剑分为二的奇异功法来,顿觉惊讶。

这也不能怪沈林尚藏有后手,因为上趟团队赛时,虽然甄玉等都要求大家全力出手,争取尽快制敌,但是沈林上趟主要是进行防守,攻势并未进展,所以他进攻时尚有余地,自然也不足为奇。如今见到他竟然施展出了如此威力的攻势来,让田通不由得啧啧称奇。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7
积分 99458
帖子 11705
积分 99458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38
发表于 2016-7-12 14: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三十四章 淘汰赛(四)

詹子楚的犀利攻势,被沈林蕴灵软玉罩所挡,尚未显出攻击效果来,却见得对手使出了两柄一模一样的神兵,分袭自己而来,那青刃显然锋利无比,剑势尚未及体,一股锐利的锋芒灵力已经攻到自己眼前。

来得好快!詹子楚大吃一惊,这剑势一出,她便知眼前这少年使出的法器异乎寻常,而且功法威力之大,也并不逊色自己多少。要知道无尘羽士的三界无尘功法,可是风和国修真界一等一的大威力神通,即使沈林修炼的仅仅只是些皮毛,但加持到功法之中,也让威力大了不少;更别说还有惊云剑这等神兵利器,还有分剑诀这等诡异神通。

如此一来,沈林的攻势自然犀利无比,也远超了他所在的九层练气期境界之上。即使是詹子楚,面对如此猛烈的攻势,自然也只有暂避其锋。

沈林得势不饶人,仗着蕴灵软玉罩护体,知道以对方的能耐,一时半会根本攻不破蕴灵软玉罩的防护,索性放开手脚,全力出击。他的至道清心功法能够帮助自己提升神念,于是分心二用,一边继续使用分剑诀,两剑齐发;一边开始使用起碎石符来。

他的碎石符,储物环中还有十余枚。碎石符是三品符箓,对于詹子楚来说,已是个不小的威胁。

不过,虽然同时面对两柄飞剑和碎石符的攻击,分心两用,但毕竟詹子楚的修为要高出沈林两级,这让詹子楚在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又慢慢稳住了阵脚。只不过她的功法却攻不破沈林的防护,只能被动挨打。眼看着自己的功法被沈林的左突右袭一点点耗去,再这样下去,自己难免防不胜防。

输谁也不能输给眼前这个九级修为的小家伙啊。詹子楚把心一横,先硬挨了沈林一剑,然后借助自己的功法,将惊云剑击落在地。惊云剑当然不是这么轻易就被砸落的,不过詹子楚修炼的一种功法也并非寻常。她运用了一种冰属性的功力,将惊云剑暂时冰封起来。当然,以她如今的功力,封不了惊云剑多久时间,仅仅只是一瞬而已。但她挣的就是这么一瞬时间。

挨一下重的,自然也不好受。詹子楚勉励按捺住沸腾的气血,口中念念有词,准备施展出自己压箱底的功法。但是,便在此时,沈林的符箓又一次袭击过来。

刚才一轮斗法,詹子楚已连连接下了沈林的三张碎石符,对这种土性符箓的攻击,已经熟悉得很,知道此符箓攻势虽然刚猛,但是其实威力并不算太大,自己只要用木系功法一阻,便无大碍。见沈林又一张符箓攻来,想也不想,又是如法施为,再次挥动法器接下。詹子楚所擅长的本来就是木系功法,其法器也是木属性的,所以碎石符也奈何不了她。但是这趟攻来的却不是土属性的碎石符,而是一张呈现淡淡金光的金属性符箓,正是沈林得来的瑞金符箓,这是一张有着四品境界的符箓。

符箓本来就高了一个等阶,威力已是大增,再加上属性陡变,让詹子楚猝不及防之下,立刻便吃了大亏,符箓化做一柄巨大金剑,狠狠攻了过来,自己的法器被一击而退,只阻挡了巨剑分毫,迅速又攻到了詹子楚眼前。詹子楚大惊,连忙停止正欲施展的攻击之法,心念电转,疾展护身之术,可是毕竟晚了,她的护身法术尚未完全展开,巨剑已经攻到了她身边。

两道功法狠狠地撞在了一起,詹子楚护身功法尚未完全施展,自然不敌,两方一交手,败向顿呈,被打得连连退步;沈林见状,自是大喜,连忙又展开一张瑞金灵符,一道金光再次攻了过去。

瑞金灵符攻击之下,詹子楚再也抵挡不住,硬生生被打落擂台之下。待她清醒过来,已然败了。

沈林虽然获胜,但一连施展出这许多攻击,自然也消耗不轻,迅速调息一下,回复稍许,抱拳行了一礼:“道友承让了。”

詹子楚心中大是不服,自己只是一时大意,没料到对手竟然会有让自己也一时无策的护身宝物。然后又让对手突如其来的诡异奇功和众多符箓,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论双方功法灵力,自是差距明显,若多有点时间,自己定可扭转局面。不过如今败落台下,众人皆见,辩无可辩,她也只能认输,黯然退下。

台下采声四起,几名天涯谷的弟子和田通等人,都是大声鼓掌兼喝彩。

谢过评判后,沈林笑眯眯地跃下台来,众人都拥上前来祝贺,田通更是赞道:“沈道友,你如此年纪,竟然能在求丹会上连过四关,实属难能,让在下佩服不已啊。”

沈林笑道:“田道友谬赞了,愧不敢当,只是侥幸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