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原创] 鹰图腾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6-1-11 14: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鹰图腾

鹰图腾(名称暂定)

文/大道不空

引子

“现在播放一条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平顶山市一处建筑工地上发现了一个大型墓葬,里头被发现藏有许多造型古朴奇特的陪葬品,工地已经停止施工,考古专家正在进行抢救式发掘,据本台记者了解,此次墓葬里的许多发现,在本地乃至全中国都是首次;政府已经将之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场已被封锁,具体情况,请关注本台的后续报导。”

今天正是年度的最后一天,差不多到了吃完饭的时间,应云翔守在电脑边上,电视也打开着,他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盯着电脑,正百无聊赖之际,电视里忽然传出了这么一个新闻出来。
应云翔对历史和考古皆是有点兴趣,就偏头瞥了一眼。电视中的画面闪过,一个硕大的工地,被好多的警察围住,还有不少闻风而动的媒体,拿着各式各样的采访装备,正在外围处伺机而动。可是警察防范甚严,他们抓不到什么混进去的机会。也就只能拿个镜头在外围晃来晃去,没什么有用的画面。不过,从记者提供的一些资料图片来看,他却发现了一个有着奇怪造型的物品,应该是一块玉佩,却被雕刻成了一只展翅飞翔的老鹰;这个老鹰的形状很有些特别,虽然雕工比较简陋,但仍然看得出是老鹰形状,只不过老鹰的翅膀不是寻常所见的那般尽展双翼,而是一边翅膀伸展开来,另一边翅膀微微下垂,看上去倒有点像受了伤的样子。

除了这张特别的鹰玉佩图片,还有几张图片,也都和老鹰有一点关系。不过由于现场被严密封锁,记者们所得的信息也极其有限,除了这几张图片,再没有其他猛料爆出,另外能知道的,也就是此古墓应该是西周的。周代的古墓本就极其罕有,能够拥有这许多保存完好的陪葬品那更是稀缺之至,所以能引来如此之多的关注。

应云翔对历史和考古都有点了解,也知道这个平顶山市,一直就有个“鹰城”的别名,该地曾经多次发现过和老鹰有关的古玩,这个城市鹰城别名的由来,也和一次考古中发现的一只玉鹰有关,据说此地曾是古代“应国”的封地所在。

正欲继续关注,忽然手机嘀嘀嘀地响了起来,原来是微信红包响了。嘿,群里有人开始发红包了,快抢吧。应云翔立马就忘了电视新闻,而将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手机和电脑上。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2
发表于 2016-1-11 14: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一卷 神鹰在天

第一章 玩物丧志

当当当,墙上的钟声敲响了,正是一个跨年之夜,应云翔正在熬夜。之所以说熬夜而不是说守岁,这是如今的网络流行语,成家有对象的可以叫守岁,像应云翔这样的单身狗就只能是熬夜了。

他熬夜做什么呢?他正守在电脑前,一边用电脑打字与各方群友聊天,一边忙着用手机抢微信红包。虽然他的手机不咋的,网络也不灵光,但守着多个微信群一通乱抢,倒也有了一些收获,从七多点抢到现在,几分几毛几元这般积累下来,也收获了好几百块;当然,他也不是只进不出,抢红包高兴了,也时不时丢几个红包出去。但总的来说,还是进的多,出的少,这一个晚上,边电脑聊天,边手机抢红包,倒也挣了近两百块,不比他打工一天的收入少。当然,这是因为应云翔白天打工收入本就不高的缘故,一个月才挣区区五千来块,勉强解决温饱问题。

应云翔兴奋不已,在他那间租赁的房屋里,时不时传来他乐呵呵的笑声。

这般折腾到半夜三点多,应云翔总算扛不住了,倦意上涌,这才恋恋不舍地抛下手机,睡觉去也。其实这已经不是他第一回这般疯狂熬夜了,这连续好几个晚上,他都这般折腾到两三点睡觉。之前两天,可都是要上班的,自然是睡眼惺忪,精神懈怠。

前段时间连续熬夜,也着实累得够呛,虽然他还年轻,今年不过二十九岁,但因为一个人居住,生活质量本来就没个保障,吃东西随便,缺乏足够营养;如今又连续熬夜,身体健康大为受损,所以他也真是觉得累了,于是好好地睡了一觉。

这一觉直睡到次日的近中午时分,他才从深沉的睡意中苏醒过来。只觉得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酸痛不已,尤其是胳膊更是疼痛,看来不仅是这段时间熬夜太多,还搞出了点鼠标病、键盘病之类的毛病。

应云翔抖抖胳膊,哀叹一声。“哎,抢红包固然开心,但这事也搞不得太久啊,痛死俺了;得,眼看就中午了,到公园去打打拳,恢复恢复吧。”

应云翔曾经是本市的少年武术家,有一定的武术功底,所以从前一直保持着练拳的习惯。不过由于最近这两三年,迷恋上了网络和手机微信,不但影响了自己的事业上进,也把从前留下的一些好习惯都荒废了,这武术差不多半年没碰过了,若不是觉得玩手机玩出了毛病,他估计还是想不起这个来。

正欲出门,忽然手机响了,他低头一看,原来是远方的父亲打来的。

他父亲叫应则,是个国有企业的普通工人,因为企业改制被迫下岗了,拿了一点点所谓的遣返金,出来搞个小生意,总算勉强解决了温饱问题。靠着省吃俭用,也供应云翔读完了大学,虽然学历不高,只不过一个旅游管理专业的大专生而已,但好歹也是个大学文凭吧。

所以应云翔对父母还是充满感激的,知道以他们菲薄的收入,能够供养自己读完大学,是多么的不容易;不过自己这几年来职场闯荡,一直都不如意,所以多少有些愧对家人。潜意识里更是有意无意地躲避着,独自在异乡打拼,很少回家看看,打电话也不怎么多。

父亲电话这么一响,倒把应云翔吓了一大跳,哎,今天是元旦,应该自己给父母打电话才是,怎么一觉睡到这么晚了。

惭愧归惭愧,电话还是要接的,应云翔接通了电话,低声叫了一声:“爸,新年快乐!”

父亲乐呵呵地在那边应了一声,然后嘘寒问暖地说了一大通,基本上都是些老调重弹,比如问问他最近的情况如何,工作顺利吗,一个人在外,注意吃好点,保持营养和健康,等等等等。应云翔一一回应了。不过当通话快要结束时,父亲又再次问到了一个他很不想回答的问题,就是关于他的终身大事。毕竟应云翔如今已经29岁了,还没个对象,自己虽然不急,家里人却急得很。

说实在的,应云翔不太愿意回家,打电话也不多,不是因为他不孝顺,而是他潜意识里一直刻意回避这个问题,害怕面对家里人这个疑惑。他迟迟不找对象,每趟回家,家里人都会给他安排相亲,他实在有些烦,又不好说。

父亲听出了他语音中的隐隐不快,呵呵一笑:“儿子,我知道你有意无意在回避这个问题,不过这终究是个现实的问题啊,你一直在网络上混着,虽然是你的快乐,但终归还是要面对现实的啊。”

应云翔无奈叹了一口气:“知道了,爸爸,你和妈妈都保重身体,我过年会回来的。对了,昨天我做了一个挺奇怪的梦,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和你们讲?”

“父子间还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嘛,你直说就是了。”

“昨天我睡得挺晚,但很快就睡着了,梦里却见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古代场景,好像是古代战场之上,我成了古代的一个将军,正浴血奋战,周边的战友都杀光了,正孤身无助之际,忽然见到了一只神秘的鹰,那鹰居然会讲话,它本来在战场高空盘旋,忽然俯冲下来跟我说话,你不是普通家庭里的平常人,你是鹰的后代,你应该是飞翔在云空的神鹰。然后神鹰一飞冲天而去,而敌人则继续蜂拥而至,将我淹没在大军之中,我就一下子吓醒了。”

电话那边忽然一阵沉默,传来低低的叹息之声。

应云翔有些奇怪,他的父亲虽然没什么大成就,但一直都是个很乐天的人,所以总是乐呵呵的,很少有这般沉默寡言、低声轻叹的时候出现。他奇怪地问道:“爸爸,怎么忽然不说话了?”

“儿子,有些事,你迟早是应该知道的,以前之所以迟迟不告诉你,是因为一些很特殊的原因。你做的这个梦,也许不是凭空出来的,等你过年回到家后,爸爸再当面跟你说吧。”

“什么?”应云翔更加奇怪了。

“先不要想这么多,你好好工作,等过年到家的时候自然知道了,对了,昨天电视新闻你有没有看?”

“爸,你说的是哪个新闻?”

“平顶山西周墓葬的事,里头再次发掘出了一些有关鹰的玉件。”

“嗯,我正好看到了这个新闻,我都怀疑自己做的这个梦,是否与这个新闻有关。”

“也许吧,儿子,你今年过年一定要回来,爸爸先挂了。”电话那头挂断了。

以前每趟通话,都是自己先挂断的,因为父母总是恋恋不舍,自己年轻无所谓,所以总是先行放下电话。这趟居然是父亲先断了通话,说的内容以及语气又是这般奇怪,让应云翔更加摸不着头脑。

放下电话,应云翔一通愣神,不过待了一阵后,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他昨晚熬夜到很晚,早饭也没吃,现在都十二点多了,自然饿了。

应云翔摇了摇头,把那些想不通的事情先丢在一旁,然后下楼去,准备吃个盒饭。

走到楼下,出门就遇到一个熟人,原来是他以前的一个同事,叫杨凯。这个小胖子和他曾经有过两年多的同事关系,后来因私人原因离开了他们一起打工的公司,如今自己在做一些生意。他的主业是和几个朋友合伙卖一些古玩。

杨凯家境不错,他之所以会搞古玩生意也算是家学渊源,父母都是这个行当里的专家,但是他以前并不想接父母的班,所以才会出来打工;但拗不过父母的要求,终于还是辞去了工作,回到了父母指定的行当之中。

应云翔喜欢考古和历史,所以和这个杨凯一直相处得很好,两人闲暇时就神侃各种历史问题,真的假的胡侃乱弹,倒也乐在其中;不过杨凯走了之后,应云翔没了知音,又迷上了手机微信,就把这些东西都抛到了脑后。

偶然见到杨凯,应云翔有些意外,也有些高兴,连忙上前招呼:“喂,杨凯,去哪呢?”

杨凯正急匆匆地赶路,倒没看到应云翔,听到他的招呼声,这才转头看了过来,见到是应云翔,连忙笑道:“是你啊,好久不见了,你住在这边吗?”

“是啊,真巧,看你行色匆匆的,这是干嘛呢?”

“我去买火车票。你知道我做哪行的,昨天晚上的新闻看到了没,说平顶山市出土了西周大墓,这已经引起了整个古玩界和考古界的轰动,很多人正蜂拥赶去那边,我爸妈也让我过去凑凑热闹,这样国家级的重点保护文物,我们估计捞不到什么油水;但是这么多行业内的人都赶着过去,想必可以互相交流下,有点什么意外收获也说不定。”

“这倒也是,我有时挺羡慕你的,能做这个行业,把兴趣爱好和工作结合起来,多开心的一件事啊。”

“嘿嘿,羡慕啥啊,我可没想做这个职业,只不过老爸从小就要求我接他的班,实在拗不过罢了。不说了,我赶着去买车票,等我从平顶山回来,咱们哥俩个好好聚聚,喝一杯。”

“好,一言为定,祝你好运。”两人互道再见,应云翔目送着杨凯离去,心里倒是微微一叹:“看来这次考古的发现,还真是挺惊人的。”

顶部
豆子豆角
诗友
Rank: 1



UID 9139
精华 0
积分 105
帖子 4
积分 105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6-1-11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3
发表于 2016-1-11 17:0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沙发,沙发,恭喜新作出世!期盼更新!

顶部
豆子豆角
诗友
Rank: 1



UID 9139
精华 0
积分 105
帖子 4
积分 105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6-1-11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4
发表于 2016-1-11 17: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沙发,沙发,恭喜新作问世!期盼更新!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5
发表于 2016-1-12 11: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二章 公园偶遇

应云翔所在的这个城市,是中国数一数二的特大型城市,人口众多,虽然竞争压力巨大,但就业机会也多,龙蛇混杂,对应云翔这样没什么背景的人来说,最需要的就是各种机会了。不过,由于他读书时成绩不佳,没啥过硬的文凭,所以也很难有好的公司看中他。因此始终在底层打拼着,一次次地失败之后,他也慢慢有了点习得性无助的毛病,开始怨天尤人、自暴自弃起来。

但是,他的心底始终还是有着一股未曾尽灭的激情,只是深深埋藏着,很少表露。不过昨夜的这个梦,让他又有了点期待起来,他隐隐约约感到,似乎真的有一种不同寻常的事情要出现了。

告别了杨凯,他随便找了个地方扒了一碗盒饭,然后往公园走去,准备按之前的计划去公园打打拳,回复身体健康,并寻找一下从前的状态,好歹咱当年也是少年武术队的不是,哪能像现在这般颓废呢?

一边走,一边这般想着,应云翔倒是渐渐找回了一点曾经的激情,回思过往这一两年,还真是颓废了许多呢,从前的许多爱好,都被自己丢到一旁,每天净忙着在网络上刷屏了,上班也是应付着混日子,下班更是不知所云,浑浑噩噩。

天气其实挺冷的,应云翔走得也不算快,但是边走边想,却也冒出了一些汗,这不是热的,而是惭愧流出来的。自从做了那个怪梦,又听到电话中父亲含糊其辞的说话后,他就有些心神恍惚,脑中老是回想起那几句话“你是神鹰的后代”、“你做的那个梦也许不是凭空而来的”、“你应该是飞翔在天空的神鹰”。。。。。。

“应该是飞翔在天空的神鹰?”应云翔反复咀嚼了这几句话之后,忽然心里一惊:“应该是飞翔在云空的神鹰?”“应云翔?”这不就是我的名字吗?“你做的那个梦也许不是凭空而来的”?????

难道我做的这个梦还真的是有所实指不成?应云翔想到这里,更是大吃一惊,原本就因为自惭而羞愧不已的自己,更是冷汗直冒,这次是吓的。他虽然混得很不咋的,一直都在社会底层打拼着,也没啥过硬的学历和文凭,但心里倒有几分文艺青年的底蕴,也没少看历史书籍和各类小说。以前也曾幻想过自己的一些什么神秘遭遇、离奇身世,但每每这般想及,立刻便催促自己从幻想中苏醒过来,知道那是痴人说梦,当不得真的,有时也屡屡自嘲:自己一把年纪了,居然还像个孩子似的这般爱瞎想;但是,没想到这曾经有过的许许多多幻想,居然还有真变为现实的一天。

不会吧,应云翔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边随意走着,一边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应云翔已经走到了自己的目的地——湖心绿地公园。这是他以前常来锻炼的一个街边公园,只不过最近这段时间迷上网络之后,就很少来了。见到熟悉的场地,还是一如既往的绿草茵茵、微风习习,他原本迷茫混乱的心绪倒是宁静了一些。

公园中心是一个很漂亮的湖泊,面积不大,但是水波粼粼,周边是一圈平整的草地,景致非常美。如今是中午时分,公园人并不多,以往常见的那帮广场舞大妈、健身操大爷大妈们,倒是没见着几个。

应云翔找了个空旷所在,先做了几个动作热热身,然后就拉开了架势,准备练练荒废已久的拳脚。

不过,当他刚完成准备工作,拳头刚一挥出去,旁边就冲来一个冒失鬼,一头撞在了他的身上,差点没把他撞到湖里去;也是幸好他有武术功底,下盘甚稳,这才没出什么事。

应云翔大怒,正欲喝骂那人,却见那家伙撞了自己之后,身形晃晃悠悠的,似乎就要掉进湖里;他见状,倒也不假思索,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拉住那人。

那人回头看了过来,年岁看上去和应云翔差不多,长得也还算俊逸;只不过如今却是蓬头垢面的,两眼无神,口里一股酒气,恶狠狠地骂道:“你小子挡我路做什么?”

应云翔这一下子更气了:“你这混蛋,撞了人还有理了?”

那人一听:“什么,我好好地走路,你挡在前头做什么?瞧瞧,你现在还拉着我不放?”他用手指了指应云翔。

应云翔被他这一下气得无语了,没错,自己刚才是怕他掉进水里去,确实一把拉住了他,现在手还抓着他的衣服呢。连忙松手,闷声道:“好汉不与醉汉斗,懒得和你一般见识,掉进水里淹死得了。”

“哼,就你这德性,也像好人吗?”那醉汉明显醉得有些神志不清了,嘴里嘟囔不休,“这天下,还有几个好人呢?男人女人,都没什么好人。”

应云翔先是大怒,不过一听他后边这话,倒是一楞,“看他这样子,倒有点像影视剧里常见的那种因为恋爱失败、被女人抛弃的痴心汉子,借酒消愁,否则怎会冒出这句话来呢?”

想到此处,心气顿平:“拉倒吧,我应云翔不跟你这醉汉一般见识;你走你的路,我继续打我的拳。”

“应云翔?嗬嗬嗬嗬。”醉汉嘴里一通傻笑,转身离去了,留下了一句话:“想不到我堂堂詹鹏飞,古玩世家子弟,考古专家传人,却被一个女的瞧不起,唐瑛啊唐瑛,你好狠心呢。”

应云翔看着他踉跄而去的背影,嘀咕了几句:“看来这还真是一个痴情种子。咦,真奇怪,他居然和杨凯差不多,听他这语气,也是一个做古玩生意的富二代呢。怎么这么巧?”又摇了摇头:“虽然是富二代,也得自己上进才行;不过那叫唐瑛的女子,能够狠心放掉一个富二代,也还真有些魄力。”

“得,别人的事我也管不着,还是先做自己该做的事吧。”应云翔摇了摇头,抛掉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静下心来,开始了自己的锻炼。

接下来几天没啥事,结束了三天元旦假期之后,应云翔恢复了从前的激情,认真投入工作中,而且也开始了一些自己的提升计划,离过年回家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可以做点事情呢。

自从做了那个怪梦、又听到父亲那奇怪的说话后,他一直有些神智恍惚,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要发生了,又隐隐约约觉得这一切都和梦里的那只会说话的神鹰有关系;而这归根结底,似乎都与他在新闻里看到的那个西周大墓以及墓葬出土的那些奇怪的鹰玉饰有关;而当年的老同事杨凯,也正为着这个墓葬赶赴平顶山,他又在公园偶遇了另一个与古玩、考古有关的醉汉詹鹏飞,如果说这一切都只是偶然的巧合,那巧合未免也太多了点吧。

这几天应云翔也给父亲和母亲打过好几次电话,但两人都守口如瓶,对他的旁敲侧击不透一点口风,只说等他回家再说;应云翔也是无奈,所以只好先将心事抛开,查查这个平顶山西周大墓的相关情况。

不查也就罢了,一查还真是吓了一大跳。平顶山是全国唯一以鹰为别名的城市,而俯瞰整个平顶山市的形状,就很像一只雄鹰敛翅俯冲,准备抓捕猎物。在很多人的心中,雄鹰一直都是力量和速度的象征,雄鹰俯瞰敛翅俯冲的瞬间动感强烈,拥有欲决以死战的气概,很有震撼力和欣赏价值。平顶山北部有焦赞寨、马棚山、平顶山、落凫山、擂鼓台、龙山等山峰呈北西西向排列,其中擂鼓台为群峰之首,海拔506.5米;南部有河山、北渡山、白龟山、凤凰山、锅底山、舒山,海拔高程135~245米,构成了白龟山水库和沙河北岸的滍阳岭天然堤坝。这种特殊的地貌特征,使两山间形成狭长的走廊式洼地。

而且再查下去,更是吃惊,原来平顶山以前是古代应国的封地的一部分,西周初期,武王之子、成王之弟应叔被封为应侯,因封地属应国故地,国名仍为应国。《左传》僖公二十四年:“邘、晋、应、韩,武之穆也”。应的分封,当在周公东征之后。应的地望,据引《水经注》,在河南省蚩水之北。西周末年,王室衰微,诸侯间征伐不断,应国于东周早期灭国。在应国贵族墓地考古发现了许多珍贵文物,证实应都位于滍阳,证明应国与邓、申等国以相互联姻的形式结成政治联盟的历史事实。应都滍阳在明清时期,是宛洛间的交通要道,是物资贸易的中转地,是商业发达的中州名镇。史籍最早见于公元前1324年,《左传》、《诗经》、《史记》等书皆有记载。

更离奇的是,这个应国之主,就被传闻为“应龙”的后代。对中国历史有一点了解的应云翔知道,应龙是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一种有翼的龙,相传禹治洪水时有应龙以尾画地成江河使水入海。中国古代奇书《山海经·大荒东经》中有记载:“大荒东北隅中,有山名曰凶犁土丘。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故下数旱。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

顶部
任重道远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748
精华 56
积分 6048
帖子 2240
积分 6048 个
魅力 54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13-8-13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6
发表于 2016-1-12 14: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坐等更新

顶部
豆子豆角
诗友
Rank: 1



UID 9139
精华 0
积分 105
帖子 4
积分 105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6-1-11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7
发表于 2016-1-12 14: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好看好看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8
发表于 2016-1-12 14: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引用:
原帖由 任重道远 于 2016-1-12 14:01 发表
坐等更新

今天应该还会有一章更新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9
发表于 2016-1-12 14: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引用:
原帖由 豆子豆角 于 2016-1-12 14:39 发表
好看好看

多谢美女捧场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0
发表于 2016-1-12 15: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三章 年前励志

“应龙传说”、“应侯领地”?一大串奇奇怪怪的词语和形象,忽然蜂拥而至,将应云翔的脑子都塞满了;他狠狠摇了摇头,想将这些杂念清除出去,可是这些乱七八糟的怪异形象,却在他脑海中越发清晰起来,喷火的龙、击翼长空,风雨雷电、来去无踪,最后化作一只金光灿灿的神鹰,睥睨天下,傲视苍穹。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应云翔本来已经下定决心,不能再像从前那般荒废时日,要认真工作,好好努力一番,创造自己的事业;但是,却被这许许多多的怪异念头完全搅乱了心绪,他哀叹一声,却是束手无策。

一旁正在工作的主管肖毅,被他的长吁短叹给吓了一跳,这位主管比应云翔大不了多少,今年不过三十五岁,但是年纪轻轻便出来打拼事业,人生经验是相当丰富了;而且这人相当聪明,很会总结工作方法和得失经验,是个能力很强的人,对应云翔以及其他属下也都是相当照顾。

肖毅是个观察力很细致的人,自从新年开始后,就一直觉得应云翔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但是问过几趟,应云翔却也没有回答;今日听见他又在那长吁短叹,感觉更是大异从前,应云翔也是他比较器重的一个属下,心思很活络,责任心也较强,交代他的工作总是能又快又好的完成。

但是,最近这几天,应云翔却似乎有些神思不属,屡屡出错,虽然也不算什么大错误,都能补救,但总归是有些不对劲,见到他再次这般莫名其妙地叹息起来,肖毅坐不住了,将应云翔叫了起来:“小应,咱们去小会议室开个会吧。”

“哦。”应云翔随口答应了一声,跟着肖毅来到了小会议室。

他们公司不算大,不过二十来号人,占据着一栋老式办公楼的底层;公司虽然规模不上档次,但毕竟是做旅游文化产业的,装修得别致古朴,颇有几分文化气息。他们的老板也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做事计划性很强,而且令出如山,执行力很到位,所以公司创办短短三年时间,已经打好了相当坚实的基础。而肖毅,就因为平日里的出色表现,已经得到了老板李正纲的赏识和器重,将他委任为了公司的副总经理,让他全权负责公司的各项管理。

先随口寒暄几句,然后开始交代工作,新的一年到了,公司总归要有些新动态、新计划的,肖毅说了一些工作计划后,就问应云翔的想法:“今年对公司来说,是个很关键的一年;经过前三年的铺垫,我们的各种规划都已经基本到位,今年就将进入开始收获并扩大规模的时刻。在前期的筹办工作中,出现了很多变数,也有很多同事很可惜的没能坚持下来,比如和你关系不错的那位杨凯,就是如此;能够从公司一创办,坚持到现在的所剩无几了,你却是这很少的几个人中的一个,从创业伊始直到现在,你一直表现很不错,李总很欣赏你,我也视你为最得力的助手,你今年可有什么想法吗?”

“想法?我没什么想法,我只是想飞。。。。。。”应云翔脑子里还是在盘旋着那只金光灿灿的神鹰,没怎么听肖毅的这一大串鼓励之辞。

“你想飞?”肖毅明显没听懂他说的是啥。

“我说我想飞,啊,不对,你刚才说啥?”应云翔猛然醒了过来,连忙反问道。

肖毅眼前一黑,探手捂上了额头:“敢情我刚才说了一大通,你是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啊。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应云翔连忙说道。

肖毅奇怪地瞪了他一眼:“一直都觉得你最近不太对劲,好像过了元旦回来,你就一直心不在焉,工作也没以前认真了,到底出了啥事?”

“没事,真没事。”应云翔嘟囔几句,“哎,就算说出来你也不会信的,还是不说了吧,省的你说我天真。”

“你不说就算了,眼看着就快过年了,这半个多月你好好干,别再出什么岔子,好好表现表现,过完年后咱们可以大展拳脚了。”

“大展拳脚?雄鹰展翅?”应云翔又是一阵恍惚,脑中再次浮现出那只雄鹰的样子。鹰姿飒爽,掠翅横空,鹰眼如电,啸傲苍穹。

肖毅这次倒没看出他又走神了,只觉得他精神一振,眼中神采奕奕,还以为他在为来年的大展拳脚感到精神振奋呢,笑着点了点头:“好小子,有魄力!”

这趟上司的夸奖应云翔倒是听到了,连忙收住了自己天马行空的遐想,开始认真和肖毅讨论来年的工作。

听到肖毅描述的未来公司愿景,应云翔还真的是精神一振。他其实并不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孤身来到这个陌生城市闯荡,不就是希望在这个机会与压力并存的世界中找到一个发展才能的机遇吗?这家公司在他刚入职时,只是刚刚创立,创业型的公司总不会像成熟型的公司那样,井井有条、分工明确,往往是需要大家身兼多职的;这对很多习惯于安稳生活的人来说,并不习惯,也很难适应,所以在这三年间,离职的人不少;只不过应云翔这个人倒是一个喜欢挑战的类型,他觉得这个老总很有大志;而且跟着肖毅这个很会照顾人、教导人的上司,也能学到不少东西,所以虽然收入不高,也让他留在这里待了三年时间。

现在看来,自己以前的一切付出,都快要到了收获回报的时候了。

“嗯,一定要好好干!”应云翔被肖毅的一番话激励得热血沸腾,暂时忘了那只老鹰,也暂时脱离了这段时间被那些莫名其妙信息带来的困扰。

“嗯,好好干吧,记住,别再像这两天那样老走神了,认真点工作。”罗炎再次嘱咐了一声:“你去吧,帮我叫司马小陌过来开会。”

他们公司的习惯一向都是各自吩咐任务,应云翔答应了,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叫了他邻座的司马小陌。

司马小陌是个很秀气的女生,她是这个公司的美术设计师,留一头齐耳的短发,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很是可人;办公室里单身爷们不少,好几个都对她颇有好感,不过小陌已经有了男朋友,这边的几人——也包括应云翔,只好喟然长叹,时不时咕哝一句“好白菜都让猪拱了”之类的酸话。

不过牢骚归牢骚,应云翔和司马小陌的交情倒是不错,两人平日上班,总是有说有笑的,相处很融洽。

“小陌,肖总叫你去开会呢。”应云翔走回桌前,一眼看到了司马小陌,今天的她,穿着一件鹅黄的羽绒服,分外醒目,看着人倍儿精神,也分外漂亮,可惜名花有主咯。

应云翔再次低喟一声,然后对司马小陌说了一声:“对了,我忘记了一件事。元旦期间我遇到了杨凯,他说等他从平顶山回来,要找咱们几个老同事聚聚。”

“哦?是那个小胖子啊,半年多没他的消息了,我们都知道他是一个搞古玩生意的富二代,如今接了父母的班,平顶山出土西周大墓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的,看来他也是冲着那件事去的。”

“是的,回头再聊吧,肖总在等你开会呢。”

“嗯,回头见。”司马小陌嫣然一笑,转身去了。

“哎,真可惜。”应云翔再次感到强烈的遗憾,说真的,他之所以不愿意回家去相亲,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对司马小陌不无好感。

暂时无话,应云翔抛开了这些天的恍惚困扰,开始认真工作起来。

他的工作岗位是旅游策划,但工作性质挺杂的,一会要帮助公司计算财务收入等情况,一会又要进行市场调研分析,一会还要进行旅游路线规划,一会还要帮着同事联系各种酒店和旅游景区等等,年前各种工作又特别多,去年的总结、来年的规划,加上他前两天一直没怎么上心工作,耽误了两天时间,所以今日忙得真是不亦乐乎。

正忙碌着,公司老板李正纲从外头公干回来,看见大家都在认真工作,倒是挺开心的,给大家说了几句鼓励的话,当然,最让大伙高兴的是:“各位同事,我们今年的形势一片大好,大家认真工作,做好这个年末和明年初的衔接准备工作,为来年的大展宏图打好基础,过年时我会给大家封个大红包,感谢各位的辛勤付出。”

“感谢老板,感谢李总。”应云翔等人一片欢腾,瞬间工作激情爆棚。

过了一会,司马小陌笑容满面地回到了办公桌前。

“看来你跟肖总谈得挺开心嘛。”应云翔顺口搭讪道。

“是啊,刚才李总在这边说的话,我在那边也都听到了呢,怎能不开心?而且肖总也跟我说了明年的一个大规划,看来咱们前景一片光明呢。”

“没错,没错,咱们好好干。”

“嗯,一定好好干。”两人互相打气,投身到了认真的工作中去。

就这样,大家在高兴期待又紧张的工作中,度过了半个多月时间,很快就到了要过年的时候,大家也要放假了。

顶部
甄时哉
诗友
Rank: 1


UID 9140
精华 0
积分 101
帖子 1
积分 101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6-1-12
来自 甄时哉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1
发表于 2016-1-12 16: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来了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2
发表于 2016-1-12 16: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引用:
原帖由 甄时哉 于 2016-1-12 16:07 发表

欢迎新朋友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20 10:06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