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原创] 鹰图腾
碧波贤鹤 (654321)
诗仙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UID 8774
精华 47
积分 7566
帖子 4880
积分 7566 个
魅力 1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3-8-3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3
发表于 2016-1-12 16:4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阅读,引人入胜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4
发表于 2016-1-12 16: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引用:
原帖由 碧波贤鹤 于 2016-1-12 16:44 发表
阅读,引人入胜

问好贤鹤

顶部
mingyue@163.com (一潭明月)
诗童
Rank: 2



UID 9122
精华 6
积分 441
帖子 73
积分 441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9-25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5
发表于 2016-1-12 19: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赶来支持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6
发表于 2016-1-13 09:2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引用:
原帖由 mingyue@163.com 于 2016-1-12 19:34 发表
赶来支持

欢迎明月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7
发表于 2016-1-13 11: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四章 小酌畅叙

公司的放假要比国定假日早了三天,应云翔回家的车票却是按照国定假期,也就是大年二十九那天的车票。这三天不用上班了,也没啥事干,要是换成二十多天前的自己,应云翔肯定又想都不想,就扑到电脑网络和手机微信上了;不过如今从网络成瘾中脱身出来,还真不敢再次陷入其中,如今这状态不错呢,得继续保持。

那干啥呢?

正纠结着,电话响了,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那小胖子杨凯呢,嘿,这家伙舍得回来了吗?他上次去了平顶山,一去就是二十来天,还以为他要在那过年了,没想到今日居然打来了电话。接起电话闲聊几句,原来杨凯真的刚从平顶山返回,问问大家是不是已经放假回老家了,如果没有,他明天请客,跟大伙聚聚,应云翔是他第一个要请的,当然还有那个人见人爱的司马小陌也在受邀之列;另外,就是以前和应云翔、司马小陌关系都不错的两个同事,也是一男一女,男的叫罗炎,女的叫樊灵。

罗炎和樊灵和杨凯一样,都是这座城市土生土长的,自然不需要购买回家的春运车票;应云翔和司马小陌则都是异乡客,应云翔买了后天的票,而司马小陌的故乡则离这座城市很近,坐汽车一个多小时就够了,随时买票,随时可走;听说杨凯要在年前约自己等人小聚,所以司马小陌也就不急着回家了,多等一天。

大家约好了时间和地点。次日,杨凯准时抵达饭店,大家也都差不多的时间陆续到达,已经大半年没见过面了,大家相见甚欢,一通寒暄,杨凯点好酒菜,大家开始小酌畅饮起来。

这里头几人,要数应云翔和杨凯关系最好,他俩以前经常一起出差,跑各种旅游线路。应云翔注意到离二十多天那次楼下巧遇时,杨凯要瘦了一点,也黑了一些,就问道:“杨凯,你这趟去平顶山一去就是二十来天,好像瘦了一圈,人也晒黑了许多,怎么一回事?”

“别提了,这趟咱可忙坏了,一分钱没挣着,还倒贴出去不少。”杨凯摇了摇头,拿起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灌下了半瓶,这才继续说道:“这次平顶山西周大墓出土,你们有关注新闻吗?”

“一直有关注呢,听说去了很多媒体,但是国家封锁得很严密,没啥猛料爆出来;只是各种小道消息在网络上传来传去,不过我看来看去,靠谱的消息不多。”罗炎接口说道,这段时间,罗炎和应云翔也曾经在微信上交流过几次,他也是个历史小说和穿越小说的拥趸,所以对考古也有点兴趣;司马小陌和樊灵也有点兴趣,这也是杨凯愿意邀请他们三人来小聚的一个原因。

“嗯,有些事情咱们也就口头上说说,我随口说说就算,你们也就随便听听就算,大家都别留什么文字记录。要知道,如今不比从前,乱传谣言是有可能会被警察请去喝茶的。”杨凯呵呵一笑。

众人都是一笑,这小胖子人挺热心,平日也爱开玩笑;不过应云翔听了,心中却没来由的一紧,好像又触动了什么似的,最近半个多月忙着工作,把之前困扰他的一些事情都抛到了脑后,如今听杨凯这么一说,又想起了些东西来。遂问道:“看来这次的考古发现的确非同一般,我知道你杨凯家的古玩生意做得很大,你父母在这个行业也算很有些名气的。”

“一般一般,亚洲第三。”杨凯摇了摇手,笑了一笑,一句网络流行语脱口而出,“我家的生意确实做得不错,但论起名气,那是差得远了。这次去平顶山,着实来了些古玩界的大腕,这里头不乏国家级别的专家,都说高手在民间吧,这里头的一些看上去很草根的人,在鼓捣古代那些玩意的方面,让我父母都佩服不已。言归正传,据说这趟在平顶山,出土了几件很不寻常的物事。”

众人精神一振,各自倒了一杯,和杨凯碰了碰杯子,听他往下神侃。

“这趟西周古墓出土,虽然说政府封锁得很紧,但我刚才说过了,这趟来到平顶山的,不乏民间高手,这些高手中,有的是擅长辨认古物的专家,也不乏消息灵通、手腕通天之人,从他们那,也传出了一些消息,听说出土了近千件周朝的古物;大家都该知道,秦汉之前的古物现存极少,因为毕竟时间太久了,大部分都被风化腐蚀,保存完好的东西那是少之又少。这趟应侯墓的陪葬品大多保存完好,这堪称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大发现。”

“在这近千件保存完好的西周古物中,有三件意义最为重大,其中一件就是古应国的象征玉饰——天鹰玉璜,这件古物名称一直没能定下来,因为它的造型实在太独特了,似圭非圭,似璧非璧,和其他一些常见的周朝玉件都是不甚相同,只不过从它略带弧线的造型中,勉强归类为玉璜。这件古物我是没亲眼见到的,但据那些消息灵通的大神们说,这件物品并非一般的周朝之物,而有可能出自商朝甚至更早之前。据说应侯当年帮助了周朝推翻商朝,被分封为诸侯,领地就在平顶山这边;而且还分封了大量财物,包括一堆商朝的玉件。”

“嗯,这事我倒是听说过。”应云翔接口道,对于三朝文化,他一直有兴趣,也和杨凯曾经讨论过几次,“商周时期对玉器十分看重,那个时期甚至还专门设置管理玉器的官员,这些官员隶属于“玉府”,也被称之为“天官”,那个时代的中国,是非常注重各种礼仪的,西周的分封制和宗法制度,对西周的玉器制度产生很大的影响,除对玉器采取强有力的管理措施外,还对玉器的使用等做出严格的规定。周礼、春官、大宗伯云:‘以玉做元瑞,以治邦国’。王执镇圭,公执垣圭,侯执信圭,子执股璧,男执蒲璧。西周实行的分封制的用玉制度,不仅体现在命圭的大小上,也体现在行礼时佩带玉组佩的玉料上。”

他这般侃侃而谈,倒让旁边的罗炎和司马小陌还有樊灵听得一楞一楞,杨凯知道这些不奇怪,他是古玩世家,家学渊源嘛,没想到应云翔也知道这么多。

应云翔看到三人奇怪的样子,呵呵一笑:“我承认我对中国历史和考古都有点兴趣,也有点了解,不过要是换了几天前,让我忽然一下子就说出这许多有关周朝的知识,肯定是不行的;也是之前看了平顶山大墓的新闻,忽然激发了兴趣,这才去搜索了一些相关资料,现在只是现学现卖,当不得真的。”

“话是这么说不假,不过也要你有心能记住不是?”司马小陌插了一句嘴,她轻言细语的模样,分外迷人。

应云翔再呵呵一笑,说道:“我卖弄完了,杨凯你继续往下说。”

“嗯,刚才说到哪了?”杨凯被他们这么一打岔,暂时断了思路。

“说到周灭商朝,分封臣子,包括一些玉件。”罗炎接道。

“嗯,对了,刚才话还没说完呢。老应先前引用的一段资料其实很有用,尤其是最后一句,行礼时佩戴的玉组佩。周朝对玉很有讲究,非常繁琐,当时流行用玉组佩,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套装,也就是将各种不同的玉饰组合到一起,构成各种概念。”这几人中,应云翔的年纪要稍长,所以大家都叫他老应。

“这也就是说?那件暂时被命名为天鹰玉璜的奇特玉鹰,有可能是某套玉组佩中的一件?”应云翔又接了腔。

这下连杨凯也讶异了,很认真地瞪了他一眼:“你小子脑瓜子倒转得真快,没错,据那些大神们说,专家们多般考量分析后,也认为这件玉鹰是某套玉组佩中的一件;他们考量了好久才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没想到你倒一下子就猜到了重点。”他这么一说,让另两人也是甚为讶异,不由得一起看了过来,那司马小陌,清澄的眸子中更是略带了一丝崇慕。

“哈,侥幸猜到而已。”应云翔略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打岔,“那其余的玉饰呢?”

杨凯继续说道:“如果说刚才所说的,还是古玩界比较大众的消息,接下来的东西,你们可一定要注意保密了,我这边说过就算,你们那边听过就忘。”

听到是这么机密的消息,众人一下子被提起了神,罗炎很会凑趣,连忙给杨凯倒了一杯酒,然后敬了他一下,应云翔和司马小陌、樊灵也举杯互碰。

杨凯谢了一声,小酌一口,继续道:“这个西周古墓其实已经不是完整的了,之前已被盗墓贼光顾过,剩下的物品并不多,只是由于在盗墓的过程中被人发现,这才没有完全被洗劫一空,不过大部分的墓葬还是已经被人取走。”

“还有这事?新闻里不是说这趟墓葬的发现,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现西周文物最多、保存也最完整的吗?”应云翔奇道。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8
发表于 2016-1-13 12: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五章 盘根错节

“你听新闻瞎扯!”杨凯不屑地哼了一声,“不过话又说回来,新闻这般宣称,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要不怎么叫机密呢?我这么跟你们说吧,发现有盗墓贼,还取走了墓葬文物,那自然要去抓贼追还赃物吧,如果公开,那盗墓贼会加倍提防;所以国家索性掩盖真相,也多少能起点麻痹盗贼的作用;当然,可能还有其他一些什么原因,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端起杯子再喝一口,杨凯继续:“这边先别管,咱们继续,刚才不是说到这个西周大墓,出土的众多文物中,有三件最为重要的吗?天鹰玉璜只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件,一件是青铜器,被专家命名为‘鹰纹三足鼎’。”

“英文?那个年头就有英文了?”司马小陌讶道。

杨凯当即被一口酒呛到,一阵咳嗽后才笑道:“不是英国文字的英文,而是老鹰图纹的鹰纹,什么兽纹、鸟纹、鱼纹,都是古代文物、尤其是青铜器上常用的一些纹路;不过鹰纹的确实很少见。”

“哈哈哈。”众人都笑了起来,笑得司马小陌脸都红了,吐了吐舌头。

杨凯看她那羞怯的样子,连忙救场:“其实小陌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西方人崇拜鹰的也不在少数呢,美国讲英文的吧,他们的国鸟不就是白头鹰吗?古代罗马,也用鹰作为国徽等形象,还有大家都知道的希特勒,也特别崇拜鹰,他的大本营,就被命名为‘鹰巢’。”

“没错没错,”罗炎也连声附和,“我也挺喜欢鹰的,那犀利的眼神,那千米高空急冲而下捕猎的能耐,那潇洒的飞翔姿态,都让人着迷。这许许多多国家和民族崇拜鹰的精神,一点也不奇怪。”

两人这么一打岔,才将司马小陌从窘困中解救了出来,嘿嘿一笑。

“嗯,在三朝时代,青铜器尤其是青铜鼎,都称得上国之重器,这件鹰纹三足鼎被定为应侯墓三宝之一,也是情理之中,不过三件宝物中两件都与鹰有关,这第三件呢?”应云翔再道。

“恭喜你,答对了。”杨凯又冒了一句网络流行语出来,“第三件还是与鹰有关,也是一件玉器;不过和之前的那件天鹰玉璜不同,这件玉器不是配饰,而是一座玉雕,若不是此玉雕过于庞大沉重,又和地面融为一体,估计也会落入盗墓贼之手;不过据现场传来的消息,这个玉雕已经被破坏了一部分,想来是之前被盗墓贼发现,正欲强力搬动时被发现了,仓皇逃遁,但也很可惜地造成了破坏。”

这边樊灵很可惜地叹息了一声:“盗墓贼是挺可恨的,很多人不知道,以为盗墓是件多么好玩有趣刺激的事,却不知道那些盗墓贼中大部分都是没啥文化、也没啥技术含量的,只不过用了一些蛮力暴力侵入,每盗得一件宝贝,不知会损坏多少件其他宝贝。”樊灵人如其名,是个长得很水灵的姑娘,年纪和司马小陌差不多,不过她去年就结婚了,也就早早断了公司这群男人的念想,大家就是当个好朋友,无话不谈。

“可不是?这些深埋地下的宝物,可不是随便能见光的,很多东西埋在地下保存完好,但一露面立刻氧化腐蚀,那些盗墓贼一来仓皇,没时间保护太多;二来本身也没这个技术条件,三来他们只是冲着经济利益去的,哪里有这个保护的意识?只是得手一件算一件,所以损坏十分严重。一般人哪里知道这些,看多了盗墓小说,还以为盗墓贼都是神通广大的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呢,其实绝大多数盗墓贼都是靠蛮力和运气,破坏远远大于建设的。”杨凯答道。

罗炎也叹息道:“这件被称为应侯墓三宝之一的神鹰玉雕长啥样,破坏的程度大吗?”

杨凯道:“这件神鹰玉雕,被命名为青金石鹰座,大型玉雕在商周时期是极为罕见的,之所以用青金石这种特殊的玉料,也是有寓意在内,青金石寓意青云直上,金途无量,倒是蛮适合应侯这等人的身份。这件宝贝我可是没有那个眼福看到,所以破坏程度也不太清楚,不过玉器也好,古玩也好,都以保存完好度为价值标准,即使破坏了只是很小一部分,那也是损失极大了,可惜,真可惜。样子我同样不太清楚,从其名来看,估计类似敛翅蹲坐的座山雕那样的形状吧。用途也不太清楚,应该是一件象征性物品,可能与古代的信仰祭天之类的有关吧。”

应云翔关注的却是其他一件事:“这个墓是应侯之墓,发现的随葬物品也不在少数,但却只取了这三件与鹰有关的物品作为最重要的三件发现,此鹰与彼应之间不知有何关联?”

“嗯,你本来就姓应,我们也一直叫你老应,你对这个鹰关注也很正常。”杨凯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再道:“刚才我不是提到来了很多大神以及国家级的专家吗?不过他们都认为,这帮人中熟悉商周文化的不少,但要说到对应侯以及应国最了解的一位专家,却是一位姓应的教授,平顶山市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挖过大墓,也取得了一些鹰的玉饰,当时这为姓应的教授亲自来考察过此地,还做了许多报告上交国家,这些报告都被列为国家机密,外人无法得知。”

“哦,还有这么一位姓应的教授啊,他叫啥名字,现在人呢?”

“他叫应鸿宜,这次他没来平顶山,只是偶然听到有专家说起他罢了;据说这位应教授已经很久没消息了,有人说他出国,也有人说他可能在某地秘密主持什么考古项目。”

“先别管什么应教授、于教授,继续说这个墓葬的事吧。”罗炎人如其名,性如急火;据说他本来叫罗燚,四把火那是更不得了,后来因故改成了罗炎。

“这个应国是商朝时期的一个很神秘的古国,虽然古代典籍史册上,关于应国的记载不少,但大多只言片语、描述寥寥,所以直到今日,关于应国的信息仍然很少,它的领土有多大、国君传了几代、被谁所灭等等,大多都是各种猜测,众说纷纭,做不得准;但是,有一种说法,却得到了大多数专家以及民间大神们的认可,大家都认为,这位应侯真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应龙后代。当然,应龙这种会喷火的神龙只是一种传说中的神话动物,专家们认为,它的出处可能是一种神鹰,那种鹰如今大概早已灭绝,但当年确实存在过,被命名为金睛紫翼鹰,这鹰个头极大,双目神彩十足,像是能发出金光;而且其羽翼呈现黑紫之色,在阳光反射下,会产生奇异的色彩,远远望去,就像喷火的神龙一般,所以才有了这个应龙的传说。专家们认为,应国可能是当时的一支以鹰为图腾的部落,因为在帮助周灭商的过程中立有大功,所以才被周天子认可,纳入我华夏民族之中。更分封了领地,也就成了后来我们所知道的应国。”

“有趣有趣,真有趣。”四人听得神往不已,脑中都泛出了那神鹰的熠熠神彩,也掠过了当年的铁马金戈。

司马小陌是女子,毕竟心细,想起了另一件事,遂也插口道:“杨凯,你之前说这趟你跑平顶山二十来天,一分钱没赚到,还亏了不少,人也晒得又瘦又黑,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哎,说起来有点丢脸,不多说了,我刚才不是说这趟在平顶山遇到了很多草根高手嘛,我就是被一个高手给坑了一把,这趟亏大了,我还没敢跟父母说,否则必然要挨骂的。”杨凯满脸郁闷,一口气闷了一杯,再说道:“具体如何,我真的不好意思再说了,只想告诉你们,古玩这东西,没足够的斤两,千万别碰;像我杨凯,克绍其裘,家学渊源,学了这么多年,多少算有点能耐的,不过碰到了高手,还是一样被坑。”

“你杨凯的家底如何,我们多少有点数,连你都被坑,这家伙。”应云翔和杨凯很熟悉,他家也去过好几次,知道他父母的能耐,在本市古玩界也算是出类拔萃的,没想到这趟连他也吃了大亏。

“总算还好啦,这趟遇到一个老乡,姓詹的前辈,他认得我父母,见我被人坑了,看在老乡的份上拉了我一把,点拨了几句,总算让我没亏得太狠。”杨凯忽然又有几分庆幸地说道。

“姓詹的前辈?”不知怎的,应云翔眼前忽然掠过了上趟在街心公园遇到的那个醉汉的形象,他不是正好就姓詹叫詹鹏飞吗,他不是自称古玩世家传人吗?难道杨凯遇到的詹姓前辈与他有关?真巧!

几人撇开了西周大墓和应国之事,漫不着边际地再乱扯一通,这时间就到了,酒足饭饱,谢过杨凯的酒宴,众人各自散去。

是夜无话。

接下来还有两天时间,应云翔上上网,查查资料,看看电视,打打拳,散散步,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眼看着到了大年二十九,到了回家的时候。

顶部
碧波贤鹤 (654321)
诗仙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UID 8774
精华 47
积分 7566
帖子 4880
积分 7566 个
魅力 1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3-8-3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9
发表于 2016-1-13 15: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阅读大道文章,学习历史知识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20
发表于 2016-1-13 17: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六章 车上疑云

应云翔的家乡离他打工的城市有千里之遥,不过通了高铁之后,距离没减,时间却缩短了不少。不过对他区区五千来块的月收入来说,这个动辄五六百的高铁票价,还是有些难以承受的,不过普通票太抢手,春运期间,管它什么票,只要能抢到,再贵也得买不是?

反正不管怎么说,能回家总是心情愉悦的,应云翔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心情甚是舒畅。

不过,当火车疾驰着飞奔过一片田野后,忽然减缓了速度,然后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站上停了下来,列车广播响了,说是临时停车。

以前坐普通列车时,因为经常要等待高铁或者动车的经过,所以临时停车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高铁也要等待其他车通行,这倒是件稀奇的事,不该是出什么意外了吧。

应云翔正在瞎想的时候,忽然看到窗外掠过了一只雄鹰,那鹰飞得并不高,双翼平掠,从车窗不远处飞过。

在大城市里待了许久,基本上就没看到过老鹰,但应云翔小的时候,却是经常在山间野外见到各种老鹰的。他的家乡是长江中部的丘陵地带,那里经济比起沿海地区不算发达,大多地方都是山村,他自己就住在城乡结合处,家的周围都是不太高的山,但林地不少,所以经常能见到各种鸟儿,包括老鹰。

老鹰的飞翔之美,以及捕猎的神准,一直都让他颇为羡慕的,再加上他自己的名字就叫应云翔,所以他也一直希冀有一天能像老鹰那般,击翼长空,翱翔万里,当然,自己是个普通人,哪有什么机会飞到天上呢?所以也就只有看着天空盘旋的神鹰,幻想一二罢了。

所以今日在火车上看到久违的老鹰翱翔,他也颇为激动,多了一点亲切感。

看了一阵飞翔的老鹰,他忽然心中又有了一点异动,眼看着离家已经不远了,上次和父亲通话时的一些莫名其妙的疑团该可以解开了吧。

想到此处,忽然又冒出了几个新的疑惑出来,上趟和杨凯等人小聚畅叙时,杨凯的一番话虽然解开了他们心中的一些谜团,但因为大家喝酒喝得开心的缘故,也有几分醉意,所以心思并不像往常那般细腻,杨凯的话中好像也有几分疏漏甚或矛盾之处。

比如,最初杨凯所说的平顶山西周大墓,说此地挖掘出了近千件保存完好的周朝文物;但后来又说此墓已被盗墓贼先光顾过,已经造成了很多破坏,并可能遗失了很多珍贵的古玩,这前后两者略有些矛盾,虽然杨凯也说过,一部分是新闻里为了麻痹盗墓贼而做了一定掩饰,但杨凯并不需要替这些盗墓贼掩饰什么啊,这近千件文物可是杨凯自己说的,不是新闻里的宣告。

以自己对杨凯的了解,他当然不会故意欺骗自己等人,那么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杨凯自己也被一些小道消息给误导了,他自己也说过,因为现场封锁严密的缘故,他根本就混不进去,也拿不到什么第一手可靠的情报,只是从一些所谓的民间高手、专业达人那里得到了一些侧面消息,这些消息本身就有很大的不靠谱性;另一种可能性,就是杨凯所说的并没有错,这个地方确实已经出土了近千件保存完好的文物,虽然盗墓贼确实已经破坏了更多的物品,但被保护下来的文物,仍然有近千件。

以自己对杨凯的了解,这种可能性应该更大,也许这个应侯之墓的发现,确实远远超出了一般人的猜想。通常来说,像夏商周这样的三朝古墓,因为时间太久远了,能够保存好的文物本就少得可怜,再加上盗墓贼的恶意破坏,十成中能找到半保存完好的古物,已经是超乎意外的惊喜收获了。种种分析去计算,这个西周古墓里原本封存的陪葬品,至少超过了数万件。这个应侯的陪葬品如此丰富,实在让人瞠目结舌。

另外,因为关心平顶山应侯墓的缘故,应云翔也曾经多番查过一些相关资料,了解过了一些周朝的历史背景和制度规定,知道像应侯这样的诸侯,入葬时是可以享受七鼎陪葬待遇的,而周天子入葬,则可以用九鼎陪葬。古人说讲话要守信用,常用一言九鼎来形容,而天子说话是金科玉律,不能随意变更的,而天子常用九鼎来代表,所以天子说话也就是一言九鼎。

但从杨凯所说的消息来看,现场出土的只有一个鹰纹三足鼎,其余的六个鼎并没有发现;有可能是湮没于历史尘埃之中,也有可能被盗墓贼已经先行取走;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应侯之墓,和其他一些诸侯之墓的规定并不相同。

应侯在周朝历史上,本来就不是一个寻常的所在,这个崇拜应龙的少数民族后裔,虽然已被华夏族同化,但仍然充满着各种不寻常和神秘的味道,从现有的三件陪葬宝物来看,均与其他诸侯大不相同,尤其是第三件宝物青金石鹰座,此物造型迄今为止也是唯一的发现;而且如此大型的玉雕,竟然和地面融为一体,很显然,应侯之墓不仅仅是墓地,更是一座宽敞的地宫。

从应侯的诸侯身份来说,有地宫也不算太奇怪,有数万甚至数十万件陪葬品,也勉强能说得过去;但还有第三个疑问,也被当时喝酒喝得有些迷糊的他们给忽略过去了。

第三个疑问就是,最初新闻里播报的是,此墓是建筑工地施工时才发现的,但杨凯却说此墓是被盗墓贼先光顾,这才惊动了相关部门。这两者显然有矛盾之处,虽然用新闻故意掩盖事实真相能解释得通,但仔细思考,还是有很多蹊跷。

比如,那个地方确实是个建筑工地,从各种新闻报道里可以看得很清楚,那里是一个商业楼盘所在,已经盖起了不少栋房子,这个显然是不能造假的;那么就有可能,此地在施工的过程中,忽然觉得地底有蹊跷的声音传来,要知道有一些野蛮盗墓者,因为地宫实在过于厚实,他们根本没法进入,所以会动用一些炸药之类的物资,强行破入;这样难免就会惊动工地施工方了,他们一发现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就报警,这才惊动盗墓贼仓皇逃遁。

这样思考,从逻辑层面上也能说得通,但又有了新的问题,这个地宫显然埋藏得极深,已经超过了一般人的理解,像那样的商业高楼,地基至少要打超过二十米吧;要保证房屋的质量,在施工前要对土质情况进行测量评定,所以测量的深度还要更大;工地方之前显然是完全没有发现这个大型地宫的,那么这个地宫埋藏的深度至少超过了几百米,这些盗墓贼是如何发现这个地方、并在事先没有惊动施工方的情况才进入地宫的?他们已经取走了部分古物,显然不是第一次进入这个地方了。

这些都是很匪夷所思的疑团,不是吗?

想到这里,应云翔忽然佩服起自己来,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做公安的潜质,可以帮助破案啊。

当然,他知道自己这里也是胡乱瞎想,未必能派上用场,所以也就呵呵一笑,暂时放在一旁。不过心里却再次期待起来,他总觉得一旦回到家中,他会遇到很多前所未有的挑战。

他在这边嘀嘀咕咕、自言自语,一会愁眉不展,一会又呵呵自得,他自己沉迷其中,浑然未觉,倒是让旁边人看着有些好笑,这人该不会是传说中的蛇精病吧。不过看他那样子,也算一表人才、穿着得体,怎么看也不像。过了一阵,邻座就有一人,实在忍不住了,好奇地问了一句。

“嘿,帅哥,你这一路都是嘟嘟囔囔地,在做什么呢?”一道清脆的声音,将应云翔从胡思乱想中拉回了现实中来。

应云翔定了定神,偏头看去,原来是邻座一个小姑娘;这姑娘其实和他是同一个站上车的,不过应云翔在男女交往方面、尤其是陌生人面前,向来有些腼腆,所以虽然觉得邻座这姑娘长得眉清目秀,有心搭讪却又不敢,所以心猿意马一阵之后,也就放弃了主动套话的念头,开始了自己的天马行空,没想到这姑娘居然主动找自己说起话来。

“嘿嘿。”他先是尴尬的一笑,毕竟人家已经直接点出了他一路嘟嘟囔囔、有点不正常的样子嘛,然后看看旁边的几人,基本上都在睡觉,没注意到他俩的对话,然后再轻轻说道:“俺最近遇到了一些怪事,所以一路都在盘算这些事情呢,大概是打扰到你了吧,不好意思啊。”

“嘻嘻,没什么,没打扰,我就是觉得你挺有趣的,所以顺口问问,你别怪我八卦多事就行。”那女子嘻嘻一笑,露出洁白的一口贝齿,倒也温婉可人。

“我叫应云翔,你呢?”应云翔被她的俏皮言笑,倒是消去了陌生感,遂也大胆起来。

那姑娘笑道:“你叫我洛霜吧。”

“落雪凝霜,好名字呢。”应云翔赞道。

“嘿,你真会夸人;对了,你刚才究竟在嘟囔啥?”洛霜笑着,继续追问下去。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21
发表于 2016-1-14 17: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七章 真是缘分

“啊,这个说来话长了,而且很有些匪夷所思,我如果真说出来,你只怕更要当我神经病了。呵呵。”应云翔呵呵一笑。

“网络说呵呵就是不想再跟对方讲话的意思,你是吗?”洛霜伶牙俐齿地将了应云翔一军。

应云翔再次尴尬一笑,不过他平日也是经常与人斗嘴的主,反应快捷,立刻回应道:“那是网络用语,咱们现在不是在现实中聊天吗?所以当然不是啦,你这样漂亮的姑娘,我哪舍得不和你继续说话啊。”

“真是爱说笑。”洛霜也是一笑,继续问道:“既然愿意跟我聊天,那么说说你刚才提到过的怪事吧,不过真别怪我八卦,我是不小心听到了你的一些自言自语,似乎说的事与最近新闻里经常提到过的平顶山西周大墓有关,所以一时好奇才打断了你呢。”

“怎么,你也关心这个考古方面的事?”应云翔倒是被她一下子提起了兴趣。

“是啊,还不仅是感兴趣呢,我这次之所以从北方赶过来,为的就是这件事。”

“你是北方人?这事也发生在北方的平顶山,大过年的你往南方赶做什么?”应云翔颇为奇怪。

“是啊,我就是平顶山出生的,这趟赶往南方,是要去拜访一位姓应的考古界专家,和你算是本家呢,看你也关心这些事,你该不会与那位叫应鸿宜的专家有关吧。”洛霜抬起头来,好奇地看了他一眼。

“应鸿宜?我听说过他,不过我可和他没什么关系,我家只不过是南方小城的一个下岗职工的普通家庭,哪和这些大师级别的专家扯得上什么关系?我关心这个新闻,也不过是好奇心罢了,以前一直都对考古和历史方面的知识有些兴趣,听说这次的发现颇有些不同寻常,所以才特别关注了一下;刚才在路上,忽然受到了一些启发,想起了一点原本忽略的事情,一时出神,这才喃喃自语起来。”应云翔笑道。

“哦,要你真是和那个应大师有关,这可真是巧了。”

“嘿嘿,我也希望,不过我和他唯一的关系也就是我俩都姓应罢了。不过听说那位应鸿宜大师已经失踪好些年头了,有说他去了国外,也有说他在某地主持一项国家级别的机密任务。”应云翔奇道:“难道你不知道这事吗,否则你怎么会千里迢迢在春节期间赶过来找他?”

“嗯,我知道这位大师已经失踪好些年了,我这次也不是找他本人,而是想找他家里的其他人,打探一些我需要的消息。”洛霜脸上现出了一丝忧郁,想了想,才轻轻地说了出来。

应云翔聪明得很,一听她这口气,欲语还休的,就知道她并不想跟自己说具体的情况,也就不多问,随口道:“你一个姑娘家,大过年的不在家待着,却往千里之外的异乡跑,看来事情挺急啊。”

“是有些急,也有些棘手。”洛霜勉强一笑,再道:“你是昭陵市人吗?”

“是的,生于斯,长于斯。”应云翔笑道。

“不愧是历史考古爱好者,连说话都这么古色古香啊,一会生于斯长于斯,一会又叫我姑娘。”洛霜忍俊不禁,抿嘴一笑。

应云翔一听先是愕然,然后也情不自禁笑了起来,原来他沉浸于古代应侯的幻想之中,自己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所以说话带了点古装戏的味道。

“哈哈,姑娘,在下献丑,让你见笑了。”他又故意说了一句古代的台词。

洛霜咯咯地笑了起来,觉得这人实在有趣。

笑了一阵,问道:“反正是寒假期间,有点闲暇,我去登门拜访后,会有点空在昭陵逛逛,这个地方我从没来过,有啥好玩的?”洛霜问道。

“小地方,穷乡僻壤的所在,也没啥特别之处,不过有些山水还是挺秀美的,比如城西五十里之处的神鹰岭,山势险峻,水脉纵横,很有些灵气,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好的,谢谢,这江南地区的山和北方大不相同,我头一回下江南,还真有必要去看看。”洛霜谢道。

“不过我们这个小城市,大部分地方都未开发,这个神鹰岭也没有怎么开发,进入不是很方便。”

“没关系,像我这样专业的人,常年在外风尘仆仆地奔波,还怕不方便吗?”

“你啥专业的?你说你正在放寒假,那你还是学生了?”

“是啊,我正是考古专业的,马上就要毕业了,现在是实习阶段,需要做一些考古案例,所以就拿平顶山应侯作为毕业论文了。”

“原来如此,”应云翔先是哦了一声,旋又奇道,“瞧你秀秀气气的,斯文白净,居然学这个专业;这可是一个苦工啊。”

“嘻嘻,没办法,谁叫我从小就耳濡目染这些呢?”

“原来你也是家学渊源,失敬失敬。嘿,我最近也不知是怎么了,经常遇到一些和考古或者古玩有关的人或事。”应云翔说道。

“其实做考古虽然辛苦,有时感觉也挺好玩的,中国历史源远流长、无数宝藏,一旦有所发现,很有成就感的。”

“我对考古确实有些兴趣,不过多半是些道听途说的信息,专业知识不足,现在反正没事,你给我说说如何,到昭陵还有至少三个小时呢。”

“行啊,那在下也献丑了,千万别见笑啊。”洛霜俏皮地引用了一句刚才应云翔说过的话,俩人都笑了起来。

就这般,两人熟络起来,开始拉起了考古和历史。

有说有笑,这路上的时间就过得快多了,也没觉得过了多久,广播就传来了“终点站即将抵达,请所有旅客收拾行李,准备下车”的通知声;两人起身收拾好行李,一前一后走到车门边。

车到站了,因为之前有临时停车的缘故,稍微晚了半小时,应云翔赶紧给父亲打电话,准备告知一声;不过电话中却传来了“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他无奈地放下电话;却看见身旁的洛霜也正在通电话。

过了一会,她放下电话,朝应云翔笑了一笑,然后说道:“这一路和你聊得挺愉快,咱们也算是有缘,以后还可以在网上聊聊这些趣事呢;这趟愉快的旅程已经结束了,车站外接我的人已经到了,那咱们再见吧。”她很落落大方地伸出手来,要和应云翔握手。

应云翔呵呵一笑,也伸出手去:“祝你在昭陵办事顺利、玩得开心,再见!”

两人握了握手,互道珍重,然后走入出站地道,人潮涌动,很快就将两人冲散了。

应云翔四处看看,一晃就没了洛霜的踪影,这姑娘和司马小陌一般,个头娇小,在人头涌涌的地方看不到影子也很正常,他摇头笑了一笑,拎着行李走了出去。

走到站台外,很多人正等在栏杆外,举着各种各样的标牌、旗帜之类的东西,在接自己想接的人,各种各样的吆喝声在耳旁嗡响起来,这纷扰喧杂的一幕对应云翔来说,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嘿嘿一笑,继续往外走去。

虽然之前跟父母说好,不用他们来站台接自己,不过他还是情不自禁地往那接车的人群扫了几眼,看看能否发现什么熟悉的身影;不过说来也奇怪,在他随意的一瞥之下,竟然真的让他看到了自己父亲的身影,不过父亲似乎并没有注意他,而是也和其他很多人一样,举着一个牌子。

父亲接自己当然不需要举牌了,看父亲那架势,难道是接其他人不成?应云翔颇为奇怪,赶紧从人群中挤了过去,跟父亲打招呼。

“爸,我回来了,你这是?”

父亲应则一直盯在前方,听到应云翔的声音,这才看到自己的儿子已经走到面前,当即呵呵笑了起来:“儿子,终于回来了,你再等一会,我还要接个人呢。”

“谁啊?”应云翔奇怪地问道,同时往父亲手中举着的纸牌望去,却见到上边写着两个大字“洛霜”!

“洛霜?这名字好熟啊,咦?这不就是跟自己聊了一路的那个漂亮的小姑娘嘛,父亲怎么会来接她?”应云翔大吃一惊,头上冒出了一连串的问号。

父亲忙着在人群中找人,倒是没注意到儿子的异样,便在这时,一个姑娘从人群中挤了过来,高高举起手,兴高采烈地吆喝:“应叔叔吗?我在这里。”

应云翔循声望去,真的就是火车上认识的那个女大学生呢,她说自己是来找考古界专家应鸿宜的家人,怎么她却是来找自己的父亲应则?应云翔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几乎有些呆了。

应则还是没注意到身边儿子的表情,见接到了人,也很高兴:“洛霜,快过来,这是我儿子应云翔,你们一趟车过来,真是很巧啊。”

“啊,应云翔?”洛霜这才看到应则旁边站着的应云翔,也有些呆了,这个应云翔一直说他与应鸿宜没什么关系,初次见面,他也没理由故意骗自己,看他一脸茫然的样子,难道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和应鸿宜的关系?

顶部
碧波贤鹤 (654321)
诗仙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UID 8774
精华 47
积分 7566
帖子 4880
积分 7566 个
魅力 1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3-8-3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22
发表于 2016-1-15 06: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问好老师

顶部
碧波贤鹤 (654321)
诗仙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UID 8774
精华 47
积分 7566
帖子 4880
积分 7566 个
魅力 1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3-8-30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23
发表于 2016-1-15 06: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哦,真是无巧不成书

顶部
衣若雪
书酒国风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UID 9053
精华 35
积分 3510
帖子 866
积分 3510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5-1-5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24
发表于 2016-1-15 13: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种题材的小说很难写啊,需要大量的考古历史知识。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20 10:10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