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原创] 千秋事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6-10-9 23: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千秋事

《千秋事》

引子  

逐鹿战中原,遍地起狼烟。争斗难停止,烽火早连天。
嗟叹生灵苦,处处荒园田。生死都难料,离别更等闲。
英雄出乱世,浩气满大千。迎风剑在手,惩恶除国奸。
身少长物伴,心存侠义坚。磨难砺吾志,险阻自当先。
风云何所惧,涛浪也笑言。江湖行独步,狂态似疯癫。
酒罢歌中舞,长歌壮志宣。愿洒男儿血,清平永人间。

这一曲长歌,说的是晋安建国两百年后,因朝政混乱,吏治败坏,引发天下大乱,地方割据势力不甘再受无能朝廷统治,蠢蠢欲动;各地百姓也因民不聊生,纷举义旗,起兵造反。于是,烽火四起,遍地狼烟。就有文人,看到这幕幕惨剧,心中慨叹,写就此一古风长诗。

写就此诗者,姓穆名风,字布云,乃当朝一浪荡游侠儿,擅诗好剑,行走风尘之间,笑评世事,偶有惊人之语,脍炙人心,颇有威名。只是生平不得志,遂佯狂避世,以诗剑为伍,啸傲江湖。



第一卷 干戈渐起


第一章 圣旨

建安朝都以西千里处,有一西州,州府为云阳城,其城及周边方圆四百余里,均为当朝大将、西州刺史李罡统管。这李罡生的一副俊秀模样,却有万夫不当之勇,手提一杆嵌金破阵枪,战场上所向无敌。李罡,人称西州将军,因为其字为北斗,取天罡北斗之意,固也有北斗将军的雅号。此人出生小吏之家,家境原本一般,但自幼即有大志。后来幸运拜以名师门下,习武修文,后投入晋安军中,在边境效力,与周边蛮夷屡屡交战,获军功无数,从此仕途平步青云,直升至今日的统兵大将之位。

本来因得晋安军中将领赏识,李罡对晋安王朝颇有感恩之念,也愿意效忠朝廷;但如今却发现朝政紊乱,百姓怨声载道,天下已隐呈大乱之势。李罡忧心忡忡,遂向朝廷呈交自己谏文,对朝政提出建议。

但当朝者晋安国君吕梁,年方弱冠,即位不久,只顾着风花雪月,懒理朝政;而将朝政上下,均交给丞相上官无妄处理。那上官无妄对上谄媚,对下欺压,勾结晋元帝吕梁宠幸的宦官张富贵,内外勾结,把持朝政,蝇营狗苟,捞尽了天下财富,哪管百姓死活。李罡谏文,本欲呈交当庭元帝吕梁,却被那上官无妄扣下,不但未与嘉奖,反而斥责他武将建言文政,有逾越之嫌,让他只管好自己的军务便是,李罡之谏文就此埋没。

一片忠君爱国之意,竟然落得个如此下场,李罡遭此斥责,心境渐变,从此沉默寡言,再不理会朝政之事;但却在其辖区云阳城及周边四百余里之地,统抓政务军权,励精图治,将自己的辖地管理得井井有条。政清人和,百姓安居,远胜晋安国其他地方,也有很多在其他各地因战乱难以生活的百姓慕名来投,李罡嘱予地方官员,好生招募,酌情安置。

久而久之,云阳城李罡之名不胫而走,声势渐壮。

某日,晋安朝廷忽然派来钦差,李罡不敢怠慢,连忙从营中走出,恭迎圣旨。

听罢旨意,李罡恭敬接旨,并请手下要员接待钦差,自己则去按照圣旨,安排相关事宜。回到帅帐,李罡却眉头紧锁,半晌后方才发出一声长叹。

这边闪出一人,那人面相清瘦,留几缕素淡白须。此人乃李罡手下主簿,姓赵名因,字子由。官衔虽不高,但深得李罡器重,乃其心腹之人。上前一步问道:“将军接旨回营,得圣上器重派兵平叛,将军何以却似乎闷闷不乐?”

李罡头也不回,叹息道:“子由,刚才你随行在侧,应该已经听到圣旨了;西南边陲处水蛮起兵造反,圣上派我去平息叛乱。想我这些年来,帮同朝廷四处征战,讨伐割据势力或者叛乱将领无数,军功累累,表面上风光无限,圣恩也隆宠有加,但仔细回想起来,这些战争我真的应该去参加吗?”

赵因听罢,应道:“将军此言何意?”

李罡苦笑一下道:“知我者莫过于子由你了,你又何必在我面前装这糊涂?回想这些年来的征伐之战,割据势力倒也罢了,那些叛乱军队,其实大多数都是被迫谋反,想起当今圣上不理朝事,任由上官无妄、张富贵这等佞臣把持朝政,颠倒黑白,扰乱国纲;官逼民反,本是无奈之至,我李某人秉持旨意,忠君爱国,出兵平叛,但屡屡得胜归来之后,却是老大感慨,这仗就算胜了,其实心中也是极其不安的。以前的事多说也无益,如今水蛮再度造反,圣上让我派兵平乱,我李罡实在不想去啊,可惜又君命难违。”

赵因一声苦笑劝道:“这水蛮一族,生于穷山恶水之地,民风彪悍,向来不服我晋安国统治,屡有反叛之意,如今不过是卷土重来罢了。这等蛮夷之地,平就平了,将军不必太过忧虑了。”

李罡摇头道:“若说是一个区区水蛮,我倒并不如何放在心上;我忧心的并非是平乱之战,而是忧烦这种所谓的平乱是否应该。像如今这般,每每出了祸乱,不管出于何因,也不分青红皂白,就强行镇压,只怕兵连祸结,未必是长治久安之道。”

赵因无奈道:“将军一片忠君爱民之心,天地可鉴;不过将军毕竟乃是军旅出身,这些政务之事,上边既然不愿从谏,将军也只能暂放于心内;此番圣旨已下,将军还是不要耽误太久,尽早应命出征吧。”

李罡不语,片刻后忽然重重点了点头,说道:“子由,这趟出征水蛮之事,你不必去了。”

赵因奇道:“将军此是何意?”

李罡道:“李某刚才已经说过知我者莫过于你赵子由了,你既然知道我所虑何事,身为我最信任的幕僚,当然要为我分忧解难了。此趟就让你留在此地,一来替我看守云阳城,二来则要麻烦你给我想个两全主意,让我以后不要再为这样的事情烦心了。”

“啊?”赵因大吃一惊,愕然道:“将军不是开玩笑吧,事关朝廷,将军要我这么一个小小的主簿替你拿个两全主意?”

李罡朗声一笑:“知我者莫过你,反之亦然,我对你赵因赵子由亦是无比熟悉,你表面上低调异常,实际上却长着一颗玲珑心,胆大妄为、异想天开之处,就算我李罡,有时也不得不甘拜下风;我这些年来南征北讨,建功无数,有一半功劳倒是要记在你这个主簿的帐上。”

赵因汗颜道:“将军切莫如此说,让子由愧煞也。”

李罡哈哈笑道:“我李罡可不是什么妒贤嫉能之事,你只管大胆谋划,不要担心什么功高震主了;我知道你子由的性子,向来谨言慎行;但是如果给你足够信任,自由发挥,你反而能激发潜能,发挥出更大作用来,所以此次我让你独自留在此处,给你充分发挥的空间。我这趟领兵出征水蛮,多则两载,少则一年便可获胜归来,希望到时能听见你的好消息。”说罢,一甩袍服,掀帐出去了。

身后传来赵因的声音:“多谢将军器重,子由必竭诚相报!恭送将军,祝愿一切安好,早日得胜归来!”

次日,李罡送走钦差大臣,吩咐军中各色人等帐前听令,吩咐即日大军开拔,征伐西南边陲中造反的水蛮;云阳城及周边地域交由主簿赵因暂时掌管,统管一切政务;留守军务,则由副将柳无山负责。那柳无山亦是跟随李罡身边多年之人,为其心腹之一,亦和赵因有颇佳的私人情谊。这一文一武留守云阳城,可确保后方无忧。

李罡向来爱民爱兵,得众属衷心拥护,闻听军令,俱都凛遵。

吩咐上下事宜之后,李罡点检十万兵马,选取吉时,往西南开拔。

这西州乃西陲第一重镇,晋安国三十六州,以此州地域最为广袤,名气也是最为响亮。上扼狄狨,下拒水蛮,军事位置十分重要,原本有驻军二十余万,云阳城内则驻军约八万,此番李罡出兵后,本城的军马调走了近半,城中顿显空荡了许多。

柳无山性格沉稳,平日里不爱说话,也不太管事,只以出征打仗、操练兵马为乐,所以李罡虽然说过云阳城乃至西州的政务都交由赵因和柳无山一齐负责,但实际上责任都落到了赵因一个人身上。

这趟赵因可着实有些烦恼。

其一,是柳无山的事情。柳无山是个标准的军人,除了打仗以及处理和打仗有关的事务,似乎就没其他爱干的事了;李罡知道他的性格,所以以前每趟出征时,都会带同柳无山出征,这柳无山武力强悍,作风勇猛,是冲锋陷阵的一把好手。

可是,这趟南下平定水蛮之乱,李罡带了许多亲信部队前去,偏偏留下了这个嗜战如狂的柳无山。

柳无山自然极是不爽,可李罡军令如山,既然命令一出,他也不敢过多抗辩,只能勉强留了下来,帮手赵因处理西州事务。不过他本来就不喜管理政事,如今心中不快,更是懒得搀和,只让赵因一个人忙前忙后。赵因和他私交甚好,孰知他的性格,也只好苦笑一下,将原本属于柳无山主理的一些事务都接了过来。他知道柳无山是个直性子的人,在气头上劝也无用,索性让他先静一静,消消气再说吧。

其二,是西州的事务。李罡带走了州府中的近半军马,虽然说负担少了点,但换个角度去看,却是协同管理政务的人手也少了许多;尤其是军队中的中高层,被李罡带走了大半,这军队中的事,柳无山管得不太到位,还得靠他帮手。这倒也罢了,更让他烦恼的是,水蛮兵乱之后,其他各地也似乎乱了,只有李罡主管的这片西州土地,还一片平和之象,所以越来越多的百姓逃亡到了这里,无疑为西州带来了很多负担和变数。西州这个大州府,本来由李罡这个统兵大将和另一位文官刺史共同主掌,但十年前前任刺史升迁之后,此职位却一直空缺着,后来朝廷竟然指定李罡兼任。所以李罡等于是同时担任文武两职,如今这事情就全落到了赵因身上。

处理这些文武政事,着实让赵因有些头大,尤其是越来越多的百姓聚集西州,更是让赵因不知所措,只好勉为其难,不停地想主意,安排人手处理。

这两件事情已经够让他烦了,但更让他头大的还是第三桩,也就是李罡离去时给自己的一个任务。

李罡那番话虽然说得有些没头没脑,但赵因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对于当今朝廷圣上的昏庸,奸佞之徒把持朝政的无耻做法,李罡看得清清楚楚,但这位北斗将军,仍然对朝廷抱有一丝幻想,所以才将最后努力,谏言朝廷,无奈一片报国之心却全不被收纳,更遭斥退之后,已经对朝廷失去了信心。李罡遭此打击,再加上本来就在屡次征讨所谓叛乱之中,看到了一些让他很不开心的事,所以更是愤懑不已。不过素来深受忠君爱国思想影响的李罡,虽然可能已经心生反意,但因着种种顾虑,仍然没法脱身出来,只能继续为朝廷所用,调动军马去帮助朝廷平叛。

这也就是为什么李罡接到要他调兵平息水蛮之乱的诏令后,闷闷不乐的原因了。水蛮的领地离西州不远,西州各地官员对水蛮人也颇有了解。这个民族人不算太多,民风彪悍,但本质里却很纯朴,如果不是各种苛捐杂税逼得太苦,他们也不至于造反了。水蛮族虽然是蛮夷之族,但长相和晋安人并无二致,思想方式甚至语言也都大同小异,早已融入晋安人群体之中。以李罡的性格,要他去镇压水蛮人的所谓叛乱,实在让他无奈之极。

所以李罡才在几番思量之后,给自己下了这么一个看似古怪,实则大有深意的命令来。让自己帮助李罡,想出一个两全之策来。

既要对朝廷有个交代,又不能再违背自己良心,不停地替朝廷东征西讨,镇压良民的所谓叛乱,这样的两全之策,在这个昏庸的时代,却到哪找去?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恬竹
诗师
Rank: 4


UID 713
精华 1
积分 1579
帖子 218
积分 1579 个
魅力 9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3-2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2
发表于 2016-10-10 12:4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3
发表于 2016-10-10 19: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二章 西州

这边赵因独自烦恼,暂且不提,先说说晋安及西州诸事。

这晋安自开国至今,已有两百余年。当年晋安太祖吕程起兵,推翻暴虐前朝,自建晋安,定都天府,辖十三州。随后十四代晋安国君一脉相承,文攻武卫,多方征伐,将疆域扩充到了如今的三十六州,疆域已经扩充了大半,成为举世瞩目的强国。四周蛮夷或直接降服,被吞并于晋安之内;或用和亲、朝贡之策,认晋安为宗主国,声势之盛,当时无两。

只不过久享太平之后,吏治渐浊,国势渐衰,传至前朝晋安睿宗之时,已是渐显颓势。朝内宦官当道,奸臣跋扈,晋安睿宗吕源贪享后宫春色,懒理朝政,任由一众佞臣逍遥。如此一来,终于酿就后患,朝政不稳,便有当朝大将叶鹏者,趁机作乱,发动阴谋,杀死太子,逼吕源退位,自己则试图拥立吕源次子吕游为帝,做他的傀儡之君。吕源昏聩,连吓带气,一命呜呼,顿时天下大乱。

叶鹏闻报自是大喜,眼见阴谋得逞,就试图拥立吕游上位。不过叶鹏虽然武力过人,性格却骄狂自大,不得众官所喜,遭致多官反戈,尤以时任大理寺卿的上官无妄等为最。这上官无妄也是一届奇才,文武双全,论野心、论才干,都丝毫不逊于叶鹏,当即振臂一呼,清君侧、反叛逆,赢得百官效命,于是发动大军反戈,击垮叶鹏的叛军。

叶鹏见大势已去,裹胁吕游仓皇而去,后不知所踪。上官无妄则与众官一起,于十三年前拥立吕源的第三个儿子——时年仅有十岁的吕梁登基为帝,是为晋安治宗。那吕梁年纪如此之轻,又有何治国能耐?上官无妄得到众官拥戴,也得到了吕梁的母亲——太妃邱泣颜的感激和赏识。吕梁既然登基,邱泣颜自然也就由太妃晋升太后,垂帘听政,辅佐吕源。邱泣颜感激和赏识上官无妄,正好叶鹏大乱初平,朝政一片荒芜,吏治自需全面更替。邱泣颜便命上官无妄为丞相,掌管人事任命等要职;上官无妄本来就能耐非凡,如今更是扶摇直上,在朝廷上下培植势力,广纳门生;在宫庭内亦寻找臂助。那宦官头目张富贵便是如此与上官无妄结为至交。

张富贵自幼家贫,自我阉割入宫做了一名杂役小太监。最初时自然也如其他小太监一般,备受欺凌之苦、羞辱之屈;但此人眉眼通天,极善察言观色;又极善钻营,在宫内也颇受皇后、嫔妃等的喜欢,被人呼来喝去,从来不恼,嘻嘻哈哈,哄得众人开心,遂也渐渐得了重用。

有了权柄之后,他大开纳财之门,贪污纳贿,来者不拒;坑蒙拐骗,无所不能,竟然以一介宦官,也成了京城内外数一数二的巨贾。本来按照晋安国法,宦官既然入了宫,就不可在外头随意经商,但是当时睿宗吕源昏聩、不问政事,宠幸张富贵,旁人又如何奈何得了他?

叶鹏举兵之时,张富贵因为门路甚广,又极善察言观色,早已察觉不妙,早早引领最为亲善自己的皇妃邱泣颜和三皇子吕梁逃走,避了刀兵之祸,随后便遇到兴兵保驾的大理寺卿上官无妄等人,汇合一处,灭了叶鹏兵变之祸。上官无妄之前就早和张富贵有所勾结,见得此人如此精乖,又立此大功,遂引以为知己,待自己就任宰相后,便求得邱泣颜与吕梁,封了他作为宦官统领。从此这两人,宫廷内外,互相勾结,将晋安国都经营成了铁板一块,刀插不进,针刺不入。那西州大将北斗将军虽然有心扳倒两人,但吕梁压根就对他们言听计从,根本不纳忠言,于是渐寒了一众忠良之心。

另外,叶鹏兵变之祸虽解,但牵连甚广,朝廷威严已大不如前;加上奸佞弄权,民心所背,许多地方诸侯将领都各有不满甚或背离之意。

至于这西州,则是另一番景象。

北斗将军李罡,年方四十,正当鼎盛之年,其人乃一代儒将,精擅兵法,生平作战无数,未逢一败,累积军功,升至如今的西州大将之位。他摄领西州至今已有十六载,自数年前前任刺史调迁,此州刺史就一直空缺,由李罡一手掌管军政要务。他励精图治,在赵因、柳无山等人的协助下,将此州整治得井井有条,更蒸蒸日上,比起周围哲州等地的民不聊生,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样子。所以各地灾民、难民也纷纷来投,声势更壮。

但是诸多外来人口的到来,也为西州增添了不少麻烦乃至隐患。尤其是李罡带走西州大半兵马,前往水蛮处平叛,代领西州事务的主簿赵因,更是忙得焦头烂额。总算通过颁布严令,严防作奸犯科之徒;再加上平日里西州官吏名声甚好,得到百姓支持,这才总算维持了太平盛世局面。

这日赵因处理好诸多纷繁的政务,只觉得头昏脑胀,就想着外出走走。

天气甚好,秋高气爽,风和日丽。赵因领着两名亲随何勇、张聪,思量着出去散散步,顺便访察一下民情,看看市井气象。

那张聪、何勇二人,均是军旅出身,武艺精湛,虽然头脑不算特别灵活,但跟在赵因身边久矣,也长进不少,见主簿大人要微服私访,当即点头应了,引领赵因出行,往城南郊而去。

南郊十余里处,正有柳无山的驻军正在操练。那些驻军见到三人近前,连忙喝止。

赵因见守卒不认得自己,反阻自己去路,也不着恼,微微一笑,说道:“众位军爷,在下是赵因赵子由,求见将军柳无山兄,你们进去禀告,他一定会来见我的。”几位军营前的守卒半信半疑,抬眼望去,见这人虽然穿着朴素,但是眉宇间轻灵秀逸,双目有神,气宇非凡;而身边两个随从,则膀大腰圆,一看似乎也是从军中出来的人物。这几人看来确实有些来头。

守卒将信将疑地进去禀报了,留下三人在营前等候。

何勇看了看守卒,又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军营,再看看张聪,然后看向赵因,说道:“大人,您不是要去郊外散散心,怎么忽然走到这南郊柳大人的军营里来了?”

赵因笑了一笑:“何勇,你咋又犯老错误了?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们这位柳无山同僚,最不喜欢人家叫他大人什么的,你还是养成叫他柳将军的习惯吧,小心他揍你。”张聪在一边呵呵笑了起来。

何勇也尴尬一笑:“大人您说的没错,这位柳将军可不是好惹的,脾气暴躁得很;不过他打仗也是真不含糊,每次作战总是作为先锋部队出击,曾经多次击溃数倍于己的敌人,倒是让我们北斗将军省了很多力气。有好几次主力部队都用不着出手,他的先锋旅就击垮了敌军。”

张聪接口道:“但是如今这次我们李将军竟然不带他这个先锋将军去西征水蛮,他一定更加暴躁了,你还不谨言慎行,竟然敢在此犯他的忌讳?”赵因这个人素来极其低调,没有任何的官架子,所以属下都敢和他言笑不禁。

何勇又尴尬一笑:“我不是已经知错了嘛。”看了看赵因,等他的答复。

赵因笑道:“我是本来要去散心的,但走到这附近时,忽然想到柳无山就在这不远处操练,我有好些日子没见到他了,也不知道他火气降了些没有,过来看看。闲聊数句,若是这边没事,咱们再去散心也不迟,反正天时尚早。我赵某人生平结交者不少,深交者却寥寥无几,西州将军自不必说,另有一至交江秋江松袏则常年在陈州隐逸,此人能耐远胜于我,若是来我西州,共为西州百姓请命,那是最好不过,可惜他淡泊名利、喜欢的只是风花雪月,我屡劝之不动,实在遗憾。除这两人外,就该轮到我们这位看似脾气暴躁、却是一个谦谦君子,看似杀人如麻、却又心地善良的柳无山了。他的性情很有些怪异,一般人是看不懂他的,也许当时也仅有李将军和我寥寥数人,方能明白他些许了。”

“是吗,还真没看出来。”张聪何勇二人闻言都是呆了一呆,一时不知所措。

正说话间,那边远远地传来了一声大吼:“子由兄,你既然来了,还不赶快过来,难道还要我柳无山来接你不成?”

三人循声望去,那边一人正大步流星地疾走过来,三人迎 上前去。只见来人龙行虎步,甚有气势,走得近了,只见他一身甲胄,不过却没戴头盔,一头散逸长发沿两颊后披下,剑眉星目,一对长鬓斜飞,尤为触目。脸颊虽稍显消瘦,但双眸神采奕奕,别具霸气。

赵因迎上前去,哈哈笑道:“柳将军数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柳无山笑道:“别人若是过来,我未必肯见,你也知道的,我这些日子都心情不好,不过你赵子由过来了,我还是乐意见上一见的。”

赵因笑道:“听你这么一说,心情似是已平复了不少,咋了,想通了,不抱怨将军了?”

柳无山笑道:“知我者,赵子由是也。”

顶部
舞动全城
书酒国风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UID 9010
精华 6
积分 3793
帖子 1126
积分 3793 个
魅力 3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4-8-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4
发表于 2016-10-11 07: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确实不错

顶部
任重道远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748
精华 56
积分 6048
帖子 2240
积分 6048 个
魅力 54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13-8-13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5
发表于 2016-10-11 11: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非常的给力,非常的奈斯!!!

顶部
潇湘月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767
精华 144
积分 10294
帖子 3086
积分 10294 个
魅力 58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13-8-26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6
发表于 2016-10-11 14: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我快出场了!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7
发表于 2016-10-11 22: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三章 知军

赵因哈哈一笑:“柳将军向来性如烈火,凡事必勇猛向前,今日却被将军留在这里修身养性,以你往日脾气,必定大怒不已,连日来阴霾不开,不知何以忽然想通了?不知可否与我说上一说?”

柳无山笑道:“子由惯会打趣,不过你我既然交好,说与你听又何妨?”抬眼瞥见张聪、何勇二人正在那偷笑,喝道:“这二小厮好不晓事,还不先靠边站去?”

张聪何勇二人早就和柳无山认识多时,也和赵因一般知道他的性子,闻言不以为仵,笑了一笑,施礼告退。赵因无奈摇头道:“你二人先去军营外等候吧,我与柳将军说完话就出来,也用不了多久。”

看着二人走出军营,柳无山笑道:“子由向来随和,与属下亲善,不过你那是文职,或许并无大碍。我这军营,却是刁斗森严、令行禁止,虽然你我二人私谊交好,我与你这两下属也是素日相熟、言笑不禁,但军营里一切都得遵守规矩,就算是我,也不可随意犯禁,否则又如何服众?”

“说得好,自古以来我等皆说言传身教,可世人往往说一套做一套,只会说别人,自己却随心所欲行事,如此一来,自然上行下效。其实依我看来,言传不如身教,你说什么不重要,自己怎样做,才是榜样。”

柳无山笑道:“然也,我军中规矩看似极多,但其实若大家长期自律践行,久而久之养成习惯,也就没啥不方便了;军令如山,反而会让军队如臂指使,战斗力自然不会弱到哪里去了。”

“柳将军自是知军之人,这方面子由自愧不如。哈,咱们也不多说客套话了,你就说说到底是怎么想通的?”

“其实说来也不是多难的事,只不过无山之前钻了牛角尖而已。之前子由便曾多次劝解,不过那时我正在气头上,完全没听进。后来回到军营,外出操练军马,稍泄心中郁气,却渐渐想明白了几点。”

“第一,虽然将军口中从来不言,但我等属僚,皆知将军乃心怀大志之人,早有心为国为民干一番千秋事业,看他当年不惜上本,参奏权倾朝野的奸相上官无妄和宦官张富贵便知道了。这二人内外勾结,蒙蔽圣听;使朝廷忠言不谏,良臣噤声。长此以往,必生大祸,如今局势已是岌岌可危,可天府内外,日日升平,夜夜欢歌,纸醉金迷,醉生梦死,实在令人感慨。将军当知势不可违,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晋安两百余年江山,怕已是岌岌可危了。既然圣道不休,那只有我等自我振作了。西州虽然强盛,但光靠将军一人之力,只怕尤是力有未逮,是以急需各路帮手。文谋之事,有子由兄一力担当;但武功方面,除了将军自己当世无敌,就只有我柳无山一人堪堪能用。不过虽有勇武之力,却无统帅之智。将军有感于此,所以不愿我柳无山只能做个冲锋陷阵的先锋将,而是希望能留我自己反省,自我提升,方能独当一面!”

“说得太好了,你能想到这点,将军一定甚是欣慰。”赵因抚掌而赞,大是开心。

“至于第二,则由第一发展而来。我想如果我西州不久后会有一番大动静,光靠我们目前的实力,怕是仍有未逮,还需多做些调整补充。将军留我于此,大概也是希望无山多在军务上下些苦功吧。只不过无山素来重武力,轻智谋,如今却是忘军而叹,无从下手。正想请子由兄帮忙给点建议呢,还请子由不吝赐教。”

“哈,若是其他一些方面的政务,子由或可给柳将军提点一二,这军务方面,子由素来一窍不通,恕我爱莫能助了。”赵因苦笑起来。

柳无山呵呵笑道:“子由兄素来低调谦逊,你这么说,我可信不过,不过谦逊之辞罢了。”

赵因笑道:“并非过谦,这乃实情。不过若说道要给你一些军务方面的建议,我倒确实有个计较,有一个人,文武双全,若能请得他动,来我西州效命,那可真是邀天之幸了。就是此人素来乖僻,我屡次三番请之不动,颇有些无奈。”

柳无山奇道。“哦,我知道子由向来虽然表面上低调,但内里却是孤傲不群,少有人能进入你的法眼,将军之外,也许就只有我柳无山区区数人了,不过竟有子由也自愧不如者,此人究竟是谁?”

赵因笑道:“此人本是我难得的一个至交,姓江名秋自松袏,如今在陈州隐居。要说动此人,以前的确很难,不过我布局三载,如今已有了些许把握,今日我来军中一探之后,也许就要去实施我布局多年的这个计划,半骗半哄,让他来我西州效力。”

“哈,我就知道子由素来足智多谋,你有心算无心,这人就算再聪慧,在未有防备的情况下,也难免入你觳中。”柳无山剑眉一轩,眼前一亮。

“哈哈,希望承你吉言,柳将军保重,子由去也。”赵因作揖,与柳无山话别,叫过在军营前等候的何勇、张聪二人,离营而去。

柳无山军营中清谈一阵,也没花了多少时间,赵因此趟,一是为了找柳无山叙话,看看他心情调节得如何;二来便是要去郊外散散心,排遣下近日的劳碌积郁了。如今见柳无山想得通透,打心里感到高兴,这游玩起来,兴致自然就更高了。

西州虽然地处晋安国西陲,风物不如江南那般秀丽清奇,但云阳城向来都有塞外江南之称,几条河道从城中或城边穿行而过,滋润了不少肥沃土地,所以此城风光竟不比江南稍逊。行至郊外,见春光烂漫,桃红柳绿,一片怡人之景,赵因信赏这无垠春色,郁闷渐去。

赵因本是文人,雅好诗联之道,见到这春和景明之像,不由得起了雅兴,当即口占一绝:“春日依依随弱柳,杏香淡淡抹清风。行于山水融于梦,心醉烟云自在逢。”吟得此诗,自我感觉不错,不过今日出来,本是为散心,并未随身携带笔墨纸砚。唯恐吟后便忘,所以吩咐随从,就近找些材料,自己记一下。

何勇张聪二人跟随赵因多年,对他也是相当了解,早知这主簿有吟诗作对的雅好,也素来喜欢笔录自己的作品,不过今日出来得匆忙,两人都未携带笔墨。不过两人跟着赵因久了,也有了几分小聪明,就立刻寻了几片宽大树叶,再折了一根细细树枝,交与赵因。赵因呵呵一笑,夸赞了数句,然后用细枝刻于树叶之上。

树叶上刻字,自然远不如纸笔挥洒那般如意,好不容易才刻完了这四七二十八个大字,既歪斜,又无力,颇有些滑稽,不光两随从看了暗自偷笑,就是赵因自己也是无奈摇头,苦笑一声,自嘲道:“这字写得,实在有点对不住这大好春光了。”

两随从听了这话,再忍不住笑意,各自将嘴一咧,笑了出来,赵因自己也觉得好笑,却假意一瞪眼,喝道:“有什么好笑的,不服你们也拿个树枝在树叶上刻字试试看?能写出来字就算你们有本事了。”

便在这时,头顶上传来一声:“说的好,这位兄台,就春光得诗,就树枝而字,实在好闲情,好才情啊。那两小厮一看就是粗人,哪懂得什么诗词书艺好坏?”

何勇张聪二人今日也不知走了什么霉运,先是在柳无山军营那,吃了点排头,赶到军营外喝风;如今跑到这荒郊野外,居然又被这个陌生人嘲讽,两人一听,自是动怒,忙循声望去。却见身边是一棵巨大的榆树,树冠参天,一个极粗大的树桠处,却斜卧着一人,那人半坐起身子,正朝向下方笑呢。这树枝太密,此人若不出声,藏身于此处,倒还真不易被发现。

两人当即喝道:“什么人在这鬼鬼祟祟的,见不得光,还出口伤人?”

那人呵呵一笑:“我好好地在此小憩,被你们的吟诗声、取笑声惊醒过来,你们不怪自己惊人好梦,倒还怪我偷听?”

赵因闻言,亦是呵呵一笑,说道:“这位兄台,如此说来,倒是我等不对在先了,在下赵因,为惊扰兄台好梦,以及下人无礼说声抱歉了?你我树上树下这般说话颇有不便,兄台何不先下地来一叙?”

那人惊噫一声:“咦,赵因赵子由?西州州府罗建将军的主簿?失敬失敬。”说完,一跃而下。那树桠离地少说也有十余尺高,那人轻轻跃下,竟是丝毫声音也无。

赵因不懂武艺,倒也罢了,那两随从倒是学过些武艺在身,一见此人跃下,不由得大是佩服,知道这轻轻一跃,至少也在轻身术上花了十载苦功。难怪之前以两人耳目之聪,完全没有发觉这树上竟然有人藏身了。

待得他站定,三人把眼望去,只见此人约莫三十来岁,身形颀长,乍看模样一般,面相间还颇带点颓丧的神气,但是仔细看去,却越看越觉顺眼;穿着也是一袭陈旧而略显破落的长衫,丝毫不起眼。腰间倒是悬挂着一柄剑,剑鞘看上去有点锈迹斑斑,显然不是什么值钱的好货色。

那人见三人打量自己,一抱拳,笑道:“在下穆风,表字步云,见过三位官爷。”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8
发表于 2016-10-12 19:0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四章 穆风

赵因见此人面相不俗,谈吐爽朗,心头有些诧异,他见人无数,像眼前这位明显有些与众不同;亦抱拳还礼,笑道:“见过穆兄,我赵因虽然在李罡将军麾下效力,但素来低调,很少在人前显露身份。穆兄从未一见,看模样装扮亦非官场之人,却知道在下薄名,是为何故?”

穆风笑道:“赵大人过谦了,这云阳城附近,有谁不知道赵因赵大人是李罡将军的左膀右臂,虽然素来作风低调,但常常为将军上下操持、出谋划策,实在是位了不起的人物。”赞完赵因,又朝向那两个随从抱拳一揖“先前在下出言不逊,只为开个玩笑耳,并无恶意,还请两位官爷见谅。”

那两人本来都是爽直的性子,见对方行礼道歉,又对自己主人赞誉有加,本来的一口怨气也就散了,连忙还礼。

赵因心头倒是颇为疑惑,自己确实为李罡将军上下操持、出谋划策,可以算得上李将军的左膀右臂;但自己作风也确实极其低调,若不是这趟李罡将军因为出征水蛮之地,硬把自己摆上台面坐镇此地,外界知道自己赵因赵主簿的人只怕还真不多,他口中所说的“谁不知道”四个字,却明显过誉了;知道是自己在幕后为李罡将军上下操持、出谋划策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这也是他自己特意要求李罡将军替自己保密的,因为他从来都是一个不喜抛头露面之人,只喜欢在幕后做些策划,这也是为什么他跟随将军已经十余载,仍旧只是个小小主簿的原因。每趟将军封赏,请求上头为自己加封官职,都被自己以种种借口婉拒。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位素未谋面、也从未听过此人之名的穆风,又是如何知道自己的?看他模样,也确实不像官府之人;此人谈吐大方,又交际如意,看来并非等闲之辈。

遂试探道:“穆兄真会说笑,在下这点薄名,那担得起人尽皆知这等称誉?如今李将军带同城中大部分官员,前往南疆平叛,才留了在下这个区区主簿暂为看守,李将军的左膀右臂之称可实在不敢当啊。倒是不知穆兄是从何听到的这个谬赞呢?”

穆风微微一笑,避而不答,却转话题说道:“在下本来在那树上小憩,被赵大人吟诗声惊醒过来,本来倒有些恼意,但听得赵大人吟就的一曲好诗,颇为欣赏。”往赵因手上拿着的树叶一看,再吟道:“春日依依随弱柳,杏香淡淡抹清风。行于山水融于梦,心醉烟云自在逢。实在是好句,好句啊。不过,我看大人虽然貌似闲逸,在这赏玩山水,但眉宇间总似有点淡淡愁意,这两句:行于山水融于梦,心醉烟云自在逢,也颇有可玩味之处,大人上得将军器重,代掌满城大权,可谓名利俱得;自己则是文才出众,谋略过人。理该是春风得意,但何以面上、诗中,都似略带惆怅和无奈之气呢?”

“好眼力!”赵因不由得脱口赞道,然后问道:“穆兄懂得看相?”

穆风摇头:“相术飘渺难测,在下可没那个本事;不过穆某向来善于察言观色,擅长捕获人心所藏罢了。赵大人这么一问,看来在下所猜并没有错了。”

赵因笑道:“确实,赵某心中颇多无奈惆怅之意,倒被你这个素昧平生的人一眼看了出来。”

旁边两个随从何勇、张聪二人,听得他们这番对话,不由得大眼瞪小眼,他们虽然一直跟在赵因身边,可真不知道这位赵大人有如此之多的不如意心事,倒被这个第一次遇见的穆风就瞧了出来。两人本来就很佩服穆风的轻身功夫,如今又对他察言观色的能耐多了几分佩服之意。

“那穆兄,可看得出我赵某因何而无奈惆怅吗?”赵因点了点头,看向穆风。

穆风朝何勇、张聪二人看了一眼,赵因知道他的意思,笑道:“这两位都是勇直之人,亦是我赵某信得过的手下,穆兄有话直说便行了。”

穆风笑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赵大人果然好生气概。由赵大人可见李将军之气概,也必然是如此爽直作风,佩服佩服。这云阳城乃至西州一地,谁不说这北斗将军爱民如子、爱兵如子,所以各地难民才蜂拥而来,投奔将军。大人如今代理州府,自然难免要为此事伤神了。”

赵因心头大震,此人果然好生厉害,竟连这些事情都知道了,而且一猜即中。

不由得收了笑容,再次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穆风神色不变,依然微笑道:“在下穆风,字布云!”

赵因双目神光大盛,往他看了过去。

穆风微笑不语,与赵因双目互视。

赵因虽不善武艺,但却善识人心,眼中望去,那穆风双眸中一片清澈,并无作伪掩饰之意。点了点头,道:“见过穆兄!”

这两句话就是刚才他们打招呼时所说过的,如今却又重复了一遍,随从何勇、张聪皆草莽之士,不懂其中奥妙,两人面面相觑,都觉诧异。

穆风和赵因却混不觉其中有何不当,互视一笑。

赵因笑道:“穆兄谈吐不俗,又似是对朝政之事相当稔熟,方才所说我赵某心中惆怅无奈之事,竟是丝毫不差。赵某斗胆,想请教一二,对于此无奈之事,穆兄可有妙策解决呢?”

穆风哈哈一笑:“在下一介布衣,岂敢见教于堂堂代理云阳城守?大人真会说笑。”

赵因听他发笑,却敛了面上笑容,正色道:“草莽江湖间埋没人才,古今皆然。一些人或生不逢时,时运不济;又或甘于淡泊,疏远名利,嬉游于山水之间,而不以朝堂为意。我看穆兄,或许这二者皆有之吧。”

穆风一听,脸上露出微微讶色:“赵大人不愧是将军智囊,观人入微,在下着实佩服。”这么一说,倒似是承认了赵因对他的揣测之辞。

“既然如此,穆兄何以吝惜言辞,不愿赐教呢?”赵因微微一笑,说道。

“若是赵大人不嫌在下班门弄斧的话,在下倒有几句话想说与大人听听。”穆风静默片刻,忽然说道。

赵因一拱手:“赵某生平最佩服者,不是庙堂上位高权重、叱咤风云者;而是那些本有经天纬地之才,却或者审时度势,不妄动干戈;或淡泊名利、归隐市井之中。赵某忽然想起一事来,所以才诚心请教。”

“哦,莫非赵大人认出了在下不成?又或者认错了人不成?否则岂能给在下戴上如此高帽?在下确实浪迹于市井又或山野之中,但素来平淡,肚里虽有二两墨水,哪称得上经天纬地四个字?”穆风脸上讶色更浓。

“认出说不上,不过赵某倒是想起了昔日侥幸所见过的一册残本,书名《治国策》,那书残破不全,只寥寥数页,可字里行文间纵横捭阖,所发治国之妙论、气势之宏远,让人不由得拍案叫绝;更有数句发前人之所未思,顿起耳目一新之感。那书本来不全,散佚大半,作者之名却恰好可见,上书布云散人四字。你穆兄不是自称表字布云吗?”

“哈,原来赵大人猜我便是那布云散人?难怪大人方才会有如此一说了。”穆风哈哈笑将起来。

“难道不是?”赵因神情不变,缓缓说道。

穆风又是一笑:“我说是不是,也许结果都一样,反正大人如果认定我就是那布云散人,我纵然说不是,大人也一定认为我在托词不认。”他言语中倒也圆滑,让人听不出究竟有没有承认自己是否那布云散人。

赵因听言,也是微微一笑:“此言倒是不假。不过,不管穆兄是不是那布云散人,都无关紧要了。赵某还是诚心请教方才之事,穆兄既然猜到我赵子由为西州政务之事烦心,可有指教、稍解烦忧?”说完,再次双手一拱。

旁边何勇、张聪二人已经跟随赵因好些年了,对他的性情也相当了解,这位主簿大人虽然平素低调,但实际上非常有才气,有才之人,往往都有点恃才傲物的毛病。平日里,他也是少与其他文人如此客气,所以当二人听到大人竟然对这忽然冒出来的人这般礼敬,更是讶异。不过方才那一通对话说得文绉绉的,他们俩都是听得一知半解。咧了咧嘴,想插上一两句话,却不知道说啥。

穆风再次顿了顿,终于说道:“也罢,既然赵大人如此礼贤下士,在下便是想敝帚自珍,也不好意思了。在下确实有三言相赠,请大人听真了。”

“其一,朝堂之事,名不正则言不顺,望大人好自为之。其二,草莽之事,宜疏不宜堵,望大人谨言慎行。其三,将军从谏如流、知人善任,但其他人未必如此,一切小心了。”

这三句话有些无头无尾,比之刚才的对话更是让何勇张聪莫名其妙,不过话里隐含的警告之意,就连他们俩这样的粗人也听了出来,这下总算找到说话的机会了,两人异口同声喝道:“好胆,敢对大人无礼!”

赵因伸手制止住两人的呵斥,静默半晌:“多谢穆兄指教,赵某公务在身,如今也休息得够了,这就返城去也,希望日后有缘与穆兄再聚,告辞。”说罢,转身就走,何勇、张聪二人先是地大眼望小眼互相看了一下,然后又狠狠瞪了穆风一眼,这才紧紧跟上。

穆风看着三人离去的身影,面上的微笑渐渐散尽。点了点头,亦转身走入了丛林深处,消失不见。

顶部
舞动全城
书酒国风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UID 9010
精华 6
积分 3793
帖子 1126
积分 3793 个
魅力 30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4-8-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9
发表于 2016-10-12 20: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大道果然励害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3
积分 98953
帖子 11614
积分 98953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0
发表于 2016-10-12 23: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五章 回城

何勇、张聪二人习练过武艺,自然步履轻快,没走多久就撵上了在前疾行的赵因。赵因看到他两人跟上,也不说话,继续往前猛赶。他来时本是一片闲逸,缓步轻摇,如今却是眉头紧锁,步履匆忙,大异之前。

两人看得好生纳闷,这两人都是直性子的人,平日里又由于赵因从不在他们面前摆什么官架子,所以他们向来也敢在赵因面前有啥说啥,如今憋了老半天,实在叫他两人郁闷。再走一阵,两人实在忍不住满肚的疑惑,就互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心头的不解。于是,悄悄商量了一下,便由何勇说道:“大人与那叫穆风的家伙说过一番话后,就匆匆赶回,又面色不快,刚才你们的对话说得太过文绉绉,我和张聪都听不太明白,只不过有些感觉,那家伙似乎有些不知礼数,怎么一个小小的草民,竟敢教训起大人您来了呢?”

赵因停下步子,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再说道:“错了错了,明明是我向他请教的,你俩怎么认为是他在教训我?”

何勇也苦笑道:“大人,那穆风先前所说是不是指教我俩不太懂,但他竟敢让大人好自为之、谨言慎行,还说要大人小心,这三句话中的教训甚至警告之意我俩还是能听明白的,很不顺耳啊。”

赵因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笑道:“你俩能听懂好自为之、谨言慎行这两个词的意思,也有进步了嘛。”

“嘿嘿,大人说笑了,常跟在大人身边,虽然我俩大字识不得几个,但常听大人掉书包,所谓进多寺庙懂念经,我们也多少该识得几个成语之意了。”何勇这么一说,张聪也呵呵笑了起来。

“不错不错,有进步,有进步。”赵因再次笑了起来,一扫先前的沉郁之色。

张聪见赵因面色好转,似是心情好了起来,大着胆子问道:“大人,那穆风到底说了什么,让大人本来好好的心情,忽然一下子变得沉重了许多,老实说他之前所说的名不正言不顺、宜疏不宜堵这两句话的本意,我俩也是大致知道的,但他这话说得貌似有些没头没尾,实在让我俩听不明白啊,大人能不能帮忙点拨两句呢?而且,他说的第三句话,更是让人听不透,他说将军知人善任、从谏如流,这明明是好事,为什么却要大人一切小心呢?”

何勇也说道:“这穆风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赵大人之前要这么和他说话,似是与那本叫《治国策》的残书有关,难道赵大人认为这书是他写的?不过我看他年岁如此之轻,像我比我等还小了不少年纪,应该写不出那种让赵大人也赞叹不已的奇书吧。”

赵因听他俩这么一说,心情又平复了些许,笑了起来:“呵呵,这说来有些话长,一时半会我跟你俩解释不清,以后再说吧,你们待在我身边,天天观察,日后总会明白他的意思的。”

“啊?”两人心头疑惑大起,更加不解了。

“这个以后再说吧,今日我游兴已尽,咱们赶紧回去吧。”赵因手一挥,带着两人匆匆赶返云阳。

回到城中,赵因吩咐二人各自行事。先急匆匆写就一封书信,文不加点,一气呵成,交于张聪,让他次日一早,就离开西州快马加鞭,赶赴水蛮前线亲手交与李罡,不得有误。张聪虽然心中纳闷,但还是领命,起身而去。至于何勇,他就私下吩咐几句,交代了一些事务,然后也命他退下了,各自歇息,是夜无话。

次日一早,云阳城门吊桥放下,一骑飞驰出城,往西南而去。

身后传来看守城门的几名小兵的声音:“张聪大哥何以如此匆忙,一大早就要我们打开城门放他出城?而且看他面色沉重,连跟我们说话的心情都没有,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谁知道呢?不过张聪向来与何勇秤不离砣,一直跟随在将营效力,如今忽然分开,想来不简单。看他打马疾驰的方向,正是西南,我们李将军不是正派兵在西南处的水蛮平叛嘛,张大哥说不定是有城中要务需向将军禀告,才如此匆忙的。”

“大概吧。不过我看城中一切太平,也不像发生什么大事的样子。”

“呵呵,我等区区几个看门小卒,哪有什么资格参与或者知道那些机密大事,你还是少操空头心,管好你自己的门吧。”有人发出了嘲笑的声音,引来旁边一阵哄笑。

那人不服,回讥道:“你笑我?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没资格,咱们半斤八两,大哥别说二哥。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这位西州将军,还真是个难得的好将领啊,文武双全,将这西州管理得井井有条 ,比起外界乱得不像样的那些地方,可是好得多了。咱们在这享受太平日子,还是别出什么大事好。当然,赵主簿背后的扶持相助,也是功不可没。”

“对,咱们这些老百姓,低级士兵,管不了什么安邦定国的朝政大事,也管不了明天后天的什么长远之计,不过就是图眼前的安逸快活,要的不就是一个太平安乐吗?”有人大声附和道,也引来了一阵喝彩声。

众人议论几句,把话题扯了开去。

这身后的种种议论,张聪早打马去得远了,自是完全没有听到。不过众士兵,都并没有注意到,城门一隅的阴影处,悄悄站了一人,那人身形小巧,又穿着一件灰色的衣服,站在墙角处,完全不起眼,所以众人根本就没看到他。那人站在阴影处,静静听众人对话,直到他们将话题从张聪出城这件事扯开之后,他才微微一笑,悄然离去了。

那人离开城墙边上,转往州府而来,不多时便行至府衙门前,看门的衙役显然认得他,笑着点了点头,放他进去了。

“红梅见过赵大人。”

走入后厅近书房处,赵因正在房中写字,那人见到赵因,在门外发出了一句清脆的问候声。那声音倒甚是动听悦耳,难怪他身形看上去那般小巧,原来是个女子。

赵因头也不抬,继续写字,口中却道:“进来说话吧。”

红梅应了一声,走入书房之中。

书房布置得极是清雅简洁,墙角处燃点着一枝散发淡淡馨香味的熏香,更添房中的雅致味道。

待得红梅走入房中,赵因似是正好写完了手头的文书,抬起头来,朝着她一笑,问道:“那张聪已经出城去了?”

“是,张聪遵从大人之命,今日一大早即打马出城,往南边水蛮之地而去。大人所料不差,张聪如此行色匆匆,又没和素来搭档合作的何勇一齐出城,那些与他相熟的兵士自然有些好奇,讨论了一番。红梅按照大人的吩咐,在旁边悄悄听了一阵,将他们的对话都听入了耳中。”说完,将刚才听到的那些士卒的对话大致复述了一遍。

赵因听罢,露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很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既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又没有引发太大喧嚣。”

红梅有些疑惑地道:“大人,红梅虽然按照您的吩咐去听了这些士卒的对话,但心里却着实不明白,这些士卒无关紧要,监听他们的对话做什么?”

赵因道:“监听他们不是本意,要的是其他一些效果。红梅,你跟我说说,我让你负责这项监听工作已经有三年之多了,究竟是为了什么,你知道吗?”

红梅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大人的用意,我只能说明白一小部分,身为朝政管理者,不明白下边人的言论,那一定会出问题的。赵大人以前一直很低调,一来是本性如此,二来也不希望因为位高权重,反而少了与民间接触的机会。所以大人自己时常也微服往民间行走,倾听各种声音;但还嫌不够,所以还派出红梅等人,帮助查探民间消息。”

赵因笑道:“你说的都是好听的一面,这虽然也是事实,但也确实不很全面。其实任何事情都一定有好有坏,监听也是如此,听到好的、赞扬之类的话自然开心;可更需要听到的,是一些百姓们对上头的不满声音,当权者高高在上,少体察民情,哪懂得百姓们的真实需要和想法。有些人以为偶尔乔装打扮,下去微服私访一番就能听到足够全面的消息了,实则大大不然,那些位高权重惯了的人,即使化妆私访,但那当惯官的模样,还是能够被有心人看出来,明知道你是官,还敢与你说实话吗?愿多渠道倾听更多民意者,此其一也。”

红梅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大人说得没错,所以执政者应多了解民意,从民意出发,才能获取民心,保证朝政的稳定。监听不是目的,只是个手段罢了。”

“说得好,监听的目的之一,就是如此。至于听到不满的声音之后,该如何处置,则是另一桩事了,并不能说监听本质不好,这个度你应该把握好。”

“是,大人,红梅记住了。有其一自有其二,那其他原因又是什么呢?”

顶部
june细雨
书酒国风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UID 9011
精华 3
积分 2006
帖子 221
积分 2006 个
魅力 89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4-8-18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1
发表于 2016-10-13 15: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红梅都出场了,我雷心雨也快要出场了吧,哈哈!我猜想应该是在奉命去捉拿李罡的时候,跟李罡相识的吧?

顶部
潇湘月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767
精华 144
积分 10294
帖子 3086
积分 10294 个
魅力 58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13-8-26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2
发表于 2016-10-13 15:4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回复 #11 june细雨 的帖子

你出场必须是雷雨交加夜晚。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7-11-23 00:33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