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原创] 鹰图腾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5
积分 99295
帖子 11700
积分 99295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69
发表于 2016-10-7 11: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一百一十四章 背后阴谋

“我们中国的文化和欧美文化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类型,在数千年甚至更长的时代里,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文化特性,其标志性的文化符号有很多很多,就我个人认为,最具有代表性的符号有四大类。”

“第一类,就是以汉字为标志的中国文字体系。和西方的字母语言不同,中国的方块文字有着其独特的魅力和科学性,我们之前已经说过,汉字不仅有着独特的美感,寓图画于文字之中;更对于人的智能开发有着很重要的帮助作用;还有着帮助客观记忆和加深理解事物的辅助作用。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使得中国人引领世界文化。如今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汉字的地位被人为弱化,但仍然在发挥着其巨大的作用和魅力,并在新的时代中散发出异样的光彩,重新焕发出璀璨的光芒。”

“第二类,是以中医药为标志的中国古文明体系。中医药是个大概念,它代表着中国人学习自然、运用自然、改变自然的一个思维方式,虽然现代有人说中医药是个伪科学,但这种说法其实是非常可笑而且愚昧的。有很多事情,是用现在科学无法解释的,但不代表它就不是客观存在,更不代表它就是迷信或者虚无的传说和空想。在很多年前,奔月是个传说,飞行是个空想。可现在呢?这都已经成为事实。中医药在理论层面上,是远超现代的所谓西方医学科学的,所以很多时候用现代西方医学的科学道理是解释不通的,因为西方的科学更多的是将人体与自然割裂开来,分开来研究;而中医恰恰相反,它尊重自然、崇拜自然,讲究的是天人合一,讲究的是取之自然、用之自然,讲究的是一种全方位取用、全方位回馈的大系统概念。”

“中医药如此,其他中华文明也有类似的道理,比如中国的美食、中国的书法绘画等艺术形式也都是如此,不讲究如何地精致细腻,而是以柔和、虚空、静谧、空灵等为美,追求的不仅仅是触觉、嗅觉、视觉、听觉等感官上的享受,更追求一种全方位的感觉。”

“第三类,则是长城、中国瓷器之类的古建筑和古物品等。长城和瓷器看似风马牛不相及,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事物,但往深里去想,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既有实用价值、又有极高艺术造诣,其实这和中医药、美食、书法绘画都有着差不多的道理,就是讲究与自然的有机结合,讲究一种多方位的享受,所以才能将艺术和实用性结合起来。只不过一个代表着宏观的庞大博远,一个则代表微观层面上的精密细腻。”

“第四类,则是中华民族独有的思维方式和人文习惯。中华文明生生不息,虽历经磨难,仍始终完好地保存下来,这很大程度上就源于中华文化本身的强大生命力和传承方式。它也和中华文明的那些标志性符号一样,源于自然、融于自然、升华于自然,自然的力量无穷伟大,生命的力量如斯璀璨,自然可以经久弥香、长远流传。中国的历史,便是这样一代一代,遍经战乱、封杀、摧毁、挑战,却始终像那山野中碧绿的春竹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说得好!”三人听他激昂道来,都深深为之打动,拊掌叫好。

“一气说了这么多的中国文化,回到最初的话题。”应云翔继续说道:“既然中华文化是如此迥异于西方文明,又是如此的根深蒂固,影响深远,那么西方人想要彻底征服中国,光靠他们强大的武器、先进的科技,是远远不够的,近现代史上的多次战争,已经证明了这点。无论是早一些的两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八国联军侵华,还是近一些的二战以及朝鲜战争,**得髦泄冉奈幕逑挡换岜灰奥**炮轻易征服。如今西方人显然已经被连串的重拳打得清醒了些许,开始寻找新的途径继续他们征服中国的黄粱美梦。”

说到这里,应云翔冷笑了一声,继续道:“不要跟我说什么西方人爱好和平、向往和平的言论,向往和平的西方人确实大有人在,拥有爱心的西方文明也确实客观存在,但对那些逐利而生的西方金融资本家、政客们,它们始终只是追求着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否则世界又何来如此之多的纷乱甚或战争呢?而对于天启基金会这帮人来说,天下越乱,他们越有攫夺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希望。不管怎么说,他们都不会放任中国的崛起,更不希望看到中国又像当年的汉唐盛世一样,雄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在经历百余年的战争后,中国已经是沉疴遍地、一片废墟,但因为中华文明的根尚在,中国人的魂还在,中国人奇迹般地结束了长达百余年的战乱,更通过几次漂亮的对外战争,宣告了中华文明的重新归来。可惜这重新崛起的中国,又再次因为某些客观原因被人为打断或者说打乱。在文革结束以后,中国出现了一个重要的变迁,具体什么事情,我就不说了,相信大家也是心知肚明。就有人想利用这个中国自身变化的契机,制造种种局面,人为割裂中国再度崛起的进程,它们所想到的,就是进行全方位的文化殖民。”

“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下,确实会有很多意志软弱的胆怯之徒,在枪炮威胁下认怂;而在长期贫困的阴影下,也确实会有很多私心重的逐利之徒,在糖衣炮弹的诱惑下投降。历朝历代都是如此,二战时期的中国更是到达了****横行的顶峰,中国也悲哀地成为了二战期间,全世界唯一一个伪军比侵略军还多的国度。如今历史重演,以天启基金会这帮人为代表的西方野心家,又试图通过威逼利诱等手段,收买中国政府的一些领导,以及文化传媒界的一些笔杆子,替他们摇旗呐喊、替他们蛊惑人心,动摇中国的文化根本。这些年来,许多荒唐怪异的现象层出不穷,相信或多或少都有这些人在幕后操纵着。”

“但是,我们也再三强调,有压迫必然有反抗。伪军虽然多,爱国者同样也大有人在,毕竟我们中国文化本来就是一个生生不息坚强抗争的文化。文革之后的中国虽是动荡不安,变数诸多,但仍然有人选择坚守,选择继续传承中国的文化,选择我们自己的强国之路。我相信,这其中,就包括了我的父亲应鸿宜,包括了洛同,也包括了肖四火和甄时哉这群有志青年。他们和当时各行各业的工农建设者一样,虽然大家各自的岗位不同,贡献不同,却都是在尽自己的努力,为中国的强盛而努力着。”

听他天马行空说了一大篇文字后,忽然提及了应鸿宜和洛同等人的名字,心知他已经要说到重点,三人都不由地有些紧张起来,顾不上插话,凝神静听。

“从之前我们听到的三段故事,商周更替、秦朝一统、大汉扬威,我们都听到了应龙族的文化传承在其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应龙族人所提倡的鹰神崇拜,其根源便在于神鹰孤傲不屈的气节、深远而锐利的目光、精准的出击,这种种的一切,都深深融于我们中华文明之中,成为了我们中华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应龙族虽然已经在历史长河中渐渐轶亡,但精神不息,仍然在似有还无中不住影响我们历史的进程。我不知道这其中究竟到底有多少玄机,但可以想象的是,当年我父亲以及考古队一定在勘察应侯墓中发现了应龙族影响中国乃至整个世界文明进程的重要机密。还记得那篇玄之又玄的《千字乩》吗?它作为一个先秦时期的古物,却能预测到千余年后的诸多历史,也许它并非是我们所理解的那种穿透未来的预测,而是一种基于文明认知的预判。在丧失某种精神、某种传承后,我们的文化将会受到何等的打击,又将会产生何等的变数。崖山海战,从某个角度去想,不就是中国人的文化被自我弱化了吗?”

“咦,这想法虽然看似匪夷所思,却是合情合理啊。我们也都知道,历史上有过很多极其聪颖的人,他们都有预判未来事务的能力,但这种能力,也许得于天授,也许则来源于他们对于事务超前的眼光和判断,才能预判未来。”洛霜赞同地说道。

詹鹏飞和霍璎瑛也同时点头,这猜测看似极其大胆,但确实很合乎推理。有没有穿越过去现在的人物,谁也不知道,但能够预判未来的人,确实大有人在。他们如果不是穿越者的话,那自是有着不同寻常的判断能力,这种判断能力不是凭空而来,而是根据大量的事实调查、再进行严谨的事务分析,再由其富有远见眼光才能看到的他人所看不到的事务。这也许就是《千字乩》《推背图》这样的神奇推测所存在的根源。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5
积分 99295
帖子 11700
积分 99295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70
发表于 2016-10-7 15:0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又起波折

“我有这种直觉,我父亲和考古队的其他成员,多半是在对应侯墓进行开挖时,发现了这其中影响中国乃至世界历史进程的重大秘密。他们在发现这等惊人秘密后,不敢自作主张,就暂定开挖,而选择了往上申报。结果却因此引来了天启基金会的黑手。他们早就收买了一些中国政府中的败类,正在秘密地对中国进行全方位的打击,如今知道应侯墓中竟然藏着如此秘密,这必将极大地提升中国国民的信心,这对他们正在实施的文化殖民策略将产生非常严重的影响。所以,它们选择勾结那些败类,强制停止了考古队的工作,并对其中的核心人员进行了包括暗杀在内的无耻手段。只有两个在当时无足轻重的小工肖四火和甄时哉,才得以幸存。至于洛同教授,当年他也不算什么重要角色,他只不过是我父亲的一名学徒帮工,算是亦师亦友,远不如今日的地位和能力,所以在那个神秘人物的秘密照拂下,他也得以侥幸逃脱,隐姓埋名,直到今日。”应云翔终于结束了他的这次长篇大论。

“好家伙,真有你的,这么跳脱的思路也有,不过听上去处处严丝合缝,不佩服也不行啊。”詹鹏飞由衷地称赞了一句。他向来和应云翔斗口惯了的,难得能听到从他口里说出称赞应云翔的一句话。

所以霍璎瑛颇有些不习惯,看了他一眼,不过见他一脸严肃,才知道他并非打趣,而是有感而发。

微微笑了一下,问道:“老应,你的意思我听明白了,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么,关于压制我们中国崛起的事情大有可能,毕竟看这些年中国崇洋媚外之风自上而下盛行,你就算说的不完全中,也是八九不离十了。但应侯墓中埋藏的这个秘密究竟是什么呢?还能否有进一步的联想?”

应云翔一拍桌子,笑道:“知我者,霍璎瑛是也。刚才我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曾经提到过我父亲留下的那件古玉珏,说此物可能是与和氏璧相类的物件,因为其材质、工艺以及久远的历史,其价值本来就非常高;但它应该还有比本身价值更高的纪念价值。我父亲单独留下此物,以及在二次开挖应侯古墓的那些专家,明知这套玉组佩已经出现残缺,还缺少了可能是最为关键的一件或几件玉珏,仍然将之列为应侯三宝,这其中必然大有蹊跷。”

“嗯,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之前已经说过了,你又重提此事,是不是有了新的发现或者思考?”霍璎瑛追问道。

“是的。”应云翔应了一声:“我父亲离开考古队时,走得应该是非常匆忙的。从我养父回忆当时的场景来看,我父亲有可能在昭陵耽搁过几天时间。我觉得或许他在那边做过一些其他事情。”

洛霜一惊:“难道你说的是昭陵郊外的神鹰岭?”

应云翔点了点头:“我这只是忽发奇想,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根据,但仔细想想,又似乎确有可能。”

“哦,你究竟想到了什么?细细说来听听。”三人都好奇心大起,连忙催问。

“经过我们这段时间的追索与思考,昭陵以西的那座神鹰岭以及周边一些地域,都极有可能是古应国人曾经活动过的。否则那个乡农林通,就不会侥幸在那捡到一件来自应国的古物;我并不知道洛同教授是怎么知道神鹰岭那边很有可能有应龙氏活动遗迹,但他对应国文化研究多年,有所发现也不足为奇,他也这么认定,并让洛霜前往寻访。虽然因为洛霜对于本地不熟的缘故,未能有任何发现,但也确实旁证了此点。”

“嗯,这是自然的,但你到底想说啥呢?”詹鹏飞听着有些急躁起来。

霍璎瑛微笑一下:“大鹏,你不要着急,老应刚才不是说了嘛,他也是忽然想到这点的,也许他只是临时起意,想到了某个重点,但思路并没有理顺,他只是这般慢慢思考,你不要催他行不?”

詹鹏飞常跟应云翔拌嘴逗趣,但对于霍璎瑛,他倒是很少对着干,闻言尴尬一笑:“我这不是关心他的事嘛。行行行,你说啥就是啥,我不催他,让他慢慢想。”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应云翔听到詹鹏飞的催促声,嘴角动了动,似是要说什么;但听到霍璎瑛这么一说,詹鹏飞这么一答应,他又没声音了,反而微蹙了眉头,似是在冥思苦想什么。

这一下让詹鹏飞更加心急了,又欲开口催促,但抬眼就瞧见霍璎瑛正瞪着一对秀眸盯着他呢。于是尴尬一笑,缩回了沙发上。但是神情间却显然还是很有些焦躁不安。

洛霜在一旁看看皱眉不语的应云翔,又看看秀目圆睁的霍璎瑛,再看看有些坐立不安的詹鹏飞,噗嗤一声笑了。

詹鹏飞狠狠瞪了洛霜一眼,不说话了,任凭洛霜在那偷偷窃笑。

再过了片刻,应云翔总算开口了,将詹鹏飞从焦躁不安中解脱了出来:“各位,我刚才确实想到了一些新的东西,只不过思维有些混乱,梳理了片刻,总算理出了些脉络。”

三人悄然无语,凝神静听。

应云翔的声音变得缓慢而轻柔起来,像是沉浸在某个虚拟的空间之中,声音显得有些空洞。

“自过年回家以来,我以及你们几位的生活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经历了很多很多变化,引发了无数思考和讨论,但说来说去,几乎都是些言论上的发现,鲜少有实物或者实地能够佐证。想来想去,能够作为实物或者实地证明我们所言所想并非空穴来风的,只有这么几件人、物、事。”

“先说人。洛霜的父亲洛同是当年的见证者之一,另外还有考古队两名小工肖四火和甄时哉。当年考古队背后波诡云谲,大多数人或死或失踪,只有这三人侥幸得脱,自是背后有人神秘扶持。洛同教授向来清高,能被之视为知己值得交往者寥寥,我虽至今尚未目睹过其人真面目,但从我父亲当年与之亦师亦友、以及今日他的女儿洛霜的言行举止来看,此人确系有真才实学,却固守原则,不似如今许多所谓专家教授一般到处沽名钓誉,追名逐利。洛同既然如此,那能扶持他的那个神秘人物,也绝非铜臭之夫。而且当年天启基金会手腕通天,联同政府中的一些败类打压考古队,此神秘人物能在暗中与他们相抗衡,也绝非易与之辈,据我猜测,也应该多是政府中人,至少也该有政府背景支撑。”

“没错,我相信这个应侯墓最后的秘密解开之日,也就是这个神秘人物身份曝光之时。嗯,你继续往下说。”洛霜插了一句。这个神秘人物她虽然从未见过,但早已经知道此人的存在,对洛霜而言,这个神秘人物究竟是何方神圣,也是她极为关心的。

“除了这四人以外,还有其他一些人物也牵涉其中。比如很有可能参与案情之中的我那个高中同学的父亲周军红,以及受我之托的这几名高中同学,还有适逢其会的唐瑛、黄雅萍等人。这些人只是现在才参与进来,和当年旧事无关,暂且可以不用理会。但还有一个人,虽然表面上看去只是最近才卷入,但此人来历神秘,大有可疑之处。”

“是谁?”三人都大为好奇,詹鹏飞忽然反应过来:“难道你说的是那个算命先生潘卫宁?”

“正是他,之前我就对他的身份大为好奇;如今随着事态的进展,我越来越觉得这个潘卫宁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早已注定。大鹏,你之前在说那个尉缭故事的时候,也曾借用了这个化名三宝道人的潘卫宁的名字,也许你在潜意识里也把这个人算了进来,只是你自己都没意识到这点。”

“是呀,那又如何?”詹鹏飞这下再也忍不住,催促道。

“我们之前已曾分析过,这个潘卫宁的随身三宝与历史上的那个三宝道人如此相似,不,不能说相似,简直一模一样,如果这只是巧合,也实在太巧了些。桃木剑、葫芦也就算了,那是比较寻常之物,但这件青铜葫芦上的花纹,乃是古时应龙族独有鹰纹,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知道、更不是一般人可以模仿铸造而来的。他既然拥有这一模一样的道人三宝,又以三宝道人自称,我想他一定和应龙族有着某种联系。”

“你是说他很有可能是某人派来监视你们家的?”三人都大吃一惊,纷纷问道。

“监视?这倒不一定,也许有可能,也许就是那个周军红以及其他什么人派来的;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他们知道我是应鸿宜的亲生儿子的可能性非常小,否则也许我早被他们斩草除根了。”

“嗯,有道理,那你的猜测是?”三人更加好奇了。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5
积分 99295
帖子 11700
积分 99295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71
发表于 2016-10-7 18: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天鹰玉璜

“我想,关于这个三宝道人潘卫宁,有这么一种可能。”应云翔缓缓说道:“当年古应龙族多次分裂,最后终于散佚人间,但也并没有完全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