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原创] 暴力拆迁何时了?------暴力拆迁的罪与罚(三)
箭气箫心
诗儒
Rank: 5Rank: 5


UID 8865
精华 103
积分 7848
帖子 331
积分 7848 个
魅力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3-12-1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3-25 21: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暴力拆迁何时了?------暴力拆迁的罪与罚(三)

暴力拆迁何时了?------暴力拆迁的罪与罚(三)
  
(一)
      3月21日凌晨,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农田里的一处“守地”农民搭建的帐篷突然起火,导致睡在帐篷中的村民耿福林死亡、另3人不同程度受伤。
    事发后,网络上迅速开始传播耿福林的惨死照片,矛头指向当地的暴力征地。当天下午,平度市政府在官方微博“平度发布”回应称,是“帐篷发生火灾”,并警告性地提出“请公众勿信、勿传未经核实的网络传言”。而第二天,当地警方终于承认该事件“有纵火嫌疑”。
  事发第二天的3月22日凌晨2点,数百名手持盾牌和警棍的防暴警察包围了盛有耿福林遗体的冰棺,逼退守护冰棺的村民,将尸体强行运走。 对这一“抢尸”事件,“平度发布”表示,是“死者家属自行将尸体从现场运走,现场执勤民警维持秩序”,尸体很快被火化。有媒体报道称,这是因为死者家属已与政府“谈妥”。
   行政的机器隆隆开动,碾压过事件的真相和起码的是非,反而增强了公众的质疑:既然是刑事案件,凶手尚未被抓捕,为何要由政府与死者“谈妥”赔偿?为何半夜动用大批警察介入家属“自愿运尸”的过程中?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原来,平度市目前正处在征地拆迁的高潮中,工地遍地开花,围挡跑马圈地。
      但是当地农民对征地的合法性提出严重质疑,原杜家疃村村委“文书”李荣茂举报称,2006年市、街道办在“威胁”村干部、瞒着村民的情况下,通过伪造村民签字、指印,制造假的申报材料,将该村几乎全部耕地、三个片区374亩田地转为建设用地。有村民提出质疑:既然已经征地,土地承包合同怎么还在村民手中?更有多名村民表示,根本不清楚六七年前田地已经被征,是“去年才知道”的。针对这些疑点,在征地是否合法的问题上,不应再由作为当事主体的平度市政府自说自话,目前有消息说中纪委已经对此事立案,我们期待高层的介入,彻底查清真相。
   正因为村民对征地的不认同,他们在面对突然而来的开发商时,选择在自己的土地上搭帐篷蹲守坚持,同时不断上访、起诉国土部门。然而,这些质疑征地的村民,却常年受到“痞子”的袭击(当地村民称那些被开发商等雇佣的流氓为“痞子”):“痞子”用铁丝缠门、向家里扔礼花,甚至有时村民还遭到“痞子”用刀袭击,有的村民还被“痞子”塞进面包车里,拉到荒地上殴打……为防不测,村民们不得不长期自备铁锹、狼牙棒防身。甚至有记者在采访一户村民之后,后面突然开过一辆黑色汽车,里面坐着四五个面相不善的青年,村民姜增森父子迅速从屋内拿出铁锹、狼牙棒,追出去,但轿车已经驶离。
  这样的场景,让我们想到去年同样发生在平度的陈宝成案。这位中国政法大学的毕业生、资深法治记者,一样面临强拆,他和其他村民一样,屡屡遭到歹徒的殴打。去年7月4日,村民张鹏珂、陈青沙夫妻的房屋被强行推倒,财产被埋入废墟中,报案后仍未“破案”,去年8月9日,张氏夫妻又看到一辆挖掘机在试图铲走废墟,他们就扣下了车和司机。在陈宝成看来,他们是抓到了破坏公民私人财物的犯罪嫌疑人,之后他们不断报警要求处理。在事发后的20多小时里,这位法科生穷尽了一切他能联系上的“有关部门”,但等来却是“平度警察在远处”,一直没到现场执法,直到事发25小时之后,警察突然行动,将村民们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刑拘。至今,陈宝成仍不审不判不放人。

(二)
      因征地引发公众事件,在平度已经不是第一次。这究竟是块怎样的地?征地背后有没有不能说的秘密?如果我们加以梳理不难厘清个中原由。
    1.被征土地用途变来变去,最后终成房地产
      事发的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农田,也就是被征的土地,村民们却在此搭起帐篷,轮流守夜,只为土地不被拿走。这块土地究竟会用来做什么呢?早在2006年7月,一份《征收土地预公告》中显示,根据土地利用年度计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平度市人民政府拟征收香店办事处杜家疃村农用地125055平方米等四块地,土地征收后拟作为工业和教育用地。当年12月31日,山东省人民政府批复了香店街道办事处等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上述农用地转用后同意征收,用于该市城市建设。然而,就在今年3月初,有开发商在耕地里圈地建办公室,一些村民认为地可能被卖了,于是在农田里支帐篷值守土地。记者调查了解到,这块地于2013年10月被青岛成元天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竞得。
      2.征用土地“先转后征”,“矛盾”七年未结
  帐篷失火,村民殒命。平度火灾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村民们守的地,是地方政府合规征得,还是部分村民无理取闹、死守不放?我国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在征地依法报批前,要将拟征地的用途、位置、补偿标准、安置途径告知被征地农民。征地补偿不落实的,不得强行使用被征土地。平度市有关部门介绍,按照规定,政府征收土地程序合法。记者辗转得到的相关文件显示,2006年,平度市人民政府就要求土地征收后村委要做好村民工作,将对上述土地进行勘测定界,进行现场调查。未曾想,征地矛盾从此开始出现。一些百姓不愿失地,在政府部门组织土地征收过程中,一直“不配合”。2007年开始,凤台街道和村委会数次去清点地块,一些农户不到场。按法律要求在村委会张贴的《征收土地预公告》、《征收土地公告》和《征收土地补偿公告》,一些村民也反映没有看到。
  杜家疃村有197户646口人。涉事土地面积约134.37亩,其中100亩左右是村民口粮田。多名村名称,被征地是“口粮地”,为基本农田,地质很好,每亩一季小麦可收千把斤。基本农田指受国家特别保护的耕地。根据我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征收基本农田,必须由国务院批准,也就是说,省政府并不具备审批资格。直到2013年1月,历经磕绊,杜家疃获批征收土地的清点工作才算“完成”。一份填表日期为2013年1月28日的杜家疃村《附着物调查登记表》显示,村民李荣茂的三块用于种植枣树的林业用地中,他按手印并写上“不同意卖地”。有记者向平度市凤台街道和杜家疃村相关负责人询问,土地征收有没有履行发通知、公告,他们表示公告过,但无法提供相关证明,而部分村民则坚称对自己的承包地被征收“不知情”。
     3.政府说补偿到位了,村民说卖地不知情何谈拿补偿
   按平度官方的说法,“3·21”案件所涉土地属“合法征地”,125亩共补偿农民944万元(每亩合7.5万元),而卖给开发商1亩就飙升到123万元,利润高达1540%。平度市有关方面表示,当地财政2013年4月8日拨付了杜家疃村青苗和地上附属物补偿费340.6274万元,每亩标准2.5万元。5月16日,又拨付土地安置补偿费604.665万元,并按规定,预备将其中80%即483.7万元分配给村民。截至3月23日,有42户村民领取,剩余27户以补偿标准过低为由,尚未支取。用于支付土地延包(1999年)以来新增无地人口139人的口粮补助,标准也是人均6800元(共17年),共计90多万元。其中112人已经签字支取,还有27人也以补偿过低为由尚未支取。一个已经领取部分补偿款的村民告诉记者:“尽管自己没有同意卖地,但还是签字领取了部分补偿,因为我担心,如果不领,我可能就会一无所有。”

(三)
  从抵制强征地的村民被烧死,到“火灾”的官方说法,再到承认“有纵火嫌疑”;从当地警方半夜“抢尸”,到“家属自行运尸体”……事件的发展跌宕起伏。平度,这座山东省青岛市下辖的小城再次成为全国舆论的焦点,上一次因为征地纠纷,这一次也是,只是更为血腥惨烈。火灭烟散之后,留下的是征地矛盾、农民守地、蹊跷火灾、“补偿协议”等一系列疑问。
    事件发生后,平度市在官方微博对公众质疑进行了一些回应,称征地“手续合法”,“征地补偿均已到位”。但在当前的社会舆情下,这样的简单回应远远不够。公众需要了解更为详尽的事实,例如,征地是否符合有关规划,被征地块是否是基本农田?唯有说清征地本身如何实实在在地“手续合法”,才有助于人们对后续事实做出正确与否的评判。
  平度市官方微博说土地征收“手续合法”,而部分群众则反映政府没有履行发通知、公告等义务,导致村民对自己的承包地被征收“不知情”。真相如何?公众亟须了解。不弄清土地征收手续是否合法的问题,就无法判定地方政府是否存在违规征地,也就无法以正视听。
       2013年8月,也是晚上,种了农作物的138亩口粮地,突然在一夜间被8台挖掘机铲平。村民多次逐级向上询问、反映,并怀疑耕地已被卖,但没有结果,“没贴过告示,没用大喇叭喊过,也没开过村民大会”,被圈起来的土地来了施工队,成了“政府的形象展示和标杆项目”。村民无法选择相信,宁愿守着尸体。村民为什么激烈反对征地?是地方政府没有按照相关规定对村民进行补偿,还是村民认为补偿标准过低,抑或是有其他问题?还原这些基本事实,也是公正处理这一事件的前提条件。
      一起因为抢占农民土地引发的纵火致人死亡的恶性案件尚未侦破,却急于赔偿、火化,这很让人们担心:难道这样的案件也是可以靠金钱摆平的?开发商纵火烧死人,最后只要有钱就行?更重要的是,赔钱的居然不是开发商,而是政府,这就更奇怪了,难道政府的官员是纵火的罪犯,所以主动“投案自首”,通过积极赔偿来减轻处罚?
  当开发商在强征强拆中违法犯罪,特别是造成死人伤人的恶性案件之后,政府要做的事只有一件,这就是站在法律的立场,抓紧侦破案件,依法办理案件,对责任人该判刑的判刑,该追究民事赔偿责任的也应该由责任人依法赔偿。政府没有为犯罪分子代为买单的义务,政府也无权决定动用纳税人的钱来为犯罪分子“擦屁股”。当然,有一种情况除外,这就是犯罪分子在强征强拆中伤害农民是得到政府官员默许和授意的,政府确实负有责任,甚至也有犯罪嫌疑,才需要追究政府官员的法律责任和赔偿责任,但那也应该在法律框架内进行,而不是由官员随意支用财政资金去摆平。
  现在,平度政府的做法恰恰相反。由此观之,平度政府主动为开发商“赔偿”,或者是出于陈旧的维稳思维,只想花钱买平安;或者,这就是官商勾结共同上演的违法犯罪?无论如何,这样一起从土地违法到纵火杀人的案件,不能由平度官方自己来调查,上级政府有关部门应该赶快出手,而平度官方只应该是接受调查的“被调查方”。
      不论什么性质的土地,在改变用途之前都必须有合法的谈判程序、签订转让和补偿协议,在此之前不能擅入、擅处,但这些最基本的程序,村民指望不上,他们的以身守土正是因为此前的无以期待,就像拆迁协议未签也会被深夜架出、强制拆除,补偿协议未定土地同样朝不保夕。这不是没有血的教训,是故村民的守土抗争,才显得那样决绝,且毫无退路。
  地方政府应本着实事求是原则,抽丝剥茧、一步步地还原事件真相,为公正处理这一事件迈好第一步。因为,还原事件真相并告知公众,是地方政府依法行政的题中之义。也只有还原事实真相,才有助于事件公正地解决。
  平度“3.12火灾”事件注定不是一场普通的刑事案件。然而事件的发展并没有集中在抓捕凶手的主线上,相反,当地政府的种种作为,却俨然将自己置于受害村民的对立面上。可怕的不是违法者的猖狂,而是执法者的不作为。我们要问,面对当地“痞子”如此大规模、长时间地向村民施暴,为何平度市警方不作为?那些殴打村民的“痞子”的罪行如此明确,幕后主使的线索如此清晰,究竟有几人被法办?我们要问,“3·21”纵火案是否要被“维稳”的逻辑掩盖?我们要问,那些质疑拆迁的村民在平度市,还有没有人身安全?我们更要问,今日之平度,法治何以缺席?   
  对于这起震惊全国的纵火事件,显然不是简单的刑事犯罪案件,不仅涉及当地政府是否存在非法征地的重大问题,而且还事关最终能否得以彻查解决的根本问题。曾几何时,考核以GDP为主使官员与地产商已然结成利益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些垄断企业在高筑的壁垒下赚取超额利润;一些政府部门满脑子“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有利抢着管,无利躲着走……这些经济社会转型过程中形成的既得利益者虽然人数少,但由于掌握重要权力、占有公共资源,不仅能很好地维护自身利益,还能通过各种方式抵触改革,或使之变形异化。我们不得不设想:如果地方政府把城市的土地不断地出让给房地产开发商,房地产开发商为了获得自己的利益,一定会采取各种不法手段达到他们的目的,肯定会动用各种手段侵犯居民的人权!我们不得不警惕:官员卖地出政绩可以升官,奸商拿地造楼盘可以发财,他们可以皆大欢喜,但是世代居住在土地之上的农民却成为他们得到利益的拦路虎,于是他们便勾结了起来,联合起来以清除这些路障,最终会走到人民的对立面。那么改革将会积累更多的矛盾,社会将会出现更多的群体性事件!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清风惊梦
诗癫
Rank: 7Rank: 7Rank: 7



UID 8828
精华 18
积分 1398
帖子 530
积分 1398 个
魅力 5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3-11-18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2
发表于 2014-3-28 13:0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这只怕不是个例。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7
积分 99459
帖子 11706
积分 99459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3
发表于 2014-3-28 17: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靠房地产支撑的国家经济着实可悲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8-16 20:41

书酒论坛
原创诗词楹联文学交流区 Powered by Discuz! 5.5.0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书酒国风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