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书酒国风首页


发表回复
发表新贴
标题: [原创] 道界传奇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5
积分 99260
帖子 11677
积分 99260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1
发表于 2014-8-31 06:4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道界传奇

第一卷 求道天涯谷

第一章 奇遇

沈林是个普通农家的孩子,今年七岁,本当是无忧无虑,在父母膝下撒娇、在田间野地撒欢的年纪,却因为一个偶然的事件,远离了父母,来到了一个杳无人烟的所在。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沈林也记不太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某天他在乡村后山玩耍时遇到了两个人打斗,那两人打得好生激烈,从地上打到空中,打得天都变了色,最后是一阵狂风刮起,把他卷到了空中,然后他就昏迷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后,他醒了过来,就落到了这个寂静、荒芜的地方。

他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漫无边际的大山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也不知道家在何方,离家有多远。可怜他一个小小的孩子,忽然来到这个地方,心里头自然惶惧不已,眼眶儿都红了,就想大哭一场。

还没来得及哭,肚子却咕咕地响了起来,这才觉得饿得难受。幸好是在乡间长大,也认得几样能吃的野食,就四处寻觅起来,看看能不能找到点吃的,先填填肚子。先随意地拔了几个茅草根,又摘了几颗野果,总算稍缓解了过来。

顾着找吃的,一时间也忘了害怕,走着走着,不觉已走出了好远。忽然在草丛的一侧,发现了一个躺着的人。那人一动不动,仰面朝天,似乎睡着了。沈林好奇地过去瞧了瞧,却发现那人面上青紫,已经死了。

这下把沈林吓得摔了一跤,连滚带爬地跑开。但刚跑了几步,忽然又觉得这人的衣服有点熟悉,壮起胆子走过去瞧了一眼,只见那人一袭青色长袍,腰间还悬着一条紫色丝带,还真是很像他昏迷前看到的那打斗二人中的一个。这人似乎会呼风唤雨,还能腾空,很像父亲给他讲故事时说过的神仙,怎么神仙也会死的吗?

沈林吓得更厉害了,赶紧跪在地上给那青衣人磕了三个头,念叨道:“神仙神仙,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吗?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那“神仙”一动也不动,也没任何声音发出。沈林等了好大一会,仍没有动静,看来这个神仙是真死了。于是,他再次壮起胆子,走到青衣人身边,仔细打量,又伸手推了推,那人仍是动静全无。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这下全给吓跑了,这么大的一座山,就陪着这具死尸,换了是大人只怕也是吓得够呛,更别说这么小的孩子了。沈林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哭了半天,也没人理他,这时,却从山林间晃出了一只小猴子,那猴子看到这一幕,似乎很好奇,就荡着树枝飞跃了过来,对着坐在地上哭泣的沈林龇牙咧嘴,好像是要恐吓他。

沈林虽然怕死尸,但却不怕猴子,他们村的后山就有很多猕猴,时常来偷乡民的庄稼和食物,乡民们常去撵猴子,沈林也跟着父辈们一起打过猴子,大个头的猴子也见过不少,这么小的猴子自然也不会怕。

见那猴子龇牙咧嘴的怪象,他停止了哭泣,也对猴子龇牙咧嘴,口里还发出了“呼呼”的声音,准备撵走猴子。

却不曾想到那猴子个头不大,力气不小,见沈林不怕它,竟然捡起了一块石头,对着沈林就砸了过来,正中沈林头上。直打得沈林眼冒金星,头上也起了一个肿块。那猴子见到沈林疼得龇牙咧嘴的样子,裂开嘴笑了起来。

这下可把沈林惹毛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也捡起块石头还击过去。猴子身手****艚荻嗔耍惶捅芸讼鳌K庖惶锰谀撬朗聿啵膊豢矗呈衷谀撬朗砩弦幻幽侨搜辖庀铝艘桓龃樱锿泛孟裼械阄锸拢舶鸢鸬模镒硬还苁巧抖鳎闷鹄淳屯蛄衷伊斯ァ

这下沈林防备了一下,见袋子砸来,赶紧躲闪,不过身手还是不够灵活,躲开了头,没躲开脚,被那袋子砸中了左脚,正砸中大拇趾。头上的疼还没消呢,脚趾又疼了起来,直痛得沈林哎哟哎哟地叫唤起来。

那猴子见状更高兴了,竟然拍拍胸口,大呼小叫起来。这下把沈林气得火冒三丈,丢石头丢不过猴子,就准备找根木棍去打猴子。低头一看,却见猴子丢来的那个袋子袋口打开了,露出了里头的三样东西。沈林毕竟是孩子心性,见状好奇心起,先不管猴子,看了看那三样东西。

其中之一是本书,沈林西瓜大的字加起来也认不到一担,对书本自然毫无兴趣,顺手丢开;另一样则是块晶莹的石头,看上去晶莹剔透,微泛着淡蓝色的光芒,摸上去则有点凉凉的。手摸上这晶石,一阵清凉传来,似乎头上和脚上的疼痛也消失了一些。沈林从没见过这种东西,不由得好奇心大起,试着用晶石放到头上的肿块,果然疼痛又减轻了一分。

沈林这下乐坏了,再顾不得猴子,赶紧又看第三样物事。那物事却是个小小的玉瓶,上边有个小塞子。打开来,一股扑鼻清香传来,沈林把瓶口倒转过来,把瓶里的东西倒在手上,却是粒白色的药丸。那药丸闻上去芬芳无比,竟比沈林家乡后山遍山的栀子花还要香得多,也比母亲灶头上烧的饭菜还要诱惑许多。

想到这里,沈林的肚子又饿了,看着手上的药丸,不禁口舌生津,这东西能吃吗?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正犹豫间,那猴子闻到香味,冲了过来,准备抢夺药丸。沈林更怒了,一脚将猴子踢开,再顾不得多想,就把药丸往口里一扔。那药丸竟然入口即化,瞬间化作一股甘甜的水直入咽喉。味道还真不错,沈林咂咂嘴,得意地看了看猴子:“想抢,门都没有。”

正得意间,忽然觉得肚子里翻江倒海似的,一股气流从胃里窜将上来,瞬间便布满了四肢百骸,只觉得手脚都不听自己使唤,全身都发烫了起来,大叫一声,仰天倒下,又昏迷了过去。小猴子吓了一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蹿了起来,跳上树枝,又荡了开去,消失在了密林中。

也不知那药丸到底是什么东西,沈林竟然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本来山林湿气重,温度又低,这么小一个孩子躺在地上,难免着凉,但沈林就这么躺在地上昏迷了一整天,却什么事也没有,到了第二天的下午,这才苏醒了过来。

沈林根本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却隐约记得自己做了好长一个梦,在云中飘来飘去地,走过了好多地方。有些地方是自己熟悉的家乡,但更多的所在却似乎从没有见过,还遇到了好多人,好多陌生的面孔。那个死去的青衣人——也就是那位会腾云驾雾的神仙也在迷蒙中再次出现,跟他说了些什么,但却一句也没听明白,更没有记住。

他是因在睡梦里的云端中落下才被惊醒过来的。做了这么长的一个梦,应该昏睡了很久,怎么也不觉得饿呢?沈林更加奇怪了。心想这青**艘欢ㄊ巧裣桑裣纱南傻と盟粤耍阅芄恢棺《嵌觯粤耍孟竦倒适率币菜倒裣墒强梢圆挥贸苑沟模褂懈鍪裁此捣ǎ孟窠衅ü傻摹F婀郑辛似ü稍趺淳涂梢圆怀苑沽耍

小沈林没搞清楚,其实父母给他说的是辟谷,但是方言嘛难免听错,而且沈林又识不得几个字,鲁鱼豕亥都分不清楚,搞不清辟谷和屁股也就可以理解了。

左思右想也搞不明白为什么有了屁股就可以不用吃饭,索性不想了,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呢?得想个法子回家去。

大山里一个可以问路的人都没有,唯一还能有点指望的就是那个死去的青衣神仙。仔细回想一下,自己之所以会掉到这个地方,很明显跟那个青**说哪浅《贩ㄓ泄兀ス约旱募蚁绺浇龅搅说腥耍氲腥硕贩ò崖饭淖约壕砹私础D敲矗偃シ矗乔嘁律裣傻囊挛锷希欠窕褂惺裁纯梢园镏约旱亩鳎

那个青**怂淙凰懒耍暇乖悄芎舴缁接甑摹吧裣伞保蛄中睦锒源巳耸贾沼行┖ε拢植坏貌蝗ヅ鏊亩鳌S谑牵俑侨税萘思赴荩缓笕ニ砩戏移鹄础?墒钦业降亩魇翟诓欢啵嗽醇竦降哪歉鼍⒂衿亢鸵槐臼橥猓椭徽业搅艘坏愕闵⑺橐剑褂幸槐⌒〉慕鸾!

沈林现在七岁了,还从来没有用钱买过物事,但也知道银两是个好东西,曾经多次见到父亲赶集回来,用家里的作物换回银两或者铜钱,总是喜滋滋的。所以这次他幸运地捡到了一些银两,也是喜不自胜,要是能将这些银两拿给爹爹,那该多美啊。

不过银两再好,对他如今的困境也是一点帮助也没有。他把银两贴身收好,将那柄小金剑和空玉瓶以及晶石也都好好收藏起来,然后打开书册,看看能否有什么用处。

运气真好,书册打开来,有很多文字,那些文字认得他,他可不认得那些字,但是书里除了字,还有不少图画,画着都是人像;书册里还另外夹着一张纸,画得好像是地图。他忙把地图展开来,趴在地上看起来。

地图画得很粗糙,但隐约能看出左侧是一座大山的样子,山旁是一些曲折的路,用箭头标注着方向,箭头的尾部是另外一座山,山侧画着很多的大松树。咦,记得自己家附近的山上也是有着很多这样的大松树的,难道,难道,这座山就是自己家乡吗?又难道,现在自己所处的位置,就是箭头所指的这座大山吗?

沈林兴奋起来,心也激动地砰砰直跳,仔细想想,似乎不无可能。那青**艘残碚且酱松嚼矗愿莸赝迹日业降赝贾础约旱募蚁绺A偕教酱澹吹阶约杭蚁绾螅从龅搅说腥耍谑谴蚨菲鹄矗淙蛔詈蟠虬芰说腥耍嘁**俗约阂彩芰酥厣耍┓ɡ吹侥康牡兀簿褪窍衷诘恼庾胶螅沼谏酥夭恢П忻恕U饷唇馐退坪跻菜档猛ǎ瞧婀值氖牵绻馊苏媸且蛭芰酥厣耍执抛约豪吹秸饫镒鍪裁矗皇峭侠哿寺?

不对,自己想得可能不对。但沈林毕竟只是个乡村里的小孩,又哪里能想到太多可能,勉强找到了这个答案,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他也就懒得再往下想,就认为自己猜的是对的。那么,照着地图指向,往回走便行了。只要走到有人烟的地方,总能找到回家的办法。

既然也没有其他办法了,那也只能走了。沈林收拾好物事,又找了些树枝、草叶之类的给青**烁巧希闶歉隽税苍幔缓笤侔萆霞赴荩酵庾呷ァ

好大一座山啊,沈林也搞不清自己家乡到底在什么方向,只能边走边看,先想法走出大山,走到有人烟的地方。但是这山实在太大,走了好久好久,仍然是无边无际,看不到一点有人烟的迹象。





更多更快更新,请点击
道界传奇

书酒诗词 www.shujiu.com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5
积分 99260
帖子 11677
积分 99260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2
发表于 2014-8-31 06: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二章 夜行

天色渐渐黑了,肚子虽然不饿,但脚步却是越走越累,口也渴得厉害。得先找点水喝,这么大的山,应该有泉水吧。

走了一截路,拐过一道山梁,一阵风将一股淙淙的水声送了过来,哈,还真有山泉。顾不得天色已黑,赶紧磕磕绊绊地走了过去。再走片刻,终于走到水边,不过此时天色已然全黑将下来。这夜无星无月,大山里头更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也看不清身边到底是泉是溪,摸索着走到水边,伸手下去掬起一捧水来。

好冰凉的水,比太平村里的井水还要冰凉,赶紧喝了一口,水的味道似乎有点怪怪的,并不如家乡井里的水那般甘甜,不过如今口实在干渴得厉害,也就顾不得那许多了,赶紧又喝了几大口,直喝到肚子都有点胀了,这才停了下来。

真是好黑的夜啊,山间冷风嗖嗖地刮了过来,沈林忍不住打了几个寒噤。听着夜禽的叫声,更是不寒而栗。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在外头过过夜,如今一个人在这不知离家多远的深山中,沈林心慌得厉害。天哪,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

正发慌间,忽然听见丛林深处传来一股奇异的声响,那声响,似是一种野兽的低吼声。自幼生活在山边农舍的沈林,自然知道山间野兽的可怕,哪怕是头小小的野狼,也能一口将他这个小孩咬死,更别说是那些凶悍的虎豹。

想到虎狼凶狠的模样,沈林吓得腿都发软,赶紧掉头就跑。但没跑出两步,一头猛兽已经从山林中蹿了出来,挡在了沈林逃跑的路线。

“这是什么怪兽啊?”出现在面前的怪物,个头和老虎差不多,但是头上却生出一对水牛似的大角,两颗长长的獠牙从血盆大口中长出,看着沈林,口边滴下了滴滴馋涎,显然把眼前的这个小孩,看作了一道美味大餐。

怪兽低低地咆哮两声,张开大口,扑了上来。沈林避无可避,只能瞪着一对惊恐万分的眼睛,看着怪兽狠狠扑了上来。

眼见着就要被怪兽一口咬到,沈林手一动,忽然碰到了藏在身边的那柄金剑,这是他从那个死去的青衣人身上找到的。当下顾不得多想,连忙拔出来,对着怪兽就是一剑刺了过去。那柄金剑锋利异常,一剑刺出后,就感觉有道寒光射出,比那怪兽的动作更快,就在它一口即将咬到的时候,被寒光刺中。

怪兽痛吼了一声,连忙退开几步。沈林死里逃生,也赶紧退开几步,握紧了手中的金剑,和那怪兽紧紧对峙。

望着沈林手中闪烁着寒光的金剑,怪兽低低地咆哮两声,显然有些忌惮,不敢再次扑上来。天色甚黑,但借着剑上闪烁的寒光,也能看到刚才的一剑,正好刺在了怪兽的嘴边,原本就狰狞的兽脸,多了一道血口,更是显得凶恶丑陋。

一人一兽对峙片刻,那怪兽虽然忌惮沈林手中的金剑,但仍禁不住眼前美食的诱惑,一声咆哮,再度爆发。那兽吼声惊天动地,沈林听在耳中,只觉得头脑都晕眩起来,站立不稳,倒了下去,手中的金剑也摔在了一边。

那怪兽见状,再次蹿起,猛扑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沈林即将毙命怪兽口下之时,林间忽然电射出一物,将那怪兽狠狠击中,接着一道声音传了出来:“好个孽畜,又在山间伤生了,今日你难逃一死。”说话间,一道白衣人影闪了出来,挥掌便向怪兽劈去。

那怪兽正被刚才一物突袭,打得头昏脑胀,翻了个跟头才站起身来,就被那白衣人影欺进身边,来不及闪避,被一掌击在了头颅间。这一掌威力十足,纵然那怪兽皮糙肉厚,也禁不住这雷霆一击,只听它痛吼一声,竟被那一掌击得飞了出去,然后重重落在地上,抽搐几下,瞬间毙命。

这几下恍如电光雷火,看得沈林目瞪口呆,完全想不到那凶恶的猛兽,竟然禁不住这白衣人的一掌。

正发呆间,忽听那白衣人道:“你这小孩,胆子真不小,一个人竟然敢在这山林间行走?你是谁家的孩子?”

沈林这才醒过神来,连忙看了过去,夜色很黑,看不真切,只隐约觉得这白衣人身形偏瘦,沈林赶紧谢过他的救命之恩,然后把自己的来历说了几句。

那人甚是奇怪:“你说你是被一阵怪风卷到这山间来的?”沈林点了点头。

那人笑道:“此事倒也真有趣。来,我先带你离开这山林再说。”说完,一拉沈林小手,将他带离了这片阴暗的山林。

过了片刻,来到一个较为开阔的山谷间,此处虽然仍未离开大山的范围,但因为开阔的缘故,能够看到一点月光,从空中洒落下来。借着月光,沈林方看清了那人的长相,此人面相不俗,大约四十来岁。

那人也是上下打量了沈林几眼,忽然惊讶地叫道:“玄关之体?你这小孩,竟然是玄关之体?”

沈林听得好生奇怪,一头雾水地问道:“什么玄关之体?”

那人惊讶不已,点了点头:“玄关之体是一种非常罕见的体质,有无穷妙用,看你这样子,也不是修道中人,现在告诉你,你也不会清楚,你只要知道你自己身体并非一般就行了。”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沈林更加奇怪了。那人再打量沈林几眼,忽然笑道:“小子,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

沈林彻底傻眼了:“你,你说你要当我的师傅?要收我做徒弟?”

那人笑道:“傻小子,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可以告诉你,我乃修道之人,能上天入地,你难道不羡慕吗?”

沈林被他这么一说,立刻想了起来,刚才那猛兽好生厉害,却被此人一掌击毙;而且带他离开那黑暗的山林,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奇异的法子,就瞬间来到了此处;又想起原来所见到那在空中相斗的两人,他曾经猜想过这两人应该就是父亲讲故事说过的神仙中人。难道眼前的这位也是神仙中人吗?他竟然有这么大的福气,能拜一个神仙做师傅?

那白衣人见沈林傻愣愣的样子,知道他毕竟年纪太幼,又没见过多少世面,如今反应不过来也很正常,笑道:“小子,别傻头傻脑了。这样吧,我先带你回家去,跟你父母商量一下。”

沈林这才醒悟过来,是啊,先赶紧回家才是最重要的事,他也不知道离开家多久了,父母亲一定担心坏了。

怯怯地问道:“你既然是修道中人,能上天入地,那么就应该是我爹爹妈妈讲故事时跟我说过的神仙,既然是神仙,那么能否帮我算算,我家到底在哪呢?我只知道自己住的地方叫福临山太平村,但不知道如今是在东南西北哪个方向,离这有多远?”

那人问道:“那你知道自己家乡所在,是哪个区域吗?什么州府?”

沈林茫然摇了摇头,他一个乡间的孩子,哪里会知道这些。

那人苦笑了一下:“我虽是修道中人,但不是那无所不知的神仙,可算不出这个方位。”

沈林大为失望,想起家中替自己担心的父母,又忍不住要哭了。

那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哎,可怜的孩子。”

沈林忽然想起身边的那张图册,那个图册上画的东西好像跟自己家乡有点关系,要不要拿给眼前的这个人看看?眼前这人救了自己一命,又想收自己做徒弟,应该是个好人吧,给他看看也好,上头还写着好多字呢?那些字他可认不得几个,也不知道写了啥。

想到此处,沈林从身边摸出那本图册,递给白衣人:“这位大叔,这是我先前得到的一本图册,上边画的内容可能与我家乡有关系。”说完把自己先前的猜测告知了那人。

白衣人打开图册,好奇地看了几眼,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张纸似乎是一张藏宝图;至于那些人像,则是一本修炼魔功的手册。”

“修炼魔功?”沈林奇怪地问道。

“嗯,照你开始说的,你原来见到的那个青衣人,有可能是邪派的修道者,得到这张藏宝图后,顺图来寻宝藏。正好在你家附近见到你这个身怀玄关之体的特殊人才,就想法把你摄了过来,只不过因为先前和人争斗,受了重伤,才伤重不治毙命于此山中。这本手册应该就是他修习的功法之一。这本图册是邪派的功法,你先留着吧,以后认识字了可以了解下,但先不要去学这个。”说完,将图册还了过来。

“那藏宝图呢?能不能找到我家乡?”沈林收好图册,再问那人。

那人道:“你这孩子挺聪明,先前猜得不无道理,有可能此图的源头,确实就是你家乡附近,但是图中并没有明确标示,而此山也未必就是图中标注的终点所在,也有可能此人是带着你往目标赶去时,中途伤势发作,而落在此处的。”

沈林好生失望:“那么,你也不知道我家在哪了?”

那人点了点头:“小子,别那么沮丧。作为一个修道者,难道我会和你这个小孩一样,束手无策吗?总会想到办法让你回家的。走,我们先去找找你刚才所说的那个青衣人,说不定我能从他身边再找到一点线索。”

沈林还隐约记得自己先前所走的路线,白衣人将他带回方才遇险的山林中,依照记忆,一步步走了回去。找到青衣人埋葬的地方,奇怪了,先前他盖在那青衣人身上的草叶、树枝之类的都还在,只是散乱在一边,尸体却不翼而飞了。

白衣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也许是被野兽拖去吃了吧。对了,山中过了这大半夜,你该饿了吧?”

沈林摇摇头:“不饿,开始我从这青衣人身上找到了一颗丹丸,吃下去后就再也不觉得饿。你知道那是什么丹丸吗?”说完,把白天所吃到的那颗药丸描述了一下。

那人听罢,微微一笑:“你这小鬼运气真不错,你吃的那颗丹丸,应该是修仙界有名的辟谷丹,普通人吃下一颗,能保半月不饿;如果是修道中人吃了,还能提升一点法力。既然现在一时半会回不了家,没法跟你父母商量了,你自己做主吧,愿不愿意拜我这个师傅?能拜一个修道者为师,可是很多人求也求不到的天大机缘哪。”

说实在的,沈林先前见到青衣人在空中和敌人打斗的一幕,也确实羡慕万分,刚开始没有第一时间答应此人,是因为变化太大,一时还没有清醒过来,如今再听此人提起,也笑了,给那人跪拜了下去:“拜见师傅。”

白衣人哈哈大笑:“好小子,终肯认我这个师傅了。对了,尚未告诉你,为师叫作无尘,是天涯谷的一员。”

“天涯谷是什么东西?”沈林好奇地问道。

“天涯谷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地名,也是一个修道者的圣地。你先跟我回天涯谷,我再来跟你说点天涯谷和修道界的事情。”说罢,无尘拉起沈林的小手,带他腾空而去。





更多更快更新,请点击
道界传奇

顶部
任重道远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748
精华 56
积分 6048
帖子 2240
积分 6048 个
魅力 54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13-8-13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3
发表于 2014-8-31 10: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5
积分 99260
帖子 11677
积分 99260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4
发表于 2014-9-1 19: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三章 天涯谷

第三章 天涯谷

此处离天涯谷尚远,即使这位修道者无尘懂得飞行技能,但要赶回天涯谷仍然需要不短的时间。反正也并无要事在身,索性慢慢往回走去,就利用这路上的一段时光,与沈林讲述一些有关修道者的事情。

天涯谷是风和国的一个修道门派。风和国地处南方大陆,有多个修道者门派,其中最有名的是一派二宗三谷四门,分别是九阳派,圣灵宗、华清宗,天涯谷、红玉谷、百剑谷,碧竹门、玉兰门、青梅门、金菊门。这几派都属于正道门派,另外还有一些魔道、鬼道、妖道之类的修道者门派,林林总总,再加上大大小小的其他门派,加起来其数不下千百。

这些门派修习功法不一,实力也参差不齐,但是各有生存之法,所以虽然修仙界争斗不断,但也基本上维持着一种平衡状态。

门派之间的关系很复杂,结盟和翻脸的事情都很常见,这一派二宗三谷四门虽然都属于正道,但彼此间也难免会有矛盾纷争,相对说来,天涯谷要和华清宗、红玉谷之间的关系密切些,其余几派就有点疏远。从大范围来看,这几个正道门派又时常会结盟,对抗魔道、鬼道、妖道等修仙门派。对于修仙者来说,个人的修行只是一部分,和外敌的对抗争战,有时能更快地提高自身本领,当然,这种争斗的风险也难免,受伤甚或陨落都是常事。

另外,除了门派,还有一些修仙家族,都是传承多年,底蕴很深的。他们有着独特的血脉传承,功法也比较特殊,不能小觑。

天涯谷在这些正道门派中,算是实力中等的一个,属于道门。拥有三名元婴修士坐镇,其中掌门人叫作悟道真人,为元婴中期修士;另两人,一个就是沈林新拜的师傅无尘羽士,另一个则是他的师兄雾真上人。

除三大元婴修士外,其下是处于结丹期的十余名修士,与三人一起,成为天涯谷的核心力量。再往下则是筑基期和练气期的普通修士。

按照常理,像沈林这种连半点功法也不会的普通凡人是不可能直接成为元婴修士的弟子的,但凡事都有例外,也有一些幸运儿能成为不一样的存在。这种人,要么就是有一定背景,比如某位修仙家族的后代,又比如是身怀某种特殊体质。

沈林显然属于后者,他的玄关体质是修仙界极其罕有的一种。所谓玄关体质,就是一种通过打通经脉后,就能产生一种灵觉,这是一种能对一些天材异宝产生特殊感应的本领,有这种天赋在身,自然要比普通修仙者有更大的机缘找到深藏某处的天材异宝。所以无尘羽士才会惊喜地将之收在门下,成为天涯谷内让普通修仙者人人羡慕眼红的元婴修士弟子。

照无尘羽士的猜测,沈林之所以会被那青衣人用一阵狂风卷走,可能也是认出了他的这种特殊体质,准备依靠他去帮助自己寻找宝物或者灵药,谁知道却意外去世,倒是便宜了这位无尘羽士,收到了这么一个对自己能够有巨大帮助的弟子。

当然,无尘羽士也不是正好路过那山,才碰到沈林的;他是在外游历时,见到此山妖物甚多,便在山中除妖练功,沈林遇到的那个怪物也是妖兽的一种,虽然级别不高,但狡猾得很,而且数目众多,无尘羽士在山中遇到一群这种妖兽,除去了大半,逃走几只,他一路追杀,这头倒霉的妖兽便是被他追逐数日的,本来忙于逃命,顾不得伤人,但实在饿得厉害,才偷袭在山中迷路的小沈林,就这么一下耽搁,被无尘羽士取了性命。

悟道真人和雾真上人都是风和国成名多年的元婴期修士,各自收得几名弟子,如今都已是结丹期修士,其中更有两人已将功法修炼至结丹期巅峰,距离假婴也只有一步之遥。倒是无尘羽士一直没收过徒弟,他的两位师兄都多番劝他收几名弟子传承衣钵,均被他笑笑婉拒。原来此人眼界甚高,一般的修士很难入他眼中。他一心只想收得一名不光能传承其衣钵的弟子,更希望能收到一个可能青出于蓝的奇才。显然,这次让他遇到的沈林,这位身怀玄关之体的奇才,让无尘一见动心。这位弟子,不仅能在修仙一途中比常人更快地修习各种法术,还能帮助其师和师门寻找到各种天材异宝,要知道无论宝物也好、灵药也罢,都是可遇而不可求之物,但又是修仙者必不可少的助力。如果能多获得一些宝物、灵药,那么自然比旁人就多了一份成功的机率。

除了灵药、宝物,还有一些东西是修仙者必须了解的入门知识,比如灵石。这种既能辅助灵气修炼、又能成为修仙界代用货币的宝贝,是每一个修仙者都必备的,灵石有很多种,沈林先前在那青衣人身上找到的那块晶莹剔透、微泛着蓝光的石头,就是一块水系灵石。他运气还真不错,那块灵石竟然是中阶灵石,一块中阶灵石可以换取一百块低阶灵石,这对还没正式进入修仙界的沈林来说,实在是一笔横财。另外,他获得的那柄金剑,也是件不错的法宝,当然,对于没有半点法力在身的沈林,那件宝物也就只能作为一柄普通的宝剑,只是比较锋利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那位青衣人,能有中阶灵石、辟谷丹、金剑法宝在身,而且又懂得腾云之术,实力不会太低,至少也当在结丹期修士之上。看沈林得到的那本图册上所记录的功法,应该属于魔道一类,只不知道是魔道的那家门派,当然,也有可能是名散修。所谓散修,就是不归属于任何门派之下,独自进行法术修行的修士。

灵石对修仙者来说非常重要,尤其对低阶的修仙者来说,挣取更多的灵石是修仙的第一步,有了灵石,才能换取更多的宝物、药材、功法等。对于天涯谷来说,普通弟子,刚入门时可以在门内领取每月八块低阶灵石;这种数量当然远远不够,但是可以通过在门内进行各种工作,换取各种酬劳。

有了一定能力后,还可以通过去外界寻找药材、杀妖兽等事情,通过获取的药材、妖兽材料、妖丹等去换取灵石或者其他需要的物事。

妖兽和修仙者一样,也有很多级别,越高阶的妖兽,身上的材料和妖丹自然也更值钱;但是,对于低阶的修仙者来说,那些高阶妖兽是沾也沾不得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去杀这些妖兽就等于找死。

先前在山林里遇到的那种怪兽,叫裂齿牛,属于二级妖兽,对于修仙界来说,是很低级的妖兽,但也够普通练气期修士喝一壶的,更别说沈林这种没有法力的凡人小孩,若不是无尘羽士赶了上来,沈林早就成了它肚中美食了。

当然,这种二级妖兽,对无尘羽士这种元婴期高人来说,灭除他们不过举手之劳,不值一提,这种二级妖兽身上的兽皮、毛羽等也换不到什么,更没有妖丹可取。本来也不值得无尘羽士出手的,但此兽繁殖能力很强,又生性贪婪,是人界的一大祸害,所以修仙者见之,通常也会出手予以诛除,这才让无尘羽士碰到了沈林。对这师徒二人来说,还真是一种巧之又巧的缘分。沈林尚未学到半点法术,就拜了一个地位如此之高的师傅,自然是高兴得心花怒放、手舞足蹈,这位无尘羽士也因收到一个竟然身怀如此奇异体质的弟子,也是兴奋不已,回到天涯谷,必然会被两位师兄啧啧称羡。想到此处,纵使无尘羽士生性淡然,此时也不由得在嘴边挂起了浓浓笑意。

不过,窃喜之余,无尘羽士心里也颇有几分奇怪,听沈林自己的描述,他只不过是个普通农家的孩子,但普通农家的孩子怎么会拥有这种极其罕见的体质呢?要知道,玄关之体在修仙界,可谓是万中无一的存在,也许几千年来也未必会出现一个。以往出现过的玄关之体,通常都是在一些拥有特殊血脉的修仙界中才能见到,而这些传说中出现过拥有玄关之体的奇才,最后都成了名震一方的修仙者。据说现在修仙界鼎鼎大名的修仙家族——白家,就曾经出现过一名拥有玄关之体的奇才——白慕云,此人修行之速,让人瞋目。三年筑基,十年结丹,到了八十岁时就成为元婴期高人,最后据说还飞仙而去。本来白家还只是个小小门派,但经历过白慕云的发展后,迅速成为了风和国首屈一指的修仙大家族。

除了白慕云,另外几个传说拥有过玄关之体的奇才,也都是在修仙界中经历过几代修行者的传承后,才诞出的后代。

既然如此,一个普通农家的家庭,也能产生这种极其稀有的体质,确实让人感到讶异。但是凡事都有例外,也许沈林便是一个意外吧。对于这个意外,无尘羽士也只能自己心中暗自嘀咕,并没有告知沈林。只是将一些基础的入门知识传授与他,让他了解一二。

这些奇奇怪怪的修仙界的事情,让沈林听得神往不已,虽然仍然非常想念家,但毕竟是孩子心性,听到这些,顿时起了无比向往之心,忙催着自己新认的老师,赶紧往天涯谷赶回,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回谷去学习道法了,也好早日成为修仙界的一员。除了要赶紧修习到法术,他也希望能尽早掌握技能,好找到回家的方法。



更多更快更新,请点击
道界传奇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5
积分 99260
帖子 11677
积分 99260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5
发表于 2014-9-18 06: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四章 入谷

谈谈说说,一路走了好几天,终于回到了天涯谷。那天涯谷座落在群山之间,周边山势极高,有浓浓云雾围绕,外人根本看不到一点迹象,浑然不知这环绕高山之间,竟然有这么大的一个山谷,还有这么大的一个修道门派存在。

山谷中灵气逼人,但是却被门中高人所设的阵法禁制所封闭,一点灵气也不会泄露出来。旁人若是不懂解禁之法,也无从进入。当然,若有人用法力强攻,也是可以攻破禁制的,但那必须要通过大量持续的灵力,才能办到,以天涯谷所设的阵法禁制,若不是几个门派一起强行攻打,是根本不可能攻破的。所以,这个禁制在通常情况下,那就**倘艚鹛溃馊瞬坏迷市恚晕薹ń搿

这种强大的禁制是对外敌的,对门内人的进出并无妨碍。只要传递一道传音符,门内看守禁制的弟子就会打开传送门,让外人进入谷中,出谷也是一样的法子,通过特设的传送门出去。来到谷前,无尘羽士传入一道符箓。

很快,谷前弥漫的雾气中就出现一道透明的圆环,那圆环闪烁着淡淡银光,矗立在无尘和沈林面前。沈林已经听过师傅先前所说的传送门,如今亲眼见到,自是好奇不已,瞪着一对眼睛,上下打量。无尘微微一笑:“小子,不要瞧了,跟为师入谷吧。”说完,牵起沈林的小手,走入光环之内。

一阵微微颤抖之后,两人已经身在谷中,落在了一处宽敞的院落之中。

两人快步上前来:“参见无尘师祖。”

无尘看了两人一眼,一人个头高大,面目黝黑;另一人却正好相反,清秀白皙,生了一副好皮囊,笑道:“今日是你们值守啊,免礼吧。”

然后介绍沈林道:“这是我新收的徒弟,叫沈林。这两位都是筑基期的门人,个子高大的那位是常天,白净的那位叫樊不二。”

两人一听,这位从来没收过徒弟的元婴期师祖竟然收了一个弟子,虽然此人年岁极幼,而且也看得出此时并没有法力在身,自然也不敢怠慢,恭敬地行了一个礼:“见过沈林小师叔。”

这两人虽然年岁尚轻,但看上去也有二十来岁,要比沈林长了一大截,竟然叫自己做师叔,沈林虽然知道自己这个新认的师傅在谷中辈分甚高,但见到这两人向自己行礼,仍然大为尴尬,嗫嚅地道:“师傅,我该怎么办?”

无尘哈哈大笑:“徒儿,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如今你虽然尚未正式成为修仙者,但既然拜入我无尘门下,就该与门中结丹期的弟子并列排行,所以他们两人只是筑基期修为,叫你一声小师叔,你是当得起的。你还礼便是了。”

沈林不敢怠慢,忙拱了拱手。他毕竟年岁太轻,又是乡间来的孩子,也不太懂得世俗礼仪。知道拱手为礼,已经很不错了。

无尘羽士虽然只是天涯谷中的第三掌教真人,但他的法力极高,屡破强敌,在谷中的声望丝毫不弱于两位师兄悟道真人和雾真上人,为人又豪爽谦和,很得谷中弟子的敬重。这常天、樊不二两人都是雾真上人一脉传承,丝毫不敢以沈林年幼相轻,心中却是万分羡慕这小孩,能够拜在无尘羽士之下,见他还礼,忙叫不敢当。

无尘又是哈哈一笑:“你们也不必太多礼了,我辈修仙之人,不需世俗间那太多礼数。”说完,又带着沈林走入院中。

行入院后,走进一间房屋,里头布置得淡雅清爽,两位道人正坐在房间里闲聊,左边一人羽扇纶巾,右侧一人青袍素裹,见到二人进来,都笑吟吟地站了起来,笑道:“三师弟,终于回谷来了。”

无尘笑道:“出去修行这么久,自然该回谷来看看两位师兄。掌门师兄、雾真师兄,这是我新收的小弟子,沈林,来拜见你的两位师伯。”

沈林不敢怠慢,连忙拜伏在地,叩见两位师伯。左侧那羽扇纶巾之人伸手将之扶起,笑道:“三师弟,你总算修心养性,知道收个徒弟了。来,沈林,你既然叫了我一声师伯,我悟道真人给你一个见面礼。”

说完,出袖中取出一件物事,是个小小的玉瓶。无尘一见大喜,笑道:“掌门师兄,怎么竟然将这么贵重的‘静心丹’拿来做我这个小弟子的见面礼啊。”

一旁雾真上人笑道:“难得三师弟有了闲心要收个徒弟,我们两个师兄等这一天可等了许久了。来,我也给你一个见面礼,这是我凝婴之前用的一件符宝‘戮心剑’。”说完,也递给了沈林一件物事。

沈林毕恭毕敬地接过两样东西,谢过师伯。

悟道真人笑道:“免礼吧,我来看看你这个小娃儿,有什么地方让我这无尘师弟动心了?我们早知道师弟的心思,一心要找个天纵奇才的徒弟来传承衣钵。”

当下和雾真上人一道,认真打量起沈林。片刻后,两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惊诧地道:“玄关之体?三师弟,你从哪找来的这个小娃儿,竟然身怀玄关之体?”

无尘笑吟吟地将遇见沈林的一番经历说了出来。

两人惊喜不已:“这真是天大福缘,三师弟,你真是好运气啊。有了这玄关之体的弟子,也是我天涯谷的一大福运。”

无尘连连谦让,却是难掩得色。

笑谈一阵,无尘笑道:“两位师兄,我这个徒弟虽然身怀天赋奇才,但是此事也有一点隐忧,有两件事想拜托一下师兄。”

“师弟但说无妨。”悟道真人笑道。

无尘道:“其一,见到这身怀玄关之体的娃儿,连我们三人清修道门玄功多年的道人,都心动不已,想必其他人也难免起意。此事需请二位师兄保密,不能传了出去,万一有人起意来夺沈林,只怕会成为我天涯谷之祸事。”

“师弟所虑极是。”悟真面色一凝,点头道。

“我想请掌门师兄出手,先暂封了沈林玄关之体的法相。如今他毫无法力在身,没有自保之力,万一传了出去,是祸不是福。我想先让他至少也到了筑基后期,才能开启玄关之体,外出行走寻觅宝物。掌门师兄的‘清一玄功’,有蔽目绝知的奇效,暂闭法相,最是合适不过。”

悟真点头应允:“此事是应有之理。第二呢?”

“其二,沈林这弟子,虽然天纵奇才,但毕竟起点太低,如今连大字都不识得几个,我毕竟有诸多事务要处理,而且还时常需要闭关修行,这起步点拨的功夫,可没必要亲自出手,我座下又没有其他弟子。”

说到此处,悟道和雾真都是微微一笑,雾真更是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不过想偷点懒罢了。好吧,我就派个座下弟子,让她引领沈林入门吧。就派石泉清吧,这位结丹期的女弟子,此女性情温婉,不急不躁,做这个入门引领者,很是合适。”

无尘笑着谢过:“这位师侄确实是合适人选,其实师兄不说,我本来也是想借这位师侄的。”三人相对一笑,充满师门亲善、相得的情意。

无尘再对沈林道:“好了,赶了几天路,你也先下去休息休息吧。”说罢,叫来一名内院弟子,吩咐了一番,引领沈林下去了。

那引领者也是个筑基期弟子,叫作范云,是个能说会道之人。很快便与沈林混得稔熟,将他安顿在了一间舒适的房中歇息。闲聊一阵,范云离去了,让沈林好好休息。

这一天虽然因为一下子见到太多人事,对少见世面的沈林来说,难免有些头昏脑胀,但毕竟见到的所有人,都对自己和善亲切,沈林也自然高兴万分:“嘿,真是个好地方呢?只不知道,如今父母亲,该急成什么样了。”

想起父母亲,心里难过,但又被连日里的兴奋和新鲜刺激得开心不已,名副其实一会忧、一会喜,辗转反侧了老半天,才疲倦地睡了过去。


更多更快更新,请点击
道界传奇

顶部
大道不空
书酒国风管理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UID 821
精华 505
积分 99260
帖子 11677
积分 99260 个
魅力 20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3-17
状态 离线

TA的礼物
赠礼物送给TA
#6
发表于 2014-9-20 07: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第五章 石泉清

次日一早醒来,走到院中,那范云正在院中洒扫,见到沈林,跟他打了招呼,告知他一些谷中的事务,帮助他洗漱完毕,然后去见过了三位元婴期掌教。先由悟道真人出手,暂封了他玄关之体的法相。

悟道真人修炼多门大威力的法术,“清一玄功”便是其中之一,能够封闭人的五官和灵感,对敌时威力奇大,暂封玄关之体的外在法相,只是轻而易举之事。他此番一施功之后,寻常修仙者,已是很难再看出沈林身怀玄关之体。这种封闭之法,只是封闭外相,但并不影响沈林的灵觉感悟。这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特别厉害的高人出现,沈林的玄关之体的特殊体质,就只有三位天涯谷掌教才能知悉了。

完成此事之后,雾真上人召来石泉清,让她承担起引领沈林入门修道、以及传授他知文识字之责。

天涯谷下弟子众多,结丹期的也有十余人之多,石泉清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如今不过二十来岁,她本是个孤儿,在襁褓期中就被雾真上人捡回天涯谷中,成为他的及门弟子。雾真上人本来只是善心发动,捡回这个孤儿,没想到此女竟然是个修炼奇才,加上机缘巧合,在一次外出游历时,在一处古修士遗址中找到了一枚极其罕见的“蕴神丹”,此丹是修道界的神丹,能够帮助元婴期以下的修道者大幅提升法力,并增加结丹机率,在天赋和奇缘的共同作用下,石泉清竟然在二十多岁就凝结金丹成功,成为了天涯谷中最年轻的结丹修士。就算放在整个风和国,二十多岁就成为结丹期修士的也是屈指可数。

此女长得也是天姿国色,如此年轻就有这么高的造诣,再加上非凡的外貌,自然成为诸多修道者中的瞩目者,很多修士都对其有着非分之想。不过此女,对诸多追求者,总是微微一笑,不加理会,众人也只得无趣离开。

接到师傅雾真上人传来的命令,石泉清也是微微叹气:“哎,这个无尘师叔,怎么给我这样一个任务呢,竟然让我代师传艺,要教这么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师弟,教法术也就罢了,还要我做起那课读师傅,教这个小娃儿读书识字。”

心里虽然不大痛快,但师傅和师叔的指令也不能